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八章 痴念妄想
    精致的眉眼,如同水般的温柔轻灵。

    哪怕未经精细的雕琢,依旧散发着,让女人都难以嫉妒的魅力来。

    只是轻轻的一眼,那女人就低下头去,大概是因为龙天昱的一句话,而发出了轻微的笑声。

    可古昳却从心头里,无端的生出了几分无力感来。

    她总觉得,天地间的女子,自己也能排上一号来的。

    却在看到林梦雅后,觉得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罢了。

    “古大夫是好心,王爷不如允了吧。”

    温婉柔和的嗓音,却让古昳觉得有些难堪。

    其实,这几天的相处中,从未对任何人动过心的古昳,却偏偏,对始终对她冷冰冰的龙天昱动了心思。

    本以为,他是碍于自己女扮男装,才会无动于衷。

    现在看来,却是因为他的王妃。

    “好吧。”

    龙天昱立刻答应了林梦雅的话,一双刚刚还溢满了柔情的眸子,此刻,在面对古昳的时候,又即刻,变成了古井无波。

    “那就有劳古大夫了,我夫人才刚回来,需要休息,古先生,请吧。”

    面无表情的逐客令,丝毫不因为古昳眼中的不舍,而有些微的颤动。

    古昳咬了咬唇,却是转身,疾步走出了龙天昱的营帐。

    看着那女人的背影,林梦雅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凉薄的笑容来。

    “这个古大夫,倒是跟我想象的不同。”

    女扮男装,已经是出乎了林梦雅的预料。

    如今,却竟然对龙天昱动了心思。

    不过,龙天昱好像丝毫,未曾察觉到似的。

    “嗯,医术还算是精进。”

    在提起古昳的时候,龙天昱的情绪,没有一丝丝的波动。

    林梦雅的心中,却是了然。

    怕是对于龙天昱来说,古昳不过是个能帮上忙的陌生人。

    既然是陌生人的话,那么,他一定不会浪费一丝一毫的精力,来探究古昳的小女子心思了。

    “累了吧,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晚上我回来看你。”

    温柔的把林梦雅安置在他的床上,跟已经熟睡的小家伙并排躺在一起。

    敛去一身冰冷的龙天昱,果然是这世上最迷人的男人。

    “嗯,你去忙吧。”

    笑着点了点头,林梦雅其实并不打算,戳破古昳拙劣的伪装。

    情敌她见得多了,但是,从见到古昳的第一眼开始,她便是知道,这个女子,还不足以撼动她跟龙天昱的感情。

    既然是个无关紧要的路人甲,不管是她跟龙天昱,就不值得费神了。

    闭上眼睛假寐,林梦雅却是快速的翻阅起了青筝谱中,关于铁甲蛊的这一块。

    皇上力排众议,把她跟龙天昱送到这里来,未尝,不是存了让龙天昱收揽民心的深意。

    如果这事办得不好,那龙天昱想要再获得这种机会,怕是已经难上加难了。

    再加上她出京以前,就曾经派人,给哥哥秘密的送去了一封信。

    也不知道哥哥,准备得如何了。

    皇上虽然不喜欢太子,却也因为,忌惮皇后母家的势力,所以,才不能轻易的废除太子。

    这一次,说不定龙天昱会撼动太子的根基。

    真到了那个时候,那跟皇后她们的正面对抗,也会渐渐转为明面。

    行走在刀刃之上,稍有不慎,她跟林家,都会面临万劫不复的结局。

    所以,不管吴王氏所说是真是假,她必须,要在先可以自保的情况下,再去查证。

    只剩下一大一小的帐篷中,幽幽的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叹息。

    有些事情,已经远非她想象的,那么简单了。

    从龙天昱的帐篷里,跌跌撞撞的走出来的古昳,只觉得全身,似乎被掏空了力气。

    俏脸上,满是失望与羡慕的纠缠的痕迹。

    就连已经走回了自己的营帐,又这样失魂落魄的,瘫软在自己的位置上,都没有了丝毫的印象。

    脑海里,满满的都是,在龙天昱的帐篷中,看到他跟他的夫人,相处的那一幕。

    那种画面,似乎是她一直企及,却绝对无法插入其中的。

    一想到,自己才刚刚萌芽的感情,就这样破灭了。

    心头,又带着几分不甘心。

    “师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那个家伙,又给你气受了?”

    在得知了真相后,被古昳狠狠教训了一顿的古星,可此,讨好的看着自家师姐。

    在家里,师姐可是师父的掌上明珠。

    他们这几个师兄弟,不说把师姐毕恭毕敬的供着,也至少对她十分的友善谦和。

    只是,也不知道师姐是怎么想的,竟然,对那个总是对她不假辞色的男人,起了心思。

    想到这里,古星的眼睛里,就带上了几分的嫉妒来。

    这一次出门,他本以为会跟师姐有两厢独处的机会。

    现在可好,师姐的心思,他倒是比任何人,都清清楚楚了。

    “他...永远不会属于我了。”

    向来坚强自信的古昳,心头一酸,竟然掉下了滴滴泪珠。

    顿时,古星也十分的惶恐。刚想用自己的手去给她擦眼泪,却被古昳,一手给推开了。

    手,落在半空中,可古星的神色,却带着几分的薄怒。

    “师姐,他不就是个王爷么?等到咱们回到师门,你开口求师父。你师父的威名,什么皇亲贵胄,还不是要乖乖的,来求娶你么!”

    古星的话,瞬间,让古昳呆滞在了当场。

    转过头来,那双微红的眼睛,几乎,是带着几分恳求的,看着古星。

    “星弟,你说,只要爹爹开口,他就会娶我么?”

    几乎是立刻点了点头,古星那骄傲的神情,倒像是比一国的亲王,还要威风八面似的。

    “没错,有爹爹在,他一定会属于我的。但是,他的那个王妃...我怕有她在,龙天昱是不会看上我的了。”

    其实,古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龙天昱。

    大概是因为,那一晚,他们几个人商讨瘟疫的事情。龙天昱那精致认真的侧脸,震动了她的心吧。

    也许,那一次救治灾民的时候,龙天昱的指挥若定,让她的心中,开始生出了羡慕。

    亦或是,在越发的了解他以后,他的优秀,他的完美,他的能力,让她的芳心,渐渐的遗落在他的身上。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在昱王妃出现后,似乎,都成了她渴望而不可及的痴念了。

    他看林梦雅的眼神,比自己看他的眼神,还要真挚热切。

    若是有林梦雅在的话,怕是这辈子,他都不会施舍半分的真心,在她身上的吧。

    看着突然间,又变得沮丧无比的师姐,古星的眼神里,忽然间多了几分阴毒来。

    “如果她碍事的话,师姐,不如咱们...”

    这个念头,在古昳的心头,一闪而过。

    但是,她很快,就把这个念头,强压了下去。

    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一般,不行,且不提,她听说昱王妃也是医道高手。

    若是被龙天昱发现了,怕是她跟星弟,都走不出营帐。

    更别提,夺得龙天昱的宠爱了。

    “别急,我知道师姐你的顾虑。前几天,那些人又来了。我知道师姐你心善,所以才放过了那些孩子。但是,如果咱们能完成那些人的托付。说不定,他们会有方法,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那个碍事的人呢!”

    古星低沉的声音,却像是魔鬼的诱惑一样,让古昳心头,坚守的防线,渐渐的有了崩塌的迹象。

    他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知道师姐已经快要被说服了。

    眼中划过了一丝窃喜,不由得,又加重了筹码。

    “我跟他们说过了,太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师姐你绝对不会去做的。所以,他们开出了一个,对于我们来说,轻易就能做到的条件。”

    古星的话,让古昳的心,陷入了诱惑的漩涡之中。

    清澈的眸子里,良知与**之前犹豫,渐渐的,向着一方,偏斜了下去。

    “他们,提了什么条件?”

    看着古昳犹豫的样子,古星的脸上,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他们出来救死扶伤,却半点好处都没有捞到。

    天底下,哪里会有人,做出这种蠢事来呢?

    低下头,在古昳的耳边,细细的耳语了几句。

    后者,也只是为难了片刻之后,就重重的点了点头。

    此刻,在营帐中翻查青筝谱的林梦雅,丝毫不知道,女人心中的痴念,究竟,会绽放出多罪恶的阴谋之花。

    灾民的安置工作,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林梦雅实在是睡不着,所以,在查阅完青筝谱以后,一个人,从营帐里悄悄的溜了出去。

    据龙天昱的人来回禀说,类似于这样的营地,在云州大大小小共有二十多个。

    朝廷的赈灾物资还算是及时,所以,最初的猝不及防过后,疫情,也渐渐的遏制了下来。

    这几天,其实她在隔离营地里,并没有闲着。

    而是不停的,跟老师一起研究着,龙天昱的属下们,从各地送来的样本。

    她发现,其实古昳他们所谓的治疗药物,不过是延缓了发病的时间而已。

    多则三五年,少则几个月。那些曾经以为,别她治愈了的病患,一定还会再次发病的。

    而且,被延缓的,不仅仅是病发的时间,还有变得缓慢下来的痛苦。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