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九章 早有预谋
    龙天昱刚想要起身,却发现身子,有着不正常的酸麻。

    视线随即扫到了自己面前,那个香肩半裸的女子,眉心,却在顷刻间,皱成了一道极深的沟壑。

    “我被人陷害了。”

    短短的一句话,龙天昱就立刻解释清楚了此时的情况。

    坚定的眼神,丝毫不会因为这种状况,而有任何的犹豫。

    因为,他太清楚林梦雅的性格了。

    这丫头,绝对比他看得还要清楚。

    “你还真是...好吧,情况的确是这样。不过我觉得,这出美人计,想必还没有到最精彩的地方。”

    林梦雅其实心里有些无语,本以为会看到龙天昱慌乱的一面。

    比如说慌慌张张的检查,裤子是不是被人脱掉了之类的事情。

    亦或者是跟她赌咒发誓,自己绝对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最起码,眼神里,也该有点小小的愧疚吧。

    为啥到了她这里,所谓的‘奸夫’居然冷静得不像话。

    酷的连一个想养的解释都懒得给,家门不幸啊!

    好在,现在不是计较这些事情的时候。

    林梦雅挑起了眉头,看着还在昏迷中的古昳。

    她还是穿着一身的男装,不过,头发已经凌乱了下来。

    皮肤因为情香的原因,已经染上了淡淡的粉红色。

    在她的角度来看,的确是比平常要更添一抹动人的媚意。

    可惜,帐篷里唯一的雄性生物,却转过头去了,压根连半眼,都不看古昳。

    唉,可惜了。

    “把她叫醒吧。”

    龙天昱转过了身去,只是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就一本正经的,开始跟林梦雅,讨论起美人的处置问题来。

    “难,你是因为最近服用老师配置的药散,所以不受情香的控制。但是她只是常人,身体虽然比别人有抗药性,但是那药,怕是专门为她准备的。所以,除非是有个男人来帮忙,不然的话,至少得有个几天几夜,才能醒过来。”

    林梦雅倒是悠闲的说道,好像是这里的事情,跟她完全没有关系似的。

    但是,那双晶莹水润的眸子里,却暗藏着几分精锐的光亮。

    只要龙天昱表现出一丢丢,要献身的意思,下一秒,她就一定会让龙天昱知道,什么叫做人间地狱。

    “夜,你去处理。”

    作为手握重权的昱亲王,龙天昱的脑回路,也是让林梦雅惊奇不已。

    这种可以一亲芳泽的美事,别人想要求还求不来的。

    他居然一点犹豫都没有,瞬间,就用自己的权势,强行嫁祸给了他的贴身暗卫——夜。

    “把她送出去,顺便,弄醒她。”

    简单的就交代了美人的归属问题,快到让林梦雅都不由得咋舌。

    但是,当夜听话的抱起了古昳,消失在林梦雅的视线之中的时候,林梦雅,只是疑惑的看了看龙天昱。

    这就完了?推给夜的话,一切就都解决掉了么?

    不过很显然,龙天昱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大概是觉得,夜一定能办好这件事吧。

    “唉,真是可惜了。不过昱亲王,这种事情,我已经提醒过您了吧?为何,这样的错误,您会重复犯第二次呢?”

    情香,其实说白了就是一种媚药。

    当初她回门的时候,龙天昱也曾经中过一次招。

    提起来,他们之间的亲密接触,怕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但是龙天昱从来不是一个,会在同一个位置,跌倒两次的笨蛋。

    相反,有了神仙散的事情,龙天昱的吃喝都是分外的小心。

    而且他的身上,还带着林梦雅为他配置的醒神香囊。

    一般的蒙汉香,情香之类的,根本就放不到他。

    “我也不知道,香囊没有离开我的身边。”

    龙天昱从腰间,提起了那枚,一直佩戴在身边的香囊。

    林梦雅也仔细的检查过,香囊完好,而且,还散发着淡淡薄荷的气息。绝对是没错的,既然是这样,为何,龙天昱还会中招呢?

    “现在不是讨论这种事情的时候,如果你跟古昳都是被人有意陷害的。怕是他们的目的,最少应该是个仙人跳吧。”

    想也知道,把俩个人都迷晕了放在一起,还能是什么阴谋。

    可她晚上都是要回到这个营帐里来的,难道对方,觉得她会善罢甘休么?

    除非——

    林梦雅看了龙天昱一眼,双方,在眼神的交换中,有了极为默契的不谋而合。

    嘴角轻轻的勾起了一抹坏笑来,林梦雅的双手,放在了唇边呈喇叭状。

    龙天昱默默的堵住了耳朵,然后,示意林梦雅,可以开始了。

    “来人!人都死哪去了!来人!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

    尖锐的叫声,瞬间响彻营地。

    顿时,龙天昱的营帐,成了众人眼中的焦点。

    昱王妃高八度的喊叫声,很快,就召来了不少人。

    但是,第一个冲进去的,却是一个,让所有人,都没有一想到的人。

    “师姐!师姐,你没事吧!龙天昱,我要杀了你!”

    自从林梦雅回来以后,一直窝在帐篷内的古星,此刻竟然第一个冲了进来。

    而且,还是一脸的义愤填膺。

    恨不得,要杀了龙天昱才解恨。

    他冲到帐篷里,却是看到了一个身影,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顿时,怒不可遏的,捏着自己的拳头,冲到了龙天昱的面前。

    “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怒吼,并不能带来什么战力的飙升。

    相反,他并不结实的拳头,只是一下子,就被龙天昱稳稳的架住了。

    龙天昱冷哼一声,一个用力,就把古星掀翻在地了。

    但是,古星还是一副愤恨的样子,咬牙切齿的瞪着龙天昱,似乎,面前的家伙,是他的杀父仇人一般。

    “怎么了?怎么了?大晚上的,这样吵闹成何体统。古大夫,不可无礼!”

    跟在古星后面冲进来的,有龙天昱的近臣,也有云州本地的官员。

    不过,此时大家好像都不太明白,为何古星,会口口声声的,要杀了龙天昱来解恨。

    龙天昱的属下,尽管心头有再大的疑惑,都只会安安静静的,待在一旁。

    倒是一个云州任内的官员,看着咆哮的古星,跟床上,那明显在被子里不敢出来见人的女子,脸色,微微一变。

    “这种事情,不可喧哗。来人,封锁帐篷周围,不得让任何人靠近。还有,王爷跟古昳姑娘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许多嘴。违令者,视为谋反!”

    那人口口声声的,是要保全龙天昱的名誉似的。

    但是,字字句句,都是在坐实,龙天昱跟古昳之间的不伦之恋。

    “我师姐一世的英明,尽数都毁在你的手上了!龙天昱,若是你不给我师姐一个交代的话,我可不管,你是不是王爷!”

    古昳的话,像是又给龙天加印了罪名。

    周围的人面色微微一变,自然是有人,早就瞧出端倪来了。

    但是此时此刻证实了,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颇有冲击力的画面。

    可大家的心头,还未曾生出什么旖旎的暧昧之事。

    那个躲在被窝里的身影,却是突然间,掀开了被子。

    “王爷,那只老鼠可打死了?真是吓坏了妾身,这个地方,怎么可能会有老鼠呢?”

    情势再一次逆转,古昳跟那个官员,几乎像是看到了鬼一样,看着从被子里钻出来的人儿。

    虽然头发有些凌乱,脸蛋还带着几许的惊慌。

    可是,那精致的五官,楚楚可怜神态,绝对,是不会出现在古昳身上的。

    “别怕,已经被我赶跑了。”

    冷傲瞬间化作了贴心的温柔,龙天昱轻轻的抚摸着面前的人儿。

    轻柔细语,仔细吓坏了面前,一副柔弱姿态的妻子。

    “嗯,幸亏有王爷在,不然的话,可是吓坏了妾身了。妾身最胆小了,见不得半点那种龌龊的东西。”

    林梦雅说完,转过了头来。

    眼神里,恰好带了几分惊讶。

    “呀,怎么惊动了各位了?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个人胆子小,刚刚王爷去给我拿温水了。我见了老鼠,一时情急才喊了出来。倒是我刚刚,听到你们说古昳大夫?他不是个男人么?怎么,也跟我这小女子一样,害怕老鼠不成么?”

    好整以暇的说道,可林梦雅此时脸上的笑容,不亚于冬天的冷水。

    让坐在地上打滚,跟一副主持公道样子的官员,从头顶,凉到了脚底心。

    “你...怎么会是你!我师姐呢!”

    那官员倒是还维持着勉强的镇定,倒是古星,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仿佛,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般。

    林梦雅微微一笑,在龙天昱的搀扶下,下了床。

    “你师姐?我们怎么知道你师姐在哪里?还有,你不是只有个师兄么?还是说,你提前就知道了,你所谓的师姐,会在我们的帐篷里么?”

    冷汗,顿时阴湿了古星的后背。

    林梦雅明明是笑着的,可是在他的眼中,却是犹如,已经给他的脖子,套上了绳索一般的不自在。

    下意识的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还要找些不那么蹩脚的理由,给自己来找到脱身的借口。

    可惜,林梦雅却并未给他这个机会。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