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六章 秘密救母
    “我很好,梦雅也很好。王府里的那个假冒您的人,还是她先辨认处理的。这些日子,也多亏有她在身边。”

    平复了情绪之后的龙天昱,也不再一心莽撞的想要带走自己的母妃了。

    只是,如果让他静待时机,他却是做不到。

    父皇有他自己的考虑不假,可有些事情,他却是可以丝毫没有顾忌。

    “那我就放心了,梦雅是个好孩子,又聪明又懂事。有她在,也能帮衬你不少。昱儿,听母妃的话,你快走吧。这里有良儿照顾我,一切,都不用你担心。”

    听到自己的孩子一切安好,做母亲的,心头的一块大石,也算是落了地。

    龙天昱忍着情绪,点了点头,视线,也顺便转到了刚刚,被母妃称作良儿的小宫女身上。

    “我母妃,就托付给你了。以后,我必有重谢。”

    良儿看起来有些惶恐的样子,不过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德妃不舍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心头,却还是十分欣慰的。

    “去吧孩子,母妃在这里等着你。”

    生死,此时在她的心中,早已被看透。

    从进宫的那一天起,她便是早就预料到,会有今日的遭遇。

    或早或晚,却是避免不了的。

    中宫之位,其实她并未放在眼中,有子如此,即便是她含冤而死,也能够含笑九泉了。

    母亲盛开在苦难之中的笑容,深深的烙印在了龙天昱的心中。

    为免打草惊蛇,他匆匆忙忙的出了宫,好在他本身就是个清冷的人,所以,哪怕是冷着一张脸,也并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只是心中,却已经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

    想要平安救出母妃,并且,还不引起皇后那边的怀疑,的确是要颇费一番的功夫。不过,他现在的心中,已经有了一条完全之策。

    眸中,一丝寒意绽现,既然如此,那他不如再上演一幕,偷天换日吧。

    扔下缰绳,龙天昱大步流星的,径直走到了内院的流心院。

    才刚进院子里,就被白芷拦了下来。

    “王爷,我家主子睡了,您动静轻一些。”

    龙天昱看着这个,敢在自己面前指手画脚的小丫头,却是只敢,轻轻的点了点头。

    心头有些无奈,好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林梦雅院子里的人,没有一个怕他的了。

    不过也难怪,她家主子*出来的人,必定是个胆大妄为的人。

    好在他也不会在意这种小事,因为在外面,这些丫头们,还算是给他面子。

    殊不知得过且过的龙天昱,在那些下人的传言里,早就成了一个妻管严的昱亲王了。

    轻手轻脚的进了主屋,负责伺候林梦雅就寝的白芍,只是站起来无声的行了个礼,便也是默然的退下了。

    青烟罗帐之中,换了一身柔白色寝衣的林梦雅睡得香甜。

    看着她安静柔美的睡脸,龙天昱不由得柔和了自己的五官。帮着她掖了掖被角,人却是挺直了坐在了她的床前,静静的等待着林梦雅的清醒。

    终于,睡够了的林梦雅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

    颤抖着刚刚睁开双眼,看到的,便是龙天昱的俊脸。

    “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让人叫醒我?”

    同样是一路的风尘仆仆,她睡饱了,却让龙天昱在等自己,林梦雅不由得嗔怪的说道。

    龙天昱只是摇了摇头,压低了声音,在林梦雅的耳边,说出了自己的话。

    “什么?你在宫里找到了德贵妃?”

    不仅仅是林梦雅,就连龙天昱,也觉得是意外的惊喜。

    “皇后做事一向是滴水不漏,看来,是你父皇逼得她,不得不铤而走险了。”

    跟太子和皇后过了几招,林梦雅也深谙对方的行事风格了。

    别人她不清楚,但是皇后却是个狠角色。

    从她每一次,都能让太子全身而退,就能看出,此人绝对是个工于心计的个中高手。

    之所以她处处能占在上风,无非是因为皇后,并未使出全力来对付她。

    不过,从当初德贵妃被逼出宫。到现在,同样贵为贵妃的贤贵妃,还要把孩子托付给他人来抚育。

    可知此人,绝对是个难缠的角色。

    所以,如果不是皇上亲自对付她的话,怕是现在,德贵妃已经不知道在哪里受罪了。

    “我也是这样猜测,不过,我已经有了周密的计划,可以让母妃从宫中脱身。不过此事,却是需要你的帮助。”

    龙天昱眼中精光一闪,林梦雅便是知道,她的这个夫君啊,一定已经想出了坑人的法子来。

    不厚道的笑了笑,林梦雅低下头,柔声说道。

    “妾身自当为夫君差遣。”

    看着她娇俏可爱的样子,龙天昱心头一动,抬起她的下巴,毫无准备的,就吻上了那张樱唇。

    但是每一次,都会柔顺的配合他的林梦雅,今天却是愣了一下,随后,一双小手,稍稍用力的,推开了他。

    “你去洗个澡吧,刚回来,我也是要清理一下才好。”

    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林梦雅突然间红着一张俏脸说道。

    龙天昱愣了愣,也只当她是因为爱干净,所以才会抗拒自己的靠近吧。

    “好,晚上我们再见。”

    也不勉强她,况且龙天昱也有些受不了这样邋遢的自己了。转身出了正房的大门,去自己的房间沐浴更衣去了。

    倒是一个人独自剩下的林梦雅,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小心翼翼的,从枕头底下,拿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小瓶子来。

    看着那个葫芦样子的小瓷瓶,林梦雅的俏脸,更是火红无比。

    早前,清狐就偷偷摸摸的进了自己的屋子,然后把这个小东西,塞给了自己,说是可以治疗龙天昱的病情的。

    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一定是哪根神经搭错了,才会相信那家伙的鬼话。

    心中,有两个声音在激烈的交锋。

    一个说龙天昱虽然中过神仙散的毒,可毕竟发现得早,应该不会影响某部分传宗接代的功能的。

    况且,以龙天昱的性格,这样的隐疾如果真的有的话,怕是他会对自己退避三舍来来不及呢。

    怎么会一有机会,就对自己亲亲抱抱的?

    这个声音似乎说服了自己,林梦雅刚想把这个小瓷瓶给塞回去,另外一个声音,就陡然的在心头响了起来。

    如果,他真的健康的话,为什么两个人同床共枕那么多次,怎么每一次,他都忍得住呢?

    脸颊红的有些发烧了,其实林梦雅并不是排斥这种行为。

    而且,他们都已经是已婚的夫妇了。这样下去,会不会有些不正常?

    况且她虽然没有什么经验,但是也是十分清楚,这件事该是怎么进行的。

    难道,要她一个女孩子,主动跟龙天昱说明,说她很期待被他推倒么?

    与其这样,还不如就试试清狐给的药。

    只是——

    林梦雅只觉得这辈子,她的脑袋都没有这么混乱过。

    “主子,热水已经准备好了,您可以去沐浴了。”

    窗外,红玉的声音传来,林梦雅立刻手忙脚乱的,把小瓶子给塞到了枕头下面。

    “来...来了!”

    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看起来尽量自然些。

    既然如此,不如,就试试清狐说的方法,也许,真的会有收获,也说说不定的。

    身体,泡在温热的水中,细腻白皙的肌肤,已经染上了淡淡的粉红色。

    林梦雅简直要舒服得叫出来了,毕竟在外面,她洗澡可是个大问题。

    顶多是用热水和布巾擦一擦了事,这样奢侈的洗澡,现在看来,简直是个梦幻般的享受。

    洗完了澡,林梦雅被白芍跟白芨俩个丫头,涂上了龙天昱特意找人配置的润泽膏。

    水影镜子里,凹凸有致的美人,一身雪肤已然是天姿国色。

    林梦雅满意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好,瘦是瘦了一些,不过该有的,还是一样不缺。

    这样的自己,龙天昱真的会喜欢么?

    林梦雅发现,自己又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摇了摇头,现在不是想这件事情的时候。至少,也要等到德贵妃回来以后,才能实施自己的计划吧。

    任由白芨给她套上了一身桃红色的宽大寝衣,又再一次,回到了温暖的内室之中。

    “主子,十皇子跟朱炎回来了。不过,我说您需要休息,没有让他们过来请安。”

    白芨细心的擦拭着林梦雅的一头青丝,一边细细的,说着府中的事情。

    “恩,也好。对了,朱炎怎么跟十皇子混到一起了?那家伙,可还跟府中之人,相处得融洽?”

    朱炎的脾气,林梦雅不是不知道。那家伙任性惯了的,又在那种地方成长,自然是个十足的刺头。

    可白芨却是轻柔一笑,耐心的解释。

    “可说呢,这匹劣马,却被田宁哥给降服了。也不知道田宁哥用了什么法子,朱炎竟然乖乖的听他的话。而且,还每日跟在十皇子的身后,当起了他的贴身侍卫来。还是田宁哥有法子,不然,咱们院子里,可就要被朱炎,给闹得天翻地覆了。”

    透过镜子,林梦雅却意外的,看到了白芨嘴角,那分外甜美的笑容。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