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二章 守护吾爱
    “父皇终究不会放弃他的计划,不然的话,你以为为何林将军会选择戍守边疆,甚至于让自己的爱女,在京中孤苦无依。”

    龙天昱从来不是一个优柔寡断之人,既然想要保住林梦雅,他必得找出一条两全之路。

    幸好现在,太子跟皇后折腾得紧。即便是父皇,也迫于压力,不得不暂时,保住林家在军中的位置。

    “是。”

    夜不擅长权谋之术,唯一能做的,不过是默默的守好自己的本分。

    龙天昱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知道夜一心都是为了他好。但是,如今的状况,也唯有如履薄冰一般。

    “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我的暗卫。”

    回去的路上,走在前面的龙天昱,忽然间开口说道。

    万年波澜不兴的夜,此刻,眼神里,却染上了几分惊愕。

    这——是什么意思?

    “当初师父把你带来,曾经说过,你会是我在这世上,最为亲密的朋友。从前让你当我的暗卫,是因为时机还未成熟。但是如今,虽然危机四伏,却是咱们最好的时机了。”

    龙天昱头也不回的解释,夜疑惑的看着面前的主子。眼神,却渐渐的因为龙天昱的话,而有了些许的清明。

    “王爷的意思是——”

    “当初,师父把衣钵都传给了你。所以,现在,我需要你回去,完全继承师父的一切。”

    龙天昱站定,忽然间回过头来,严肃的说道。

    如果,他想要守住林梦雅,想要挫败太子跟皇后的阴谋,还想要顶住父皇的压力。

    那么,他需要的,则是可以掌控一切的力量。

    朝廷看似权势滔天,可权势早已经瓜分完毕。

    即便是以他的布局,能得到的力量,也不足十一。

    所以,他必须利用一切!

    “可是师父说过,我是你的影子,是你的盾牌。即便是死,我也应该死在射向你的利刃之下。”

    整整十五年,从一个懵懂的幼稚孩童,到现在,夜始终都跟在龙天昱的身边。

    有些事情,潜移默化的已经成了他的生存状态。

    保护龙天昱,为了他挺身而出,对他言听计从,似乎,早就已经成了他身体的自动反应。

    可当有一天,龙天昱要完全否定他之前的生命,让他,去接手一种从未想过的命运。

    即便是坚强如夜,也禁不住一时间,愣在了当场。

    “那是之前,凌夜,你真的忘了师父对你的教诲了么?”

    龙天昱其实,心头也有些不舍。

    回过神来,认真的看着跟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师父的确是让夜跟在他的身边,但是,并非单单只是为了保护他。

    唯有跟在他的身边,凌夜才能平安长大。

    这么多年来,不仅仅是凌夜保护着他,他,也是同样守护着凌夜。

    “我...是,遵命。”

    习惯了服从,哪怕他的命令,让一向坚韧的自己,也出现了惶恐的裂缝。

    但是,从小就培养出来的信任感,还是让凌夜,无条件的,选择了相信龙天昱,并且,忠诚的去执行他的每一条命令。

    “凌夜,这不是命令,而是请求。是作为龙天昱,你唯一的师兄,对你的请求。如果,你不想去的话,就当,我没有说过。”

    龙天昱终究,是重视跟凌夜之间的兄弟情的。

    他想要力量,可凌夜,却并未想要那样的人生。

    可同时,龙天昱也明白,当自己的影子,固然会让凌夜,少了许多的危险。

    但是,那藏于黑暗之中的人生,也不应该,完全属于同样优秀的凌夜。

    凌夜抬起头,看着龙天昱的眼睛。

    那是他们自从成年以后,第一次这样坦坦荡荡,不论主仆,只有师兄弟之间情分的对视。

    最终,凌夜还是点了点头。

    拱手行了礼,一如既往的转身,潇洒离去。

    可只有站在那里,一直看到凌夜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自己视线中的龙天昱才明白,从此以后,那个隐藏在黑暗中,替自己阻挡一切危险的夜,再也不可能出现了。

    心头,有些惆怅。

    他忽然间明白了一些,当初林梦雅,送走林中玉时候的心境了。

    同样是亲如兄弟,何况,是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凌夜呢?

    可惜,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即便是夜,也必须要谨慎行事,方能成为他们的助力。

    黑暗褪去,夜色渐渐消失在黎明之中。

    龙天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回了自己的帐篷。

    无人知晓他昨晚做了什么,也无人知晓,此时,龙天昱的心境如何。

    炊烟照常,从烟囱里升起。

    龙天昱收敛好自己所有异常的情绪,还是先回到了,他跟林梦雅栖身的帐篷。

    内里,一片静谧。

    林梦雅不知道何时和衣而睡,怀抱着墨言,在床上蜷成了一团,睡得香甜。

    不由得,柔化了自己的五官。

    龙天昱伸出手来,无比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小脸。

    “你回来了...”

    许是因为他的手有些微凉,林梦雅却在此刻,苏醒了过来。

    揉着眼睛,慵懒的看着面前的男子。嗓音,还透着晨起时,独有的娇嗔。

    “吵醒了你了么?继续睡吧,没事。”

    抱歉的看着床上的女人,林梦雅却下意识的,抱着墨言往里面挪了挪。

    空出的小手,轻轻的拍了拍床铺,丝毫没有任何的防备。

    “你也休息一会吧,现在应该还早。”

    除了他,林梦雅不曾对任何人一个人,如此的不设防备。

    看到这样全身心的信赖着自己的人,龙天昱的心头,却是涌上了一阵阵的暗潮。

    脱掉外衣,也躺到了林梦雅的身边。

    把她跟墨言,全部都抱进自己的怀里,龙天昱的深邃的眼睛里,却不时,闪过了一抹精光。

    “梦雅,等到回京以后,你就真正的当我的王妃,好么?”

    是试探,也是询问。

    但是更多的,却是乘人之危的狡猾。

    因为,唯有在此时,林梦雅才不是那种精明的模样。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会迷迷糊糊的,答应他所有坏心眼的请求。

    “嗯...”

    轻微的鼻音,带起来的,却是她浓重的睡意。

    至于那男人在她的耳边说了什么,早就已经处于半梦半醒之中的林梦雅,却压根,就没有听到。

    “好,睡吧,我的王妃。”

    奸计得逞,尽管,是林梦雅在迷蒙中答应的。

    可龙天昱,还是露出了一抹,略微轻松的笑容。

    似乎压在他肩头的千斤重担,都因为林梦雅的回答,而变得无足轻重。

    手脚并用,把他的王妃抱在怀中。

    龙天昱也终于闭上了双眼,哪怕是太子,把他一切的功劳都抢走又能如何?

    只有怀中的女子,才是他最宝贵的一切。

    睡梦,终究是会有清醒的那一刻。

    差不多熬了一夜之后的林梦雅,如今脸色,有些憔悴得不像样。

    她总觉得似乎有个蚊子,总是在她的耳边嗡嗡鸣叫。

    也许,是她的错觉吧。这才四月,哪里来的蚊子?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同样都是忙碌了一夜。

    偏偏是她困得提不起精神来,可比她睡得还少的龙天昱,却还是一样的神采奕奕。

    看来,如果不用神农系统的提神功能,她今天,怕是要在浑浑噩噩中度过了。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她总觉得神农系统里的功能,越是用得多,她就会疲惫得越厉害。

    大概,是跟咖/啡/因的功效一样吧。

    毕竟大脑也是人体的一部分,不论如何厉害,也是需要休息的。

    何况,她现在的身体的状况,也是时好时坏。

    所以,能不用的时候,她都尽量不会用。

    这也导致了林梦雅今天,总是挂着一幅呵欠连天的困顿样子。

    就连老师,也是看不过去。吩咐她只要老老实实的,待在一边坐着休息就好。

    双手托着下巴,林梦雅老师忙忙碌碌的配好一份份的药。尽管,这些都是机械性的重复工作,但是,老师却始终是一丝不苟的样子。

    好像每一份药,都需要他精心斟酌过似的。

    看得出来,老师,是真心热爱这些药材。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为了毒药,疯癫了一辈子。

    “老师,您说那个古昳,有没有可能,真的是瘟疫背后的黑手呢?”

    其实这个问题,之前在路上,林梦雅就跟老师讨论过。

    可不知道问什么,当她昨晚再次提起的时候,老师想也没想,竟然就替古昳否认了。

    “丫头,古昳虽然可恶,但是你记住,他们家的人,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就跟我们百里家的人,世代都会爱上毒学一样。有些传承,是根植于骨血之中,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看着老师一副认真的样子,林梦雅却不置可否。

    捂住小嘴,打了一个呵欠后,才闲闲的反驳道。

    “可是,百里无尘并不会毒术吧。不然的话,你也不会哭着喊着的,求我当你的学生了。”

    听到百里无尘四个字,百里睿抓药的手,却是微微的有了迟钝。

    最后,还是继续配药,不过语气却有了几分沉重。

    “其实,无尘不是我的亲生侄子。这件事,天地间,只有咱们二人知道。丫头,我之所以告诉你,是希望你不要再怀疑古昳。她虽然糊涂了些,却不是真的坏人。”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