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九章 毒门密令
    如果,让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肌肉骨骼都翻转,硬生生的承担着,堪比酷刑的折磨。

    只是想想,就不禁让人的脊背发凉。

    所以,她要尽可能的,在症状出现以前,找到真正的解药。

    不然的话,龙天昱很可能,会成为古昳他们的替罪羊。

    如此一来,跟古昳争风吃醋的事情,林梦雅一来是真的没什么兴趣,二来嘛,她也没有那个时间了。

    “真是个庸医!庸医误人!”

    百里睿几乎是有些愤怒的低吼,在他的细心研究下,古昳他们药中的副作用,已然是清清楚楚的了。

    吃了这些药的人,无异于饮鸩止渴。

    百里睿虽然是个毒医,但是在看到这样的结果后,也忍不住对古昳,充满了厌恶的心情。

    “也许,她也是无心的吧。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老师这么深厚的毒学造诣。”

    比起百里睿来,林梦雅却是淡定了许多。

    能得到这种结果,老师身后的毒学,跟她身负的现代技术相结合的原因。

    但如果只是古昳的医术的话,怕也是推测不到,会有如此眼中的并发症的。

    也许,别的事情林梦雅并不了解,但是最起码,古昳,不像是那种草菅人命之人。

    “学艺不精,就不要出来害人。哼,他们这些人我难道还不知道是什么德行么?一旦将来毒发了,说不定,是要把这顶帽子,扣在咱们毒医的身上。三十年前,他们就曾经这么干过。”

    从前,林梦雅就觉得有些奇怪。

    老师脾气是古怪了一些,但其实,却并不知一个暴躁的人。

    但是,唯独对那些正统的医学,尤其是世家,总是会有些莫名其妙的针对。

    比如说她跟老师提起百草阁的事情,老师就曾经,如数家珍一般,把那些长老名医们,骂了个臭头。

    如今看来,似乎,是以前有什么过节吧?

    “三十年前的事情?”

    林梦雅这次问来,百里睿却并未有回避,反而是叹了一口气后,坐在了林梦雅的对面。

    语重心长的,提前了从前的那些事情。

    “咱们医道虽然不比江湖门派清楚,可到底是内外有别。现在,有许多人认为,毒术是起源于烈云帝国,医术是起源于临天国,其实,这都是讹传而已。据我家家谱记载,毒术与医术,其实,都是自上古古国流传下来。不过,是因为有所区别。这才有了临天的百草阁,跟烈云的黑灵院。但是,咱们毒术一脉的传承,都是要归结于毒门的。”

    毒门?这倒是个新鲜的字眼。

    林梦雅下意识查询了一下青筝谱,发现就连这部奇书上,都没有关于毒门的记载。

    不由得凝聚了心神,专注的听着老师的话。

    以百里睿的骄傲,提起毒门二字来,竟然也是一脸的虔诚。

    不由得,勾起了林梦雅的好奇心来。

    “毒门,据说起源于古唐国,是由一位奇人创立。共著有毒学典籍七十六,涵盖了几乎所有的毒学典籍。咱们后世所传的毒术经典,都是来自于此。但是,因为一些原因,古唐国破灭,毒门,也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虽然如此,可毒术其实并未失传。只不过因为毒术当时的名声不好,因此,大部分,都聚集到了烈云而已。”

    林梦雅点了点头,这种情况,其实在现代也是有过类似的。

    只是,这个毒门就这样消失了,未免,让人觉得可惜不已。

    话锋一转,百里睿的神色,突然间带着几分的不屑。

    而后,就开始讲述起了,三十多年前的事情来。

    “本来,咱们毒术跟医术的传人,每隔十年,是要比试一次的。比试的方式很简单,只要双方各拿出一份药来,如果医术的不能解开咱们毒术,那就算是输了。表面看起来,好像是咱们落了便宜似的。但实际上,这世上所有的药物都有相生相克之道。毒药研究出来,那解药,也会应运而生。所以,毒术传人总是赢多输少。可三十年前,我父亲的至交好友,曾经得到过一株罕见的毒花。这花,花蕊是毒,但花瓣可解。花瓣也是毒,但是茎叶可解。茎叶也是毒,但根须可解。如此奇花,又十分的罕见,所以,我父亲的那位好友,已经搜罗了天下,几乎所有的这种毒花。那一年,我们已经是胜券在握了。谁知可此,竟然爆发出了一场瘟疫。”

    接下来的情节,林梦雅听着何其的相似。

    不过,只是内容,改成了这瘟疫的症状,是跟毒花中毒的症状相似罢了。

    而那些自诩为医道传人的名医们,到处给人解毒。可因为不对症,反而导致了大部分人的死亡。

    所以,为了逃避责任。

    也为了抹黑毒术传人,他们,就联合起来,把责任,都推给了那位前辈。

    “当年,沈叔父实在是被逼无奈。一时想不开,竟然自戕身亡。后来,虽然证明了那些毒花,并非是致病的元凶。可是,那些无耻之徒,为了自己的名声,竟然把可以证明叔父清白的毒花,付之一炬了。也是因此,我父亲才下令,百里家终身退出毒医两脉的象征,却没没想到,即便是慎之又慎,可还是,落下了一个家破人亡的结果。”

    一丝丝的苦涩,从老师的嘴角,蔓延开来。

    林梦雅垂下了自己的眼睛,这些事情,其实她是能够理解的。

    人活在世,追逐着的,无非名利二字。

    她如今不管找得如何冠冕堂皇的理由,可所做的一切,无非是希望龙天昱,能够名正言顺的,登上那个位置而已。

    如果此时,有人胆敢阻拦的话,她怕是也会毫不犹豫的,用尽各种手段,除掉那些碍事之人。

    她,可从不是个多高尚的人。

    “不过,老师所提的毒门,可是跟老师的家传有关么?”

    林梦雅别看对别的事情不感兴趣,但是有关于毒术的传闻,她其实跟百里睿的态度很像。

    越是钻研毒学,她越是觉得自己的见识浅薄。

    毒术至于医术,不发有相似之处。

    但是其实想要专精于毒术,却要比医术,更加的困难。

    所以,一听到毒门,她立刻,就觉得心头,好似被人挠了痒痒似的。

    看到唯一的学生,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后。百里睿想了想,还是决定,从自己的行礼中,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布包。

    布包有手掌大小,暗红色的绸缎,虽然有些旧了,却依旧散发出上好的光泽来。

    林梦雅盯着老师手上的小布包,难道说,老师又要给她什么传家宝了么?

    “死丫头,就知道盯着我这点家底。唉,这东西当初多少人想要得到,都没有得手,如今,却是便宜你了。”

    百里睿笑骂了一声,可语气里,却带着淡淡的不舍。

    把小布包一层层的掀开,最后,是一枚透着古拙气息的印章。

    看到这印章的样子,林梦雅却愣了愣。

    如果不是面前的印章,是黑曜石的质地,上面,又是有着白色菊花的花纹的话,她一定会因为,这印章,就是她在林家的水池底下,看到的那枚钥匙。

    不过,她还是把疑问放在了心底。

    因为直觉告诉她,这东西,可不像是眼前看到的这么简单。

    “你既然已经拜入我百里家,那么有些东西,你必须要承担的了。第一,咱们百里家乃是正宗毒门一脉,如果以后有缘,毒门重见天日的话,你必须要去毒门,亲自认祖归宗。”

    看到老师这幅郑重的样子,林梦雅只得点了点头。

    但是其实,她对毒门也充满了兴趣。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的话,她必定会去的。

    “第二,你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毒门跟这黑菊令的存在。尤其是医术一脉,这么多年来,他们无时无刻的,都在盯着毒门的一切动向。哪怕,是你最亲近之人,也不能透露,明白了么?”

    这一点,林梦雅只是迟疑的片刻后,就点了点头。

    龙天昱从来不会干涉她关于毒术上的事情,况且,三绝堂的秘密,她还是打算,要留到最后的。

    所以,这一点,倒也不算是为难。

    “第三点,你倒是可以自由的选择。如果可以的话,其实为师倒是希望,这黑菊令,就停止到你这里就好。毒门,其实对我们来说,不过一场大梦而已。”

    百里睿的声音很轻,轻到林梦雅,差一点就没有听出,老师语气中,深藏的遗憾与不忍。

    微凉的黑菊令握在手中,林梦雅却觉得有千斤重。

    毕竟,这黑菊令,是承担了百里家,不少代人的梦想与期望。

    如今老师传到她的手中,怕是,也有了断夙愿的意思吧。

    反手,郑重的把黑菊令放在了怀中,林梦雅庄重的看着百里睿,这三点,她一定会选择出,一个最好的结果来的。

    “好了,最后一点家底也掏给你了。为师可没有什么了,你这丫头,可莫要再惦记了。”

    把心酸掩藏在心底,百里睿故作轻松的样子,倒是看得林梦雅,有些心中不忍。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