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五章 其心可诛
    难道——

    “您的意思是说,古大夫之所以会让人活埋了这些婴儿,其实...其实是为了制造更多的铁甲蛊!可是,阿秀跟我,都都没有任何须弥子的踪迹。如果他想要驱使蛊虫的话,没有须弥子怎么可能安全无虞呢?”

    林梦雅也矛盾了,原本以为古大夫是要针对云州世家的。

    可没想到,这些婴孩的身上,竟然有铁甲虫卵。

    难道,是她想错了么?

    “哼,这一切,一定会有人帮我们解开。现在,只要你看好这些孩子,他们,就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相比于林梦雅的惴惴不安,百里睿却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想必是,心头已经有了应对的法子了吧。

    急归急,可有老师在身边,林梦雅到底了多了几分的底气。

    所以,她目前要做好的事情,就是一定要看顾好那些孩子,千万,不能让别人的阴谋得逞。

    “奕?哥,把你留在这里干活,真是抱歉。”

    林梦雅转向了一直坐在一边,没说什么话的萧奕?。

    其实他更应该留在龙天昱的身边,帮助他安抚人心,或者是出谋划策。

    可没想到,她一时疏忽,竟然让萧奕?,成为了留在这边,为数不多的男人之一。

    这里除了她跟阿秀,就是一些婆婆跟妈妈,所以,一切的重活累活,自然,就落在了他们这几个壮劳力的身上了。

    “无妨,还没有谢你,保住了我萧家的子孙。这些事情,自是我应该做的。”

    要是放在以前,以萧奕?的骄傲,他当然不屑于做这些粗活。

    但是,半年的磨练,早就已经让他看淡了一些东西。

    今天林梦雅无意中发现,以前那个虽然面上儒雅,但是内心骄傲的萧奕?,竟然学会了如何,跟这些平民相处。

    再加上他优雅的举止,英俊的外貌,温和的态度,简直,快要成为隔离营区里的人气no1了。

    真是,出乎她的预料呢。

    “好了,你也不必发愁了。有我在这里,谅那些宵小也耍不出什么阴谋诡计来。丫头,你早点休息,我们也走了。”

    百里睿可是毒医宗师,这点子东西,自然是不够看的。

    只是他厌恶的,怕更是这些人的险恶之心吧。

    送走了老师跟萧奕?,林梦雅跟阿秀也一起躺在稻草堆成的临时床铺上,忙碌了一天,她虽然身体觉得有些累,可是精神上,却怎么也放松不下来。

    “姐姐,你是不是在怕那些虫卵,会伤害小宝宝们?”

    歪着头,阿秀一双明亮的圆润大眼,看向了林梦雅。

    “你呀,总是能猜中我的心思。稚子无辜,他们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对小孩子下手。这铁甲蛊这么厉害,我自然是担心。”

    听了林梦雅的话,阿秀,却是有些踌躇。

    迟疑了片刻后,才小心翼翼的,看着林梦雅的脸色,问道。

    “那姐姐你,是不是很讨厌,会养蛊的人呢?”

    眼神里,带着些紧张的神色,好像生怕林梦雅,会察觉到什么似的。

    殊不知,在林梦雅的面前,阿秀总是因为莫名的原因,而暴露出自己想要隐藏的真实情绪来。

    “不,其实蛊虫跟我学的毒术一样,是没有对错的。比如,这一次的瘟疫。在比如,我的老师。其实,我知道你也养蛊。不用那么紧张,你身上随身携带着那么多的蛊虫跟毒药,我早就知道了。这世上,可没有什么毒物,能瞒得过我的眼睛。”

    林梦雅笑着,说出了阿秀一直担心的问题。

    可是,下一秒,阿秀,好像是又有了新的烦恼。

    “既然姐姐是这样想的,那别人,也会一样么?我是说,跟姐姐很亲近的人,也会这样想么?”

    这是阿秀第二次,说类似于这样的话了。

    之前她就曾经流露出,想要学林梦雅的意思。

    难道,这小妮子春心萌动的对象,竟然,是自己身边的人么?

    龙天昱?不对,这妮子好像是对龙天昱最无感了。平常,更是能少见就少见。

    萧奕?,也不像是。那是谁,不会是表哥他们吧!

    一个个的名字,从林梦雅的脑海里迸出,最后,又被她一一的淘汰了。

    算了,这妮子既然不想说的话,那她,还是等着阿秀想说的时候,再知道好了。

    如果,真的是她身边的人,那么这个月老,她可是当定了。

    当下,还是解决了这十万个为什么的小妞好了。

    “这个嘛——我也不知道,好了阿秀,咱们忙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

    兴趣来潮,林梦雅也卖了个关子。

    这下子,倒是急的阿秀团团转了。

    眯着眼睛,听着身边的小妮子,不停的翻身,又不敢吵醒自己的样子。

    林梦雅心头的小恶魔,不知为何,又蠢蠢欲动了起来。

    唉,遇到的事情越多,她就越觉得沉重。却忘记了,现在的她,也还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小鲜花呢。

    真是,为什么她觉得,自己重活一生,却好像没享受到什么重返十八岁的快乐呢?

    跟阿秀这么闹了几句玩笑话,林梦雅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

    不由得想起今天,龙天昱说的那句话。

    一年了,没想到,她竟然到这里,快要一年了。

    可是这一年中经历过的事情,比她上辈子的二十五年还要多。

    也许,这里才真正应该算是她人生的开始。

    至于——

    俏脸在黑暗中,染上了几分微红。

    似乎如果对方是龙天昱的话,她,不会觉得讨厌呢。

    晨光熹微,林梦雅准时在睡梦中醒了过来。

    一夜的休息,也让她似乎重新充满了活力。

    穿好了衣裳,轻手轻脚的走到了河边洗脸。微凉的河水,也驱赶走了她脑中,最后的一点点困意。

    对面,营地里已经运转了起来。

    不断有人出来提水,在看到一身粗布衣裳的林梦雅后,只是微微的愣了愣,最后,不好意思的跟她点了点头。

    “水源很重要,这里的水质不错,辛苦了。”

    林梦雅也怕这水,会被人下了毒,所以,刚来的时候,就让老师配置出了解毒剂,并且让龙天昱派人,在上游秘密的安放了。

    不过,这条河不算小,在加上是流动的水源,所以,被人下毒的话,也没那么容易。

    对方看着昱王妃如此的亲和,也不禁呆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后,才有些激动的说道:

    “是,这水很好,煮出来的饭菜也香。那个...王妃娘娘,你们那边可有人煮饭么?”

    大水的人看起来四十岁上下,而且一脸的老实诚恳。

    说出来的话,也是实实在在的。

    林梦雅点了点头,报以一抹善意的笑容。

    “嗯,多亏了几位婆婆。这里,大人孩子,都很好。”

    打水人打完了水,抹了抹自己的手,才继续跟林梦雅攀谈起来。

    “我家老婆子也过去了,唉,造孽啊。娃娃才多点大,就要受这样的罪。要不是王妃娘娘来了,怕是这些娃娃也就...”

    听到他这样说,林梦雅才明白过来,为何这人会这么早就过来打水。

    怕是,也想要看看自己的妻子吧。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再说,这些都是王爷的功劳。您赶快回去吧,婆婆这里,我会照顾好的。”

    打水人立刻点头称是,挑着盛满了清水的水桶,往营地里走去了。

    林梦雅站起身来,看着对面忙碌起来的营地。

    看来,情况跟她想象的有些不同。也许,这里的人心,还没有冷酷到了极点。

    那昨天那种群起而攻之的反应,似乎,就有了些问题了。

    看来,想要解除自己的疑问,还非得是要见到俩个古大夫,才能得到答案的了。

    转回身去,林梦雅又开始按个营帐查看了起来。

    他们昨天一共救了四十个孩子,为了保暖起见,所以一个营帐里,住了十个人。

    林梦雅又怕炭火会熏坏了孩子们,所以特意在每个稻草床的下面,都是先用炭火烘热了,然后才铺好床铺的。

    当她走进去查看的时候,所有的母亲跟孩子,都睡得极为的安稳舒适。

    简易的帐篷,竟然比房屋,还要暖上几分。

    “王...梦雅妹子,你怎么来了?”

    刚进门,萧奕?的那个表嫂,有些意外的看着王妃。

    不过,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对林梦雅,只有感激。

    “我来看看,睡得怎么样?还习惯么?”

    林梦雅走到萧家表嫂的床边,放低了声音,跟她交谈几句。

    “习惯,这里比家里都要好。我奶/水不足,琪儿的乳娘又不在。要不是隔壁的朱大嫂,琪儿,怕是要饿肚子呢。”

    萧家表嫂虽然也算是名门,不过,却是一点盛气临人的感觉也没有。

    林梦雅看着她身边,那个还沉睡在竹篓摇篮中的可爱宝宝。

    肉呼呼粉嘟嘟的宝宝,让她忍不住伸出手来,轻柔的刮了刮他的小脸蛋。

    “梦雅妹子,你跟昱亲王也成亲快要一年了吧。怎么,还没传出什么好消息呢?”

    林梦雅没什么架子,萧家表嫂也因为萧林两家的关系,对林梦雅多了几分亲近。

    看到她这样喜欢孩子,忍不住打趣她。

    “我?不着急,还早着呢。”

    林梦雅虽然维持着表面的镇定,但是不免,还是觉得有些羞涩。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