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五章 清狐归来
    处置完所有的准备工作,龙天昱屏退了众人,独独走到了林梦雅的面前。

    雪白的小脸上,依稀能辨认出俩条清晰的泪痕。

    龙天昱眉头微皱,却是心疼不已。

    “谁做的?”

    把女人抱进自己的怀中,只把温柔留给她,可眉宇间,却渐渐的涌起了几分戾气。

    敢惹她哭,不管是谁,这都是不可饶恕的重罪。

    “没有谁欺负我,只是...我只是高兴而已。”

    她低低的声音,又哪里像是高兴的人才说的话。

    不过,既然林梦雅这样说来,那他,自然也不会,强迫她什么。

    只是默默的把她抱在怀中,任由她的眼泪,滴落在他的心上。

    “抱歉,我一时没控制住。刚刚我碰到清狐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个样子。”

    发泄了一会儿,林梦雅才不好意思的,从他的怀中抬起头来。

    不过,却看到了龙天昱,那明显有些戒备的神色。

    转过头来,一身黑衣,脸上还带着红色野兽面具的清狐,正静静的,站在了营帐的门口。

    “死狐狸,还带着这面具,是要吓唬谁呢!”

    轻声骂了一句,只看到一双白皙修长的手,听话的把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

    那一张清瘦却依旧不改妖媚的脸,却是让林梦雅,好不容易破涕为笑了。

    “丫头,瞧瞧你哭的,啧啧,真是难看至极。”

    清狐站在门口,依旧是那副闲闲的样子。

    甚至于连轻浮的语气,也一如以往的欠揍。

    只是,那张精致的脸上,却又更加的惨白了。只是这一切,他都掩饰在自己,丝毫不在乎的微笑下面。

    他,不想吓坏了他的小丫头。

    “死家伙!还知道回来!”

    林梦雅终究还是没能忍心责怪清狐,跑过去小手捏了捏他的脸,恶狠狠的警告着这个突然就消失掉的家伙。

    “哎哎哎,我的脸。我就知道,你是嫉妒我的容貌。”

    话是这么说着,可愁眉苦脸的清狐,还是稍稍的弯下了腰,让显得有些娇小的她,开心的蹂躏着自己的脸。

    “呸!鬼才嫉妒你的容貌,我长得已经够好看了,用不着你这张厚脸皮!”

    清狐回来,林梦雅比任何人都要开心。

    一年前,她刚到这里,清狐算是第一个,对她如父兄般的亲人。

    他对她百般宠爱,事事以她为先,甚至于为了她,还甘愿再入地狱。

    他们之间,早就是一种,超越了男女之情的亲情了。

    “你怎么回来了?”

    默不作声的,把林梦雅拉回自己的怀中。

    自从他们俩情相悦以来,龙天昱发现,自己越发的无法忍耐,看到林梦雅,对任何人男人,有亲密的接触了。

    当然,林墨言那种小奶娃娃除外。

    但是,他虽然不清楚清狐对林梦雅的感情,可林梦雅,对清狐却像是亲哥哥一样的信赖亲近。

    所以,他虽然不悦,可为了林梦雅的感受,唯有默默的忍受,拼命的给自己做些心理建设而已了。

    只不过,在看到两个人一如既往的亲密动作后,醋意翻滚的昱王爷,还是要坚定不移的,宣示自己的所有权。

    “事情办完了,当然要回来看我家的妹子了。龙天昱啊龙天昱,你堂堂一个昱王爷,怎么就那么小气。瞧瞧我家小丫头,还瘦的没几两肉。难道,你一个纸醉金迷的昱王府,还养不胖我家一个小丫头不成么?”

    清狐皮笑肉不笑的取笑着龙天昱,在某些方面,清狐倒是跟林梦雅,有些不谋不合的恶劣。

    早就知道,昱亲王对林梦雅用情至深,也知道,为了照顾她的感受,龙天昱一定会忍耐自己。

    所以,为了出出心头的这口气,当然,是要口头上,损一损这个傲气的昱王爷了。

    “你说什么!”

    龙天昱眼中闪过了一抹杀机,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居然敢暗示自己虐待林梦雅!

    “呦呦呦,你做得出来,害怕人说么?看看,我家小丫头的小脸蛋,哎呀,都没有我的手掌大。要是你养不胖就直说,我家的小丫头,我还是有这点钱能养得起的。”

    闲闲的刺着龙天昱的心,但是清狐还是十分敬业的,用手掌,盖住了林梦雅巴掌大的小脸蛋。

    就在两个人剑拔弩张至极,被忽略在中心位置的林梦雅,则是一手抵着一个,毫不费力的,把俩个人都退了开。

    “好了!我胖不起来是因为体质的关系,不是龙天昱虐待我!还有,你们俩个如果再吵架,我就永远不跟你们说话!”

    林梦雅真是有些头疼,这俩个家伙,永远就没有安静的时候。

    不得不说,林梦雅的话,在他们两个人的耳朵里,比金科玉律还要管用。

    尽管心头还都有些不甘心,但是在她的面前,两个人立刻变身乖乖宝宝,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龙天昱,你出去溜达一圈。清狐,你给我坐下,我要帮你检查身体!”

    强势的安排好了俩个人接下来的活动范围,龙天昱冷冷的看了清狐一眼后,转身,大步流星的走出了营帐。

    反正,晚上林梦雅是要跟他睡在一起的。

    到时候,多讨点利息回来,也不算什么。

    倒是清狐,一听林梦雅要说要检查身体,整个人,就有些不安的样子。

    只是碍于林梦雅那威胁的眼神,所以,才老老实实的,坐在了椅子上。脸上的笑容,干得有些尴尬。

    “衣服都脱掉,我知道你的习惯,里面一定穿了别的衣服。”

    林梦雅抱着一双手,审视的看着清狐。

    这家伙最讨厌穿黑色的衣服,每次不得不穿的时候,就会十分骚包的,在最里面,穿上一件艳丽颜色的衣裳。

    这样的话,就可以在最快的时间内,把黑衣脱下来。

    清狐干笑了一阵,发现实在是挣扎无果。

    脸上终于露出了无奈,摇了摇头,动手脱下了黑衣。

    沉闷的黑衣渐渐脱离了清瘦的躯体,可林梦雅却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本以为,清狐的内里,至少,会穿着一件合体的衣服。

    却没想到,黑衣之下,竟然是布满了伤痕的清瘦身体。

    他又瘦了许多,并且,还呈现出不健康的苍白色。

    那或是鲜红,或是青紫色的伤痕,在白色的映衬下,越发,显得狰狞。

    “为什么...”

    林梦雅伸出手去,轻抚着他身上的伤口。

    好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刻,从墙角,翻出了她精心,给龙天昱准备的伤药。

    “不疼,没事。”

    清狐终于不再笑了,只是眼神,带着些病态的柔弱。

    他最狼狈的一面,总是会毫无掩饰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还好,他始终知道,这世上,唯有她,不会对自己,露出嫌恶的神色。

    不然,他那肮脏到自己都厌恶的人生,便再也没有,继续下来的理由了。

    “清狐,留下来吧,好不好?烛龙会那里,我不需要你这么牺牲。在这样下去,我怕你会死在那里。”

    林梦雅想要握紧清狐的肩膀,可是,却怕触碰到了他的伤口。

    一双眼睛里,已经溢满了泪水。这个傻瓜,干嘛总是要把自己,送到最危险的地步。

    “我...想回也回不去了。放心,到我死以前,我都会待在你的身边了。”

    清狐的话里有话,林梦雅却并不想去探知。

    她怕自己问得多了,知道得多了,想做的多了,最后,清狐还是要默默的承受这一切的苦果。

    “那就好,要是你再说话不算数,我就打断你的狐狸腿。”

    林梦雅轻柔的帮清狐上着伤药,背后纵横的伤虽然恐怖,可林梦雅也发现,是因为清狐的皮肤太过柔嫩了,所以,才会极难愈合。

    转过前面来,可清狐的眼睛里,却闪过了一丝闪躲。

    叹了一口气后,清狐才彻底的放开了衣服。

    林梦雅不解的看着他,知道看到他胸口,那脓肿得两枚红蕊后,不由得心头升起了滔天怒火。

    “对不起,我...我...”

    为什么!为什么总是清狐会受到这种非人的折磨!

    那些人,非得要这样折辱别人的尊严,让人沦落到无尽的地狱里,才肯罢休么!

    骄傲如清狐,到底是如何挺过来,还一步步的,爬到她的面前。

    这些事情,林梦雅不敢想象,因为一旦想起,她就有种,想要杀了那些,曾经欺辱过清狐的禽兽们!

    “傻丫头,不是你的错。我这种人,本就是一条贱命。不过你放心,那些人也没什么好活的了。”

    知道她只是太过心疼自己,这才是他在困境中,唯一可以坚持下来的动力。

    有些时候,心中有牵挂的人,比行尸走肉,还要更加的能忍受住痛楚。

    “会的,有些人一定会付出代价。”

    林梦雅并非是嫌弃清狐,而是,她知道清狐心头的痛苦,所以,才会给予他最大的尊重。

    转过头去,只是默不作声的,把他需要的一切东西递给他。

    在平复了情绪后,才柔声说道。

    “我...我先出去帮你找件衣服。你等我一下,这里,不会有任何人进来,你可以放心。”

    她必须要让那些屈辱的历史,完完全全的离开清狐余下的生命。

    哪怕,只是一件被那些人,强加在他身上的衣服。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