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八章 趁乱消失
    林梦雅身穿着一身淡紫色的斗篷,怀中抱着包裹着墨言的襁褓,低调的从营地里走出。

    外面,李甲的人早就预备好了一切。

    回头,看了看有些混乱的营地,她在离开以前,偷偷的放出了古星已经逃跑的消息。

    而且,还在大家的猜测中,把瘟疫传播的罪名,联系在了古星的身上。

    这样一来,古星就成了万人恨的害人精。

    得知这样的人逃跑了,被瘟疫毒害的众人,又怎么可能会放过他。

    所以,现在就是一个全民捉老鼠的游戏了。

    此时已经没有人会注意到她了,抱着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的墨言,林梦雅大摇大摆的,走出了营地。

    “走吧,去跟清狐汇合。”

    营地虽然有士兵们的看护,但是也差不多乱成一团了。

    清狐引走了大部分的探子,后又有古星引起的动乱,现在,那些探子们,不管有多少人,也已经是自顾不暇了。

    没有人知道,这一场动乱的根源,不过是为了掩饰,林梦雅跟龙天昱,从中脱身的缘故。

    马车并未走远,太子的人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按照太子那一路人的性子,如果知道他们暗中的阴了他一把,必定会想要疯狂的报复。

    从来都是她在明,太子在暗。

    如今,双方,也应该交换一下位置了,不是么?

    马车平稳而隐秘的行驶在乡间小路上,很快,就到了一户不起眼的民院。

    这是龙天昱早就准备好的落脚点,周围已经全部都埋伏上了他的人。

    周围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林梦雅他们,都能在第一时间内撤离。

    小院打扫得十分干净,而且位置也很隐蔽。

    李甲做事一向利落,他们来时的痕迹,都已经打扫得干干净净的了,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这下子,不管太子养得狗如何的疯狂,一时半会,还是找不到这里来的。

    “百里先生随后就到,请您先去里面休息。”

    林梦雅看了看外面,倒是十分满意。

    刚想进院,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骑着马,渐渐往她的方向跑来。

    “怎么样?”

    笑着迎了上去,从清狐扬起的唇角,她便是知道,这一趟人数悬殊的角斗,其实,只是清狐单方面的屠杀罢了。

    “不过瘾。”

    撇了撇嘴,这么多年,死在他手上的高手不计其数。

    这几只小鱼小虾,还不够当他的开胃菜的。

    况且,林梦雅根本就没有让他下死手。

    “行了,别杀性那么重。咱们送给太子的这份见面礼,不知道,他还满不满意。”

    虽然太子未必亲临,可林梦雅却知道皇后打得是什么如意算盘。

    即便是太子不会降临第一线,也必定会在后方压阵,博得一个贤良仁慈的名声。

    既然是如此,那她的礼物,太子一定会第一时间得知。

    她倒是十分的期待,那个极为自负的家伙,会如何的暴跳如雷。

    果然,不出林梦雅所料。

    本来说是明天才到的太子的人马,在他们才刚走,就出现在了营帐的周围。

    带队的却是曾经昱王府的叛将百里无尘,他倒是有些手段,很快,就接管了营地中的一切。

    动乱很快就被解决了,因为逃跑的古星,被人发现打断了双腿,挖去了眼睛,拔去了舌头,还废掉了双手。

    重要的证人,如今已经变成了这一副残废的模样。

    偏偏,还是百里无尘接手的第一天,一切,就都顺理成章的,算在了他的头上。

    林梦雅得知消息后,也只是无所谓的笑了笑。

    以百里无尘的心计跟手段,这点事情想要解决,却是不难。

    只是,她心中好奇的是。她明明只是让人,把古星打晕了,藏在河边而已。为何被找到的时候,这人,竟然变成了这样。

    难道,是清狐动的手?

    疑惑的目光,转到了正在跟墨言进行幼稚理论的清狐身上。

    不对,清狐当时在处理那些探子,根本没有时间回到营地里。

    看来,是有人想要让这一摊水,变得更为浑浊了。

    这样也好,唯有如此,她才能浑水摸鱼。

    民居小院很简单,不过只有三间房子,一个不大的院子而已。

    里面的摆设是十分的简洁,该有的都有,向来适应能力很强的林梦雅,倒是住的也颇为习惯。

    从知道太子的人马的领头人,是百里无尘的那一刻起,林梦雅的心头,就有些怪异的感觉。

    百里无尘并没有功名在身,在太子那边,即便是他颇为得人心,也不过就是个侍奉在侧的无名小卒而已。

    这种朝廷大事,怎会轮到他一个家奴来做主?

    难道,是太子心中,另有打算不成?

    而且,百里无尘心思诡谲,当初在龙天昱这一方的时候,就是个心思狠辣的谋士。

    由他来搅局的话,说不定,对她对龙天昱,都会有十分危险。

    所以,哪怕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可林梦雅,还是无法放下心来。

    “还在担心那个百里无尘么?不如,我去营地里把他杀了,省得你这样心烦。”

    清狐笑眯眯的看着,坐在窗边,明显走了神的林梦雅。

    丫头今天只是穿了一件淡蓝色的粗布衣裳,身上也并未着任何首饰。

    只是一头水光油滑的黑发,在脑后编了一根简单的麻花辫子而已。

    刚刚,她正拿着小勺子,一口口的给墨言喂牛乳喝。

    现在嘛,木头的勺子,都快让墨言给咬掉了,可她还像是没有任何感应一样,静默的坐在窗前想事情出神。

    “不用。”

    被打断了思绪,林梦雅才想起来,自己刚刚在做什么。

    抱歉的看了一眼,用水汪汪大眼睛,委屈的看着自己的墨言。

    任由清狐把孩子从自己的怀中接走,她真是越来越不顶事了。

    “你这样,有多久了?”

    清狐温柔的抱着墨言,尽管小家伙不是很喜欢他,可有奶就是天,肚子饿的时候,甭管是谁,都得乖乖听话。

    只是此时,清狐却无暇跟他置气。

    接过了林梦雅手中,攥得死紧的木勺子,接续,给墨言喂奶。

    可是语气里,却分明,带着对林梦雅的担心。

    “不知道,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右手受了伤的原因。”

    清狐说的,是她的身体,对感觉越来越迟钝的反应。

    比如说刚才,墨言饿极了用力的咬她手中的木勺,按照一般人来说,早就应该感觉到了。

    在加上她一向警惕,即便是走神了,也不至于会连这样的动作都感觉不到。

    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开始变得迟钝了。

    “从早上我就看出来了,给你梳头发的时候,不小心扯到了你。没想到,你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清狐尽量不想让自己的表情有任何的破绽,因为这件事情,林梦雅似乎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包括百里睿跟龙天昱。

    既然,他们都不知道,那梦雅,必定是有自己想要隐藏的理由。

    “没想到竟然这么严重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这次回去以后,有些事情,再也不能耽误了。”

    一切,都是因为身体里潜伏的变异毒药引起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神农系统的关系,她的五感虽然有时候会变得迟钝了一些,但是,头脑却变得异常的清晰。

    即便是没有睡好,也丝毫没有任何的迟钝与疲惫。

    不管怎么检查,系统显示她的身体一切正常。

    看来,这些异常之处,怕是仅仅依靠神农系统,是无法完全解决的了。

    不知道当初神农系统给她开出来的方子,现在,到底能不能完全管用。

    “也好,我这次回来,就是希望你平安无事。对了丫头,青筝谱,到底在不在你的手上?”

    对于清狐,林梦雅没有任何撒谎的必要。

    轻轻的点了点头,关于青筝谱的秘密,清狐应该是几个人里,了解得最为完全的人吧。

    一丝忧虑,爬上了清狐的面容。不过很快,就被他消散在无形之中了。

    眼睛不留痕迹的,划过每一个角落,确定俩个人周围没有其他人后,轻声说道。

    “这件事,你最好不要跟任何人说实话。丫头,我知道龙天昱对你的心意是真的。但是,在可以逐鹿天下的权利诱惑面前,即便是他没有动心,他身边的人,也未必是如他一样。这世间聪明的人太多,可清醒的却太少。”

    清狐话里的深意,她自然是听明白了。

    没想到,只是一本医谱而已,何以,竟然会让人,有逐鹿天下的资本?

    “青筝谱,到底是什么?”

    这是一直,让林梦雅困惑的问题。

    这段日子以来,她已经翻遍了青筝谱的每一页,即便是有什么秘密,也早就会被她发现出些许的端倪来的。

    可是,她却是徒劳无功。事实证明,这部书就是一本医书而已。

    “我也不清楚,这是烛龙会最大的秘密之一,只有会首才知道。我就是因为想要探听到这个秘密,才差一点被人发现的。不过丫头,这书你毁了也好。这样,你才能安全一些。”

    清狐说了一些,就半个字都不肯再多说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