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六章 步步藏凶
    林梦雅认真的说,阿秀也认真的听着。

    思考了片刻后,阿秀才缓过了神来,看着林梦雅,有些懵懂的样子。

    “你的意思是说,让我回去帮他?”

    林梦雅点了点头,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让她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烛龙会也好,皇权的争夺也好,这一切的一切,远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原本,她以为自己是下棋的人。却不知道,她早就已经成了棋盘上的一枚棋子。

    林家,已经被她捆绑到了棋盘之中。既然如此,她便没有理由,再让别人,也被一起,随她盛放在利益的天平之上。

    “可是,我想留在这里帮你。梦雅姐姐,你不会嫌弃我碍事吧?”

    阿秀有些紧张的看着林梦雅,她可是费尽了力气,才从别人那里,得知那个人最在乎的,就是这个姐姐了。

    如果,她没有帮上林梦雅的忙,被那个人知道了,说不定,会真的讨厌她的。

    但是,如今林梦雅却说,他可能遇上了麻烦。

    两厢之中,阿秀也难以取舍了。

    “当然不,我反而是觉得,你是一个很能干的人。可是,你在这里,能发挥的作用实在是有限。不如回去,帮一帮他。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托你,帮我给他带一封信呢?”

    阿秀拼命的点头,生怕林梦雅下一刻,会后悔一样。

    看到这丫头已经被她说通了,林梦雅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她能猜到阿秀的身份,别人,未必猜不到。

    可现在的情况看来,她能借到的力量越大,反而越发的危险。

    如此,她还不如,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有用。

    也许,还能有缓冲的时间。

    给小玉的信,林梦雅也不知道该写一些什么。

    他已经许久没有信寄过来了,想必,如果不是情势十分危急的话,小玉是绝对,不过让她这么担心的。

    思来想去,林梦雅唯有在信上,写了一行字。

    “安好,勿念,保重。”

    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其中的深意,却是尽在不言中。

    阿秀的离开,悄无声息。

    对外,不过是宣称她是去寻找药材了。

    对岸,虽然真正的古大夫已经回来了,但是药材,依旧是个重大的缺口。

    不少人都加入了寻找药材的队伍,所以,多了阿秀这么一个人,倒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唯一觉得不方便的,便是从今天起,林梦雅要一个人,面对一个只会吃跟睡的小豆丁了。

    阿秀的叔叔一定派人跟着她们,而且,她们之前,也会有独特的联系方式。

    想必,过不了多久,阿秀就会踏上回家的路。

    林梦雅抱着小家伙,望着远方出神。

    最近,她总是有种漂泊无依的感觉。不管是林家,还是昱亲王府。

    明明是那么熟悉的地方,此刻想起来,却是有种不清不楚的陌生味道。

    精致的眉头,不经意的悄悄的蹙起。

    丝毫没有注意到,一双充满了担忧的眼睛,此刻,已经盛满了她的忧愁。

    “如果你舍不得阿秀离开的话,现在,还能把她追回来。”

    萧奕?温和的嗓音,在林梦雅的身后响了起来。

    转过头,逆光模糊了林梦雅的五官。但是,她坚定的态度,却丝毫,没有任何的改变。

    “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位置,阿秀的,不是在这里。”

    对于萧奕?,林梦雅的感觉,说不上讨厌,也说不上喜欢。

    的确,对于以前的她而言,萧奕?是个温柔的哥哥。哪怕被悔婚,也是因为这是林家跟萧家家长们的一厢情愿而已。

    但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萧奕?,只是个熟悉的陌生人罢了。

    何况,吴王氏临死前的那句话,让林梦雅对这些世家,重新充满了戒备。

    吴王氏的话,她从未全信。但是,却是给她提了个醒。

    看来,烛龙会之所以会选择在云州下手,其中的关键,她必须要想重新思考过才行了。

    “的确,那你的位置呢?还有,我的呢?”

    后面的那半句话,更像是自言自语。

    萧奕?低下了头,迷茫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找回了自己的责任。可是,在看到林梦雅跟表嫂被人围困的时候,他心头的意念,好像是又发生了变化。

    如果有一天,他拼命维护的人,也会因为别的事情而倒戈相向的话,那么,他是否会再一次,尝试被人背叛的滋味?

    之前,压在心底的疑惑,再一次的涌上了心头。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唯一清楚的是。人的位置,不是上天注定的,也不是谁给的。而是,我们自己选择的。”

    没错,林梦雅其实早就清楚。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她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可如今,她却因为吴王氏的话,而有了些许的动摇。

    她所做的选择,真的全都是对的么?

    如果,吴王氏的话是真的,那么,她该如何,来继续以后的生活?

    心头有些微乱,不知不觉中,林梦雅收紧了抱着怀中小家伙的手。

    被挤压得略微有些疼痛的小家伙,瞬间扯着嗓子哭闹了起来。

    林梦雅被打断了思路,立刻去查看小家伙的状况。

    无论如何,吴王氏的话,她总要去验明真伪的。

    至少,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就被人利用了。

    没有了阿秀在身边的林梦雅,除了忙碌一点之外,并没有任何的不同。

    龙天昱还是经常的让人,稍些书信过来。

    只是有好几天,没有站在岸边,跟她见过面了。

    隔离营地里,也再一次安静了下来。

    气氛,也渐渐的不再那么压抑。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再敢跟林梦雅作对了。

    或者说,她们已经意识到了,那一天的站队,早就已经隔绝了林梦雅跟她们之间亲近的可能。

    所以,当她们再次适应林梦雅的冷漠后,相处的模式,也固定了下来。

    互相不侵犯,那么,也就少了许多的摩擦。

    这样也好,林梦雅也乐得自在。

    被她暂时收养的小家伙长得很快,除了萧家嫂子跟朱大嫂来帮忙,照顾得最多的,就是老师百里睿,跟萧奕?了。

    每天看到这两个大男人,被一个小豆丁给折磨得紧皱眉头,大呼饶命。

    也让林梦雅的心情,不由得轻松了许多。

    所有的孩子们情况一切正常,按照林梦雅的推断,只要这些孩子平安生长到一年以后,没有孵化机会的铁甲蛊虫卵,就会跟孩子们的身体融为一体。

    而从青筝谱上,林梦雅也得知了另外一个绝密的消息。

    那就是铁甲蛊其实以前,并不是用来处罚罪犯的恐怖刑罚。

    而是用来保护新生儿的一种手段,许多的古老民族,都会在孩子刚刚降生后,种下铁甲蛊的虫卵。

    一来,是可以增强新生儿对毒物的抵抗能力。二来,这种虫卵,其实是可以护住下孩子的心肺。

    至于,那种恐怖的繁殖方式,也算是一种,对夭折新生儿的纪念吧。

    只是,这种功能不知道为何,竟然在流传中渐渐隐没了。

    反而留下来的,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铁甲蛊虫。

    不过,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个坚持活埋的古大夫,说不定,只知道铁甲蛊虫的繁殖,却并不知道虫卵真正的妙用。

    既然如此的话,那给孩子种下虫卵的人,也许,不是那个草包呢?

    一切,还都是一团的疑云。看来,她必须要一一查明,才能掀开最终的秘密。

    “启禀王妃,王爷来接您了。”

    帐篷外,李甲恭敬的说道。

    林梦雅收起了自己的思绪,自从那个真正的古大夫回来了以后,想要活埋孩子的声音,也变得越发的微不足道了。

    从龙天昱的信上,林梦雅得知,那个真正的古昳古大夫,是个极度护短。是非不分之人,但是,唯一可取的地方,就是在他得知自己的师弟,要活埋无辜的婴孩后,竟然主动,压着师弟,却跟龙天昱认错。

    在这一点上,林梦雅倒是看出,这师兄弟的不同之处了。

    既然是如此,那暂时避难的隔离营地,也就没有了作用。

    但是龙天昱,为了保障孩子们的安全,还是态度强硬的,要求古氏师兄弟,不能靠近隔离营地。

    听说,又是闹了一个不愉快。

    可龙天昱并不在乎,不过,这几天平安无事的过去了。所谓孩子是源头的消息,也消失殆尽了。

    此时,也是是时候,让这些妇女跟孩子,跟家人团聚的时候了。

    所以,龙天昱自然是会在第一时间,就来接自己的王妃了。

    不过,就在他翘首企盼的时候,却看到一身素雅装扮的林梦雅,竟然抱着一个小小的襁褓,巧笑倩兮的,走到了他的面前。

    “这——”

    极为思念自己的王妃的某亲王,几乎是傻眼的,看着那个赖在自家王妃胸口上的小家伙。

    惊讶的表情一闪而过,很快,昱亲王就恢复了镇定。

    “这是我收养的孩子,情况有些复杂,我待会再跟你解释。”

    林梦雅笑了笑,轻柔的在龙天昱的耳边说道。

    其实她是故意瞒下了小豆丁的存在,其实,也是因为之前,她并没有动了收养这孩子的念头。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