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七章 计划开始
    不过,这一次,他们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营地内,正抱着林墨言在外面晒太阳的林梦雅,像是丝毫没有感受到越来越紧迫的气氛似的。

    小孩子长得很快,几乎是一天一个模样。

    墨言虽然是个很乖巧的小孩子,但是小朋友天生就只会用哭闹来表达自己的情绪。

    所以,每每到了后半夜,林梦雅都要被他吵起来几次。

    只是,这个小奶包实在是可爱得紧。

    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每次在看到林梦雅的时候,都会笑得眉眼弯弯。

    这样一个雪白可爱的娃娃,哪个女人,不会动心呢?

    所以,尽管被小家伙折腾得有些疲惫,可林梦雅还是渐渐的,学会了如何不假他人之手,亲自照顾小家伙的饮食起居。

    在她的精心照顾之下,林墨言的小脸蛋也渐渐的鼓胀了许多。

    胖的跟莲藕似的小胳臂,要是穿上一件红肚兜,绝对比年画上的童子,还要喜庆几分。

    当然,她这个名义上的姑姑,更是爱得紧。只要是没别的事情,就会把墨言抱在怀中。

    待遇,好得龙天昱都开始眼红了起来。

    意外的是,一向对小孩子不怎感冒的清狐,却是对这个小家伙青眼有加。

    林墨言也投桃报李,第一次看到这个长相漂亮的叔叔后,就尿了一副地图,给一向爱干净的清狐,当了见面礼。

    所以,每次当清狐咬牙切齿的,用威胁的眼神,看着林墨言的时候。

    还是个奶娃娃的林墨言,居然十分得意的笑了个眉开眼笑。

    大概,应该只是无意的吧?

    “墨言,很快你就要跟姑姑一起回到京都了。到时候,你就跟我一起住在的我院子里,那里有很漂亮的姑姑们,还有一定会很喜欢你的嬷嬷。对了,还有特别威风的小白跟小虎,等你长大了,把他们给你当坐骑好不好?”

    林梦雅坐在椅子上,轻柔哄着林墨言。

    一头青丝挽成了一个斜云髻,如水般青丝,垂在了她瘦弱的肩头。

    林墨言‘咯咯咯’的笑着,手中拽着她的头发,似乎是很喜欢这个新的玩具。

    在林梦雅柔美的声音中,小家伙瞪大了眼睛,像是真的能听懂她的话。

    “先生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晚饭之前,我们的人就能完全撤走。”

    萧奕?从林梦雅的背后走了过来,只是,那双清俊的眉眼,却是闪过了一抹复杂的情绪。

    刚刚,他站在林梦雅的身后,被眼前的一幕所惊艳住了。

    柔光中,林梦雅完全沉浸在母性的光辉中,跟林墨言柔声细语的样子,深深的,印刻在了他的心中。

    饱读诗书的他,曾经追求的,不过是红袖添香,不负韶华。

    像是这样安静恬淡的场面,却是千百次,在他的梦中流连。

    本以为,这世上所有的美好,都属于曾经那个伤害过自己的女人。

    却不曾想到,林梦雅这个曾经被他抗拒,甚至于心底里,还有些轻视的女孩子,却已经在他所不知道的岁月里,变成了他永远,渴望而不可及的美梦了。

    “嗯,辛苦你了。我们走以后,这里,就要多亏你费心周全了。太子那边虽然不好对付,必要的时候,你亮出萧家人的身份,他们必定不敢为难你。奕?哥,你多加小心,咱们京都再见了。”

    林梦雅抱着已经睡着了的林墨言,转身柔声说道。

    略点了点头,算是跟对方尽了辞别的礼仪。

    在萧奕?稍微有些逃避的目光中,抱着林墨言,缓步离去。

    萧奕?站在原地,目光却是有些惆怅。

    这样也好,至少这辈子,自己在她的心中,还是个值得信赖的兄长。

    既然如此,那心头的这份不甘,就让它随着时间,慢慢的消逝掉吧。

    “看够了?”

    走到帐篷的拐角,林梦雅一挑眉毛,瞥了一眼正看得有滋有味的清狐。

    “丫头,要不要我去教训他一下?”

    清狐笑嘻嘻的凑到了林梦雅的面前,怪不得他昨晚就看萧奕?这个家伙不顺眼。

    后来,还是百里睿那家伙,把一切都告诉给了他。

    只是回去换件衣服的功夫,这家伙就一脸猪哥相看着他家的小丫头。

    要是按照他以前的性子,非得把他的眼珠子给挖下来不可!

    “好了,别闹了,又是老师跟你说了有的没的吧?当初的事情,也不能全怪他。再说了,要是我还是个傻子,你见到我以后,还不是一样要把我给杀了?”

    林梦雅几句,就制止了清狐的蠢蠢欲动。

    “我不会,这辈子,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护着你。”

    没想到,清狐居然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林梦雅抬起头看着清狐,却看到对方的脸上,忽然间像是绷不住了似的,露出了他惯有的狐狸牌贱笑。

    林梦雅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死家伙,她就知道,这家伙是说出来戏弄她的!

    “懒得理你,行了,你跟老师先走吧,我随后就到。”

    看着天边的红日,依旧高高的挂在天上,林梦雅低声说道。

    “这么快,不是说晚饭前再行动的么?”

    谈到正事,清狐自然是不会再那么懒散。

    眸中精光一闪,现在整个营地的情况,已经尽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李甲说有几个出去负责查探的人回禀说,他们被人跟踪了。还有负责找到落脚点的几个人,也完全消失了。看来,咱们是要被人瓮中捉鳖了。太子的行事手段我最是了解,如果不是有十足的把握能抓我们一个正着,你觉得,他会这么大费周章的,把我们,全部都圈养在这里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太子的人马马上就要到了,他们看好了我们,实际上,也是不怕我们发现了他们暗中的行动。所以,我们的计划,必须提前了。”

    别看那些人是在暗中跟踪,但是,能秘密的处理掉龙天昱的人,还让已经察觉到跟踪的人回到这里来,无非是在给他们透露一个讯息而已。

    太子最喜欢玩的,就是这种故弄玄虚的把戏。

    以为自己已经是逮到了老鼠,可以肆意玩弄的猫了么?

    殊不知,营地里面,却已经是藏龙卧虎了。

    “好,我明白了,那些暗桩需要除掉么?”

    提起杀人来,清狐永远是一副驾轻就熟的样子。

    比起那些只会拼杀的江湖人士,这种自以为隐藏在洞中的小耗子,则是清狐这种人,最喜欢的开胃菜了。

    “不需要都除掉,只要给他们一个小小的教训就好了。我怕死了太多人,会让人害怕。”

    林梦雅云淡风轻的说道,这些日子以来,她的心肠,也硬了许多。

    权势的争夺,不是她死,就是别人死。

    她可不想再死一次,因为这样,会让爱她的人伤心。

    那么,就只有别人死才行了。

    “是,王妃殿下。”

    清狐带着阴冷的笑容,从林梦雅的身边消失。

    阳光正暖,可又有谁知道,在阴暗处,一场血腥的杀戮,又渐渐的展开了它的腥风血雨呢?

    午饭才刚过,整个营地里,都沉浸在午后的慵懒中。

    幼小的孩童,都在母亲的温柔的童谣中沉睡了下去。

    只有负责警戒的成年男子们,还依旧面色严肃,一丝不苟的,守卫着他们身后的父母妻儿。

    在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一辆不起眼的小马车,悄悄的从营地的北门行驶了出去。

    虽然马车不大,也未曾引起什么人的主意。

    可是那一双双毒辣的眼睛,却从飞起的帘子内,窥视到了里面,似乎坐着一个抱着襁褓的女子的身影。

    终于,还是等到了。

    统领得意的露出了一个冷笑,随后,在他的示意下,十几条影子,瞬间跟着马车的后面隐匿身形的跟踪着。

    这下子,看昱王妃,还能逃到哪里!

    小马车不紧不慢的在路上行驶,像是完全没有发现那些尾巴一样。

    只是跑着跑着,马车竟然渐渐的慢了下来。

    最后,竟然悄无声息的,停在了路中央。

    影子们都停了下来,靠着手势跟眼神,无声的交换着信息。

    最后,他们还是决定,摸上前去看看。

    十几条身影,戒备的看着四周,一起围上了马车。

    可令他们惊骇莫名的是,明明是坐在车子上的车夫,此刻,却不见的踪影。

    “人还在不在!”

    顿时,他们都涌起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坐在车中的正主,是不是也凭空消失了。

    立刻有个性子急的,忙用手,挑起车帘。

    只是一道银光闪过,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的他们,却看到了那只刚刚触碰到车帘的手,却是在瞬间,跟手腕完全分离了。

    没有鲜血飞溅,甚至于,连手腕的主人,都没有察觉到他的伤势。

    唯有速度快到了极点的剑,才会有如此诡异莫名的威力。

    “撤!”

    还是有反应快的,心思急转间,就知道车上的,绝对是个他们惹不起的硬点子。

    可惜,却还是不急,那车内人的剑光快。

    “来了,至少也得留下点什么东西再走吧。别急,咱们有的是时间。”

    冷虐的戏谑之声,却是瞬间,让这些辗转在刀尖上的探子,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