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七章 古氏兄弟
    上一秒,还觉得自己处于上风的草包,在现在这一刻,却已经是脸涨的通红。

    一双眼睛死鱼一般的圆瞪着,嘴不管张开多大,都呼吸不到一丝丝的新鲜的空气。

    因为,一双修长的手,此时,却是紧紧的钳住了他的脖颈。

    “你在跟谁说话?”

    龙天昱的眸光微冷,如同利刃一般,能割断人命。

    此刻,那草包才意识到,眼前的男子,绝非善类。

    可不管是他用多大的力气,都丝毫,不能撼动那只手半分。

    “我再告诉你最后一遍,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余地。你的命,我要了。”

    手指忽然间收紧,仿佛只要在他用一点点的力气,那脖颈就会立刻断掉。

    古大夫的眼睛已经翻白,被龙天昱抓起来的双脚,也在费力的点着地面。

    怕是他这辈子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被人像是小鸡一样,捏死的这一天。

    “住手!昱王爷,请您手下留人!”

    营帐外,一道人影突然间出现。

    随后,便是急急忙忙的,想要救下这个花样作死的草包。

    龙天昱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转过头来,不屑的看着面前的男子。

    一身青色的衣衫,修长的身材显得男人有些过于羸弱。

    不过,五官却是十分的清秀,看起来倒像是个正派的人。

    只可惜,却再次触怒了龙天昱。

    “住手?你有什么资格?”

    龙天昱依旧掐着那草包的咽喉,彼时,那草包的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

    刚跑进来的青衣男子,知道他的师弟,肯定是惹恼了面前的煞星。

    当下,赶紧给龙天昱鞠躬行礼,就怕这位昱王爷不小心,要了自家师弟的命。

    “请昱王爷恕罪,我师弟不是有心的。不管什么罪过,我都可以为他承受。请王爷,就饶了他一条命吧。”

    男子这样低声下气,而且,龙天昱也猜到了此人的身份。

    冷哼一声后,松开了手。

    只是那草包,已经如同一滩软泥,瘫倒在了地上。

    “古大夫,你救治灾民有恩。这一条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若是还有下次,我一定取他的命!”

    一贯的平淡冷漠,除了对林梦雅跟她身边的人以外,龙天昱就连一个表情,都吝啬给这些外人。

    青衫男子,也就是真正的古大夫,立刻扶起了自己的师弟。

    不过,在看到师弟被折磨得这般的凄惨,特别是脖颈处,已经青紫色的指印后,心头,不免涌上了几分怒气。

    “在下古昳,多谢昱王爷不杀之恩。只是,在下的师弟,不知道犯了哪一条的王法,竟然,能惹得昱王爷如此动怒。”

    龙天昱走到自己的座位上,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这个不分青红皂白的家伙一个。

    这种人,他没有必要解释。

    “想杀就杀而已,没那么多理由。”

    天下,除了那个人儿以外,他不会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所以,不管是误会还是憎恶,都随他们去好了。

    古昳呼吸忽然间一窒,错愕的站在那里。

    连他也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如此的蛮横。

    多说无益,古昳扶着自己的师弟,生气的走出了营帐。

    “师兄...你可要替我报仇啊!”

    刚到自己的营帐里,那草包,就哭着跟师兄说着自己的委屈。

    “替你报仇?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昱王爷差点就杀了你。星弟,我走之前就说过,你要在这里老实一些。不要做出太出格的事情,这里,可不比家里。”

    气愤过后,古昳当然也知道一些,自己这个师弟的德行。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刚从外面回来,就冲到昱亲王的面前去救人了。

    那古星也含含糊糊的应付过去了,至于他做的好事,却是半点,都不敢透露。

    只是那双眼睛里,却泛出了几分的阴狠。

    不过,没有被古昳察觉到。

    “我走以后,情况如何了?咱们配的药,可起了作用了?”

    知道责备没什么意义,古昳只能叹了一口气,坐下来询问情况。

    古星看到师兄不再追问,也来了精神,脸上露出了讨好的笑容,吹捧说道。

    “师兄的医术天下无双,当然是药到病除了。而且,咱们马上就要发财了。”

    “发财?发什么财?咱们出来的时候,爹可是说了,这次瘟疫事有蹊跷,千万不能从中牟利。你可别做出违背父亲的事情出来,否则,他一定不会饶了你。”

    古昳立刻敲打自己的师弟,不过,还是转身,去给古星,配一些药材来治疗他的伤。

    可古星却是十分轻蔑的撇了撇嘴,似乎,对古昳嘴里的父亲,有许多的不满一样。

    不过,嘴上,却是一点都不敢露出来。

    “师兄放心,我哪里敢违背师父。不过,是因为咱们的药救了不少的人,所以,他们想要感谢咱们罢了。师兄,你看看,咱们屋子里头的这些,可都足够咱俩逍遥半年的了!”

    古星得意的说道,似乎,十分满意现在的状况。

    古昳刚开始倒是没有注意,现在,抬起头巡视了一周。

    发现,他走以前,还是十分简朴的营帐里,不知何时,竟然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古董珍玩什么的。

    眉头不由得微微的蹙起,放下了手中捣药的药杵,郑重其事的,看着古星。

    “这些,是谁送来的?你怎么能收下呢?咱们师门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

    古星却是露出了极为无辜的表情,说道:

    “我当然没忘了,但是这些东西都是他们非得要感谢咱们的。说是如果不收的话,他们以后就不吃药了。再说了,咱们师门的那块地,当初,不就是因为祖师爷救了一个人,那人感激祖师爷,所以才赠与的嘛。放心吧师兄,这些都是大家的感激,即便是师父知道了,也不会怪罪的。”

    古昳还是觉得有些不合适,但是,在古星的三寸不烂之舌的攻势下,也就渐渐的收了心思。

    虽然师门规定,为医者不可贪图荣华富贵。

    但是,真的像是古星说的那样的话,他们执意不收,反而,会伤了那些病患们的心。

    只是,这些东西太过贵重了。

    若是他换成了钱财,也还是要救济给灾民的。

    当下,也就不再纠结了。

    “好吧,那咱们就收下了。我给你上药吧,以后,不要再惹那个昱亲王了。我听说,他可不好惹。”

    古星又嘟囔了几句,想来,也是在咒骂龙天昱吧。

    不过,古昳倒是觉得,那个昱亲王实在是太过霸道了。

    即便是古星犯了点小错误,也多少应该等他回来在处理吧。

    要不是他及时赶到的话,怕是古星,肯定会死在昱亲王的手上。

    这样霸道的家伙,难道,依仗着自己皇亲国戚的身份,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么?

    他的师门,可不会任由别人欺负!

    端坐在帐中的龙天昱,丝毫不会关心,有哪些人,会怨恨自己。

    此时,他的桌上,一份关于古昳跟古星师兄弟两个的详细资料,早就已经摆在了桌上。

    拆开信封,上面只有几行字而已。

    只是说,他们出现在俩个月前,然后,迅速的研制出了,可以治疗瘟疫的药物。

    至于家世跟来历,却是无人能追查到。

    眼神一凛,看来,这俩个名字,也是假的了。

    顶着这样的一个假名,行事又是如此的诡异,这俩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不查清楚,怕是不行的了。

    略微一思索后,龙天昱轻轻的开口说道。

    “夜,让修罗去调查这俩个人。”

    “是。”

    无声无息的降临,又无声无息的离开。

    谁也不知道,龙天昱的身边,到底藏着多少,这样暗中的势力。

    只要修罗出手,天下,永远不可能会有查不到的秘密。

    龙天昱甩手,把那份没用的资料,丢在了燃烧的火盆里。

    如果,这俩个人真的跟瘟疫有关的话。那他,就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人间地狱。

    坐在河边,林梦雅把已经摘好的菜心,放在水中洗净。

    每天三遍的查房,陪那些妈妈们聊天,然后观察每一个宝宝的身体情况。

    然后,再跟着那些婆婆们,给每一个妈妈们准备新鲜低盐的吃食,在浣洗被宝宝们弄脏了衣物。

    生活忙碌而简单,她也似乎,找到了新的乐趣一样。

    唯有经历过风浪才会觉得,现在这样的平静,有多么的难能可贵。

    她倒是找回了一些,从前跟着老师,在医院里实习的时光。

    只是阴谋,却从未远离过她的生活。

    哪怕,这里只有女人跟孩子。

    “不好了,夫人您快回去看看吧。营帐里有个女人发疯了,她想要摔死自己的孩子啊!”

    刚刚把菜心捞起来,身后,就传来了负责照顾那些孩子们的赵婆婆的叫喊声。

    林梦雅转身,就看到了赵婆婆,一脸大汗的跑到了她的身边。

    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就往营地里拽。

    “您慢点,别摔到了。怎么回事?刚才,不还是好好的么?”

    那赵婆婆却脚步不停,飞一般的往营帐里跑去,一边跑,一边只是念叨着。

    “疯了,有个姑娘疯了...她想摔死自己的孩子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