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六章 花样作死
    周围的妇人们也渐渐的醒了过来,这些‘过来人’们,都纷纷加入了催生大军中。

    林梦雅笑得脸都僵了,才狼狈的逃窜了出来。

    怪不得,读研的时候,同一个宿舍的同学,宁可在外面打工,也绝对不回家过年。

    这种集中供暖,还真不是谁都能消受的。

    只不过,这种平凡的烦恼,她,却觉得分外的新奇。

    其实,她也不讨厌呢。

    稍微镇定了下来,林梦雅决定亲自去监督给妈妈们准备的食物。

    她虽然不是产科大夫,但是总归是知道一些的。

    昨天的事情,肯定是让新生儿妈妈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如果营养不及时,没有心理上的干预,那么身体,可能会出现很大的问题。

    这里的孩子,最大的才不过一个月,最小的,前几天才出了月子。

    所以,一些东西,马虎不得的。

    别看隔离营地不大,可吃的用的,龙天昱都是派人送来的最好的。

    柴米油盐酱醋茶全部都不缺,更难得的,昨晚还派人送来了肉食。

    做饭的是几个勤快又能干的婆婆,林梦雅看了一眼,所有的事情,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既然是这样,那她就放心了。

    “夫人,您怎么能来这里呢?还是先出去等等吧,这里很快就好了。”

    刚进门,婆婆们转过身来,纷纷跟她打招呼。

    年轻一点的胆子大,敢跟林梦雅开玩笑。

    至于她们,却是一辈子守着规矩,片刻不敢忘的了。

    林梦雅说了几次,也只能让她们,不那么拘谨而已。

    “没事,我就是过来看看。这些日子,要辛苦各位婆婆了。我在这里,先代王爷谢过大家。我没有什么经验,一切,还要有劳各位了。”

    林梦雅谦和的笑了笑,这几句话,倒是说得几个婆婆脸上的皱纹都笑开了。

    “哪里哪里,我们还能帮得忙就好。娃儿们没罪,当娘的更是无辜。我们的孙子,想起来,也不过才这么大。谁知道下一个,会不会轮到他们。”

    其中的一个婆婆叹息着说道,林梦雅听到这话,却是心头微动。

    “那其他的孩子呢?除了这些孩子以外,可曾有过其他的孩子,被活埋的事情么?”

    婆婆摇了摇头,却是欲言又止的看着林梦雅,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林梦雅自然是个聪明人,从今天早上那个大水的伯伯,到现在大家的样子,已经说明很多事情。

    再说,这里人多嘴杂,自然,是不宜交谈的。

    林梦雅转移了话题,细细的嘱咐了几句注意事项后,人,也转出了临时充当厨房的营帐。

    脸上的表情,有了些微的凝重。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事情,是她没有察觉到的呢?

    伴随着炊烟袅袅,两岸的营地都生动活泛了起来。

    昨天的事情,依旧化作了一片阴影,当初了两岸人的生活。

    只有天真的孩童,好似早就忘记了昨天的悲痛。

    此时,站在河边,一脸的好奇,像是在打量着,对岸的隔离营地。

    对于他们来说,阴谋诡计,不过是听不懂的大人话而已。

    也只有孩童,才能保持最后一份天真了吧。

    热乎乎的早餐,带给了那些母亲们新的活力。

    林梦雅跟阿秀也忙活了一个早上,幸好,因为她们来的及时,母亲跟孩子的状况都不错。

    只是,按照阿秀提供的方法,她,也终于察觉到铁甲蛊虫卵的存在。

    那虫卵当真是歹毒,竟然是寄生在了孩童的心脏之中。

    如果强行用药的话,怕是会伤及孩子的心肺。

    倒时候,人也跟死了,没有什么区别了。

    “姐,你说这该怎么办呢?这些宝宝好可怜,即便是铁甲蛊不发作,可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

    阿秀愁眉不展,她很喜欢这些小家伙们,所以,更是舍不得任何一个,受到伤害。

    “容我想想。”

    老师虽然能解铁甲蛊,但是终究不精于此道。

    阿秀养蛊,可只是个半吊子。让他们俩个来,反而会误事。

    林梦雅着急归着急,到底没有乱了阵脚。

    坐在一颗大石上,看着那些正逗弄着自己孩子的母亲,脑袋里,突然间灵光一闪。

    她真是个笨蛋!怎么能,把那么重要的东西,都忘掉了呢!

    轻轻的合起双眼,迅速的调动起神农系统的画面来。

    青筝谱里,好像有一篇,讲的就是蛊。

    搜索引擎启动,幸好现在她是闭着眼睛的,不然的话,若是有人看到,那双漆黑的眼瞳,竟然闪过无数的文字,肯定,会以为她是妖魔鬼怪的。

    最终,青筝谱内的一篇,被林梦雅搜索到了。

    铁甲蛊,出自于牧蛊石族,初始为褐色米粒大小虫卵,需攀附血肉,方能破土而出。

    这上面的,铁甲蛊的培养方式和使用方式,都十分的清晰。

    只是看到最后,林梦雅却小小的吃了一惊。

    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睁开了双眼,那些文字瞬间隐去。

    林梦雅还沉浸在震惊之中,只是脸色,看起来有些古怪。

    一直站在她面前的阿秀,则是疑惑的歪着小脑袋,看着面前,不知道是笑,还是别的什么的林梦雅。

    这姐姐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

    “姐姐,你...还好吧。”

    试探的问了一句,连声音都不敢太大,恐怕惊动了谁似的。

    林梦雅突然间抬起了头,一双眼睛里,也是盛满了疑惑。

    “阿秀,你知道吗?这铁甲蛊的创造出来,其实并非是为了害人的。这些孩子,也许是因祸得福了。”

    林梦雅这话,也让阿秀摸不到了头脑。

    水灵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林梦雅,撅起小嘴,乖乖的等着梦雅姐姐的解释。

    “现在说出来还太早,但是这件事情,咱们的非得要查清楚才行。你记住,这些孩子不会死的,只是这件事,不能跟任何人说。即便是老师跟奕?哥也不行,你跟我,这几天还是要装装样子,给那些人看。”

    林梦雅的话,虽然什么都没有解释。

    可阿秀却十分聪明的,没有追问。

    因为梦雅姐姐说的,总不会错的。

    点了点头,阿秀还是乖巧的跟在林梦雅的身边,装作一切如常的样子。

    只是林梦雅心里清楚,她跟那阴谋者的角力,不过才刚刚开始...

    对岸的营帐内,龙天昱安稳的坐在帐中。

    即便是在灾民营中,一切,都仍然被他安排得有条不紊。

    有了他的指挥调度,而不是那个草包的肆意妄为,不管是疫情也好,还是灾民的安置情况也好,都得到了极为有效的处理。

    在加上林梦雅挺身而出,救了那些孩子,尽管大家表面不说,可心里,还是倾向于昱王爷这边的人性的温暖。

    只不过,现在所有的病情,还要依赖于古家师兄弟的医术,所有,有些时候,不得不虚以委蛇。

    这一点上,林梦雅懂,龙天昱,更懂。

    “王爷,古大夫说,有要事想要见您。”

    随身侍卫李甲进来回禀,龙天昱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却是无声的点了点头。

    只不过,眸子里,却有厌恶的情绪,一闪而过。

    不多时,一身月白色绸缎衣裳的古大夫,就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龙天昱的营帐。

    那一双闪烁着阴险毒光的眼睛,不怀好意的,落在了正在看文简的男人身上。

    还以为对方是没有看到自己,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只是,龙天昱还是低头看文简,丝毫,没有想要搭理他的意向。

    于是,某草包再次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差一点,都把自己的嗓子直接报废了,可龙天昱,依旧是一副,没有察觉到他存在的样子。

    晾了那草包许久,龙天昱才抬起了自己的一双眸子,冷冷的锁定了面前,这个枉费心机的家伙,淡然开口。

    “何事?”

    没有任何的客气,也没有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龙天昱就像是在看着废物一样,看着面前的家伙。

    那草包想必是被人奉承惯了,连在龙天昱的面前,也不知道有任何的收敛。

    反而是冷哼了一声后,才开口说道:

    “昱亲王真是好大的架子,我们师兄弟俩个,为了这瘟疫鞠躬尽瘁。你昱亲王真是好大的官威,只是不知道,没有他们兄弟俩个,这瘟疫,王爷您要如何处置!”

    龙天昱挑起了眉头,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如此,你要如何?”

    作死草包大夫,以为龙天昱是听到了自己的不满,害怕了自己的要挟。

    不客气的坐在了龙天昱下位的椅子上,一双眼睛里,倒是有了几分心高气傲的笃定。

    “我一个平头百姓又能如何,比不上你们这些王孙贵胄。若是想要我们兄弟俩个继续留在这里为灾民诊治的话,那些孽种,你就必须给我送回来。还有,我要昱王妃,亲自来给我道歉!”

    龙天昱的黑色冷眸中,一丝冰凝的杀机立现。

    没有人,能活着威胁他。

    或者说,曾经胁迫过他的人,要么都死了,要么,就已经离死不远了。

    显然,眼前的这一个,也马上就要步入死人的行列了。

    合上了手中的书简,龙天昱的目光,忽然间低垂了下来,但是,那里面蕴藏的酷寒,却并非一般人,能够承受得起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