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章 奸计难成
    “还是说,是你,亦或是你指使你口中的师姐,爬上了我男人的床来献身么?不过很可惜的是,你脸皮这么厚,可你的师姐,却是个知道廉耻之人呢。”

    林梦雅紧紧的盯着古星,一词一句,都是在碾压古星,仅剩不多的可怜理智。

    他能这么肯定,一进来就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那么,不难推测出,古昳身上的情香,怕是有一大半的可能,是出自这个人之手。

    如今情势急转,连古星都没有预料到,情况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所以,他才会被林梦雅问住。

    现在更是连一条退路都没有了,左右承认与不承认,古星跟古昳,都是天下人的笑话了。

    所以,古星却是脖子一梗,只是又惊又怒的瞪着林梦雅跟龙天昱,可嘴却是闭得死紧。紧闭牙关,半个字都不肯吐露了。

    以为这样,她就没有办法,敲开古星的嘴巴了么?

    天真!

    “王爷,如今天色已晚。何苦为了一只不起眼的老鼠,扰了大家的安生呢?”

    对付完了那个草包,林梦雅转过头来,笑意盈盈的对着龙天昱说道。

    后者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堆坐在地上的古星后,如同冰锥一般冷冽锋利的视线,往那云州当地的官员身上压了过去。

    彼时,刚刚还一副父母官模样的官员,却是额头已经布满了的冷汗。

    敢跟昱亲王玩仙人跳这一套,就怕是他有十个脑袋,也是不够砍的。

    而且,还是在闹了这么大一个乌龙的情况下。

    “闲杂人等,都下去吧。今日之事,不得有任何谣传。刘大人,营地一直是你负责安全。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惊扰了我的王妃,这事,我只能向刘大人讨个公道了。”

    龙天昱缓缓说道,只是语气里,那强大到让人窒息的压迫气息,却压低了刘大人的腰。

    冷汗,一滴滴的从额头上滑落,就连站在那里的身体,也有了细微的颤抖。

    此时的刘大人的心中,已经是溢满了苦涩。

    看来,昱亲王是打定了主意,不会放过他的了。

    偷偷瞧了一眼那个不发一言的草包,如果不是他的话,事情,也未必会这样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如今,唯有占得先机了,才能捡回这条命了。

    ‘噗通’一声,刘大人用力的跪在了龙天昱的面前。

    脑袋大力的磕下,口里喊着冤枉。

    “王爷明鉴啊!下官只是听到古星喊叫,所以才误会的。是下官无能,是下官失察,惊扰了王妃跟王爷,还请王爷,重重治下官的渎职之罪。只求王爷看在云州百姓的份上,容下官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接替我的工作。到时,是生是死,都请王爷做主!”

    好利落的手段,林梦雅转头瞥了一眼,这个假仁假义的刘大人。

    一番话倒是说的比古星漂亮多了,既推卸了责任,又咬死了自己不过是失察之罪而已。

    最重要的是,这家伙使了一个软刀子。

    用云州的百姓来威胁龙天昱跟林梦雅,似乎杀了他,就是跟云州的百姓作对了一样。

    人倒是滑不留手,只不过,却找错了施展的对象。

    “哦?原来是这样,王爷,如此说来,咱们岂不是错怪了刘大人?古星还真是该死,不仅仅冤枉了我家王爷,竟然还差点拖累了大人。那依大人之见,此等逆贼,该如何处置呢?”

    林梦雅面上一副天真烂漫,可心头,却是在冷笑不已。

    刘大人以为,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古星身上就算是万事大吉了么?

    他也不想想,古星是个什么性格的人。

    “一切,都听王爷的安排。下官,一定遵命就是。”

    刘大人哪里听不出,这几句话,都是林梦雅离间他跟古星的话。

    可是,他是聪明圆滑,可古星却是个心思狭窄之人。

    他几句周旋自身的话,听到古星的耳朵里,却成了推诿陷害自己的恶语。

    顿时,一股子怒火喷发而出。

    古星冷笑着的看着刘大人,自然是不肯轻易就范。

    “刘大人说的真好听,只是到了这个时候了,有些话,可就怪不得我了。没错,是我设计的师姐跟昱亲王。但若是没有刘大人给我开的方便之门,我又岂会这么轻易得手!说起来,这还是刘大人的手段高超!”

    果然互相咬了起来,林梦雅给了龙天昱一个等着瞧的眼神。

    看着他们两个,继续不动声色的挑拨着。

    “胡说!我乃是朝廷命官,岂是你一个小小的庸医,能够污蔑的!王爷,王妃,下官冤枉啊!休听那贼子胡说,下官,对朝廷是一片忠心啊!”

    刘大人自然是要喊冤,而且,还是情真意切。

    林梦雅故意做出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来,最后,只能抱歉的看着刘大人,说道。

    “他的话,我自然是不信的。可是,刚才人那么多,这事情呢,也是瞒不住的。我家王爷,也不忍心看到刘大人蒙冤。王爷,您看这事,如何公断呢?”

    林梦雅冲着龙天昱眨了眨眼睛,后者,立刻心领神会。

    严肃紧绷的五官上,冰冷得没有一丝情感。

    只看得刘大人一阵阵的胆战心惊,生怕这个传说中的煞星,会信了那小子的话,把自己给先斩后奏了。

    于是,不停的磕头,表忠心认错。

    只是,他就是死活不承认,自己,跟古氏姐弟的事情,有任何的关联。

    “刘大人,既然古星不肯认罪,那就只有委屈你了。来人,把刘大人请下去,好生照看。待本王查明真相后,自然,是会还刘大人一个清白。”

    龙天昱各打五十大板的态度算是公平,刘大人虽然心有不甘,但到底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是...多谢王爷。”

    咬着牙,刘大人只能磕头谢恩。

    跟一直冷笑着,死死的盯着他不放的古星,俩个人都被龙天昱的人压了下去。

    喧闹了这半晌的帐篷里,又再次,迎来了平静。

    “哼,不知死活。”

    这种小把戏,别说是龙天昱了,就连林梦雅也觉得有够无聊。

    把一个女人给迷晕了,然后送到一个男人的床上。

    最后,扮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好来威胁龙天昱。

    且不说这种行为无耻到令人厌恶,只是这点雕虫小技,即便是真的被他们得手了,又怎么可能,会让龙天昱乖乖听话。

    所以,她生气的不是有人算计他们,而是这些人,总是会选择一些,让人实在是不耻的卑鄙手段。

    而且这是,她相信古昳应该是不知情的。

    利用一个女孩子的清白,来达成他们的阴谋,更是让她,想起了当初岳婷姐的死因。

    因此,尽管古昳算不上跟她关系融洽,可她,也还是间接的维持了古昳的名誉。

    “夜,人怎么样了?”

    龙天昱自然是懂她,话锋一转,夜就带着已经清醒的古昳,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林梦雅看着狼狈不堪的古昳,眼神却有些古怪的看了看恢复了沉默的夜。

    夜也算是她熟知的朋友之一了,但是,这样简单粗暴的处理方法,还真是让她——

    有些意外呢。

    “我...我...”

    古昳苍白着一张小脸,不知道夜是不是把她直接扔到河里去了。

    总之现在的古昳,从上到下,就是一副落汤鸡的样子。

    夜风还是有些微凉,尽管是在帐篷里,可古昳还是打着寒颤。

    林梦雅低下头,掩藏住嘴角的笑意,却还是转过身,给她拿了一件衣裳,递给了她。

    古昳也是六神无主,怕是已经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哆哆嗦嗦的披了林梦雅的衣服在身上,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这事你也是受害者,不过,你有时间在这里发呆,不如想象,你的好师弟,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下手暗害你的。”

    林梦雅语气清冽,虽称不上是温柔,却也没什么厌恶。

    古昳心头一惊,可却是下意识的,维护着自己的师弟。

    “不可能!这事绝对不可能是小星做的!”

    到了现在,还在嘴硬么?林梦雅勾起嘴角给了她一个无谓的冷笑,没办法,背叛自己的人,算是她最亲近的人,这样的事情,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能立刻接受的。

    不过,人心复杂,这种背叛,也算是常见之事。

    “是不是他做的,你自然心里有数。你我算是同道中人,身体的状况,自己再清楚不过。如果你认为我是要离间你们,那你大可不相信我说的话。只是,我也是作为一个女人劝告你,真心固然可贵,但若是被人利用,当了陪葬品,那可就一文不值了。夜,麻烦你,送古大夫回去。”

    事实摆在面前,由不得古昳不相信。

    巨大的打击,让古昳现在,还深陷在震惊中,无法自拔。

    夜自然是遵从林梦雅的话,看着俩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帐篷,林梦雅的食指,却是轻轻的揉了揉太阳穴。

    从古昳的反应中,她当然确定了对方是被人强行拖入这一局的。

    可是,这一局,到底意欲何为呢?

    林梦雅也暂时猜想不到,唯有把疑惑的目光,投降了龙天昱。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