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四章 暖阁之争
    跟白芨她们也不再生分,反而是有说有笑,看来,大家之间的气氛,也确实是融洽了不少。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也算是能安心了。

    “您可总算是回来了,这几天,白芷姑娘可是天天念叨着您呢。若是您再不回来的的话,我们几个人的耳朵里,可是要长了茧子了。”

    家里虽然有白芨跟白芍俩个得力的丫头,可红玉可是在红尘中打过滚的,自然,手段跟心计,绝不是她们俩个能比得上的。

    隐隐中,红玉这个后来者,反而变成了小团体当中的大姐角色。

    当然,这也是林梦雅乐于看到的。

    田妈妈喜笑颜看的看着她,只不过她是成熟稳重惯了的人,自然知道,以后俩个人会有的是时间说笑。

    现在,还是把时间,留给这些小姐妹们吧。

    “主子你看,红玉姐姐取笑我呢!再说了,想主子的人,又不只是我一个。喏,我可是看到白芨姐姐,可是给你又做了几件新衣服。那手艺精巧的,我都看了喜欢呢!”

    白芷嘴一嘟,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好姐妹给出卖了。

    好在白芨也不生气,只是瞪了她一眼后,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是我新做的,是您之前从府里拿回来的衣裳。我看面料实在是好,丢了又可惜,不如修改一下。只当,给您留做念想吧。”

    林梦雅感激的点了点头,她当然知道,白芨说的,就是她母亲留下来的遗物。

    她的衣服虽然不少,但是母亲到底是一国的长公主,那些衣服的款式跟面料,哪怕是配饰,都是绝无仅有的。

    现在,哪怕是有钱,都买不到这样的好东西了。

    所以,白芨的心思,她自然是完全能理解的。

    “大家都辛苦了,让大家担心了真是不好意思,对了,朱炎跟田宁哥呢?怎么没见他们来?”

    屋子里除了清狐,就都是女人,所以林梦雅只是大略的一看,就觉得少了几个似的。

    红玉立刻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笑着说道。

    “他们跟十皇子一起去了京郊,十皇子身体不好,需要多出去透透气。”

    红玉虽然是这样说着,可林梦雅却从她的眼神里,读出了其他的意味。

    心下一想,便是了然了。能让田宁跟朱炎去护送,想必,出不了什么大事。

    转身,把一直站在一边的清狐,给推到了众人的面前。

    不过,现在大家的目光,都渐渐的,集中到了清狐手中,那个包裹在襁褓之中,瞪着一双溜圆大眼的奶娃娃身上。

    “清狐,这是你的私生子么?难道说,你消失这么一段时间,就是陪你老婆生孩子去了?”

    倒是白芷最快,一下子,就把这孩子的罪名,栽在了清狐的身上。

    饶是以清狐的厚脸皮,也不由得老脸一红,把孩子一把就塞给了林梦雅,没好气的说道。

    “是你家王妃私生的,你要不要问问她,用的什么法子,怎么才一个月,就把孩子给生下来了。”

    白芷自然之道,自己是说错话了。

    吐了吐小舌头,躲在了白芨的身后,只是那双好奇的眼睛,却是落在了那个娃娃的身上。

    “这是我从云州收养的孤儿,我给他取了个名字叫林墨言。这孩子命虽然苦了些,却着实可爱得紧。以后,我准备把他也养在府里。若是有外人问起,就说,是林家外家的侄子,孤苦无依才寄养在府中的。以后,小墨言还请大家,能够多多照顾啦!”

    林梦雅挥着小家伙胖嘟嘟的小手,娇声说道。

    顿时,那些早就已经被玉雪可爱的小家伙激出母性来的女人们,呼啦一下子,围了上来。

    “这小家伙太可爱了,你看,他在跟我笑呢!”

    白芷虽然也喜欢这个可爱的娃娃,但是因为她年纪小,又没有带孩子的经验,所以,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主子,把小家伙送到了田妈妈的怀中。

    小家伙也是乖巧得很,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能感觉到,这几个人都对他是善意的,所以,那盛满了笑意的小酒窝,就毫不吝啬的出来见客了。

    田氏只觉得,这小子越看越喜欢,就像是抱着自己的金孙一样。当下,就承担下了照顾小家伙的责任。

    再加上在家里,就负责带大了弟妹的白芨跟白芍,这个小家伙,算是有福气了。

    “以后这孩子,就跟我睡了。真是可爱,跟咱们少爷和小姐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呢!”

    田氏笑的合不拢嘴,林梦雅自然也是放心的。

    “对了,红玉,你去张罗张罗,给墨言请个奶娘过来。小家伙终究是要吃奶的,不然身体不好。记住,一定要家世清白,能负责的。最重要的,还要跟墨言合眼缘才行。”

    红玉笑着点了点头,她心细,这些琐碎的事情,交给她准是没错的。

    林梦雅又跟大家说笑了半天,直到红玉跟白芨笑着赶人了,她们才意识到,林梦雅可是一路路途劳顿,最是需要休息的了。

    最后,留下了白芍来伺候林梦雅先休息,剩下的人,不是去照顾小墨言,就是去给林梦雅张罗吃食去了。

    看着渐渐安静下来的流心院,林梦雅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人,也像是一只贪睡的春猫一般,睡了个香甜。

    林梦雅在家里其乐融融,可龙天昱这边的情况,却不容乐观。

    一路往皇宫行去,只觉得负责在街面上巡逻的士兵,比平常要多了不少。

    难道,仅仅是因为有人混进宫去,行刺了父皇么?

    龙天昱却是不信,父皇半生戎马,在战场上几经生死,区区几个刺客,又怎会让父皇杯弓蛇影。

    看来,一定是发生了其他的事情,不然的话,父皇绝对不会防范至此的。

    龙天昱有种直觉,这件事情,大概跟太子和皇后,是脱不了什么干系的。

    入了宫门,几个人一路前行,却不是前往皇上的寝宫,而是在寝宫后面的一座略小的宫殿内。

    慈德殿原本是用来祭祀祖先的宫殿,但是因为父皇即位后,重新修缮了宗庙,所以,现在这座宫殿,倒是成了父皇寝宫之外的休息之所了。

    小院子里,此刻却是布满了暗线与巡逻的侍卫。

    龙天昱心头有些怪异,却只能先跟在侍卫的身后,恭恭敬敬的,等待着父皇的传召。

    “宣昱亲王觐见。”

    内侍卫的唱和声,让龙天昱心头一紧。

    从容的跟在内侍卫的身后,步入了宫殿,朱红色的大门。

    慈德殿设有东西两个暖阁,由内侍领着,往冬暖阁走了过去。

    还没进去,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一阵阵压低了声音的争吵。

    等到他们进来后,争吵迅速的变成了安静。龙天昱低着头,给自己的父皇,行了叩拜大礼。

    “儿臣给父皇请安。”

    跪在地上,龙天昱心头,却划过了几丝诧异。

    他刚刚扫了一眼,这里面除了父皇以外,竟然还站着几个武将。其中,还包括林梦雅的哥哥林南笙。

    心头越发惊疑之际,头顶上,却传来了父皇,略有些疲累的声音。

    “回来了?起来吧,你辛苦了。”

    龙天昱谢恩起身,站在一旁,不敢多言。

    内侍立刻无声的退去了,冬暖阁里,又剩下了他们这些人。

    皇上轻咳了一声后,才说道:

    “你们刚才说的事情,朕并非不知道。只是,晋国再也禁不起动乱了。如果内战在起,别说是你们了,就连当初林家的老爷子再世,怕是也无法扭转乾坤。南笙,你是朕看着长大的,朕的意思,你可明白?”

    内战?怎么会变得这样的严重,可龙天昱却还是有些不明白,到底是谁,竟然如此的胆大妄为。

    “陛下严重了,我祖父实在是算不得什么。这一切,都是因为先皇指挥得当。但是臣下有一句话,却不得不与各位达人讲。”

    微微停顿了一下,林南笙并未露出任何,畏惧别人的样子。

    “我们不畏死,可老百姓却再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太子再昏庸无道,说起来,也算是陛下的家事。如果,因为太子的废立,而让天下大乱的话,那臣下,倒是想要力保太子了。至少这样,百姓才不会遭难。”

    林南笙的一席话,却是让龙天昱明白了个大概。

    抬眼望去,除了仗义执言的林南笙以外,屋子里,还有几个在朝中颇有势力的武将。

    此刻,那几个因为林南笙的话,则是露出了满脸的怒容来。

    不过,下一刻,他们就把殷切的目光,投向了自己,似乎,有了新的希望一样。

    “陛下,国之重任,怎能交给一个贪功冒进,又刚愎自用之人的身上。老臣请陛下为了千秋大计,早日改立三皇子昱亲王为太子。还请陛下,为天下万民考虑啊!”

    那老臣一开口,立刻,身边有了好几个人在附议。

    只是此时,林南笙却是有些着急,看了龙天昱一眼后,故意给了他一个谨慎的眼神。

    龙天昱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那些人,竟然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出要改立太子之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