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八章 风鬼针法
    被赵婆婆拉着跑得急了,林梦雅也一时间,没问出什么来。

    转眼间,俩个人就到了营帐之中。

    才刚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呼喊的声音。

    林梦雅喘息了几口粗气后,便是看到了在帐篷中间,有一个看起来十分瘦弱的女子,正披头散发的,被众人按在了床上。

    她周围的几个床铺都是一片凌乱,好在,装着孩子的小摇篮,已经被人提前撤了出去。

    林梦雅粗粗的顺了气后,才往混乱的中心走了过去。

    “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嚎叫声,林梦雅只是听着,便是觉得瘆得慌。

    那瘦弱的女人,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三个婆婆,还有四五个身体强壮一些的女人,居然都按不住她。

    在拼命的扭动了之后,差一点,就挣脱了所有人的手。

    “放开她,我来看看。”

    林梦雅稍微提高了声音,瞬间,那些帐篷里的女子们,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下,呼啦一下四散开来。

    那被按在地上的女人,也突然间蹦了起来。

    双目赤红的看着林梦雅,清秀的面容,也变得十分的扭曲。

    可林梦雅却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在抓住了她的手腕后,竟然让女人,怎么也挣脱不开。

    也不知道她看出了什么,随手在女人的后颈上砍了一下。

    那个疯子一样的女人,终于,双眼一翻,安静了下来。

    “这...幸好是你来了。不然的话,我们都要吓死了。”

    在一旁帮忙的女人们,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别的不说,要是放任这个女人闹下去,也许,会伤了无辜的孩子也是说不定的。

    但是,林梦雅却皱起了眉头,跟别人一起,把这女人安置好了,才来询问大家,事情的经过。

    “是这样的,刚刚我们在这里闲聊。这个大妹子突然说自己有点不舒服,我们问她怎么了,她也说不上来。结果,才没多久,她居然发了狂,还想要摔死自己的孩子。要不是几个嫂子把孩子抢过来,怕是这会儿,已经不成了。”

    萧家嫂子这会已经缓过来神来,拍着胸口,看样子倒是也有些后怕。

    不过,从她的话里,林梦雅也抓到了事情的关键。

    “大家先离开这里,阿秀,你去安置好。萧嫂子,你过来帮我一下忙好么?”

    刚才的一切,还是让众人心有余悸。

    不过,既然有林梦雅在这里,那他们再留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宽敞的帐篷里,很快就只剩下了林梦雅三个人。

    按照萧家嫂子说,这个发疯的女人,是说自己不舒服,然后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而且,更让林梦雅觉得蹊跷的是,一个能跪在地上,祈求别人放过自己孩子的女人,又怎么可能,会要摔死自己的孩子呢?

    女人被林梦雅打中了后颈,此时已经晕了过去。

    刚才那么一闹腾,那女人的脸上,已经是十分的狼狈了。

    林梦雅接过萧家嫂子递过来的布巾,仔细的帮女人擦拭了一番。

    才发现,她的脸色,实在是太过苍白了。

    “怎么会这样,萧嫂子,你能帮我去请我老师过来么?”

    林梦雅摸了摸女人的脉息,眼神,却忽然间沉了下来。

    萧家嫂子也不敢怠慢,立刻小跑着出了帐篷。

    没多大的功夫,百里睿,便急匆匆的,赶到了学生的身边。

    “怎么了?”

    一般情况下,老师是不会轻易的踏足这里的。

    毕竟女人多的地方,他也应该避嫌才是。

    可是,林梦雅这么急切的叫他,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在看到躺在床上的女人后,百里睿,也似乎明白了什么。

    “萧嫂子,您帮我看着点外面。记得,任何人都不能放进来。”

    萧家嫂子立刻照办,即便她不知道自己的同伴是怎么了,可林梦雅严肃的神情,也足以让她明白,神情的轻重了。

    百里睿走到了女人的床边,蹲在地上,眉头紧锁。

    “确定了么?”

    林梦雅点了点头,然后,分别指了指女人头顶的三处穴位。

    “风鬼针,我刚才摸了一下,不多也不少,老师,还有救么?”

    当初,百里睿传授林梦雅控针之术的时候,也传授了她一套针法。

    而且,这套针法不仅仅是治病救人,就连杀人于无形的针法,也一样有之。

    风鬼针,是取用烈酒浸泡过三日的银针,分别刺入头顶的三处穴位。

    经过特殊的针法手段,使得被针灸的人,疯癫致死。

    如果按照萧家嫂子所说的那样,那么,这个女人,肯定是因为受不了风鬼针的剧痛,所以,才发了疯的。

    只是,风鬼针每次下针都是有规矩的。最要命的是,如果不知道下针的顺序跟程度,盲目的拔出,也不过是妄送一条无辜的性命而已。

    何况,这女人还有她的孩子,没有了亲生母亲的照拂,孩子实在是太可怜了。

    所以,她才邀请了老师,前来跟她一起研究救人的方法。

    “不行,如果找不到施针人的话,一旦银针拿出来,这女人也活不下去。只是,这套针法,除了咱们百里家以外,应该不曾有人研习过。”

    百里睿紧锁眉头,如今的情况,他也无处下手了。

    别看只有三根针,但是,在施针者的手中,却是有着千万种的变化。

    毫不夸张的说,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的区别,足以让患者送命了。

    所以,他也不得不谨慎。

    “如果是这样的话,老师,我记得我们两个的习惯,应该是一样的吧。”

    林梦雅的心头,突然涌起了一个想法。

    既然老师说过,这针法,只有他们独家会用。

    那么,现在出现在这里,目的,也许是为了陷害她跟老师其中的一个。

    “你是说——这倒是有可能,毕竟,我曾经也为别人治疗过。若是有心,未必不能记下来。”

    百里睿想了想,点头同意。

    如果真是像是她说的那样,那这个女人,倒还算是有救。

    “不如,老师您来试试。死马当活马医,万一真的能救了这个女人,也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林梦雅觉得,如果对方真的想要栽赃陷害的话,那么,必然是会模仿老师的手法。

    不过,她心里却有种预感,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百里睿也同意她的想法,伸出手,摸了摸那女人头顶的三处穴位。

    从头顶的中间哪根针,用逆时针旋转四圈,然后,极为快速的拔出。

    预料中,女人浑身抽搐的症状没有来临。反而,那双蹙到一起的眉头,有了微微的舒展。

    林梦雅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看来,她这一次又猜对了。

    其他的俩跟针,老师也是按照自己的行医习惯来拔出的。

    女人的呼吸也重新变得均匀了起来,林梦雅立刻抓住了女人的手腕,不幸中的万幸,这女人,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来。

    “还真被你蒙对了,不过,这个会施针的人,你一定要小心。此人的居然能模仿我的手法,之前,也能瞒过你的耳目。必定是个心思深沉,有小心谨慎的人。有这样一个人混了进来,你,必须要当心。”

    百里睿把三枚银针收好,嘱咐了林梦雅一番后,又悄悄的走出了帐篷。

    外面开始有人,好奇里面到底在做些什么。

    不过,危机已经解除了,还是让大家,好好的休息才好。

    转身走出去,一道精光,却闪过了林梦雅的眼眸...

    事情,已经得以解决了。

    至于外面,受到了惊吓的妈妈们,林梦雅只是解释说,是因为昨天受到的惊吓过大,才导致的情绪崩溃。

    只需要精心养着,便没有任何的意外了。

    此时,林梦雅所说的,在众人的眼中,已经是真理一般,自然,不会有人反驳。

    林梦雅又安排了那个受伤的女人,单独住了一个临时的帐篷。喧闹了一天的营地,此时,也逐渐的安静了下来。

    晚饭还没到,阿秀就急匆匆的跑来,找正在安抚众位妈妈的林梦雅,说是,那女人已经醒了过来。

    “哦?这么快就醒了,走吧,咱们去看看。赵婆婆,麻烦您,帮我熬一碗鸡肉粥过来。”

    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苏醒了。

    林梦雅觉得意外之际,心里还有些担心。

    这样一闹腾,好人也得病三天。更何况,是一个刚生产完半年不到的妇人。

    果然,刚进了帐篷。就看到那女人一脸惨白的,坐在床上呜咽哭泣。

    “这位嫂子,别哭了,仔细伤了眼睛。”

    林梦雅坐在女人的床边,拿出了自己随身的手绢,细细的,给女人擦拭着泪水。

    “民妇吴王氏,多谢王妃娘娘的救命之恩。”

    吴王氏说着,就想要给林梦雅下跪谢恩。

    不过,却被林梦雅跟阿秀两个拦住了。

    “不用这样,吴家嫂子,我知道你也不想这样的。怎么样了?身体,可好些了么?”

    这样一场折腾,再加上头顶的穴位被人刺伤了,好歹,至少也要静养半年,才能恢复元气。

    那吴家嫂子也是可怜,只是哭,说自己对不起孩子,也对不起拼死保护她跟孩子的夫君。

    林梦雅没办法,只能跟阿秀一起宽慰她,半晌后,哭声,才渐渐的平静了下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