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二章 救人新法
    苦涩温暖的药汁,顺着喉咙蜿蜒而下。

    进入腹中,也让古昳的身体内,升起了几丝温暖。

    “早点休息吧,喝了这药,你很快就会没事了。”

    古星看着已经开始犯困的古昳,眼中,却飞快的闪过了一抹复杂。

    点了点头,古昳已经顾不得其他。

    那浓重的睡意,渐渐的席卷了她。

    看着已经在被子里,睡得香甜的师姐,古星的眉宇间,还是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你倒真是狼心狗肺,这么快,就已经找好了替罪羊了。放心,你这种人,很适合给我们做事。”

    非男非女的声线,忽然从空中传来。

    古星立刻防备的看向了门口,也是侧着身子,当初了毫无防备的古昳。

    “你们答应过我,只要我帮你们办事,就一定会放了我师姐!”

    压抑的声音,却抹不掉古星语气里的急切。

    虽然,他从小是跟着师姐一起长大。但是,师姐的身份跟他不同。

    一旦对方,真的把瘟疫的罪责,全部够推到自己的头上,那他,唯有死路一条了。

    但是,如果是师姐的话,以他们师门的名望,这件事,一定会被镇压下来。

    毕竟,师父只有师姐这么一个女儿。

    他,不想糊糊涂涂的,就当了人家的替死鬼!

    “放心,我当然不会杀了她。毕竟,以她的身份,最是适合替我们摆平这场风波的的人选了。药囊,你们不是给昱王妃送过去了么?恐怕,以她的能力,早就已经看透了其中藏着的玄机。这一次,还是要多谢你。若不是你提供的这噬魂鬼骨散的药方,怕是我们到现在,都难以成事。”

    层层的黑纱,笼罩住了一道略显得臃肿的身影。

    来人的五官藏在黑色的斗笠之下,无人辨识出,眼前之人的身份。

    此刻,这人却是悄无声息的,就走到了古昳的床前。

    古星虽然防备着对方,但是,碍于他的把柄被人抓在了手中,所以,才不得不听命行事。

    “我再说一遍,这药方是你们骗去的!不是我给的!”

    咬着牙低吼,古星的眸子里,却已经满是惊恐了。

    他害怕了,真的害怕了。

    当初,他不过是为了换取一些钱财而已,才会偷了师父的药方拿出来卖的。

    没想到,在看到云州千里无人的惨境后,无时无刻,古星都害怕着那些无辜惨死之人,会化作冤魂,来索取他的性命。

    可人终究是贪生怕死的,所以,他才会一步错,步步错。

    到了现在,甚至要把一切的罪责,全部都推到最疼爱他的师姐的身上。

    但是,他必须要活着!不惜一切手段的,活下去!

    “哈哈哈,你还真是厚颜无耻。对,是我们骗走的。也是我们骗了你,说这方子是无害的,所以,你才会——”

    “够了!”

    已经濒临崩溃的古星,忽然间怒吼着打断了黑衣人的话。

    他已经不想再听了,即便是欺骗自己又如何。

    那些人死都已经死了,只能怪他们命不好,怨不得任何人!

    “把这个,放在你师姐的身上。细看这小妞倒是长得不错,我要是你的话,也许可以考虑做你师父的东床快婿。到时候,怕是你师父,也许也会保住你呢。”

    黑衣人继续调笑着,但是却是从袖口中,拿出了一个小小的布袋。

    古星僵硬着一张脸,还是坚持,挡在了师姐跟黑衣人的中间。

    颤抖着,把布袋放进了师姐的随身包袱里。

    他即便已经是罪无可恕了,但是有些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你可以走了。”

    做完这一切的古星,已经显得有些有气无力了。

    黑衣人也不继续讽刺他,而是确认那小布袋确实在古昳的包袱里后,就飘然离开了。

    人刚走,古星就像是再也支撑不住一样,突然间垮在了地上。

    脸上,惊魂不定的神色,最后,却变成了狠戾。

    他没有错!人人都会自保,况且,他并没有做出别的,对不起师姐的事情来。

    所以,他不必再有内疚。反正,这是个谁,都不会发现的秘密。

    可古星却并未意识到,从他双手沾满血腥的那一天开始,他,就再也没有了抽身的可能。

    有了林梦雅提供的毒药样本,老师的研究变得极为的顺利。

    林梦雅也知道,此时,最是打扰不得。

    为了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她决定,要跟着前线的救援部队,一起去附近的城镇里,搜寻病患跟生存者。

    起先,龙天昱当然是不同意。

    但是拗不过林梦雅的据理力争跟耳鬓厮磨,但是,却是把最为精锐的亲卫,派给了她。

    并且,要求她只能坐镇后方指挥,不可冲到前面去。

    对于这种霸道而且毫无商量的要求,已经很没种的林梦雅,当然会乖乖的遵守。

    咳咳,她是个聪明人嘛,自然,是懂得趋利避害的道理的。

    但是,从林梦雅跟着亲卫们出门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想要对龙天昱阳奉阴违,是件多困难的事情。

    不过是去最近的怀远县,明明她骑马都只要一个小时的路程,但是,在亲卫们的簇拥,跟马车夫平稳的驾驶里,愣是行走了将近俩个半小时。

    期间,要不是林梦雅抗议了三次,甚至于最后一次,差一点就气疯了,恐怕现在,他们才走到半路。

    林梦雅心头气归气,可终究他们只是执行那个法西斯的命令的。

    撅着嘴巴生了半天的气,最后,也只能幽幽的感叹了一声,仅此而已。

    “报告王妃,怀远县已经到了,县城内已经确定空无一人,您还要下来看看么?”

    不生气,不代表她会乖乖的顺从。

    板着脸下了车子,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告诉那些亲卫,她有手有脚有眼睛,自己会去亲自查看。

    对于王妃的小性子,亲卫们自然是心中早就有了准备。

    只是围在她的前后左右,小心翼翼的,把她护送到了县城里面。

    才刚刚踏入街道,林梦雅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从前,她以为电视上,那些路有饿殍,千里无人的场景,只是人们臆想出来的。

    人,是最为脆弱,也是最为坚韧的种族。

    不管环境有多么恶劣,总会有人,想办法生存下来。

    但是,一个小小的怀远镇,也算是有良田水美,此刻,却是了无生息。

    不是安静,而是真正的死寂。

    在这里,看不到任何生命,活着的迹象。

    这里的尸体,已经是已经被初步的处理过了。

    但是,一些未曾来得及,或者是还没有被焚烧干净的尸体,此刻,却呈现出诡异凄惨的死状来。

    那些一团焦炭样的残留物,也许,在几个月前,还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

    她一边走着,心头,却是已经被震慑住了。

    怪不得,爹爹曾经说过,他最恨的,就是贪墨赈灾银子的贪官了。

    平民已经是伤亡惨重,在死亡与生存中苦苦的挣扎,但是,在某些人眼中,这却是一个脑满肠肥的好机会。

    沉默着走在怀远县的主干道,那空气中,淡淡的腐臭血腥的味道,却让林梦雅的心,却似在地狱的油锅之中煎熬。

    “已经全部都搜过了么?确定没有幸存者了么?”

    林梦雅朗声问道,负责搜寻的士兵们立刻回话,说是确定,已经没有任何的活口了。

    这是林梦雅最不愿意看到,也不想听到的消息。

    环顾四周,林梦雅却觉得,这些人,未必就肯仔细的搜查过了。

    毕竟,稍有不慎,就可能感染瘟疫。当然,不会有人往隐秘的地方去了。

    想到这里,林梦雅却是计上心头。

    “你们帮我找几面锣鼓来,然后,在镇子里的各处使劲的敲,一边敲一边喊,说咱们是朝廷派人的救援队。记住,不管是大道还是小路,都是喊道。”

    这样安静的村镇,声音,一定可以穿得极为悠远。

    人,普遍是会捕捉到这一类的声音的。所以,这样既可以让士兵们远离危险,又可以,让幸存者,听到代表希望的声音。

    林梦雅的这个要求,立刻得到了救援士兵的施行。

    瞬间,喧闹的敲锣声,响彻了整个怀远镇。

    林梦雅站在镇子的中心,焦急,却也是充满了期待的等待着。

    希望,这样的办法,会让躲在僻静地方的幸存者,听到救援的消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士兵们几乎已经跑遍了镇子里的大街小巷,他们的声音,已经有了些许的嘶哑。

    可看到昱王妃还是一点都没有气馁的等待着,甚至,还把马车上,给她准备的清水跟糕点拿出来,分发给大家。

    顿时,大家都打起了精神,不停的,在街道穿梭者。

    也不知道过了过久,就在林梦雅都有些灰心的时候,一道瘦骨嶙峋的身影,却摇摇缓缓的,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救...救救我...”

    那是个看起来十分衰老的老汉,林梦雅亲自领着亲卫迎了上去。

    发现那人虽然瘦弱,可精神尚可。

    “快,这里有幸存者。赶紧送到马车上,再让人回去通知昱亲王,让他派人来这里接应!”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