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一章 联合上书
    “你是觉得,这其中还有别的隐情?”

    读出她目光中的疑惑,龙天昱伸出手来,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林梦雅点了点头,目光流转中,却是在急速思考其中的利害关系。

    从古星跟古昳的话里,她多多少少,也能猜到他们二人的身份。

    而且老师似乎不太愿意多谈,只是告诉她,那俩个人的师门不简单而已。

    如此一来,能让古星不惜得罪师门,也要算计自己的师姐,怕是所图不小。

    “嗯,古昳的来头不小,如果只是为了给你做一个仙人跳,古星是不会冒着跟古昳决裂的风险,用她师姐来当诱饵的。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所要完成的事情,必须,要由古昳来参与。”

    眉毛暗暗挑起,龙天昱怀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眼神,看着自家的王妃。

    以前他倒是没有特别的注意,如今,他才发现,自家的王妃,似乎懂得不少。

    “林家的教育,果然是非同凡响。”

    虽然早知道她跟一般的闺门千金不同,但是能通达到这个份上,龙天昱的心头,却也不由得浮上了几丝古怪。

    “呃——现在不是讨论这种事情的时候,我还是出去探听一下,看看有没有别的线索吧。”

    维持住脸上的笑容,林梦雅几乎是飞奔出了龙天昱的营帐。

    这家伙,该敏锐的时候不敏锐,不该敏锐的时候,却堪比她脑中的神农探测雷达了。

    心头,不由得浮起了淡淡的不安。

    她最大的秘密,如果,真的被龙天昱知道了,眼前的一切,是否会改变?

    她不想去推测,因为,这是她唯一没有把握的问题。

    看到林梦雅有些慌张的离去,龙天昱却仅仅,是以为自己的王妃,竟然难得的娇羞了起来。

    淡色的唇,忍不住勾起了一抹笑意。

    看来,这倒是个很好的方式,来逗弄他看似通达,实则害羞的娇妻。

    微笑过后,龙天昱又恢复了冷漠自持的样子。

    这辈子,怕是他唯一的软弱,唯一的温柔,都只给了那个女人而已。

    “王爷,古昳回去后,就跟古星吵了起来。”

    转眼之前,夜再次神出鬼没的,出现在龙天昱的面前。

    冷眸流转间,龙天昱此时,却是不掺杂任何的情感的机器。

    “继续监视,还有,找个合适的理由,把刘赟放进去。”

    本来古星跟刘赟是分开关押的,所以,古昳才会‘轻易’的找到古星关押的地点。

    人在愤怒中,最容易把自己的秘密脱口而出。

    他不喜欢被人算计,但是更不喜欢,有人试图,破坏他跟林梦雅之间的感情。

    “是,还有,皇上传来了密旨。”

    看着夜双手呈上的明黄色的信封,龙天昱英气的眉头,却是深深的皱在了一起。

    他不止一次的,暗示过父皇,不要把林梦雅扯进来。

    但是似乎,成效不大。

    展开信纸,龙天昱快速的看完了信纸上的字。

    眉头越来越紧,到了最后,那双冷静的黑色眸子中,却是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染上了深深的无奈与痛楚。

    “走。”

    语气带着勃发的怒气,如果面前的之人,不是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影卫,他一定会做出迁怒的事情来。

    黑色的衣衫,黑夜中如同夜魅般的流动。

    两个人动用无上轻功,只是短短一瞬,就跃出了营地。

    “参见王爷。”

    五条黑色的影子,在黑夜中聚拢。

    他们全部都跪在龙天昱的面前,连头,都不敢抬。

    “何事?”

    清冷的声音,在黑夜中犹如冰锥冷酷。

    还未曾回话,五个人的心头,就蒙上了一层寒意。

    “奉圣上谕令,请昱亲王,把古昳带回京城。”

    五个人之中的头领,最终还是咬了咬牙,顶着压力,对龙天昱回禀说道。

    瞬间,空气都似乎,被龙天昱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寒意凝结。

    “若我说不呢?”

    场面,一片诡异的静谧。

    甚至于,那些黑衣人,都似乎能听到,自己额头冷汗低落的声音。

    龙天昱眼神倏然间转冷,修长的五指,握住了自己腰间的利刃。

    似乎只要那几个再敢造次一个字,他就立刻,让他们几个,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请王爷赎罪,属下只是奉命而为。即便是王爷杀了我们,也还会有其他人来。请王爷,饶了我们。”

    这话,瞬间让龙天昱身上的杀气加重了不少。

    雪白的利刃出鞘,瞬间,那五个人只觉得自己的脖子一凉,却是不知,他们已经在鬼门关,转了一圈。

    “多谢王爷,不杀之恩。”

    鬓边,是一缕飘落的黑发。

    不过还好,他们的脑袋,还是待在各自的脖子上。

    后背,岑然间,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龙天昱并非是不敢杀他们,也许,只是觉得麻烦而已。

    “回去告诉我父皇,如果我把人带回来,就会直接送入他的后宫。”

    这...五个人苦笑的互相看了看,他们可不想刚从龙天昱的剑下逃生,就被震怒的皇上,秘密/处决掉了。

    “王爷,属下斗胆提醒您一句。其实,皇上也是为了您好,何况,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想必,此时那属下也是鼓着胆子说这句话的。

    但是,在龙天昱一记锐利如同刀锋的眼神后,声音,也渐渐的低落了下来。

    “如果想活命,就留在这里,什么都不许做。还有,不许靠近我的王妃。”

    在外人的眼中,龙天昱就像是一匹孤独的头狼。

    可所有人都忘记了,头狼虽然孤独,却也骄傲得无人可及。

    所以,不管是任何人,想要触碰他所守护之人,都会被他用尖牙利爪撕碎。

    在这一点上,身为他父亲的皇上,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五个人略有些踌躇,不过,还是不得不暂时低头。

    他们死了不要紧,万一耽误了皇上的大事,那可是灭九族的罪。

    看到警告已经收到了效果,龙天昱也没有耐性,继续跟他们,在这种问题上打转。

    五人之中的头领,倒是个机灵的人。

    小心翼翼的探测到,面前的煞星已经有了风雨初停的样子,立刻,转移了话题。

    “还有一件事,太子派的人,已经在路上。不日,将会到达云州。陛下的意思是,避其锋芒。”

    云州的情况已经安定了下来,傻子都知道,此时太子派人来,一定是来抢夺功劳的。

    不过,龙天昱并不在乎这些虚名。只是,父皇早已决心铲除皇后一党,不知为何,却又让他退避。

    其中,必有变化。

    “朝中,可有异动?”

    龙天昱只是思索片刻,便已经知晓其中的症结。

    那人也不敢耽误,立刻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尽数禀告给了龙天昱。

    “近日,皇后的娘家上官氏,以及冯氏,徐氏等大臣,联合上书,检举军中有私吞粮草,营私舞弊之罪。虽未指明,但是条条罪状,直指林家。不过,皇上以此事无实证为由,扣下奏折。朝中,却已经因为这件事,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不过,王爷放心,林家无事,林南笙亦安然无恙。有岳家跟萧家作保,暂时,还无人敢动王妃的母家。”

    这么快,就想要拿林家下手了么?

    虽说比想象中的要快些,却也是意料之中。

    太子急躁,可皇后却是个心狠手黑之人。

    如今,她竟然能联合几家大臣联合上书,想必,已经有了对林家不利的证据。

    难怪,太子敢派人明目张胆的来抢头功。

    如果林家倒了,那他在朝中的明面上的势力,就会消失一大半。

    此等阳谋,倒是来得狠辣不留情。

    “此事我已知晓,你们且先下去。监视太子的人马,若是有异变,及时来报。”

    五个人哪里敢耽误,只是片刻后,就顺着小路,前往太子人马之处监视。

    夜色渐渐退去,龙天昱跟他的影卫夜,渐渐暴露在黎明的荒野之中。

    “这件事,怕是瞒不住王妃。”

    夜很少说话,对任何事情,更是漠不关心。

    但是,自从临天国回来以后,对于林梦雅,他似乎也默认了其为自己之主。

    他虽然只是充当一个影子,一个,随时可以替龙天昱去死的盾牌。

    可在龙天昱的成长之中,他,却是龙天昱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可以完全信任的朋友。

    “唉,我如何不知。只是,那丫头表面看起来处变不惊,可内心,却是最在乎林家之人。若是她得知了,难免不会方寸大乱。父皇此举,何尝不是在威胁我。”

    丝丝疲态,出现在龙天昱的脸上。

    并非是一夜奔波的劳累,而是他夹在父皇与梦雅之间,难以抉择。

    “也许,您如皇上所讲,与王妃共谋大事,皇上,就不会再为难您了。”

    龙天昱欲言又止的看着夜,他有何尝不想兼得。

    但是,如果顺从父皇,也许,就要牺牲林梦雅。

    他可以不要皇位,却不能不顾父子亲情。但是,如果失去了林梦雅,那么,他这生,怕是全然再无半点的暖意。

    如同跌入严冬之中,经历孤独风霜雨打。即便是坐拥天下,怕是他,也只会郁郁寡欢,终日陷入后悔之中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