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九章 追查线索
    “吴嫂子,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是,如果这件事不追查下去的话,怕是会再对你跟孩子不利。所以,我希望,你能平静下来,帮我回忆一下,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梦雅语气温柔,对受惊过度的吴王氏来说,现在她的安慰,不亚于雪中送炭。

    在林梦雅温暖鼓起的目光下,终于有了勇气,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我...我也不记得了。只是,今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头顶一痛。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王妃娘娘,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谁,还请娘娘,一定要为我做主!”

    吴王氏含着泪恳求着林梦雅,眼中,满是悔恨。

    想必是有人,把她要伤了孩子的事情,告诉了她吧。

    作为一个母亲来说,她的心里,大概会非常的痛苦。

    林梦雅叹了一口气,不管她怎么询问。吴王氏翻来覆去的,就是这么几句话。

    再问,人就跟着流眼泪,十分的可怜。

    她也不好再逼迫下去,只能先安慰吴王氏,毕竟,吴王氏才是这场阴谋里,最大的牺牲品。

    帐篷外,光明匆忙的褪去,黑暗即刻上场。

    林梦雅看着天边,那一轮渐渐升起的明月,只觉得心头,有些不踏实。

    隔离营区本来就不大,再加上外围有龙天昱的亲卫看护,日夜巡逻。

    外人,根本就无法进入到这里来。更别提,能在她的眼皮子底下下手了。

    所以,凶徒一定就在营地里。

    可就像是老师说的那样,现在,明面上会这种针法的,只有她跟老师俩个人。

    就算是她可以排除的话,那唯一的嫌疑人,不就是老师了么?

    只是老师是何等骄傲之人,这种鬼蜮伎俩,他,断然是不会做的。

    可她相信老师,不代表别人,也跟她是一样的想法。

    这也是为什么,她宁可把这件事情压下来,暗中调查的原因。

    现在,还不是大张旗鼓的时候。

    “真是可怜,那么小的宝宝,差一点就要被摔死了呢。我去看过那个吴嫂子的宝宝了,长得真是玉雪可爱,跟搪瓷娃娃似的。”

    阿秀跟在林梦雅的身边,小小声的惋惜说道。

    林梦雅知道她喜欢小孩子,回过神来,询问起那孩子的情况。

    “现在,是谁在照顾着那孩子?”

    “是朱大嫂跟萧大嫂在照顾,那宝宝特别的乖,成日里除了吃奶就是睡觉。别人家的宝宝如何闹,他都是在睡着呢。连朱大嫂都说,这宝宝真是会心疼人呢。”

    婴儿就是这样,在他们的世界里,除了吃奶跟睡觉以外,似乎就没有了别的问题。

    林梦雅也忍不住想要去看看这个听话的乖宝宝,俩个人一起,往朱大嫂他们的帐篷里去了。

    上好的蜡烛,只是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根本不用担心,烟会熏到宝宝们。

    林梦雅虽然不声不响的,却是个细心的人。

    对宝宝们成长不利的东西,从来不会出现在这些宝宝的面前。

    柔和的烛光中,刚刚吃了奶的小家伙们,个顶个的都睁着黑黝黝的大眼睛,或是开怀的笑,或是用力的哭。

    小孩子奶声奶气的撒娇耍赖,倒是冲淡了白天的阴霾。

    妈妈们也渐渐的敞开了心扉,各自坐在床上,看护着自己的孩子。

    林梦雅按个看了过去,还好,小家伙们的身体状况都不错。

    遇到喜欢的,还忍不住上去摸了摸小脸蛋。

    一直到抱着自己孩子细心哄着的朱大嫂的面前,却看到了一个,兀自沉睡在摇篮中的小小身影。

    就像是阿秀形容得那样,虽然还只有几个月大,但是那雪白娇嫩的小脸蛋上,小扇子般的长睫毛,在眼下投下了一片小小的阴影。

    小家伙睡得很沉,不管周围有吵,他都似乎没有任何反应似的,睡得极为的香甜。

    林梦雅忍不住伸出手来,轻轻的摸了摸小家伙的小脸蛋,果冻似的滑/嫩触感,让她,也大为喜欢。

    “这孩子真是听话,要是我家小二也跟他这样安静就好了。”

    朱大嫂感慨的说道,不过,林梦雅看了看,正咧着嘴对她傻笑的小二,又看了看摇篮里,睡得正香的小家伙,一丝丝疑惑,渐渐的爬上了她的心头。

    不对啊,婴儿虽然每天会保持十几个小时的睡眠,但是他们也会有感知外界的时间。

    神农系统自动运转,林梦雅却惊讶的发现,这小家伙的体内,居然,有少量安眠药的痕迹。

    怪不得这样的贪睡,计量虽然对成人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对于一个小婴儿来说,足以让他昏睡一整天了。

    “除了这个小家伙以外,其他的孩子,有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林梦雅压低了声音,装作不经意的询问着。

    倒是朱大嫂笑呵呵的说道:

    “这样乖巧的小子,岂是人人都能碰到的。唉,不过,是个苦命的孩子啊。”

    怪了,难道说,是因为哺乳的关系,有人对他的母亲下了药,所以,这个孩子,身体内才会有安眠药的成分么?

    可是,吴王氏分明说过,她醒来的时候,曾经感觉到头顶有一阵刺痛来的。

    这安眠药,又是何时,进入到她的身体里的呢?

    “朱大嫂,这孩子,我先带回去照顾吧。你们也累了一天了,早些歇息才是。”

    林梦雅提起竹篮,笑着跟朱大嫂说道。

    毕竟,照顾一个孩子已经十分的费神了,在加上另外一个,肯定是雪上加霜。

    所以,林梦雅提出把这个孩子抱走照顾,倒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提着竹篮,林梦雅用身体,挡住了孩子的头。

    小心翼翼的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那孩子只是小嘴嘟囔了一下,似乎是在梦中,梦到了什么好吃了的吧。

    把孩子放在她们的床头,林梦雅又给孩子加了几件被褥。

    想了想,还是决定从自己的衣物里,找出了一块暖玉,放在了孩子的被子里。

    趴在摇篮边上,细细的整理好了小家伙的衣物被褥,一张脸上,却不知何时,挂上了一抹,慈爱的暖意。

    阿秀伸着头,好奇的看着小宝宝。

    不是拉拉他的小手,就是摸摸他的小脸蛋。

    只觉得这小宝宝实在是太过可爱了,一时间,倒是恨不得把他抱在怀中,好好的亲一番才罢休。

    “轻点,别吵醒他。”

    两个人不自觉的把声音都放缓了,低声交谈,恐怕吵醒了小家伙。

    阿秀立刻点了点头,尽管再舍不得,也不得不乖巧的,爬到了床上。

    只是眼睛,一直未曾离开那个小家伙。

    “姐姐,你不是成亲了么?我娘亲说过,成亲以后就可以生娃娃了。你看,这娃娃这么可爱,你为什么不生一个呢?”

    又是这个无语的问题,林梦雅也有些郁闷,为何每个人,都在她生不生宝宝的事情上打转。

    大概,可能别人像是她这样的,都已经当了母亲了吧。

    “以后会有的,对了阿秀,你今天,有没有什么意外的发现?”

    林梦雅也坐在床上,跟阿秀分享情报。

    这丫头别看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却是个粗中有细的人物。

    并不是说她特别的有心机,而是,越是这样的人,别人越是会放松防备。

    哪怕是那个幕后凶徒,也不会对她太过提防。

    在加上她年岁又小,人又机灵可爱,自然,大家都是把她当做小孩子看的。

    可一般的小孩子,可没有孤身犯险,一个人去人贩子集团卧底的勇气跟智谋。

    “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大家都对吴家姐姐变成这样,议论纷纷的。居然有人说,是因为吴家姐姐的孩子是灾星,所以,才会连累母亲。不过,这种说法的人并不多。”

    会有这样的言论,也是在林梦雅的意料之中。

    古大夫的话,未必没有在这些人的心中,种下怀疑的种子。

    毕竟,比起医术来,人们,更愿意倾向于相信,已经初见成效的古大夫。

    “你帮我看着点,这件事,怕没有那么简单。吴王氏变成这样,一定会有许多的风言风语。只是如果传到了那边的话,怕是要坏事。”

    龙天昱傍晚的时候,派人送了一封信过来。

    说是那个庸医的师兄,就是真正的古大夫,已经回到了营地里。

    对于这个人,龙天昱只有四个字评价——一丘之貉。

    如此一来的话,要是被他们知道,有人竟然以为,吴王氏发疯,是因为她儿子的原因。

    那么,她好不容易才压住的活埋计划,怕是,会再生事端。

    要知道,牺牲一个人,换来大多数人的平安。

    这种畸形的选择,往往,会成为小范围内,一种偏差的主流观念。

    哪怕,这个牺牲品,还是个在襁褓中的婴儿。

    阿秀点了点头,她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来个人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那个还沉睡在梦境中的小面团

    接下来,她们唯有全力以赴,才能保住这个孩子了。

    一夜的辗转反侧,林梦雅继续在心头,排查着可疑的人选。

    可是,线索实在是太少,思来想去,最大的嫌疑,都只能落在,跟吴王氏同住的那些女人的头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