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八章 捉奸在床
    “如果不是他的话,谁又能知道,老师就在昱王府呢?”

    老师的身份,不管是在府中,还是在这里,其实都是保密的。

    对外,不过宣称是昱亲王带来的随军大夫,再加上老师深居简出,一切事情,都由萧奕?代为打理。

    按说,应该不是在路上发现的。

    不然的话,他们该来这里寻找了。

    如此,那事情,就是出在了王府之中。

    俩个人对视了一眼,心头忽然间划过了一丝光亮。

    “假德妃!”

    二人忽然间同时说道,没错了,府中除了她,应该没有人,会这样急切的,置龙天昱于死地!

    “怎么把她给忘了,她来路不明,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此人一定是皇后派来假扮德妃之人。王爷,我院子里的人,会不会有危险?”

    奶娘跟几个丫头还在府里面,不过很快,龙天昱就安慰了不安的她。

    “没事,我临走以前吩咐过,任何人不得到流心院去。尤其是雅轩里的,不得以任何理由,召你院子里的去问话。不然的话,地牢那边的人也不会掉以轻心,走漏了风声。”

    听了龙天昱的话,林梦雅才堪堪的放下了一颗心来。

    不过想来院子里有红玉,有朱炎,有这俩个人在,院子里的人,倒是也吃不到什么亏。

    只是,没想到假德妃竟然如此的迫不及待,难道,皇后那边,要有什么行动不成么?

    “王爷,这次你坚持去洛水镇,会不会真的遇到什么危险?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跟你一起去。”

    洛水镇里的一切,现在都是未知的。

    如果真的像是林梦雅推测的那样,那里面,是不是还会有烛龙会的余孽在?

    又或者,这个地方,只是一个陷阱的话,那龙天昱,岂不是羊入虎口。

    别看她刚刚坚定的支持他的决定,但是,她心头的担心,却是比任何人一个人,都要来的浓重。

    “别担心,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最迟五天后,咱们就可以启程回京了。你好好的待在这里,我走了以后,避难营,还需要你来主持大局。古昳他们已然是有了二心,若连你也不在的话,怕是他们二人,要继续兴风作浪。”

    龙天昱把她抱在怀中,他哪里舍得,跟她有一刻的分离。

    但是,只有把她留在营地里,才是万无一失。

    那些危险,他不想让她看到,更不想让她经历。

    “好...好吧,你一定要小心一些。还有,老师那边,解药就快要研制出来了。你带上,以防万一。”

    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毒药,而是人心。

    林梦雅不是神仙,不能预测吉凶祸福。

    所以,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为龙天昱准备完全。

    她以前从不会担心龙天昱,会丢掉自己的性命。

    因为这天地间,似乎没有一个人,能够比得上面前的男子。

    但是,自从她知道烛龙会以后,她的心里,却突然间,知道了害怕的滋味。

    娘亲当年是临天国的长公主,又是天下医学至尊百草阁大长老的弟子。

    可即便是身份显赫如此,还不是被烛龙会逼得,远走他乡,最后,不得已隐姓埋名,却依旧要为自己的子女担忧。

    连母亲,在面对烛龙会的时候,都是如此的无力。所以,当她知道龙天昱也在追查这个组织的时候,心头,却涌上了从未有过的恐惧。

    她跟龙天昱,实在是太过渺小。

    但是,人只要有了畏惧之心,才会谨慎,才会步步为营,才会更加坚强。

    烛龙会势力庞大又能如何?她手中握有神农系统与青筝谱,再加上龙天昱的文韬武略。

    未必,这辈子真的不能,乃烛龙会如何。

    只是现在,她必须龟缩起自己的锋利,跟龙天昱一样,在一鸣惊人之前,先学会如此,保全自己。

    “早点回来,我跟墨言,都会等你回来。”

    压抑住心头的淡淡不安,林梦雅努力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轻松如常。

    她不想让龙天昱太过担心自己,在这种事情上,她虽然不能成为他的助力,但是至少,不能给他太大的压力。

    “嗯,我知道。”

    龙天昱美人在怀,可心头,却是十分的压抑。

    有些事情,他不能对怀中的人儿诉说。只能用一己之力,替她挡住所有的一切罢了。

    相携回到了休息的营帐之中,林墨言已经被萧奕?知趣的抱走了。

    想必是因为,龙天昱要去洛水镇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避难营地了吧。

    他去洛水镇的消息,不用刻意封锁,早晚都会传出去。

    与其让有心人得到消息,暗中做手脚暗算他,还不如光明正大,至少,龙天昱在舆论上,又得到了不少的加分。

    不过,这一点,怕也会激怒太子那边的人。

    这不死不休的局面,也是早晚都要面对的。

    毕竟,皇位,只有一个。

    之后的几天,林梦雅一直忙碌着,为龙天昱准备所有的东西。

    奇怪的是,古昳跟古星,却是老实了下来。

    因为老师已经用他们研制的新方子,代替了古昳的旧方,所以,他们也闲了下来。

    只是俩个人每天都躲在帐篷里,不知道在研究什么东西。

    林梦雅懒得理他们,暗中让几个人留心后,便又开始,跟在老师的身边,加班加点的,做最后的收尾工作。

    终于,在不眠不休的奋战了一夜后,林梦雅满意的看着面前桌子上,给龙天昱准备的东西。

    在老师的抗议中,喜滋滋的,把这些瓶瓶罐罐,装在了一只木篓子里。

    “你这丫头,简直就是没人性!老师我一把年纪的人了,居然还被你当驴用。哼,死丫头,就知道担心你的夫君,也不怕把你老师给累死了!”

    百里睿黑着眼圈,趴在桌子上,一边哼哼,一边跟林梦雅抗议。

    “行了老师,我还不知道你么。你看你,还没到五十岁的人呢,身体这么虚弱。这样下去怎么行,看来,回到京都以后,我真的让师娘,给您好好的炖炖好吃的补一补。”

    林梦雅心情大好的,开着自家老师的玩笑。

    其实老师今年也不过才四十几岁,虽然因为常年的不修篇幅,看起来是比同龄人苍老了一些。

    但是这段日子以来,在爱情的滋润人,人,倒是也精神了不少。

    他跟云竹站在一起来,还颇有老夫少妻的感觉。

    只是可惜了老师当初的丰神俊朗,却是一去不复返了。

    “死丫头,你这是欺师灭祖!老师我身体好着呢,快滚!”

    百里睿白了自己的学生一眼,他早晚,得叫这个死丫头给气死。

    向来从善如流的林梦雅,立刻顺着老师的话音滚蛋。

    出了老师的营帐以后,林梦雅稍微收敛了一下自己脸上的笑容。

    有了这些东西,什么毒药毒雾的,都会失去作用。

    最重要的是,在她的软磨硬泡之下,老师还亲自动手,替龙天昱配置了一种金疮药。

    方子,是她贡献出来的。反正青筝谱上有的是好方子,不要白不要。

    但是却十分的繁琐,所以老师,才会耗尽了精力。

    不过,有了这个金疮药在,只要龙天昱不是被人剁成两半,就会立刻止血的。

    有了它在,至少,龙天昱的行程,就多了几分保障。

    盘算着回到了自己的营帐中,林梦雅刚刚掀开门帘后,却看到了让她极为震惊的一幕。

    营帐里,似乎飘荡着极为温暖暧昧的香气。

    如果不是她掀开门帘的话,恐怕片刻之后,就会变成炙热的岩浆。

    龙天昱倒在床上,衣衫凌乱,双眼紧闭。

    但是,在他身边,却是有一个罗衫半解,露出胸前大半旖旎风光的女子。

    不过,女子也是双眼紧闭,趴在龙天昱的身上,似乎,也是昏睡了过去。

    林梦雅心头怒火,还未曾燃烧,又突然的熄灭了。

    此时,她竟然理智的想到,这俩个人,应该不是做了某些运动。

    傻子都能看得明白,他们俩个人,是被人给做了局了。

    林梦雅强忍不悦,却还是落下了门帘,把东西放在了地上,往床边走去。

    才刚近身,她的鼻子,就敏锐的嗅到了一丝丝情香的气息。

    居然是用了这种东西,怪不得这两个人睡得跟死猪一般。

    林梦雅虽然理智,心头却也是有些介怀的。

    小心眼的用力拍了拍龙天昱的脸,清脆的巴掌声,渐渐的唤醒了沉睡中的睡美男。

    “唔...疼...”

    还在迷蒙之中的龙天昱,无意识的呢喃着。

    能不疼么,林梦雅手劲儿不小,又是带着几分怒意的。

    所以,当龙天昱从茫然中清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站在他面前,双手环抱,却是一脸冰霜的林梦雅。

    “怎么了?”

    揉着有些钝疼的头,龙天昱感觉,像是在酒缸里泡过了三天似的。

    可一伸手,林梦雅却是躲开了他的手。

    只是冷淡的看了他一样后,却是后退几步,坐在了营帐之中的椅子上。

    “说说吧,昱亲王殿下,如今您偷人都明目张胆的带到我面前了么?我还真是小瞧了您!”

    林梦雅冷漠疏离的态度,顿时让龙天昱清醒了过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