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二章 恩恩爱爱
    归程比来时要顺利得多,也不知道龙天昱是用了什么法子,完全甩掉了太子派来的眼线。

    一路上轻车简行,倒也算不得什么辛苦,只是这样,倒是让林梦雅跟坐在车里的墨言,觉得有些苦闷而已。

    马车跑了一天,在暮色中,终于是停了下来。

    在野外过夜虽然不是第一次,可有自己的爱人与亲人在身边,林梦雅只觉得,安心了不少。

    “还不快出来活动下筋骨,还是你这丫头,决定在马车里龟缩一辈子了?”

    整队人马里,也唯有清狐敢这样跟林梦雅玩笑。

    至于别人,都当做没有看到听到,自顾自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

    敢取笑王妃,不想活了不成?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

    林梦雅小小声的唬了清狐一句,到底她也不是那种脸皮薄的人。看到大家都装作平常的样子后,林梦雅也放开了手脚,不再觉得尴尬了。

    所有的人马围在一起,升起了几个小小的火堆。

    龙天昱撤退前做了极为周密的计划,京都内,老师身份的暴露早就已经传得沸沸扬扬。

    所以,昱王府老师是回不得的了。

    原本林梦雅是想要把老师送到三绝堂内,这样的话,云竹也会照应到老师。

    可是龙天昱显然另有安排,出于多方考虑,林梦雅还是放弃了自己的计划。

    “过来。”

    不远处,龙天昱冲着她伸出了自己的手。

    橘黄色的火光中,那张俊美清郎的脸,笑得极为温柔。

    清狐也转过了头去,细心的逗弄着从林梦雅怀中接过来的小墨言。

    大家仿佛有意,给他们夫妻二人,留出独处的空间似的。

    伸出手,轻轻的放在了龙天昱的手上。被他温暖有力的手指包围,林梦雅只觉得心头微微一震。

    如同触电一般,不自觉的,垂下了头。

    虽然两个人早就已经极为的亲密,但是在外人的面前,林梦雅还是不习惯,跟龙天昱公开的亲亲密密。

    互相牵着手,坐在了火堆旁,林梦雅却觉得心头,涌起了无限的温柔暖意。

    “洛水镇的事情,你可查清楚了?”

    一开口,林梦雅就在心头懊悔。

    此情此景,明明是谈情说爱的好时机,为何自己一张嘴,就提起了这种煞风景的事情。

    不过,好在龙天昱并不介意。

    其实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有了这个话头,自然,是要顺着林梦雅说下去的。

    “致使瘟疫的毒药,是从一个山洞里传出来的。我们赶到的时候,证据都已经被毁了。唯一知道的是,他们应该是想要通过这种毒药,做出一些事情来。但是中途,好像是出了什么意外。到后来,就不可控制了。”

    火光,闪烁在龙天昱漆黑的黑色瞳仁中。

    可惜的是,林梦雅并未察觉到,龙天昱眼中,那几乎是一闪而逝的挣扎。

    龙天昱得到的信息,跟她从清狐那里听来的,倒是差不多的。

    没想到,竟然只是一场意外,就造就了这场,几乎让云州百姓死绝了的浩劫。

    “原来是这样,可你回到京都,该怎么跟你父皇解释呢?太子已经要独占治理瘟疫的功劳,难道,我们这一趟,就白来了么?”

    林梦雅并非是贪功冒进之人,而且,他们这一趟来,可是赚足了名声。有时候,民心比朝廷的嘉奖,更来得珍贵。

    只是治疗瘟疫的解药,可是她跟老师苦心研制的,古昳的失误,也是因此而拨乱反正。

    现在,如果要把这件事情的功劳,拱手送给太子的话,林梦雅的心中,还是有些小小的怨念的。

    “怎么会?瘟疫之事并未结束,我听说父皇正在征集安定民心之策。太子那边的谋士早就已经研究好了,递了折子上去。不过我听说,父皇并不是十分满意。”

    习惯了尔虞我诈,当初,还念及兄弟亲情的龙天昱,现在,早就已经成了一只腹黑的老狐狸。

    看着他薄唇勾起的淡淡的弧度,林梦雅便是知道,这件事,他必定早就已经心中有数了。

    “也对,既然是如此,那咱们不如静观其变的好。”

    太子跟皇后,虽然有世家的帮助,与烛龙会的暗中勾结。

    但是皇上摆明了已经对他们失去了信任之心,这样下去,废除太子,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若她是太子的话,怕也会着急,要表现自己,赢回有利于自己的舆论吧。

    只可惜,这事,越是着急,暴露出来的破绽,也就越多。

    俩个人之间的相处模式有些奇怪,刚刚说起正事来,可是你来我往,互相都知晓彼此的心意。

    可如今俩个人独处,似乎,完全丧失了继续交流的语言能力一样。

    林梦雅只觉得俩个人之前的沉默,越发的尴尬了起来。

    刚想起身找个别的由头,却不防自己的脚,居然,踩到了裙摆。

    “小心!”

    瞬间,林梦雅整个人都跌入了龙天昱的怀抱中。

    好巧不巧,龙天昱的两只手,一只搂住了她的纤腰,而另外一只,则是...

    “嗯...”

    林梦雅无意识发出的嘤咛之声,却瞬间,让龙天昱加重了眸色。

    距离过近的两张红唇,顺其自然的,交接在了一起...

    天啊!让她死了吧!

    整颗小脑袋,都深深的埋在了龙天昱的怀中。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橘红色的火光,挑起了心头的火热。

    还是因为,这几日来担惊受怕,让她急于确定,眼前的龙天昱,是不是依旧各功能完好。

    总之,不管是因为任何的原因,就在刚刚,她跟龙天昱忘情热吻之际,居然,被周围的人,悄悄围观了。

    林梦雅只觉得自己脸上的火热,要蔓延到脚踝了。

    她是不讨厌,甚至于,每次都很享受跟龙天昱的亲密接触。

    但是——

    唉,她的一世英名啊!呜呜,这下子全毁了。

    偷偷的看了一眼龙天昱,那家伙却笑得像是一朵绽开在春风中的野菊花。

    那一脸的意犹未尽,简直要明显到人尽皆知了。

    小脸红得更加彻底,只能当做没有听到别人的嗤笑声,在龙天昱的臂弯里,被塞回了马车之中。

    “呦呦呦,瞧瞧你这满脸思春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红杏出墙呢!”

    该死的清狐!林梦雅抬起头,恶狠狠的瞪了清狐一眼。

    可谁知道这家伙,居然嘟着嘴,显然,是在嘲笑她刚刚的所作所为。

    瞬间,林梦雅只觉得脸蛋,像是燃烧起来了一般。又不得不低下头,当做自己没有看到似的。

    “我说,你们两个成亲也有一年了吧。看你家王爷那个样子,似乎,你们还没有——”

    林梦雅的脑袋垂得更低了,恨不得在马车里,找出一个耗子洞钻进去。

    他们是成亲一年了,可是——

    “不过,以一个正常男人来说,一年也是够久的了。丫头,该不会是你家王爷,某方面有问题吧?”

    清狐又在一本正经的瞎扯,但是,林梦雅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搭错了。

    居然,真的在考虑清狐的话。

    “不会吧...之前他中过迷情药,我看还是挺正常的。”

    看着林梦雅认真跟他请教的样子,清狐把想要大笑的冲动,压到了最眼底。

    这丫头,没想到居然单纯成了这个样子。

    不过嘛,既然丫头跟他请教,那他不如好好的给丫头上一课。

    “迷情药?他中过迷情药?哎呀呀,这个问题就大了。丫头,我跟你说——”

    余下,那令人脸红心跳有些不安的话题,都压到了最低,伏在了林梦雅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通红的小脸蛋,先是羞涩,而后,是越发的认真,最后,竟然变成了惊疑。

    微张的樱桃小嘴,显然是被清狐所说的事情,给震惊住了。

    “不...不会吧...”

    有些小小的心虚,如果不是清狐提醒的话,她还真的没有注意到。

    难道,真的是因为之前迷情香的原因,才让龙天昱,变成了这个样子么?

    那她的罪过可就大了,还有,之后真的要过一场柏拉图式的婚姻么?

    虽然她不是肉食女,可未免,有些——乏味了吧。

    “会不会的,你试试不就好了。不如,你这样做——”

    把坏笑藏在了心底,清狐对林梦雅提供了一些,绝对是让龙天昱‘终身难忘’的招数。

    看着单纯的小丫头,三两句话,就被自己唬住了,清狐得意的瞥了一眼,马车外面某王爷的方向。

    龙天昱啊龙天昱,恐怕他连做梦都想不到,堂堂昱王爷,也会有那么一天吧。

    “记住了么?”

    清狐立刻恢复了正经,严肃的看着林梦雅,小声的嘱咐道。

    “嗯,记住了。只是,这么做真的有用么?我要不要,去请教一下老师?”

    林梦雅也不知道为何,自己的脑回路会如此的奇特。

    但是她就是觉得,清狐说的实在是太有道理了,她不信也不行。

    看着清狐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林梦雅轻咬着樱唇,红着一张俏脸,却也是点了点头。

    “不用,难道你想要龙天昱的隐疾,让所有人都知道么?还有,你们是夫妻,这种事情,唯有你来做,才是最合适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