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五章 灵药争端
    百里睿的神色只是变了变,随后,就收下了这一株火灵芝。

    既然是给他的学生用的,那自然,多珍贵的东西,也不算是浪费。

    倒是一脸惊讶的古昳,则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一株极为珍贵的火灵芝,眼中嫉妒火焰,几乎,就要蔓延出来。

    “既然是她平常用的东西,那自然是不能马虎。还是我这丫头的运气好,才能有此奇遇。这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福气。还是要自求多福的好,免得沦为别人的笑柄。”

    百里睿句句带刺,话,自然是说给古昳听的。

    别看他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生活了这么多年,但在那之前,他也堪称是风流俊逸。

    从古昳看龙天昱的眼神中,他就已经读出了许多情谊来。

    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龙天昱对林梦雅,已经是体贴关怀到了极点。

    这样的男人,注定只会让一个女人幸福。

    至于那些伤心之人,也不过是在自讨苦处罢了。

    “给我。”

    没想到,古昳竟然冲着百里睿,伸出了自己的手。

    其实,连她也有些意外。

    可只要一看到,龙天昱对林梦雅百般好,她就感觉,似乎是有一根针,在自己的心头,不停的扎着她柔软的心。

    “哼,不自量力。”

    百里睿想都没想的,就拒绝了她。

    古昳却一扭头,脸上强行挤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来。

    “我的方子...治疗疫病的方子,还缺少最后一味药,就是火灵芝。所以,为了千千万万的百姓,这药必须给我!”

    好牵强的理由,别说是百里睿了,就连萧奕?跟龙天昱,这两个对医学一窍不通的人,也识破了她的谎言。

    以千万人的利益为借口,古昳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若是放在以前,她断然是不屑于,用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夺取什么东西的。

    如今,她却把一切的教养准则,浑然都忘在了脑后了。

    只要,只要把所有的东西,都从林梦雅的手中夺走,那她,也许就会获得幸福了吧。

    百里睿没有反驳,因为他觉得这事,跟医道无关。

    龙天昱转过头来,第一次,跟古昳正视。

    可她,还没有来得及为此心跳不已。一只修长的大手,就突然间卡主了她的咽喉。

    这是第一次,古昳跟这个男人离得如此近。

    但是,脖颈上传来了的痛楚,也让她深刻的意识到,这个男人,是带了杀心的!

    他,想杀了她!

    “放...放开我!”

    痛楚,终于让古昳清醒了过来。

    她不再用迷恋的眼光看着龙天昱,而是真正的,见识到了他的恐怖。

    手指倏然间收紧,古昳几乎是用尽了力气在挣扎,但是,很快她就发现,自己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无功的。

    窒息造成的火辣痛楚,让她的意识,似乎已经渐渐的远离。

    “行了,别冲动,现在还不是杀他的时候。”

    萧奕?走上前来,尽管他也不喜欢这个莫名其妙的古昳。

    但是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现在的古昳,杀不得。

    龙天昱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后,终于松开了手。

    瞬间,古昳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涨红着脸,可心头,却是越发的,涌出了无尽的不甘。

    为什么,为什么龙天昱,竟然会选择用这种方式,来伤她的心!

    明明,她跟林梦雅一样,出身高贵。或许,在某些方面,她比林梦雅,还要能帮得上龙天昱。

    可是,为什么他却连一个眼神,都吝啬于给自己。

    她不服气,真的不甘心啊!

    “下不为例。”

    龙天昱冷峻的神色,丝毫不管面前的堆坐在自己面前的人,是不是救治瘟疫的大功臣。

    从他敢动林梦雅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让一个人死,他有千万种方法。

    之所以他并未回避古昳,则也是为了警告他。

    若为了林梦雅,他能找来天下至宝,也能杀了一切,让她心烦阻碍之人。

    “药...药是属于天下人的!难道,你真的不怕,世人知道你如此,会唾弃你么?”

    湿润着眸子,可古昳,却是依旧不死心。

    爹爹说过,天下权势之人,最在乎的无非是名利二字。

    若龙天昱得到了她,则是可是名利兼收。

    只要她把这消息散布出去的话,天下人,都会我认为,龙天昱为了一个女人,竟然置云州百姓的死活而不顾。

    到时候,可就不仅仅是丢脸而已了。

    “既然如此,那古大夫就把药拿走吧。你说的对,天下万民自然重要,我让药,也是理所应当。”

    营帐内的气氛,因为这道突然间响起的声音,而有了改变。

    一身淡紫色罗裙的林梦雅,莲步轻移,缓缓的,从营帐的门口,走到了他们的面前。

    眸子莹然如水,却是温润祥和,丝毫没有古昳眼中翻腾的戾气。

    跟古昳的狼狈比起来,行动之中依旧端庄优雅的林梦雅,的确,是更加的迷人高贵。

    “你!不用你假好心!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龙天昱肯定,会把这株药拿出来的!”

    古昳已经被嫉妒蒙蔽了双眼,所以,她把所有的问题,全部都推到了林梦雅的身上。

    可也不知道这丫头是怎么想,林梦雅听了这话后,居然半点都不生气。

    反而,嘴角勾起了一抹浅笑,好端端的看着堆坐在地上的古昳。

    “若是没我的话,王爷,也不会寻来火灵芝。”

    好一记重拳!

    就连百里睿跟萧奕?,也都见识到了林梦雅,气死人不偿命的温柔一刀。

    这恩爱秀的,简直就是直击古昳已经破碎的心。

    林梦雅说完,还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给她下毒,她可以忍。

    毕竟对方也不知道她是个解毒的高手,况且还有老师这个外挂助阵。

    来抢她的药,她也可以成全,

    虽说为了天下苍生是鬼扯,但是至少,也能美化她的形象,让口碑更好一些。

    但是,觊觎她的人,那就是该拖出去凌迟三百五十六次的重罪。

    所以,她当然绝对不会留情!

    “你!强词夺理!”

    已经方寸大乱的古昳,涨红了小脸,下意识的反驳到。

    不想接受林梦雅所说的一切,哪怕,她说的,的确是事实。

    “王爷,何必动气呢?妾身虽然身子孱弱,也可能命不久矣。但是,还请王爷为了大局考虑,千万,不要跟古大夫争短论长了。云州百姓的命,比之妾身一人,要贵重多了。还请王爷为了天下万民考虑,把火灵芝,让给古大夫吧。”

    林梦雅目光莹莹,似乎,还带着丝丝的泪光。

    楚楚可怜的祈求着龙天昱,却看到后者一脸懵逼的表情。

    “王爷,您就不要固执了。牺牲妾身一个,能换来千万人的福祉,妾身,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更加动情的说道,随后,林梦雅还好像是激动过度,身体不堪重负似的,倒在了龙天昱的怀抱中。

    “咳咳...咳咳咳,外面有人围观。”

    一边大声的咳嗽着,一边在龙天昱的耳边,悄悄的说了这么一句。

    瞬间,身体僵硬的龙天昱,就明白了这丫头的注意。

    “夫人,你要挺住。”

    哪怕是心里,已经被这个鬼精灵给骗的苦笑不得了。

    可龙天昱还是勉为其难的,跟她配合了起来。

    这一套,倒是唬得百里睿和萧奕?一愣。

    要不是林梦雅回头,冲着他们眨了眨眼睛,两个人恐怕,还真的以为,林梦雅真的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呢。

    “王妃,你——唉,都怨我学术不精。不然的话,也不会让王妃,落得如此的境地。”

    人老了,脸皮自然是够厚。

    尤其是百里睿这种,从来就视规矩如无物的人。

    这种苦大仇深的戏码,演起来更是一个得心应手。

    萧奕?只觉得自己的嘴角,在无意识的抽动。

    低下头,掩住了自己脸上,快要冲出来的笑容。

    但是,在别人的眼中,看到的却是他一脸的‘悲伤’,以为无力救治昱王妃,而悔恨不已。

    “王妃...昱亲王妃大恩大义啊!”

    外面,忽然间传来了一道苍老,却激动不已的声音。

    在古昳震惊的目光下,林梦雅以其精湛的演技,完美的完成了,从妖孽到女神的转变。

    “大家...大家怎么在这里,都回去吧。这事,没什么的。先前我家王爷,为了救治瘟疫,已经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家私来赈济灾民。我不过是让了一株药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靠在龙天昱怀中的林梦雅,脸上露出了一抹虚弱的笑容。

    但是,龙天昱却知道,这鬼灵精的丫头,到底打得什么主意。

    这些人,一定是她安排的。为的,却是给自己壮大声势。

    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临时,竟然玩出这样的手段来。

    倒是倒在地上,实在是没有缓过神来的古昳。

    一脸迟滞的看着林梦雅,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昱王妃大恩大德,云州百姓没齿难忘。只是这药,实在是太过珍贵,还请昱王妃,能收回成命。好好珍重自身才是,不然的话,云州百姓,可就没有了指望。”

    一个看起来大约有五十几岁的男子,跪在地上,情真意切的说道。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