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一章 踏上归程
    “交代?怕是如何交代,都消不掉太子爷的怒火了。倒是丫头,你该知道萧家已经找人快要找疯了,要是太子知道他的身份,难道,不会去萧家邀功么?”

    清狐眉头轻挑,脸上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

    他家的小丫头从来不是一个会吃亏的人,自然,这等事情,也会有她自己的安排。

    好像是年纪大了,人,也越发的爱操闲心了起来。

    “他要去就去好了,到时候再拿他那个便宜的大舅子当人情,想必划算得很。”

    别以为林梦雅他们走了,太子就能够顺顺水推舟的,得到莫大的荣耀。

    殊不知,这其中,林梦雅跟龙天昱联手,做下了多少的圈套,给那个草包去上当呢。

    才过了一夜,李甲那边就传来了消息,说是副都统被收押,一切,会交由太子亲临时再处理。

    不过,林梦雅岂会给他这个机会,让那个饭桶,直接就死在了床上,再也没有为祸他人的机会了。

    百里无尘自然是暴怒不已,偏偏萧奕?领着不少人,跪在他的账外,说他在世青天。

    这下子,这锅,他不背也不行了。

    看来,难民营地里的事情进行得很顺利,萧奕?并不是一个无能之人。

    她暂时不用担心,只要等龙天昱从洛水镇回来,一行人,就可以启程回京都去了。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五天,林梦雅每天都在等待着龙天昱归来的消息。

    墨言经过这些日子的修养,被人灌下安神药的影响也消失了。

    小家伙变得越发的活泼爱笑,每天睁着一双滴溜溜的黑色大眼,好奇的看着这个对他来说,还有些陌生的世界。

    出乎林梦雅的预料,清狐居然是带孩子的一把好手。

    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生疏,后来,竟然连喂奶换尿布这样的活计,都是驾轻就熟,比她这个女孩子做得还熟练。

    林梦雅每每觉得好奇,缠着他套他的话,可这家伙竟然嘴硬了起来,打起了太极拳,却把之前的事情,封闭得死紧。

    她当然知道,清狐这是故意在逗她。

    只是一想到如果自己以后有了孩子,再加上有田妈妈跟清狐这两大助力神器,想必,一定会轻松许多吧。

    眯起眼睛,林梦雅笑眯眯的看着清狐,心中却是盘算着,怎么把这个带子太保给用到极致。

    清狐看着那丫头闪着精光的眼神,忽然有些不寒而栗。

    唉...他的棺材本啊,怕是都要双手奉上了。

    “王妃,王爷那边传来了消息,三日后,他们会启程回来。”

    林梦雅转身,看着恭敬跪在自己面前的传令兵,心头的大石头,终于是落在了地上。

    这几天总是没有龙天昱他们的消息,她还真是怕龙天昱会遇到什么意外。

    不过,既然是三天后,那应该一切还算是顺利。

    “辛苦了,我知道了。对了,王爷一切还平安么?”

    传令兵不敢跟造次,只能轻轻的点了点头。

    虽然得到了他平安无事的消息,可林梦雅终究还是有些担心。但愿,一切顺遂。

    三天的时间很短,但是对于处在焦虑之中的林梦雅来说,却过得尤为的漫长。

    白天还好,抱着墨言看着天空的白云,观察一下草木花朵的嫩叶,采一朵野外的小黄花,逗得墨言咯咯直笑。

    可是到了晚上,夜深人静之时,林梦雅便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起床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林梦雅披着衣裳,看着黑夜中的圆月。

    说起来,自打她到这里来,似乎跟龙天昱分离的时间不多呢。

    俩个人不管是当初的互相看不对盘,还是之后的历经艰险,亦或是...

    也许,日久生情这句话,对他们来说,算是最好的总结吧。

    “还没睡?在想你的情郎?真是女大不中留,我这才刚走几天,你就这么惦记起别的男人来了。”

    这怨妇似的调调,不用猜都知道是属于谁的。

    一袭温和柔软的斗篷,落在了她的肩上。灵巧修长的手,迅速的在她的领口系了一个结。

    林梦雅看着清狐那嗔怪的样子,忍不住开口说道。

    “是啊,女大不由娘啊,爹!”

    清狐震惊的看着林梦雅,随后,立刻像是西子捧心一般,苦着一张南瓜脸,哀怨的看着林梦雅。

    “我哪里就那么老了,你看看,我明明比你都年轻,好了,勉强让你叫我一声哥哥吧。小丫头,来,叫一声清狐哥哥来听听。”

    这个老不正经的,林梦雅白了他一眼,一把年纪的人了,还爱老黄瓜刷绿漆的装嫩。

    被人白了一眼才肯作罢的清狐,挨着林梦雅坐在了台阶上。

    说实话,他私心里,其实很想,就这样护着林梦雅跟小家伙,在这里永远生活下去的。

    京都虽然繁华,可林梦雅一步步的走来,却踏过了太多的危难。

    这些,本不应该属于她平稳安乐的人生。

    “清狐,这里真好,又安静又悠闲,虽然没有流心院里的奢华,我却更喜欢这里。”

    清狐愣了愣,他以为自己的心思又被看透了。

    可林梦雅只是出神的盯着圆月,并未看他。

    嘴角勾起了一抹浅笑,看来,她倒是跟自己,心有灵犀了。

    “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这几天,这种预感分外的强烈。事实上,从临天国回来以后,我就觉得有些不安。希望,只是我杞人忧天了吧。”

    不过,林梦雅比任何人都清楚,这绝对不仅仅是她的幻觉。

    也许是因为她的灵魂,是由另外一个世界穿越而来,有些危机,他比任何人,都要敏感。

    只是现在,她的周围危机四伏,她竟然有些不知道,这种危险到近乎恐惧的感觉,是因为何事了。

    “不管发生任何事,你绝对不会有危险。好了,别在乱想了。还有一天,你的情郎就要回来了。到时候,你就可以跟他,双宿双飞了不是?”

    清狐的调笑,驱散了不少,她心头中的不安感。

    是啊,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龙天昱明天就要回来了,也许回到京都里,她心头的那股子不安,就能渐渐的消褪了吧。

    毕竟,京都现在的情况,已经没有时间,让她伤春悲秋了。

    跟清狐聊到天光方亮,林梦雅才沉沉睡去。

    才刚刚做了一个繁琐复杂的梦,外面,就传进来一阵吵闹。

    林梦雅揉着有些酸胀的太阳穴,可还没等这个人清醒过来,清狐就急匆匆的,抱着已经包裹严实的小墨言,冲到了她的房间。

    “别说话,我们快走!”

    来不及解释,林梦雅立刻起身,跟着清狐跑出了小院子。

    事情有些蹊跷,因为,除了一辆小马车以外,李甲他们这些近卫,林梦雅竟然一个也没看到。

    难道,是被人发现了?

    林梦雅来不及多想,就手脚利落的,上了马车。

    还未等坐稳,小马车就一路狂奔,坐在马车里,紧紧的抱着墨言,林梦雅的心,却揪了起来。

    难道,是龙天昱那边,出了什么事么?

    心情极为沉重,没想到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龙天昱怎么了?是不是受了重伤,一瞬间,无数的想法,涌上了她的头脑之中。

    可一切,还是未知。

    马车极为灵活的,在乡间的小道上穿梭着。

    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离小院子有多远了。马车的速度,才减慢了下来。

    “丫头,到了,快点下车。”

    清狐不再紧绷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林梦雅却是有些心急,一把就撩开了门帘,却是如同雷击一般,被钉在了原地。

    “下来,我们要回家了。”

    低沉的声音,似乎蕴含着数不清的思念与深情。

    下一刻,林梦雅就被一双强有力的双臂,抱在了怀中。

    “我...你...”

    他没事,真是太好了。

    被龙天昱像是小孩子一样,温柔而坚定的抱上了另外的一辆马车。甚至于,她都完全,没有看到清狐的眼中,那勉强隐藏的失落感。

    “没事,我没事。只是出了一点意外,我暴露了行踪,所以,才让清狐把你接到这来。吓到了,抱歉。”

    龙天昱温柔的安慰着怀中的女子,并且把被她抱得死紧而有些挣扎不舒服的墨言,轻柔的抱离了她的怀抱。

    “你真的没事么?有没有受伤?”

    下意识的,就想要查看他的身上,到底有没有伤口。

    可刚刚放在他胸口的小手,就被一声尴尬的轻咳,给打断了。

    出梦初醒般,看着周围不知道该往哪里看的围观群众。

    饶是以林梦雅大胆,也不由得的,脸红了一下下。

    而要解龙天昱衣扣的行为,也终于打断了。

    “没事,回府我们再继续。”

    龙天昱脸色十分镇定的说道,可周围的人,却是脸红了一大片。

    天啊,这还是他们家腹黑冰冷的王爷大人么?这样公然的打情骂俏,他们到底该不该听!

    不管来时的路途有多沉重,回家的旅程,似乎是轻松了一些。

    因为刚刚的事情,林梦雅现在只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所以,只好抱着墨言,在马车里当一只缩头乌龟的好。

    倒是龙天昱,心情大好的出去跟属下布置任务去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