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五章 破屋重逢
    果然,晋元帝的眼神,落在了龙天昱的身上。

    顿时,整个冬暖阁内,都安静了下来。

    龙天昱低着头,脑袋急速的运转,可这一切,都来得毫无准备,让他,一时之间,猜不透其中的诀窍。

    “昱儿,此事你是如何想的?”

    安静的暖阁内,晋元帝的声音不紧不慢,却一字一字的说的清清楚楚。

    龙天昱虽然猜不透,却是知道此事一个回答不好,肯定会招来祸事。

    恭敬的垂下了头,小心翼翼的说道。

    “儿臣——儿臣才疏学浅,怕是担当不起这样的重任。况且父皇身体强健,储君之事,不必急于一时。”

    总之这样的回答,任何人都不能挑出什么毛病来。

    看到父皇的目光并未有任何的改变,龙天昱心头,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事,以后再说。你刚从云州回来,先回去休息。”

    听到父皇这样说,龙天昱也没有多余的啰嗦,行了礼以后,就从容的退出了冬暖阁。

    废立储君之事,似乎这样有了定论,但是刚刚林南笙不安的眼神里,却让龙天昱的心中,升起了一阵阵的疑惑来。

    父皇心中当然是倾向于想要废太子的,只是,这几个武将平常都是持中不言之人。

    为何今日,竟然会主动力荐自己成为太子的人选?

    而且不管别人如何,林南笙可是他的大舅哥,整个林家,都是跟自己这一条船上的。

    可为何,林南笙居然会说出,力保太子这种话呢?

    “你去打听一下,今日早朝,到底发生了何事。”

    转到一个僻静的角落里,龙天昱招来了自己埋在宫中的暗线,让他去打听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暗线是个在御前伺候的小内侍,悄无声息的前来,也悄无声息的退下,可每一次,却都能带来,最为准确的消息。

    无意中转到了一条幽静的小径之上,龙天昱抬起头来,却看到了无比熟悉的三个大字——锦绣宫。

    心头有些暗暗发堵,别人都以为母妃在他的府中,享尽了天伦之乐。

    却不知道,他的亲生母亲,正在皇后那个毒妇的手中受尽了苦楚。

    双手握紧了又松开,可惜他顾虑太多,不然的话,一定要冲到皇后的宫中,亲自接母亲回来。

    可惜,为了天下,为了晋国的安定,为了皇室表面上暂时的和平,他,只能当一个不孝子了。

    心情有些沉重,已经无人居住的锦绣宫,早就已经变成了一座空城。

    宫中之人只会在意当权者,听说这才仅仅一个月,贤贵妃就成了宫中,炙手可热的人物。

    哪里,会有人记得,曾经也可以跟皇后分庭抗争的德贵妃呢?

    虽然也是在深宫之中,可锦绣宫的庭院里,却是已经渐渐的,有了杂草冒出来。

    也许,唯有等到母妃重回宫中的那一天,锦绣宫,才能重现当日的繁荣吧。

    龙天昱心中担忧母亲,脚步也就不由自主的,走入了锦绣宫之中。

    可他才刚刚推开大门,便看到了一抹身影,隐没在宫殿的大门内。

    这时候,怎么会有人?难道,是母妃之前的侍女么?

    龙天昱眉头微皱,以为是有人要偷东西,悄无声息的,就出现在了身影出现的偏殿门口。

    一到这里来,他便是看出了些许的不同来。

    别的宫室门口,因为长期无人进出,荒草已经冒出了嫩绿来。

    可这里,门口却是光秃秃的。

    难道,这里还有人生活么?

    蹑手蹑脚的,走入了偏殿之中。昏暗的阳光,伴随着不太好闻的气味,却让龙天昱的心中一跳。

    这里,难道真的有人么?

    越发的小心,生怕发出一点点的动静,惊动里面的人。可整个偏殿都快让他找遍了,依旧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难道,是他猜错了么?

    不过很快,龙天昱就想了起来。之前偏殿的外面,是有一个小屋子连着的。本来住的是一些做粗活的宫女,后来母妃为了避嫌,把人都给遣散了。

    于是,那里就空了出来。

    难不成,是在那里?

    调转方向,走到偏殿最深处的一处屏风的后面,龙天昱静心细听,果然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极为低沉的交谈声。

    不过,他刚刚听清楚,整个人就如同雷击一般。

    那是——

    轻手轻脚的绕过了屏风,打开了那扇小木门。

    一阵子骚臭的味道,瞬间让龙天昱,有些不习惯。

    可他竟然也顾不得那么许多,整个人机械性的,走入了这间屋子。

    “良儿,这几天多亏了你来了。不然的话,我怕是要饿死在这里了。”

    虚弱的声音,一如当初的温柔甜美,龙天昱听到这声音,只觉得眼圈有些要泛红。

    捏紧了拳头,却是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唯一的灯光下,那个瘫倒在床上的身影。

    “是谁来了?”

    床榻上,女子的反应依旧灵敏。瞬间,那个站在床边的女子,就躲到了帷帐之中。

    可是,当龙天昱的身影,出现在女子的视线之中后,那床榻上,哪怕是狼狈之中,依然保持着自己高贵与优雅的女子,却是在瞬间,红了一双眼睛。

    “昱儿...昱儿,你快走!这里很危险,那个女人,随时都会派人来!快走,不要担心母妃,母妃一切都好!快走啊!”

    这便是母亲,见到了自己的儿子,第一个想到的,竟然还是孩子的安危。

    哪怕自己已经身陷囹圄,哪怕她已经受尽了折磨。

    龙天昱却愣愣的站在了母妃的面前,双膝轰然间跪地,眼泪,早已是夺眶而出。

    “母妃,我...都是儿臣的错,儿臣这就救您出去!”

    没想到,母妃居然是被困在了这里。

    龙天昱看着已经变得瘦骨嶙峋的母妃,心头愤怒与心疼交杂。

    伸手就要抱起母妃瘦弱的身体,可没想到,同样激动不已的德妃娘娘,却是制止住了,他的行动。

    “还不行,孩子。你现在是带不走我的,况且,即便是我真的跟你出去了,咱们母子,怕是也走不出这个皇宫了。我听说你父皇康复了,记住孩子,一定要听你父皇的话。现在,唯有你父皇,才是咱们母子唯一的希望了。”

    尽管面如菜色,可德妃的泪中带笑的眼睛里,却盛满了希望的光。

    这两个男人,是她每天身受折磨,却能坚持下去的动力。

    只要有他们在,自己,终究会有重见光明的这一天。

    “母妃,我一定要带你走!”

    龙天昱已经不能再忍受,母妃被人困在折磨,肆意折磨的痛楚了。

    可是德妃却是苦笑了一下,掀起了已经脏污得看不出颜色的裙袍来。

    只见她纤细的脚踝上,竟然套上了一只精铁所铸的脚环。而脚环的另外一面,则是连着一根,越有手臂粗细的漆黑铁链。

    “他们竟然敢!母妃,你等着,我这就出去找人,把你给救出来!”

    龙天昱已经怒不可遏,曾经高贵温柔的母妃,居然受到这样非人的折磨,那个毒妇,简直是该死!

    可德妃却比自己的儿子更加的冷静,也许,是因为连日来的折磨,让这个原本就聪慧坚强的女子,越发的睿智冷静了许多。

    握着儿子温暖厚实的手,哪怕是脏污,也掩盖不住她脸上笑容的欣慰之色。

    “现在还不是时候,你父皇其实肯定知道,我被人关在了这里。但是,他却不能来救我。我想,一定是因为皇后,用我做了筹码,在威胁你的父皇。况且,真正的德贵妃娘娘,还在你的府里。我的事情,她几乎都知道,咱们这样出去,是没有胜算的。”

    德妃的话,如同一盆冷水一般,瞬间,让龙天昱冷静了下来。

    什么人/皮/面/具,什么冒名顶替,以皇后的手段,必定会推得一干二净。

    说不定,母妃还会遇到什么危险。

    好阴险的招数,即便是父皇或者是他在宫中找到了母妃,也不能带出宫去。可若是把她藏在宫中,这里到处都是皇后的眼线。

    在这里,皇后想要杀一个人,真是太过轻松了。

    况且,在母妃没有验明正身以前,无人会相信,这个看起来像是女鬼一样的女人,居然是当初风华正茂的德贵妃。

    这样,只会打草惊蛇,打乱父皇一切的部署。

    可是,放任母妃在这里受苦,他又于心不忍。

    一时间,向来杀伐决断的昱亲王,却是陷入了两难之中。

    “别担心我,她还不敢杀了我。你最近如何?梦雅一定把你照顾得很好,她是个好孩子,从第一眼看到她,我便是知道了。看到你安好,母妃也安心了。走吧孩子,只有你平安无事,母妃才能有重见天日的这一天。”

    德妃不舍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枯瘦的手指,轻轻的描绘着儿子的眉眼。

    在这个昏暗的小屋子里,他们母子之前,却是有着别样的温柔慈爱。

    从前,她只顾着当一个合格的母妃,甚至于,对自己的独子,有些苛刻的严厉了。

    但是今日,在看到儿子后,她的心中,早就只有了一腔母亲的慈爱。一个母亲的柔韧,哪怕是世界上最锋利的钢刀,都不能割断丝毫。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