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一章 取名墨言
    腻味了这半晌,龙天昱大手托着她的身体,丝毫,不敢有任何的松懈。

    只是林梦雅这样娇憨的样子,却是让龙天昱的心头,微微有些火动。

    可这丫头,却丝毫不知情的样子,只是赖在他的怀中,摆弄着那俩个药囊。

    “扔了吧,别大意了。”

    在龙天昱有意的掩护下,营地中,知道林梦雅毒术精湛的人,不多。

    怕是因为如此,古昳他们,才敢如此行事的吧。

    “没事,这点东西,还对我构不成影响。王爷可知道这里面的东西,有什么玄机么?”

    从龙天昱的怀中坐直了自己的身子,林梦雅却是纤指,轻轻的挑出了药囊里,已经磨成了粉的药末。

    “什么?”

    对于能伤害林梦雅的东西,龙天昱向来都没有什么好观感。

    但是,毒药除外。

    有百里睿在身边,天下间,能伤到林梦雅的毒药,少之又少。

    “这东西名叫杜鹃红,并非是多难得的药物。不过是以前,青楼的女子,用来的避孕的东西。因为它有微量的毒素,佩戴久了,即便是有了孩子,也会胎死腹中。”

    听了林梦雅的解释,龙天昱忽然间,拿了那药囊,用力的扔了出去。

    小小的破空之声传来,不用看,林梦雅也知道,他一定是用了不小的力气。

    心头微微一动,难道,龙天昱的心中,其实,也是期待着俩个人之间,会有开花结果的那一天么?

    不由得,想起了老师的话来。

    垂下了眸子,林梦雅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来。

    “芋头,有件事,我想跟你说。”

    她每次甜甜糯糯的喊自己芋头,龙天昱都会有种特殊的感觉。

    似乎这一刻,他们不是晋国的亲王,王妃。只是寻常人家,普普通通的小夫妻罢了。

    不自觉的,收紧了自己的手臂,让她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肩上。

    但愿永远,他们都能如此刻一般,安静而美好。

    “我...老师说,我的身体,暂时不适合生育。”

    林梦雅轻柔的伏在了龙天昱的耳边,斟酌着,把这件事情,用最合适的语气,跟龙天昱明说。

    夫妻之间,本应该彼此坦诚,互相谅解宽容的。

    可她,因为不得已的原因,不得已要埋下许多的秘密。

    所以,在这件事,她觉得,还是要坦白一点的好。

    “你的身体重要,任何人,都不能跟你相比。”

    没有询问林梦雅为何暂时不能生育的原因,也没有抱怨跟迟疑。

    几乎是下意识的,就立刻接受了这个结果。

    林梦雅靠在龙天昱的肩膀上,忽然间绽放出了一抹甜笑来。

    “只是暂时不行而已,况且,我们不是刚刚收养了那个小家伙么?对了,他还没有名字呢,不如,你帮我想一想,给他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龙天昱看着突然间愉悦起来的林梦雅,心中,却是微微的一痛。

    想必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暂时不能生育,所以,才格外的疼惜别人家的孩子吧。

    不过,不管能不能诞育后嗣,只要林梦雅在他身边,就已经足够了。

    其他的,他会承担。

    “叫...枫儿怎么样?不好不好,你快来帮我想想嘛。”

    林梦雅拉着龙天昱,走到了桌子边上,摊好了宣纸,把沾满了墨水的笔,也塞在了龙天昱的手中。

    看着她这样殷切的样子,龙天昱也跟着思考了起来。

    不久,大手就在纸上,写出了三个字来。

    “林-墨-言,真是个好听的名字。既然他姓了林,那以后,他就管我叫姑姑吧。”

    龙天昱是皇族,皇族要收养的孩子,自然是不能这么轻易的过关。

    但是林家可以,只要跟父亲打了招呼,这孩子就能入了林家的宗籍,有了新的身份。

    床上,已经睡醒了的林墨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好奇的看着坐在桌前的那一对男女。

    林梦雅伸出了双手,抱住了还在襁褓中,对外界一无所知的林墨言。

    “林墨言,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侄子了。记住哦,你的名字可是那边的那个哥哥起的,所以,等到你长大以后,千万要记得,感谢那个哥哥哦!”

    林梦雅抱着孩子,手指点着他的小脑袋,温柔的说道。

    倒是龙天昱神色一正,严肃的看着林梦雅。

    “错,我是姑父。”

    林梦雅看着他,脑袋,却慢了半拍似的。

    随即,白了龙天昱一眼。这家伙,真是的,半点亏都不肯吃。

    “哇——”

    林墨言突然间在林梦雅的怀中哭了起来,立刻,那稚嫩的嗓音,以刺穿耳膜的音量,在两个人之前吵闹了起来。

    林梦雅赶紧着拍拍哄着,可林墨言,却一点面子都不给。

    最后,还是已经一脸无奈的龙天昱,从外面,拿来了一直给他温着的牛奶,一勺勺的,喂给了林墨言吃。

    香甜的牛奶,终于让孩子的哭声停止了下来。

    觉得松了一口气的林梦雅,却用探究的目光,看着正一脸认真喂奶的龙天昱。

    没想到,这家伙还能这么细心。

    如果,他们以后真的有了孩子,怕是龙天昱,会把那个孩子给宠上天吧。

    不知不觉中,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在不经意间,她竟然已经跟龙天昱一样,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了。

    那两个被龙天昱扔出去的药囊,后来,又被林梦雅偷偷的捡了回来。

    其实,这东西除了避孕的药用外,还有一点,林梦雅并未明说。

    偷偷的把药囊送到了老师用作研究的帐篷内,在老师疑惑不解的目光中,林梦雅小心翼翼的拿起了剪子,最后,从药囊的角落中,剥离出一枚黄豆大小的光滑蜡丸来。

    “这是——毒药!”

    百里睿几乎是瞪圆了眼睛,看着那黄豆大小的蜡丸。

    但是,唯有他跟林梦雅清楚,这毒药,到底是意味着什么。

    “没错,这就是之前,横行云州的毒药。幸好,昨天这两个东西,被王爷给扔到了帐外。不然的话,这东西,肯定会被室温融化掉。”

    所以,其实林梦雅昨天,只是挑了并不重要的东西来说的。

    被龙天昱一把扔到帐外,也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

    而且,她也不必担心,会有人敢靠近龙天昱的营帐。

    不然的话,那东西继续留在营帐中,最后,肯定是会因为温度,而融化掉外表的蜡衣。

    到时候,怕是避难营地里,无一人可以幸免。

    “好歹毒的心思!不过,有了这个东西在,咱们的解药,也可以加快步骤了。”

    百里睿也是个见到新奇的毒药,就会情不自禁的变态级别的人物了。

    小心翼翼的,把这俩个蜡丸放在了特质的小瓮中。

    虽然这毒刁钻,但是作为大师级别的人物,百里睿自然是有自己的方法,让这毒,不会再危害人间。

    “老师可知道,咱们今天能得到这毒药,还要多亏了古昳这个大恩人呢。”

    林梦雅语气里带着几分冷嘲热讽,说实话,之前见到古昳的时候,林梦雅还觉得,虽然他们研究出来的解药不怎么样,但是至少,还是有一颗悬壶济世的之心的。

    现在看来,却是心如蛇蝎的毒妇了。

    只是争风吃醋而已,居然不惜,用无辜之人的性命作为陪葬。

    这种人,林梦雅可绝对不会姑息。

    “哼,我早就觉得,那女人不坏什么好心思。好好的女子,却非要扮作男儿身。难不成,以为大家的眼睛都是盲了么!丫头,这东西你拿着,有机会了,好好的招待她一番。”

    老师能认出古昳的身份,林梦雅可一点都没有惊讶。

    其实男人跟女人之间的不同,也不仅仅是通过器官来辨认的。

    走路的姿态,说话的方式,都有可能会露出破绽。

    不过,有些是他们这些大夫能辨别的。普通人,则是观察不到这些罢了。

    看着老师塞给自己的黑色小瓶,林梦雅的嘴角,却是勾起了一丝丝的坏笑来。

    没想到啊没想到,老师居然会给她这种东西。

    眼神,带着只有俩个人才懂的默契,只是轻轻的接触,就已经达成了共识。

    古昳是么?这下子,你死定了!

    ‘阿嚏——’

    处在营帐之中,惴惴不安的古昳,此刻,却是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萎靡的躲在自己的被子里,昨天,自从她送去那个药囊后,心,就慌得厉害。

    小手紧紧的抓着被角,救人,她常做。但是害人,她,还是第一次。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中不安的缘故,体质过人的人,居然,一夜之前,就感染了风寒。

    “师兄,喝药吧。你看你,才一天晚上的时间,就憔悴成了这个样子。”

    古星蹲着一碗褐色的药汁,自帐外走了进来。

    担忧的看着自家的师姐,要是让师父知道,是他没有照顾好师姐的话,怕是被打得皮开肉绽,也只是早晚的事情。

    “我没事,只不过感染了风寒而已,谢谢你了,还要费心给我煎药。”

    从小,就是在这种药香熏陶之下长大的古昳,对待这褐色的苦涩药汁,已经是丝毫不陌生了。

    在师门之中,无论是吃饭还是睡觉,都是要伴随着这药的味道。

    所以,她倒是没有任何的顾忌,一仰头,便全部都喝进了肚子里。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