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章 排查凶手
    能见识过老师的针法,还能模仿到分文不差,没有个十年二年的功底,根本做不到。

    就算她是老师手把手亲自教出来的,现在,对老师的针法,也不过学了个大概。

    比起老师那一手出神入化的控针之术,现在的她,不过是刚刚学到了一点点皮毛而已。

    一想到隔离营地里,居然藏了这么一号人物,林梦雅不得不心惊肉跳,生怕,这人会再掀起什么波澜。

    既然想要调查,林梦雅自然会选择最低调,也是现在最为合适的方法。

    阿秀这丫头及时的又发挥了自己的作用,也不知道她一个大姑娘是从哪里学来,让受惊们的婴孩们安静下来的方法。

    不过,她那一张太真可爱的小脸蛋,却是起了极大的作用。

    别的不说,只是冲着妈妈们甜笑,就有无数的人,会心甘情愿的,相信她一个黄毛丫头的话。

    在这一点上,就连林梦雅,也得给那丫头一个服字。

    孤身闪入空无一人的帐篷,隔离营地中,每个人带的东西,其实都经过她的检查。

    但是当时,她只是把重点,放在了毒药的身上,至于其他的,也并未仔细的检查过。

    既然,吴王氏说过,她是在刚醒过来的人的时候,被人用针扎过。

    那么,很有可能,这个人会把针藏在帐篷里。

    毕竟,老师这套针法,所用的银针,要比寻常的针长一些。

    而且必须是用特殊的材料制成,不然的话,也不会有这种匪夷所思的效果。

    所以,这种针一般是不能随身携带,像是她的那一套,一般就是放在特质的木盒内养着。

    一旦出门的话,也会好好的带在包裹里,而不是贴身携带。

    这针十分的奇怪,如果贴身携带超过一段时间,银针的效果,则是会大大的减退。

    关于这一点,林梦雅倒是研究过。

    大概是因为这个银针的材料,是蕴含着某种磁性,但是因为人体本身就是一个磁场。

    所以,如果不是好好的放在木盒中温养的话,会跟人体的磁性,慢慢的两厢抵触。

    到时候,银针就算是废了。

    而且,老师说这银针的材料十分的难寻,就她手上的这一套,还是老师当初,差不多等了十几年,才凑齐了材料打制的。

    正常来说,如果能有这么一套的话,一定会视若瑰宝。

    林梦雅尽量轻手轻脚的,在帐篷里翻找着。

    出了吴王氏的床铺比较乱以外,都是都是把自己的东西,堆在了床头。

    林梦雅看了一圈下来,多是一些浣洗的衣物,或者是小孩子的东西。

    至于银针之类的东西,她倒是一点都没有见到。

    难道,这人不在帐篷里,而是在其他帐篷里么?亦或是,别的,可以随意进出这个帐篷的人么?

    说实话,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排查的难度,又更大了。

    而且,这样大规模的调查的话,光靠她一个人,得猴年马月才能调查清楚。

    但是,一旦惊动了这些女人们,那遭罪的,又是那些无辜者了。

    林梦雅想了许久,还是决定,再在这个帐篷里,仔细的巡查一番。

    如果真的没有任何的线索,那么,即便是她再不愿意,也得想其他的法子了。

    林梦雅无比仔细的翻找着,就连那些用来铺床的稻草,她都差不多一根根的过筛了。

    担忧,在心中每时每刻都会增加。

    就在她有些心烦意乱,想要放弃的时候,她刚刚掀起的被褥,却无意中,有什么东西,扎了她的手一下。

    鲜红色的血珠,瞬间从白皙细腻的手指上,沁了出来。

    林梦雅下意识的把手放在了嘴里轻轻的吮吸,不过眼睛,却是落在了扎破自己手指的罪魁祸首身上。

    那是一枚,十分尖锐的银针。

    如果不是她的手被刺破的话,恐怕,她还不能这么轻易的发现。

    一想到自己,竟然差一点就错过了这么重要的线索,林梦雅不禁捶了捶自己的脑袋。

    小心翼翼的拔了出来,怪不得她刚刚没有看到,因为,那银针,是横着藏在被褥中的。

    如果不是她掀翻了被褥,怕是这银针,也不会偶然从被褥种掉出来。扎在了绵软的稻草之上,林梦雅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手帕,轻轻的把银针放在了里面。

    嘴角刚刚因为抓到了凶手而上扬,可是,在看清楚这床铺的主人后,却是当场,愣在了那里。

    这不是——

    脸上的神色变化莫测,最终,转为阴沉。

    不过,林梦雅并没有即刻发作,而是把手帕塞在了怀中,选择静悄悄的离开。

    忧心忡忡的样子,就连来帮忙的几个大婶的招呼声,她都没有看到。

    而是沉着一张脸,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一整天,除了阿秀跟百里睿之外,林梦雅并没有见任何人。

    而且,不管是百里睿跟阿秀,在林梦雅的帐篷出来后,都是一脸愠怒。

    好像,是对什么事情,极为失望的样子。

    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林梦雅似乎是对某个人大发雷霆。

    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隔离营地里,此时已经有了不少的流言蜚语。最离谱的,竟然说是因为昱王爷乱搞男女关系,所以昱王妃才如此的火大。

    不过,到底事实如何,唯有林梦雅她们三个人才清楚了。

    此时,林梦雅的营帐内,跟外面的流言蜚语完全不同,安静而柔和的气氛,充满了整个帐篷。

    林梦雅坐在小家伙的床边,细致的眉眼有说不尽的柔和。

    轻轻的哼着不知名的曲调,温柔的曲调,让小家伙笑得极为的灿烂。

    黑黝黝的眼睛里,只有对这个世界的纯真好奇。

    “这小子才多大,就会欺负人了。你看你看,我对他多好,他还冲着我吐口水!”

    阿秀嘟嘟囔囔的说着自己的不满,虽然是这样一副告状的样子,但是手指戳到那小脸的时候,还是不自觉的放缓了力度。

    不过,这小面团倒是个不好惹的。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量,竟然挪动了脸,用没有牙的小嘴,用力的咬了阿秀的手指一口。

    顿时,阿秀又开始哭天抢地了起来。

    “姐姐,你快看嘛!这小家伙,就是个小人精!”

    林梦雅笑着摇了摇头,阿秀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其实也很疼这个小面团的。

    吴王氏的病情已经稳定了下来,但是,按照她的说法,说是怕自己的儿子,再次受到什么伤害,所以,还是想放在林梦雅这边来寄养。

    这一点上,林梦雅倒是十分的赞同。

    只是,这小面团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对她分外的亲近。

    她抱的时候,小家伙才会咯咯的笑。

    不管是老师还是阿秀,只要一接过手来,这小家伙,居然学会了皱眉头。

    也难怪,这样的差别待遇,让阿秀大呼小叫的告状了。

    “大概是因为你身上带着蛊虫的原因吧,他们身体里毕竟是有铁甲蛊的虫卵。跟你的蛊虫自然是会有些不对付。”

    百里睿倒是有自己的一番理论,不过刚说完,阿秀就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白眼。

    “你身上的毒,不知道比我的虫子毒上几百倍呢。怪不得小家伙不理你,哼!”

    哭笑不得的看着被气得不轻的老师,阿秀这丫头哪里都好,就是跟老师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每每碰到一起,总是会吵架斗嘴一番。

    不过,对于阿秀的身份,老师却是颇有深意的透露了一些。

    这丫头,好像不仅仅是一个商队的千金小姐那么的简单。

    而且,东方也是云烈国十大贵族之一。

    可是,对于这个问题,林梦雅却并没有深究。

    阿秀不说,自然是有她的道理。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秘密。

    这些秘密,只要不关系到自己,那边没有什么值得记挂的了。

    “但是,姐姐你这么做,真的会让那个人露出马脚么?现在咱们营地里,可是各式各样的消息都传开了。竟然有人还说,昱亲王在对面又纳了个新欢呢。”

    阿秀才说完,百里睿就瞪了她一眼。

    林梦雅跟龙天昱的感情,他是看在眼中的。

    龙天昱其实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如果不是当初他有所误会的话,怕也会为他所用的。

    只是现在——

    如果龙天昱真的纳了新欢,那他,自然是不会放过龙天昱的。

    可这事终究是流言,说不定,只是敌人为了扰乱林梦雅,放出的烟/雾/弹而已。

    所以,他才觉得,没有必要让林梦雅知道,省得让她添堵。

    但是阿秀嘴快,所以,现在即便是想要瞒,也是瞒不住的了。

    “什么新欢?你听谁说的?”

    林梦雅把小面团抱在了怀中,才看向了阿秀,眼神里,带着几分的疑惑。

    “就是...就是那个古大夫啊!”

    阿秀怯生生的看了看百里睿,其实,她也是为了林梦雅鸣不平,所以,才会想要把这件事告诉给林梦雅的。

    谁知道,她,好像是好心办了坏事了。

    “古大夫?算了吧,我家王爷,可没有那么好的胃口。”

    林梦雅忍住了想要翻白眼的冲动,别说他家王爷取向还算是正常,即便是想要那啥啥,姿色过人的,也是一大把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