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章 不怀好意
    “老师真是吝啬得很呢,要是以后我有了孩子,难道老师连个见面礼都不给么?”

    这几天阿秀不在,老师偶尔也会帮忙带带小豆丁。

    别看老师用起毒来毫不留情,但是面对那个小家伙,却是一脸的柔情。

    听说百里无尘就是老师一手带大的,虽然老师的技艺有些生疏了,但是,不管是抱孩子还是喂孩子吃东西,都是有条不紊的。

    至少,比她这个生手,要强上许多了。

    甚至于,林梦雅有些坏心眼的想,让这孩子,以后就给老师和云竹当儿子好了。

    反正,以他们这个年纪,要想自己生的话,其实是有些困难了。

    蹉跎了这么久,老师跟云竹,也该有自己的生活了。

    “你这丫头,就会来盘剥老师!”

    百里睿笑着瞪着自己的学生一眼,这一年来,有她在身边,又有了云竹的朝夕相伴,实际上,他已经觉得自己的人生无憾了。

    若是真的有幸,能看到林梦雅的孩子,那他,一定会把那个小家伙,当做自己的亲生孙女一样疼爱的。

    自然,见面礼,也是他早就准备好的了。

    “哪有,我的孩子,以后也会叫老师外公的。所以,礼物可不能少,不然的话,我娘家的父亲,可会比您还要亲近哦。”

    林梦雅俏皮的说道,其实,之前父亲也曾经托人给她送了不少的信。

    虽然没有直接说,但是那委婉到不能再委婉的语气里,也能让她品出一丝丝,关于老头子们想要含饴弄孙的愿望来。

    其实,不是她不努力,而是——

    “怎么可能!他虽然是你的亲夫,但是没听说过一句话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过,丫头啊,你现在的身体,可确实是不太适合生育。不过这件事,你要跟昱王爷讲明么?”

    她可以瞒过任何人,却唯独,瞒不过老师的一双慧眼如炬。

    残存在她身体里的余毒,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时间的潜伏,也是跟她体内的各种毒药补药的融合。已经渐渐的,有了超脱她控制的变化。

    就从昨天开始,神农系统居然已经检测不出,她体内毒素的含量了。

    这个结果,只有两种可能性。

    一是毒素已经完全的清除掉了,所以,她的身体里,跟血液内,都已经没有了毒素的踪迹。

    当然,这是最好的一条,也是她最希望的。

    不过很可惜,这却只是她的期望罢了。

    二是毒素已经跟身体融为一体了,也就是说,她现在的血液,骨骼,肌肉,甚至于毛发,都可能有了毒素的存在。

    所以,神农系统检测的时候,会把毒素,也当成她人体正常的一种元素。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的麻烦,可就大了。

    “老师,我会变成一个毒人么?”

    思考良久,林梦雅才幽幽的问道。

    尽管心头压抑着害怕,但是,那双眼睛里,却依旧,盛满了平静。

    “应该不会,傻丫头,你的身体,不过是暂时余毒未清而已。要是你真的成了毒人,那老师,肯定会首当其中的,帮你想到解决的办法。再不济,老师可以带你回百里家,咱们师生二人,一定会想到办法。”

    百里睿安慰着自己的学生,其实,这样的结果,也是他始料未及的。

    但是有一点,他深藏在心中,却并未给压力已经很大的学生,继续加码。

    其实,林梦雅的体质,是有有一些特殊的。

    曾经,在无意中,他取过一点林梦雅的血液样本。

    这丫头的血液,外表跟常人无异。但是,他发现林梦雅的血液,竟然可以中和所有毒药的药性。

    假设说,不管这毒药的药性有多难以调和,只要加入她足量的血,那这些药性,则是会在她的血液之中,得到最好的调和。

    听起来,好像是十分的简单。

    但是,一旦这个秘密,被那些疯狂的毒医得知,或者是所谓的医学正统得知的话。

    那等待林梦雅的,也许,会是灭顶之灾!

    要知道,为什么一剂药里,总是会用许多的药,来调和主药的药性。

    就是因为,必须要得到一个统一,才能发挥出药剂最大的药性来。

    治病救人也好,还是用毒取人性命也好,可不是随随便便,用上几味药就可以的。所以,这件事情,他不能告诉任何人。

    为了林梦雅,也是为了天下的毒道医道的传人。

    三十年后,他不能再让江湖,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辞别老师,林梦雅兜兜转转的,又回到了龙天昱的营帐之中。

    他还在安置灾民,所以,还没有回来。

    林梦雅坐在椅子上,随便拿起了一本医书,可却一点,都看不下去。

    这件事,应该告诉给龙天昱么?

    她不想隐瞒龙天昱任何事情,记得曾经看过的电视节目上,主持人曾经说过,千万,不要随意的隐瞒你的另一半。

    如今,她并非是想要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体状况。

    只是因为龙天昱实在是太忙了,她,不想再让他,因为自己的事情而烦心。

    “请问,昱王妃在里面么?”

    帐外,忽然传来了略有些陌生的声音。

    林梦雅放下了手中的书,略微收拢了自己的情绪后,才说道。

    “请进。”

    当古昳出现在帐篷内的时候,林梦雅并未觉得奇怪。

    她的直觉很准,从这个女人看龙天昱的眼神里,她就已经能看出许多东西来。

    不过,龙天昱对这个古昳,可是半点心思都没有。

    所以,她连情敌,都称不上是。

    古昳依旧是青年男子的打扮,但是,在最初的惊慌过后,人,也恢复了平静。

    跟在她身后的,则是那个不成器的师弟。

    两个人今天的态度倒是有些意外的和善,所以,林梦雅才没有立刻赶人走。

    “昱王妃有礼,冒昧打扰,其实,是我有个不情之请。”

    古昳的语气虽然客气,可林梦雅却并未打算,跟她有过多的解除。

    坐在椅子上,甚至连起来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是淡淡的看着古昳,一双眼睛,似乎可以洞察人心似的。

    “既然是不情之请,那就不要请求了。我跟古大夫没什么私交,甚至于,因为令师弟还有不小的误会。王爷临走之前吩咐过,任何人任何事,都等他回来再一一过问。若是古大夫有事,不如,还是去找王爷吧。”

    林梦雅语气淡然,毫不留情的逐客令,别说是古昳了,就连古星,也是一脸诧异的,看向了林梦雅。

    这女人,难不成是觉察到了什么?

    心中有鬼,人自然是有些不安的。

    古昳面上愣了愣,一双眼睛,却有些不敢,跟林梦雅对视了。

    只是,从古星的手中,拿出了一物,放在了林梦雅面前的桌子上。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因为王妃是从外面回来的,按照规矩,应该由我诊脉的。可男女授受不亲,王妃却是千金之躯,容不得半点轻慢的。所以,唯有跟我师弟,献上这药囊一对,希望,能让昱王妃身体康健。”

    目光,落在桌子上的一双药囊,其实,就是用棉布缝成,里面加了一些艾叶之类的东西,可以预防传染。

    这倒是个好法子,林梦雅拿起药囊,轻轻的嗅了一口,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笑容来。

    “多谢,如果没别的事,就不耽误二位的时间了。”

    东西也送到了,古昳跟古星,自然是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了。

    与其留在这里,尴尬的跟林梦雅对视,还不如就此离开的好。

    看着俩个人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后,林梦雅拿起药囊,嘴角,却勾起了一抹冷笑。

    哼,她还以为古氏有多好心。

    送来这么两个东西,也难为了他们,居然肯花这种心思,来对付她了。

    “听说古昳他们来了,怎么,有没有为难你?”

    从外面匆匆归来的龙天昱,第一句话,就是询问自家王妃有没有受委屈。

    说实在是的,他家王妃的战斗力之彪悍,别说是古氏那俩个人,就算是多来几个,也未必,能得到什么便宜。

    可在龙天昱的心中,林梦雅就是他必须要保护一辈子的人。

    哪怕,赔上性命,也必须要在所不惜的那一种。

    林梦雅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龙天昱,纤细细嫩的手中,绕着这药囊的带子玩。

    “欺负倒是不敢,只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挡了他们的路,人家,想要来取我的命罢了。”

    轻轻巧巧的,却说出了让人不由得有些毛骨悚然的真相。

    龙天昱眉头微皱,几步,就走到了林梦雅的面前。

    伸出手来,把她从椅子上抱起,仔细的细看了一番后,才在林梦雅微微羞涩的目光中,把她按在了自己的怀中。

    “有我在。”

    静静的体会在他怀中的每分每秒,林梦雅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尽管这男人从来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可他们俩个在一起的时候,似乎连空气,都像是熏染了爱情甜腻的。

    偷偷的在他的怀中,无声的绽放出了一个甜笑来。

    小手像是无尾熊一般,吊在了龙天昱的脖颈之上,整个人,就像是一个耍赖的孩子。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