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三章 *迭起
    “咱们还是安静点看着,她,何时让人失望过?”

    跟关心则乱的萧奕?不同,百里睿更了解林梦雅的性格,这丫头不会就这样,被人欺负而丝毫不还击。

    虽然不知道为何,百里先生会对林梦雅这样信任,可现在的情况,萧奕?也只能暂时,压下了心头的不安。

    跟着百里睿他们一起,充当一个沉默的看客。

    指责的声音,从小小声的嘀咕,到后来的毫不掩饰,林梦雅的眉心,却渐渐的冷凝了温度。

    如果,她是一个心思柔软的人,那么现在,她应该已经慌张无助了吧。

    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林梦雅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们。嘴角,不知为何,弯起了几分凉薄的弧度。

    如果龙天昱在这里的话,他一定会觉得眼熟。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俩个人在一起时间久了,龙天昱的那副样子,林梦雅却是已经学了个十成十。

    气氛,越发的激烈了起来。

    不过,大部分人的视线,还是集中在萧齐氏的身上。

    仓惶无助的女人,丝毫没有获得应有的同情,反而,变成了那些人更加狂躁的助燃剂。

    不知是谁先伸出来的手,只见一双粗壮的手,竟然往她紧搂在怀中的孩子伸了出去。

    那双手用力的拽了拽孩子抱着的小花被,但是因为萧齐氏的用力紧抱,并未得逞。

    可这种行为,就像是一种传染病一般,瞬间,得到了不少人的模仿。

    围绕在她身边的人们,都伸出了自己的手。

    可是,那双手并非是为了帮她安抚受惊的婴孩。反而,是想要用力的,把她怀中的孩子给夺下来。

    萧齐氏惊恐的抱着自己的孩子,但是,她的维护,却引起了更加强烈的反弹。

    在一片推搡之中,萧齐氏不管如何的用力,可扒在孩子身上的手,却是越来越多了。

    毫无人性的拉锯战,让萧齐氏的眼泪,成为了最为惨烈的注解。

    林梦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并未阻止,只是静默的坐在石头上,看着彷徨无助的萧齐氏。

    “你不去救她么?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抬起头来,吴王氏突然间疑惑的看向了林梦雅。

    她的眼泪,似乎还刚凝结在眼角。只是,这样冷静沉着的吴王氏,倒是让林梦雅,有些小小的意外。

    “各人有各人的命,我只能救病,救不了命。”

    林梦雅回过神来,轻悠悠的吐出了这句话。

    一丝诧异,快速的闪过了吴王氏的眼眸。

    不过,立刻就被吴王氏深埋在眼底了。林梦雅装作没有看到,收回了视线,垂下了一双眸子。

    这闹剧,也该是时候进入*了吧?

    红色,还绣着芍药花的小花被,里面裹着的,还是一个崭新可爱的无辜婴孩。

    可是此时,小小的包裹,竟然,被人高高的举过了头顶。

    萧齐氏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可还是拼了命的,想要夺回自己的孩子。

    但是,那双高举着婴孩的双手,却丝毫,没有怜惜这一个可怜的母亲。

    用力的把小花被惯在了地上,萧齐氏一声凄厉的叫喊后,人,也瞬间昏厥了过去。

    一滩红色的,像是血水样的东西,瞬间,从小花被里,蜿蜒着流成了一条,冶艳的红线。

    刚刚还激烈推搡谴责的人,却因为这猩红色的液体,而瞬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眼神里,带着猝不及防的茫然,还带着几分意想不到的震惊。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竟然无比默契的,沉默了下来。

    林梦雅在心头无声的冷笑,谁又能想到,这一场近乎残忍的闹剧,*的部分,竟然,是如此的沉默与诡异。

    “这...这是...”

    那个把小花被惯在地上的人,显然也只是一时的激愤,才会做出这么过激的行为。

    林梦雅把视线投放在她的身上,那是一个,平常不怎么说话,也不怎么爱跟别人接触的女子。

    此时此刻,她正心虚的搓着手,可脸上,那明晃晃的悔恨,却更加多了一分虚假。

    “这下子,你们满意了?”

    林梦雅起身,轻描淡写的质问,却能直击人心。

    莲步轻移,走到了被猩红色染红了的小花被的身边,伸出手来,把小花被里,包裹着的东西,显露在了众人的面前。

    臆想中,满脸是血的婴孩没有,反而,是一个被摔得四分五裂的冬瓜。

    那冬瓜的大小,正好是一个婴孩的尺寸。

    猩红色的血水,也是林梦雅吩咐人,提前塞在冬瓜里的小机关。

    看到是冬瓜以后,所有人,似乎都松了一口气。

    “你们最喜欢跟我说的话,就是稚子无辜。那萧齐氏的孩子呢?难道,她的孩子就该死么?”

    虽然孩子没事,但是刚才的这一切,却是真实发生过的。

    要不是林梦雅提前做好了准备,那么现在破裂的,就是那个婴孩的脑袋了。

    “我们也是无心的...是因为萧齐氏要逃跑,所以我们才...”

    借口变得软弱无力了起来,林梦雅冰冷的眼神,扫过了那一群,还试图强词夺理的人。

    “逃跑?她犯了什么罪?你们有没有确凿的证据?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她到底是犯了那一条的王法,官府都没治她的罪,你又凭什么说她有罪?”

    林梦雅环视了一周,激愤过后,所有人的情绪,也不再那么的激动。

    所以,她的问责,更多的,敲击在了每个人的心上。

    “可是,她残害吴王氏,是有人亲眼看到的。王妃娘娘,您不能这样,包庇她吧?”

    林梦雅视线冷冷的扫过了那个女人,嘴角凉薄的冷笑,越发的让人心里,散发出寒意来。

    “亲眼所见?那我倒是想要问问,她是亲眼所见,萧齐氏把银针插在了吴王氏的头上么?既然是亲眼所见,为何当时不制止,反而到了现在,才这样惺惺作态,鼓动你们,来残杀一个孩子!”

    林梦雅声声责问,让那些人的问题,也变得空洞可笑了起来。

    吴王氏忽然间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双水眸中,满含着失望与痛苦。

    “既然如此,王妃娘娘,您是不打算严惩凶手了是么?好,我贱命一条不足惜。回请王妃娘娘,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就让我们母子,黄泉路上做个伴吧!”

    吴王氏声声泣血,字字锥心。

    听到别人的耳朵里,真像是林梦雅,想要逼死他们母子一样。

    可林梦雅却似笑非笑的,看着悲愤异常的吴王氏,那一双眼睛,却像是已经洞察了人心。

    “有句话说的好,虎毒不食子。你倒真是想得开,自己想去死不说,还要搭上一个孩子的姓名。但是,我可并未说过,不会严惩凶手。就像是你说的那样,凶手,我必定不会放过。”

    林梦雅的话,让所有人都听得一愣。

    吴王氏已经一口咬定了是萧齐氏,而且,她抱着孩子企图冲出营地,也成了佐证。

    可看到林梦雅的态度,也并不是要惩罚萧齐氏,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别的隐情不成么?

    闻言,吴王氏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丝的忌惮。

    不过,听到林梦雅说要严惩凶手后,还是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些许的得意。

    但是,得意还未曾持续多久,林梦雅的话,就让她愣在了当场。

    “吴王氏,你企图谋害萧齐氏,又顶替别人的身份,妄图蒙混过关,混淆视听。你,可知罪!”

    这话,瞬间让所有人都炸开了锅。

    吴王氏更是惊讶万分的看着林梦雅,好像,她说了什么惊世骇俗的话出来。

    “王妃娘娘,即便您为了给萧齐氏脱罪,也不应该这样污蔑我吧!再说,我们可是你带到这里来的。我并非是顶替了谁的身份,请你,不要乱说!”

    吴王氏十分生气,看向林梦雅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的戒备与不屑。

    但是林梦雅并未因为她的否认,而变得气急败坏。

    反而,是蹲下身来,轻轻的拍了拍萧齐氏的脸。

    “萧嫂子,起来了。”

    轻唤声中,萧齐氏悠悠醒转。

    不过,那双已经哭红了的眼睛,在看到林梦雅后,很显然瑟缩了一下。

    后来,也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不好意思的,看向了林梦雅。

    “梦雅妹子,我——”

    林梦雅冲着她温和的笑了笑,最后,替她揉了揉头顶的穴位,也扶起了她瘫软的身体。

    “很不错,就连我都差点当真了呢。不过,真是抱歉,让你把假的,当成了真的。”

    林梦雅柔声安抚着萧齐氏,为了今天的这场戏,她可是跟萧齐氏商量了许久。

    没想到,许是因为一着急,萧齐氏真的把冬瓜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那撕心裂肺的痛苦,是造不得假的。

    倒是围观群众们,一脸的懵x,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说你是吴王氏,你是那孩子的母亲,但是,在危险来临之时,你却从未维护过那孩子。”

    转过身来,林梦雅冷漠的注视着面前的女人。

    其实从那天,吴王氏发病开始,她就已经感觉出了,这一对母子的异常之处。

    “你发病的时候,差一点就摔死了那孩子,我问你,有还是没有?”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