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四章 体贴入微
    越是了解这个男人,林梦雅就越是清楚,龙天昱背负的,到底是什么。

    千斤重担,唯有他一人承担。

    即便是她用尽了浑身解数,也不过才能为他仅仅排解片刻的忧愁。

    靠在龙天昱的怀中,林梦雅神色之中,透露出了些许的疲惫之色。

    龙天昱只是低了头,看着丫头靠在自己的胸膛上假寐,不由得放缓了马匹,让俩个人不那么颠簸。

    她的身体,即便是林梦雅从来都是隐忍不说,但是作为她的枕边人,龙天昱却是能感受得出来。

    比起一年前刚到府中相比,现在的林梦雅,似乎虚弱了许多。

    不过是因为她身体一贯清瘦,让人觉得她弱不禁风。

    但是,她总是在自己没有注意到的角落里,闭着眼睛小小的睡一会儿。

    每次看到她睡着了的样子,龙天昱是既心疼,又有些担忧。

    知道她的倔强,知道她绝对不肯,屈居在人后,成为被人保护的金丝雀。

    可是,这样下去,不知道她的身体,到底还能不能撑住。

    “王爷,您要的东西已经送到营帐内了。”

    回到营地中,李甲来回禀。

    在看到王爷怀中的王妃后,李甲不由得降低了声音,在龙天昱耳边耳语说道。

    “好,不要让任何人吵醒王妃。有事,你权宜处理。”

    李甲立刻领命去了,龙天昱抱着轻若无物的林梦雅,沉稳的往他们的营帐里走去。

    温柔的把她安置在了床上,墨言咬着手指,无辜的大眼睛好奇的看向了他们。

    “嘘,你姑姑累了,不要吵醒她。”

    伸出手指放在了唇边,龙天昱轻柔的对着墨言说道。

    小豆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懂了,还是因为吃饱喝足了,所以十分的给面子。

    只是咬着手指,侧着脸,看着尽在咫尺的林梦雅,黑亮的大眼睛里,大概是婴孩的探究吧。

    脱下了她的鞋子跟外衣,龙天昱给她盖上了被子。

    谁都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同床共枕的日日夜夜,只有他才能感受到,林梦雅身体,渐渐失去温度的温凉。

    不管屋子里有多暖和,熟睡了之后的她,总是四肢泛着让他心惊的冰冷。

    只有把她揽在怀中,用自己来温暖她的手脚后,龙天昱才能放心的,进入自己的睡梦之中。

    转身走到了自己的书案旁边,一只素净的锦盒,孤零零的放置在书案上。

    龙天昱凝神片刻后,还是毫不迟疑的,伸出手大开了锦盒。

    那是一只火红色的药材,只是刚打开盒子,一股子淡淡的药香味,就从盒子里溢了出来。

    还好,品相还算是不错。

    龙天昱关上了锦盒,又看了一眼熟睡的林梦雅后,才拿起锦盒,大步流星的,往百里睿营帐的方向走了过去。

    萧奕?现在有些左右为难,他虽然不是个圆滑之人,却因为教养的原因,也不太习惯,跟人有太明显的对撞。

    可没想到,眼前的这俩位,真是针尖对麦芒。

    都已经吵了快有一个时辰了,也不见他们双方,有任何熄火的意思。

    偏偏,他还被林梦雅拜托了,一定要照顾好百里先生,所以,即便是他想要躲,也是无能为力的了。

    “二位...你们累不累?需不需要,先喝点水?”

    好不容易逮到了一个间隙,萧奕?赶紧见缝插针。

    但是,那两个人却同时给了他一个冷眼。

    没办法,萧奕?只能讪讪的,缩回了自己的位置。

    “你们忙...你们忙...”

    陪着笑,总算是让两个祖宗的注意力,从自己的身上转移了开来。

    萧奕?无奈的后退了一步,无力的看着百里睿跟古昳的争吵,开始了下半场。

    古昳虽然年轻体壮,但是这打嘴仗的威力,居然差了百里睿一大截。

    “你这个庸医,你根本就不懂如何解毒!”

    自己的方子,居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男人给否定了,古昳当然是一脸的怒气。

    “你懂?那你怎么不敢自己亲自试药,既然你是名医,那你去感染一下,然后试试你的药是不是有效不就好了。”

    气定神闲,甚至于百里睿连屁股都没从自己的椅子里挪开,只是挑起眼皮,就气得古昳,差一点冲过去掐死他。

    “你——你这是无理取闹!这方子,这方子是我父亲亲自研制的。你可知道他是谁么?你要是敢这么跟我爹说话,你就别想再当大夫了!”

    古昳几乎是气急败坏,萧奕?跟百里睿虽然不知道他口中的父亲是何人物,但是听古昳的语气,应该,是个高人吧。

    “你爹?现在这些鸡鸣狗盗之徒,也敢妄称名医了?小子,即便是赫连家的二小子,见了我,也得尊我一声师叔。你爹又是个什么货色,居然,拿出这种要人命的方子。你们医道,也都学会了那套欺世盗名的把戏了。”

    这话,萧奕?虽然是一头的雾水。

    但是古昳,却瞬间哑了火。

    赫连家的二公子,那不就是赫连禹城二哥哥。

    他可是这几年来,难得一见的医学天才。

    就连爹爹也说过,也许以后的医道,就要靠赫连哥哥撑起了。

    这人居然认识赫连哥哥,难不成,真的是某位不出世的前辈么?

    “哼,果然医道还是注重这种裙带关系。你也不用猜测我是谁,我之告诉你一句话,这方子出自谁的手笔,我一下子就能看出来。要说起来,你家大人的确是有几分本事。世上唯有几人,我能心甘情愿的服气,他也能算得上其中一个。”

    古昳突然间噤声,不敢再造次了。

    爹爹虽然疼她,但是她这次可是私自偷了爹爹方子出来的。

    要是眼前的人,真是爹爹故交,怕是自己回到谷中,迎接她的,就是长久的禁足了。

    “这方子是我自己写的,你说的什么赫连家,我根本就不熟悉。”

    还在死鸭子嘴硬,百里睿冷笑了一声后,才幽幽的,从自己的位置,站起身来。

    “你家大人一定不知道,你拿了废方子出来救人。你可知道,这方子已经齐备,为何你家大人,会弃之不顾么?是因为这方子存在致命的缺点,他知道,你,却并不知道!”

    听得了百里睿的话,古昳还是一副打定了主意,死不认账的样子。

    不过,她心里却是在犯嘀咕。

    因为眼前的先生,说的话,有一半是对的。

    方子的确是偷出来的,只不过,那个人却不是她。

    难道,是星弟一时情急,所以才拿错了?

    虽然心里有愧,可面上,古昳却寸步不让,咬死了,这方子是自己研制的。

    百里睿也不拆穿她,只是心头,对那些所谓的医道人士,更是没了好感而已。

    “先生,昱王爷来了。”

    终于逮到了机会的萧奕?,赶紧给百里先生通报。

    古昳的眸子里,忽然间闪过了一抹喜色。不过,下一刻,却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转眼间,眼神就暗淡了下来。

    “请进来。”

    对于龙天昱这个女婿,百里睿现在的态度倒是已经改善了许多。

    尤其是给萧奕?治病的时候,百里睿暗示他,想要给林梦雅报仇的事情后。

    对于这个斤斤计较的小子,他却是多了几分好感。

    龙天昱拿着盛着药的盒子,往百里睿的营帐里进了来。

    刚进门,他就看到了百里睿身边的古昳。

    不过,也只是一眼,仅仅就是一眼而已。

    对于敢暗害林梦雅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何事?”

    林梦雅常来常往,大多数,龙天昱都是陪在她的身边过来的。

    如今自己单独来,定然是有十分重要的事情。

    只见龙天昱把一个盒子放在了百里睿的面前,后者疑惑的把盒子打开后,却是跟古昳一起,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火红色的药草。

    “火灵芝!还是这么大一支!”

    古昳几乎是立刻,就惊叫了出来。

    这东西十分的难得,通常,十年才能长拇指长度。但是面前的这一只,却足足有手掌那么长。

    并且,火灵芝只在极热的地方才会出现。

    想要采到这么一支,若是没有机缘,怕是百年之内,都难以寻觅出一支来。

    此刻,这灵物就这么静静的,躺在他们的面前,怎能,不让他们这些医道之人动心。

    “这是——”

    百里睿的见识,只怕是比古昳更加的毒辣。

    火灵芝最显著的作用,就是驱寒,温经通络。

    若是有寒症之人,只需一点粉末冲水服下,不说药到病除,也算是好了大半。

    要知道,人体其实就是一个阴阳。

    一个人如果阳气过剩,那么就会有热症。若是阴气太旺,往往,会有些寒症。

    但是火灵芝,能从根基上,调节阴阳,让人,不再饱受寒症的困扰。

    所以,火灵芝的珍贵,可见一斑。

    这么一株放在自己的面前,就连百里睿,也不禁觉得,有些呼吸急促了起来。

    “她身子不太好,我想请您,把这药,融入她平常所用的东西里。”

    龙天昱的话,顿时,让百里睿跟古昳都愣住了。

    前者,是惊讶于龙天昱的敏锐,后者,则是惊讶于,他对于这东西的处置。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