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四章 拖延时间
    林梦雅紧紧的盯着吴王氏,眼神锐利得像是刀子一样。

    吴王氏以为,林梦雅不过是临死前的反扑罢了。

    “那是因为,我中了萧齐氏的暗算,不然的话,我又怎么可能,想要杀了我的孩子。”

    多么牵强,此时却又听起来振振有词的理由。

    林梦雅忽然间冷笑了一下,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的吴王氏。

    “暗算?你口口声声的说,是萧齐氏暗算你。但是,且不说萧齐氏没有那个动机。即便是她真的让你发了狂,以一个母亲的本能,保护自己的孩子,对于母亲来说,几乎是下意识的行为。你们可以看看刚才的萧齐氏,人群中,她也是一样的身不由己。可是,她却是用命,护住了自己的孩子。后来,她误以为孩子出了事,竟然一时情急,晕了过去。但是,我却记得,你在醒来以后,可是对你的孩子,只字未提。后来,你更是拜托我,来照顾你的孩子。我倒是很想要知道,如果这孩子真的是你亲生的,那你这个做母亲的,未免,也太过绝情了吧?”

    母亲这个词汇,林梦雅虽然很陌生,但是,当看到母亲,为了自己跟哥哥的将来,做尽了打算之时,那种深藏在岁月中,愈久弥新的情感,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得清楚的。

    可有一点,林梦雅完全可以肯定。

    如果,换了是任何一个母亲,如果处在当日的情况下,一定会拼死的护住自己的孩子。

    亦或是,在清醒以后,会第一时间内,确认自己孩子的平安无事。

    之前的种种,被林梦雅联系起来后,吴王氏的破绽,就明显得,掩饰不住了。

    “昱王妃这话,也未免太强词夺理了。我自然是心疼自己的孩子,当初,古大夫要活埋我的孩子,我都宁可一命抵一命。你说的这些,无非是想要让萧齐氏逃脱罪责而已。我被她陷害,你当时又没有抓到凶手,我当然是害怕了。所以,我才会把孩子放在你那里。我想,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吧?”

    林梦雅有自己的理由,吴王氏也当然会有她的借口。

    不过,现在的舆论还是一边倒,都是往吴王氏那一边倾斜的。

    现在的局面上来看,不管林梦雅说什么,萧齐氏的罪名,算是逃脱不掉了。

    可林梦雅并不着急,或者是,其实,她根本就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她的眼里。

    “哦?原来是这样,那倒是我误会你了。你既然说你是这孩子的母亲,那便是吧。”

    没有申辩,甚至于,林梦雅已经准备好的控诉,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就这样干干脆脆的承认了别人的想法,而且,还是这样的猝不及防。

    说实话,就连吴王氏都没有想到。反而是愣在了当场,一双眼睛,傻傻的看着林梦雅。

    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王妃娘娘的意思是——”

    “我没什么意思,这孩子不会说话,不管谁是他的娘亲都好,现在也是无从辨别的。但是,我有一点不太明白。你说,你是因为被萧齐氏暗算,才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的,可对?”

    没想到,问题回到了原点。

    吴王氏点了点头,心头,却是不知道为何,升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林梦雅,从来都不是一个轻易认输之人。

    何况,是在这种情况下。

    可没想到,还不等她的心思急转过来,林梦雅一抬手,瞬间,便有一个女孩子,哭着扑到了她的身边。

    “表姐,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这几天,我都在担心你跟外甥。”

    女孩子看起来,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

    虽然有些怯懦,但是话,也算是能说得利落。

    吴王氏忽然间僵硬了一下,随后,拉住了女孩子的手,表情有些不太自然的说道。

    “原来是表妹,你怎么来了?”

    那女孩擦了擦眼泪,才说道。

    “是表姐夫派人来接我的,说是要我来陪陪你。对了表姐,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女子有些畏畏缩缩的站在了吴王氏的身后,最初,跟亲人相逢的激动过后,女子,也意识到了现在的状况,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所以,到了后来,声音,也越发的低了下去。

    吴王氏不明白林梦雅打得什么算盘,下意识的让自己的表妹站在了身后,眼中,露出了几分惊疑。

    “没什么大事,王妃娘娘,她的确是我的表妹。不过,不知道昱王妃让我解释什么?”

    林梦雅忽然笑了,神色中,不知为何,带着几分如释重负。

    不只是吴王氏,就连周围的人,都以为这位昱王妃,是黔驴技穷,故弄玄虚呢。

    可谁知道,就在她的笑容,还未曾落下之时,一道身影,匆匆的赶到了她的面前。

    “王妃,吴王氏真正的孩子带到了。”

    身影正是跟在龙天昱身边的亲卫,不过此时,他却是在怀中,带着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孩。

    吴王氏的脸色一变,却还没来得及发声。

    倒是站在她后面的表妹,发出了一声惊疑,随后,在没来得及被阻止的情况下,大声的说道。

    “表姐,这不是你家的睿儿么?睿儿,怎么会在这里?”

    吴王氏表妹的话,瞬间,让气氛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

    因为,大家都清楚,吴王氏所谓自己亲生的孩子,此刻,还放在林梦雅的帐篷里。

    那么,这个孩子,又是谁呢?

    “还不准备承认么?你不会告诉我说,这俩个孩子都是你亲生的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倒是要跟你的夫君谈一谈了。”

    林梦雅淡淡的看着吴王氏,其实,她刚刚所做的一切,无非是在拖延时间而已。

    从银针被从萧齐氏的被褥里发现的那一刻开始,她便已经猜出了几分端倪。

    只不过是托了龙天昱稍微一打听,吴王氏的背景,就已经让她打听得清清楚楚了。

    吴王氏的夫君,不过是个托了祖上荣光庇佑的乡绅而已。

    而这个吴王氏,则是当地有名的显赫之家的千金小姐。

    当初,往王家去提前的人,几乎踏破了王家的门槛。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吴王氏竟然选择了这个看似繁荣,实则已经走了下坡路的吴家。

    才子佳人的故事固然美好,可林梦雅更是一个现实的人。

    如果不是龙天昱提起,吴家曾经侍奉过龙家先祖,而且还曾经是托孤大臣之一。

    怕是她也不会这么快,就猜透其中的关窍。

    “这个孩子...不是我的。是我表妹认错了,王妃娘娘还请不要见怪。”

    事情都倒了这个地步,吴王氏还是这样抵死不承认的态度。

    林梦雅冷笑一声后,往吴王氏的身边,更走进了一步。

    “我知道你在找什么,不过,我很遗憾的告诉你,那东西,早就不在吴家了。”

    林梦雅的声音很轻,轻到只有吴王氏听到了她的话。

    瞬间,吴王氏愣了愣,看着林梦雅,一脸的难以置信。

    “别这么看我,其实夜羽卫的虎符,的确一直放在吴家。不过,在陛下登基的时候,就已经收了回来。所以,如果你想要的话,现在,可是晚了一步。”

    林梦雅看着她,如同在看着一个笑话。

    事情的来龙去脉,龙天昱不过用了一顿饭的时间,就查了个清清楚楚。

    吴家因为当初是先祖的亲信,所以,先祖皇帝,把最为精锐的心腹部队,夜羽卫的虎符,托付给了吴家。

    当然,这支秘密的军队,其实,只是为了保护晋国而已。

    而皇帝登基的时候,这支部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但是因为保密得当,到现在,知道这支部队的人,还是极少的。

    不过,当龙天昱提起当初王家,几乎是仓促之前,就嫁掉了自己的女儿,她便是已经猜到,其实,王家的目的,一定是这块虎符。

    但是,林梦雅现在,唯一想要知道的是,站在王家身后,操控指挥的,到底是太子跟皇后,还是——

    “你说的,都是真的?”

    吴王氏失魂落魄,如同雷击。

    如果是,已经被她安置好的孩子,就这么出现在她的面前,对她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的话。

    那么,知道自己牺牲了一辈子的幸福,换来的,只是一场笑话的悲痛,更是让她有些,难以承受。

    “当然,这些秘密,除了皇族,是没有人会知道的。”

    林梦雅说完,指了指吴王氏的指甲。

    “你的手指其实早就已经出卖了你,常常练习针法,让你的双手,也在几个位置,都布满了薄茧。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污蔑萧齐氏。但是,吴家现在对你而言,已经一点作用都没有了。”

    这才是最困惑林梦雅的地方,如果说,吴王氏的存在,只是为了吴家的虎符的话。

    那么,她污蔑萧齐氏,难道,只是为了在营地里,挑拨离间么?

    这么做,未免有些太过牵强了吧。何况,当时如果不是她及时赶到的话,吴王氏,很有可能,会因为银针的控制,而真正的疯掉的。

    这种方法,但凡是有点脑子的,都不会选择。

    除非,她的目的,不仅仅于此!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