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九章 不许离开
    林梦雅虽然有心要追问,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显然,清狐也是有他自己的考虑。

    而且林梦雅也清楚得很,清狐,是绝对不会害自己的。

    “不过,这一次烛龙会也是做得太过火了。云州多少人命,都毁在了这些毒药上,他们行事,也未免太过猖狂了一些。”

    这件事上,林梦雅也真正的认清楚了,自己跟烛龙会之间实力的悬殊。

    整个晋国,都尚且拿烛龙会没有办法,何况,是她一个还依附在国家之上的小小女子呢?

    但是,不管有多么庞大的势力,也不该拿这些最为无辜的平民不当一回事。

    哪怕是要称霸天下,若是没有这些臣民,难不成,是要当个孤家寡人么!

    “其实,这次的事情,会首并不知道。说起来,我之所以能逃回来,还要多亏了这次事情的策划者。丫头,烛龙会虽然叶大根深,同时,却也是有不少的弊端。比如这次的事情,据说,就是某个急功近利之人策划实施的。而且,毒药的外泄,应该是个巧合。关键的问题,应该是在那个叫洛水镇地方。我这次来,其实是为了将功折罪,以调查洛水镇的事情,来换取别人对我的信任。只是他们都不知道,我来这里,只是为了见你而已。”

    清狐的脸上,终于挂出了他招牌的狐狸笑。

    也许,在别人的眼中,他不过是个玩物,是个奴隶,是个可以一脚踹到一边的垃圾而已。

    可谁又能想到,就是他,就是这个被人忽视的清狐,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狐狸。

    一个,能随时随地,把任何人,都玩弄戏耍的狡猾狐狸。

    “唉,真是为想要把你变成应声虫的人感到悲哀。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们到了这里,基本上没有受到什么阻碍。既然是个意外的话,那像你一样被派来的人,还会有下一批。眼看着他们狗咬狗,倒是能省我们不少的事情。”

    以林梦雅的精明,这点东西,她还是能看得透彻。

    清狐一定是用了法子诈死,而且,肯定会推到原本就处于劣势的瘟疫始作俑者的身上。

    这样的话,才能转移视线,完美脱身。

    怪不得,太子的人,会这样急匆匆的来抢功劳。连舆论都顾不得了,显然,应该是另有所图。

    这一次的瘟疫,肯定是太子和皇后脱不开干系的。

    只是她倒是好奇,洛水镇里究竟有什么,竟然,让太子跟皇后,如此铤而走险。

    “那是当然,烛龙会会首向来是说一不二之人。这一次,派我来的,正是他的亲信。我被杀了,也就等于会首被打脸,如果换做你的话,你会怎么做?”

    清狐斜着一双弯弯的眼睛,眸中的精光,简直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调皮。

    林梦雅会心一笑,是啊,如果是她的话,一定,会觉得,这是公然的挑衅吧。

    俩下一思索,她便是想到了,为何古星会变成一个废人了。

    “有意思,对了,这次跟百里无尘一起来的,都是什么人?”

    他们周围有烛龙会的眼线,所以这几天清狐都是分外的小心隐藏着自己。

    好在李甲手底下的人,也不都是吃素的。

    没几下子,就把太子一方这一次的阵容,打听了个一清二楚。

    “你是说,除了百里无尘之外,还有个副手,是太子的姻亲?”

    李甲点了点头,他家王爷洁身自好,除了王妃之外,连个红颜知己也没有。

    在这一点上,太子倒是个风流人物,听说有头有脸的侧妃就抬了好几个进府,更何况,是一些根本,就算不得什么正经主子的侍妾相好之类的了。

    女人多了,亲戚也就多。

    枕头风一吹,谋个差事不过是最简单的事情。

    所以,这一次却是有个比较得宠的侍妾的亲哥哥,来当百里无尘的副手了。

    走后门上来的,能有几个精明强干之辈。

    林梦雅低头笑了笑,一双黑色双瞳,却是透露出几许,算计的光芒。

    “替萧先生准备些金银珠宝,悄悄的给他送去,他知道怎么做。”

    李甲忙领了命令下去了,这几天,萧奕?也帮着龙天昱处理一些琐事,所以,李甲他们也知道,萧奕?也算得上是自己人。

    所以,林梦雅如果想要达成自己的目的,萧奕?,则是实施此事的最好人选了。

    就是不知道,百里无尘这个腹黑秀才,遇到一个腰杆挺直的酒肉之徒,到底,能不能讲出理去了。

    说实话,她倒是,还有些去亲眼看看的冲动呢。

    “丫头,你还真是...得了我的真传。”

    清狐笑眯眯的给墨言拍着奶隔,心中,却是越发的喜欢这样抓住任何机会,都要给自己的敌人,制造困难的林梦雅。

    “哪里,当初我也是吃了百里无尘的一次亏了。这一次,怎么着也得讨回点利息来吧。”

    林梦雅满不在乎的说道,遇到百里无尘这种可怕的对手的时候,她就应该,用尽一切手段,缠住他的脚步。

    不然的话,让他腾出手来,怕是头疼的,就是自己了。

    清狐看着心智早就已经远超自己的林梦雅,忽然间,心头生出了一股子自豪感来。

    这丫头是他这辈子,唯一一个在乎的人。为了她的平安欢笑,他甚至可以轻松的面对,自己曾经被视为地狱的过去。

    也许当初,他没有选择把心中的感情说出来是对的。

    因为,他于她之间的情感,早已不仅仅是男女之情那么简单了。

    他的心中,不曾有过任何的后悔。因为,他知道,在林梦雅的心中,自己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特殊,无人可替代。

    能独占她这样的一份情感,对他来说,已经是上天,给予他最珍贵的礼物了。

    哪怕,他能陪在她身边的日子,早已经不多了。

    “清狐,等咱们回到京都以后,你跟我,一起去寻药吧。”

    林梦雅的声音低沉而轻柔,脸上无悲无喜,看不出她任何的心思来。

    这丫头,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连自己,都无法看透她的心了。

    “好,你想去哪里,我都能陪你去。”

    至少,在自己最后的时光中,能够陪在她的身边,任她做想做的事情,给予她最后的欢乐,就当,是临别的礼物吧。

    “你别想一个人先走,不管你到哪里,我都会把你找到,然后把你拉回来的。你别忘了,你的命,是我的。我林梦雅可不做赔本的生意,从来不做。”

    心,悄悄的漏掉了一拍。

    清狐把心虚,牢牢的锁在了心底。脸上,不敢露出一丝一毫了。

    可他,还是有种,猝不及防,就被人看清楚的感觉。

    “我...怎么会呢?”

    不好,清狐只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被那双清澈的眼睛,看透了所有的心思。

    赶紧低下头去,装作关心墨言的样子。

    “那就好,我所拥有的东西太少,所以,更是一样都不想失去。”

    金钱,名誉,地位,这些东西,都未曾入过她的眼。

    所以,那些还在她身边,未曾失去的一切,都是她拼死,要守护的东西。

    她曾经想要把所有人都送走,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老死不相往来,只要他们过得平平安安,便是对她最大的慰藉。

    但是如今她才明白,这世上哪里有什么世外桃源,如果不想让自己所珍视的一切,受到任何的伤害。

    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的羽翼丰满,方能隔绝所有的危险。

    好在她明白这一点,还不算是太迟。

    “丫头,我都知道,没想到,才短短的几个月不见,你这丫头,就变得这么厉害。看来,以后我可以安度晚年了。对了,我想要个大宅子,然后再找几十个丫鬟来伺候我。对了,对了,我还要云纺斋的绸缎,沁园坊的糕点,还有...”

    林梦雅毫不留情的,打断了清狐对于退休生活的美好描述。

    “好啊,你在三绝堂给我打工到七十岁,我就考虑一个月给你一百两的养老金。还有,从下个月开始,你每个月要交给我五十两的税金。合法纳税,才能享受一个公民的合法待遇。就这样,我们就愉快的决定了。”

    毫不留情的坑完清狐,林梦雅哼着小曲,从清狐的手中,把墨言给接了过来。

    只剩下一脸懵x状态的清狐,正在掰着手指头,算着自己到七十岁以前,还要交给林梦雅多少钱。

    “嗳!丫头,你还没说,要给我多少工钱呢?丫头,你这是强抢啊!”

    清狐欲哭无泪的看着林梦雅的背影,他这辈子的家底,可是都交给了林梦雅。

    一个月五十两,他就算是出去劫道,都未必能凑够了。

    “工钱?你吃我的喝我的,没事还要打碎我两件古董,你还敢要工钱?”

    冷眸回首,林梦雅用债主的高傲目光,轻飘飘的瞥了清狐一眼后,就抱着墨言,重重的关上了厢房的屋门。

    “呃...”

    双手抱头,某已经深陷欠债深渊的狐狸,正在掰着手指头查算。

    唉,他一定是上辈子就欠了林梦雅的了,不然为何这辈子,他却是被她,给吃得死死的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