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六章 做戏收尾
    这个意外的惊喜,倒是让林梦雅,有了更大发挥的空间。

    脸上始终露出了慷慨就义的悲壮样子,这一刻,林梦雅不再仅仅是一个亲王的王妃。

    更多的,是一个肯于牺牲自己,拯救所有人的英雄式的人物。

    “此事,我已经决定了。大家不必在劝,其实,王爷也跟大家一样为难,但是,为了天下的百姓,还请王爷,能成全我的心意。”

    林梦雅这样唱念俱佳的表演,就连龙天昱,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瞪了那丫头一眼后,龙天昱却是背着众人,重重的,发出了一声叹息。

    叹息里有不舍,有决绝,更有无能无力的无奈。

    “多谢王爷成全,妾身感激不尽。”

    半弯着身子,林梦雅眼含泪水,给龙天昱行了一个礼。

    大戏终落幕,一株火灵芝,成全的不仅仅是俩个人的名声,更奠定了龙天昱在众人心中的高大形象。

    人群被亲卫们遣走,待周围只剩下自己人的时候,林梦雅忽然从地上笑嘻嘻站了起来。

    帐篷内,悲伤的气息一扫而空。

    林梦雅瞪着一双亮晶晶的看着,期待的看着龙天昱。

    “你呀——”

    他真是服了她层出不穷的鬼点子,伸出手,想要弹一下她光洁的额头作为惩戒。

    但是最后还是不舍,只是摸了摸她头顶的乌发。

    不过是一株药而已,怎么就被她说的这般慷慨大义了。

    这丫头,果然是一点亏都不肯吃的。

    “你们...你们是在做戏!你们是骗人的!我要出去告诉他们,这些都是假的!”

    瘫倒在地上的古昳终于缓过了神来,她本意并非如此。

    但是为何,却变相成全了林梦雅跟龙天昱?

    这个结果,让她无法接受,也绝对不能接受!

    “你尽可以告诉大家,这些都是假的。但是同时,你也别忘了告诉他们,这火灵芝根本就是你挟怨报复的工具而已。而且,我相信这世间,懂药的并非只有你一个。你大可以嚷嚷的人尽皆知,然后,丢尽你的脸面。”

    林梦雅转过头来,一张小脸,倒是笑得温柔美丽。

    可是语气,却带着森然的冷意。

    她其实并不讨厌那些喜欢龙天昱的女人们,爱他的越多,越说明自己的眼光好。

    但是,她实在是厌恶这些女人,以这样或者是那样的手段,来要挟龙天昱。

    别说以龙天昱的骄傲,丝毫不会接受这种威胁,反而是会越发的厌恶她们。

    而且,这种卑劣的行为,根本就是从本质上,只是把龙天昱的感觉,当成了一件物品而已。

    这样的行为,让一直珍视着龙天昱的真心的她,觉得厌恶至极。

    所以,对于这样的事情,她一向是不会留情面的。

    “你...你...”

    此时此刻古昳,才终于冷静了下来。

    她此番出谷来救治瘟疫,其实,就是为了能让爹爹肯定自己。

    如果,这件事被传出去的话,爹爹一定会知道,偷了方子的人是自己。

    到时候,如果知道她为了斗气,竟然撒下这种,有辱师门的谎言,说不定,会打断她的腿。

    所以,不管她如何的不愿,这件事,也最好止于此,最好,不要再声张了。

    “以后,别在自讨没趣了。这里,实在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那方子,我已经请了高人来验证,的确是出了问题。我若是你的话,现在还是夹着尾巴溜走,免得被人生生打死来的好。”

    林梦雅十分‘好心’的建议古昳,这药的副作用,很快就会显现出来。

    到时候,古昳这个救人于危难的好人,就会成为天底下最大的恶人了。

    她相信老师说的,以古昳的能力,其实是看不出这药的副作用的。

    所以,看在古昳的初衷还是很不错的面子上,她,有心想要放这人一码。

    至于,她自己作不作死,那就不是她可以掌控的范围了。

    “不用你假好心!你们就是怕我抢了你们功劳,不是么?告诉你,我...我古昳,可不是那种沽名钓誉之人!你以为,你真的能帮了他么?总有一天,你们一定会来求我的!”

    气鼓鼓的说完这幼稚的威胁,古昳跑出了帐篷。

    林梦雅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头实在是觉得可笑。

    为什么每个反派离场的时候,总会威胁别人,说自己早晚有一天会卷土重来?

    这种台词,倒真是源远流长。

    “唉,看到你们这样,倒是想起了我年轻的时候。情债啊,最难偿还。”

    百里睿感叹的说道,世间,总是不会缺少痴男怨女。

    比如他跟云竹,不就是因为一个误会,而蹉跎半生了么?

    屋子里,除了林梦雅的面无表情,跟萧奕?的忍俊不禁以外,只剩下了龙天昱的一脸怪异。

    “看什么看,还不都是你惹出来的风流债!”

    百里睿自然是把气,都撒在了龙天昱的身上。

    可对方,却皱紧了眉头,看着百里睿。

    “我不好龙阳之乐。”

    板着脸,半天才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瞬间,屋子里的另外三个,都是用大为惊奇的眼光,看着眼前的这位大哥。

    “你不会还没看出来,她,其实是个女孩子吧?”

    见到后者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后,林梦雅只能捂着脸偷笑。

    天啊,从前的龙天昱,可是敏锐的像是一只苍鹰。

    她还以为,任何人任何事,都逃不出他的一双眼睛。

    但是,就连萧奕?都看出来的事情,这大哥,居然还真是半分都没有察觉。

    “除了你之外的人,我没有兴趣细看。”

    僵硬着一张脸,龙天昱硬邦邦的扔下了这句话后,就转身快步离开了。

    强行被这一波恩爱秀得满嘴狗粮的百里睿跟萧奕?,则是惊叹于,这看起来古板的家伙,说出来的情话。

    “是,王爷英明。”

    心头像是抹了蜜一般,其实,从龙天昱离开帐篷不久,她就跟着醒了过来。

    只是没想到,她在帐篷的外面,听到了龙天昱跟古昳的争执。

    其实,她的体温低于正常人,是身体的应激反应。连她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可神农系统的检查结果,则是她现在的身体机能虽然逐步放缓,低于正常人。

    但是好歹,却是一切正常的。

    如此,火灵芝,自然就没有了用武之地。

    也是她灵机一动,才想起用了这招,来邀买人心。

    那些人都是李甲安排的,不过,从此以后,龙天昱仁义之名,将会渐渐的,传扬到晋国各地。

    这样的结果,可是用再多的火灵芝,也换不来的。

    “奕?哥,麻烦你,把火灵芝亲自送到古昳跟古星那里去。至于走不走,那就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

    事情已经落幕,林梦雅自然是要处理妥当。

    古昳的咄咄逼人,她的一再隐忍,已经根植在了每个人的心中。

    这样的话,古昳的救世主的光环,也就有了一丝丝的裂缝。

    瘟疫之事,很快就会落下帷幕。

    皇上派他们来的目的很简单,除了追查瘟疫的源头,安抚云州百姓以外,最大的期望,就是希望龙天昱能够拥有,足以做得一国储君的名望。

    但是,太子那边也不会闲着。

    他们要速战速决,以免夜长梦多。

    “老师,解药的事情,就得拜托您了。”

    百里睿想了想,却是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的爱徒。

    “梦雅,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放在一边,你告诉老师,你的身体,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毛病?”

    后者只是摇了摇头,眼神并未藏匿点点的隐瞒跟虚假。

    “那就好,为师只是希望,你能够健康平安。解药,五天之内必定会成功,其他的事情,老师就帮不上你了。”

    五天,速度比林梦雅预想的,还要快上许多。

    “好,那就麻烦老师了。”

    不再耽误老师的研究,林梦雅步出了帐篷。

    周围,不断的有人,过来跟她打招呼,对着她行礼感谢。

    林梦雅都是以礼貌温和的微笑来回应,走到了龙天昱处理公事的营帐外,她果然听到了几道压低了声音的争吵。

    门口的守卫看到是她来了,刚想去通报,林梦雅却挥手,制止住了他。

    凝神细细的听了几句,都是那些下属们,想要阻止龙天昱去某个地方。

    但是龙天昱一定要坚持前往,双方互不相让,所以,才会吵起来的。

    林梦雅心中有事,整理了一下衣服后,缓步,走到了营帐里。

    “王妃,您怎么来了?”

    刚一进来,便是一道略有些熟悉的脸,诧异的看着面带微笑的林梦雅。

    “原来是朱先生,不,现在我应该称呼您为朱将军了。”

    此人正是林梦雅的旧相识,曾经跟百里无尘为龙天昱左膀右臂的朱强。

    不过此时,他却是一脸的焦急,看到林梦雅后,终于眼前一亮,赶紧跨到了林梦雅的身边,急吼吼的说道。

    “王妃,您快点帮我们劝劝王爷吧!洛水镇真的去不得,咱们之前派过去的人,一个都没有活着回来。如果王爷去的话,说不定,会遇到危险!王爷,属下愿意替您前往!”

    洛水镇?林梦雅略微沉吟了片刻后,才想起来。

    这个镇子,正是瘟疫最先爆发的地点。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