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三章 防患未然
    尽管心头还是有些小小的疑惑,可毕竟,目前她唯一能够信任的人,只有清狐了。

    为了龙天昱的健康,林梦雅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这样就对了,你先忙着,我出去溜达溜达。”

    狂笑,在即将到达临界点之前,清狐终于找到了机会,从马车里窜了下去。

    一直到离一里之外,确定任何人都听不到他的声音后,一阵子足以震彻寰宇的大笑声,从清狐的嘴里,不受控制的倾泻而出。

    哈哈哈哈——

    这件事太有趣了,没想到这个一向聪明的丫头,居然真的信了他的话。

    抹了抹眼角,大笑出来,控制不住的眼泪。

    龙天昱啊龙天昱,但愿他这辈子,别留下什么阴影的好。

    嗳,看来他还是要把握一下尺度,万一龙天昱变成不举的话,那自家丫头,岂不是要守活寡了。

    一阵阵的阴寒,悄无声息的爬上了龙天昱的脊背。

    下意识的往马车里看了看,为何他总是觉得,有些不安呢。

    “加速,小心警戒。”

    大概,是他太过敏感了吧。

    行程无人打扰,自然也就进行得极为顺利。

    只是这几天,龙天昱总是觉得林梦雅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他也说不上是怎么回事,总之,一看到林梦雅那探究跟打量的眼神,他就觉得后背有些发冷。

    回头,却又同样撞上了清狐那闪着精光的玩味。

    呃...难不成,这俩个人,在他所不知道的时候,真的联起手来,想要暗害他了?

    心头一阵恶寒,龙天昱立刻决定,不管利用什么手段,都要阻止这俩个人的私下会面。

    所以,在余下的时间内,每次清狐要跟林梦雅单独相处的时候,龙天昱都会立刻放下手头的事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硬生生的塞在俩个人的中间。

    美其名曰,要每时每刻,都照顾好自己的王妃。

    也不知道吃了多少清狐,丝毫不加掩饰大白眼,可惜,意志依旧坚定,丝毫没有动摇的迹象。

    所以,清狐也只能暗自惋惜,不过嘛,私下里却是把要整龙天昱的计划,完善了一遍又一遍。

    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了一抹,他招牌的狐狸笑。

    等着吧龙天昱,早晚,他会逮到机会,跟林梦雅面授机宜。

    到时候,哼哼哼哼...

    日夜兼程的赶路,一直到林梦雅都有些吃不消,每天要咬牙忍耐的时候,京都巍峨的阴影,终于出现在一行人的面前。

    这里已经是皇上控制的京畿重区,疲于奔命的一行人,也终于得到了片刻的喘息机会。

    不过,才出去短短一个多月,京都周边的气氛,似乎有了些许的改变。

    以前京都虽然也是严加防备,但是至少,都是在正常的范围内。

    现在,每个人都行色匆匆,低垂着头,仿佛身后,有饿狼追赶一般。

    林梦雅坐在车里,看到外面的一切后,心头,却是蒙上了一层阴影。

    看来,如她所料,在她跟龙天昱出门的这一个月来,京都,的确是有些异变。

    只是这些东西,虽然还未曾影响到他们,但是很明显,京都里面,防备也加强了许多。

    人们出城入城,盘查得也极为仔细。

    “我们走。”

    龙天昱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这些事情,却是跟他无关。

    他早就派人去回禀父皇,说是今天会回到京都,相信以父皇的性情,他一定会派人,在城门口迎接自己的。

    这次回京,不宜声张,还是悄悄进去的好。

    一双冷眸,不断的在周围警戒打量,不到最后一刻,他,是绝对不能放松警惕的。

    车子跟随人流,很快就到了城门口。

    偌大的城门,进出的人,井然有序的被排成了两行。

    守城的官兵拿着一张张画像,仔细的,对门口进出之人,进行比对。

    稍有相像的,就会被人揪出来关到一旁,待验明正身后,再做处置。

    还好皇上派了专人,在城门处迎接,这才,免了他们等候的时间。

    “恭迎昱亲王回京,陛下已经在宫中等待多时,还请王爷,随下官速速进城。”

    来的,是皇上身份颇为得利的心腹之一。

    龙天昱对着他点了点头后,却是疑惑的看了一眼,那些官兵们手中的画像。

    那人倒是机灵,左右四下无人,才紧走了一步,到了龙天昱的马下,小声说道。

    “他们正在奉旨捉拿的,是三天前,进入皇宫行刺的刺客。”

    刺客?

    龙天昱黑眸一阵的紧锁,心头,担心自己的父皇,瞪着那人,眼神探究。

    “不过王爷请放心,陛下,平安无事。”

    那就好,龙天昱终于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

    怪不得,京都的盘查,会变得这样的紧。

    想了想,觉得其中的事情,还是要仔细的问问父皇。便不再耽搁,跟着那人,进了城。

    “丫头,你看。”

    隐身于马车内的清狐,只是不经意的瞥了外面一眼,却是立刻压低了声音,唤了一声林梦雅。

    “怎么了?”

    正窝在车里,逗弄墨言的林梦雅,一抬头就看到了清狐手指的方向。

    五张清晰特点鲜明的画像,正张贴在城外的布告栏中。

    “停车,李甲,你去询问一下,究竟发生了何事?”

    尽量控制着自己,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可是林梦雅心中的震惊,却是不比清狐的少。

    怎么回事?为何这五个人之中,有俩个,都是三绝堂的人?

    难道,是她暴露了?

    不可能,如果是这样的话,朝廷,也不会只抓三绝堂的几个人而已了。

    还是——

    来不及多想,又怕龙天昱那边起了疑心,林梦雅只能暂且留下李甲打探清楚,一边心事重重的,让马车,继续往内城里走去。

    马车内,气氛有些压抑的紧张。

    三绝堂的事情,不仅仅是她的秘密,而且,还是她留给自己跟龙天昱的秘密退路。

    如果真的是因为她而暴露的话,怕是会打她一个措手不及。

    可是这里人多眼杂,马车又只是一辆最为普通的小马车。

    纵使她有千般的担心,也唯有跟来清狐,以眼神来交流,互相安慰。

    “别担心。”

    用口型,无声的安慰着林梦雅。

    清狐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情,因为,他知道三绝堂,对林梦雅来说,意味着什么。

    俩个人心事重重,目前,也只能随着马车,往昱王府的方向走去了。

    “吁——王妃,王府到了。”

    车子终于停了下来,即便是心头压了千万斤的重石,终究,林梦雅还是努力的维持着脸上的轻松,在清狐安慰的目光下,钻出了车厢。

    “是主子!主子回来了!”

    才刚探出头来,白芷激动的声音,就脆生生的传了过来。

    抬起头来,不仅仅是她院子里的那些人,就连王府里的仆人们,也都整整齐齐的站在门口,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期盼的笑容,就像是久别重逢的亲人,在热烈的欢迎着归乡的游子一般。

    心头,有一道暖流,悠悠划过。

    “我回来了,很抱歉,让大家担心了。”

    轻柔的一句话,却让许多人,都红了眼眶。

    有林梦雅在的昱王府,才是有着人气,有着生机的昱王府。

    如今王妃回来,他们也算是有了主心骨,再也没有一个人,敢欺负他们了。

    仆人们都是这样想着,所以,眼泪跟笑容,才越发的真挚。

    在林梦雅都没有注意到的一点一滴之中,她似乎,已经融入了每一个,属于王府的人的心中。

    “别傻站着了,还不快请你家王妃进去。”

    轻佻温和的声音响起,大家更没有想到的是,之前那个不正经,却总是陪在王妃身边的侍卫,竟然再次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别人可能没有什么反应,但是林梦雅院子里的三个丫头,却是瞬间,眼眶更加泛红了起来。

    “你还有脸回来!我家主子,我家主子...”

    白芷永远是林梦雅最为贴身的小棉袄,她的一举一动,她的一声叹息,在白芷的心中,总是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如今,也唯有她敢撅着嘴巴,怒气声声的质问着清狐了。

    “好了,有事咱们回去说。大家都回去吧,今天也辛苦大家了,待我明天休息好了,一定会好好的犒赏大家,这段时间,大家都着实劳累了不少。”

    林梦雅拉着白芷的小手,温和的说道。

    仆人们自然知道王妃的心意,所以,也都跟在她的身后,井然有序的回到了各自的位置。

    只是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喜气洋洋的笑容,仿佛也让整个府邸,变得暖意融融了。

    被院子里的大家伙给簇拥着,回到了阔别许久的流心院。

    虽然一切如旧,但是看在林梦雅的眼中,一草一木,都觉得亲切无比。

    白芷忙着给她倒水捶腿,直到摆了满满一桌子的茶果后,才蹲在林梦雅的面前,捏起小拳头,给自家主子松骨捶腿。

    熟悉的人都汇聚在流心院的正屋内,红玉也是一样,换了跟白芨她们一样的衣裳,跟着白芨她们三个一样,里里外外的忙活着。

    人虽然清瘦了一点,但是精神不错,脸上的笑容,也多了一些。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