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一章 须弥药味
    “铁甲蛊当然可以了,但是,姐姐你是怎么知道铁甲蛊的呢?这东西,在南面的部族里,是用来处罚叛徒的。我叔叔见过一次,恶得很。”

    阿秀清澈的眼眸里,不掩厌恶。

    想必是因为铁甲蛊太过残忍,所以,连东方家的人,都看不下去的吧。

    可是,他们之中如果真的有人用了铁甲蛊的话,就算是她看不出来,也是绝对逃不过老师的眼睛的。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这些人里,可能有人,接触过铁甲蛊,或者是须弥子。

    想到这里,林梦雅觉得,这倒是最可能的答案。

    “李甲大哥,麻烦您,帮我请王爷过来。”

    掀开窗帘,外面是一个精干的侍卫在随性保护。

    此人是龙天昱手下的得力干将之一,话虽然不多,却十分的沉稳能干。

    听到林梦雅的吩咐后,李甲低声应了一声,便骑着马,往前赶去了。

    不消片刻,龙天昱就掀开了马车的车帘,狭长的眸子有些紧张。

    不过,在看到林梦雅红润的脸色后,才渐渐打消了下去。

    “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么?”

    林梦雅有些无语,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从自己受了伤以后,龙天昱总是把她当成纸娃娃。

    “我没有那么娇贵,请你来,是阿秀发现了一些事情。所以,想要找你一起商量。”

    林梦雅笑了笑,随后,就让阿秀,把须弥子跟铁甲蛊之间的联系,说给了龙天昱听。

    听到最后,龙天昱的眉头,却是深深的皱起。

    想必,也跟林梦雅一样,在思考谁才最有可能。

    “我觉得,这事未必是奸细做的。刚才阿秀也说了,不经意的碰到的话,也会粘上须弥子的味道。这些人里,可能是有从云州疫区回来的,也说不定的。”

    林梦雅缓缓的说道,龙天昱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后,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从疫区回来的大概有四五个,只是,他们都是在后方传递消息,并未进去过疫区深处。如此说来,这操纵铁甲蛊的人,有可能,就藏在后方了?”

    这下子,便是佐证了林梦雅的想法,瘟疫,真的是被人下了毒。

    不然的话,为何这毒最重要的一味,就是铁甲蛊粉末。

    现在,又会出现须弥子这种,能够驱使铁甲蛊的药呢?

    一切,也未免太过巧合了吧。

    “这也说不定,毕竟,云州现在十城九空。周围的州府,又不敢派人进去援助,这个人如果想要把毒扩散到其他地方的话,隐藏在流民之中,往别处转移才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林梦雅的猜测,不无道理。

    如果是下毒的话,那么扩散的距离是有限的。

    尤其是这种毒药,它的计量必须要到一定的浓度,才会要人的姓名。

    也就是说,这个人藏在流民之中,几乎把云州给转了个遍。

    此人的心计跟手段,还真是厉害。

    “我立刻去布置。”

    龙天昱也晓得事情的厉害,当下,就去传令处置流民去了。

    马车里,阿秀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转,这样严肃的气氛,倒是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了。

    “别害怕,今天,还多亏了你的鼻子。”

    林梦雅以为是自己吓到了阿秀,不由得放缓了声音,安慰了这丫头几句。

    可阿秀却摇了摇头,小脸,不知为何,涌上了几分凝重。

    “姐姐误会了,我倒不是害怕。只是,听你们的意思,似乎,是有人在用铁甲蛊了。可是,那个部族,在五年前,已经全部都死绝了。我们东方家的脚夫去看过,听说寨子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了。而周围的林子里,那些须弥子,也一同消失了。别是,闹鬼了吧?”

    林梦雅听了阿秀的话,却是微微一愣。

    “五年前消失的,许是,迁移到别的地方,也说不定的。”

    阿秀却拼命的摇着头,说道:

    “不会的,须弥子只有在那片山上才能存活。别的地方,不管用任何的方法,都是养不活的。他们的部族以驱蛊为生,所以,是绝对离不开须弥子的。不然的话,那些蛊虫,也会反噬他们。”

    这下子,林梦雅才刚刚理清的头绪,又在此扑朔迷离了起来。

    唯一会用须弥子驱使铁甲蛊的部族,却又在五年前就全体失踪了。

    林梦雅觉得,这件事,跟烛龙会,怕是脱不了干系。

    心头微微一沉,有辛家这种毒术世家还不够,现在,竟然连蛊毒部族也扯上了关系。

    烛龙会,到底,想要做什么?

    “梦雅,人都到齐了。”

    正在她沉思的档口,外面,突然传来了龙天昱低沉的声音。

    林梦雅收起了思绪,带着阿秀,一起走出了马车。

    马车前面的空地上,五个劲装的侍从,正有些紧张的看着她们。

    林梦雅露出了温和的笑意,轻柔的开口。

    “大家不必担心,只是听说大家都是从疫区回来的。为了防止大家染上瘟疫,所以,想要给大家简单的检查一下而已。”

    听到林梦雅如此说,五个人的脸色更加的紧张了。

    他们都是从疫区回来的,那种吓人病症,他们可是亲眼所见,当下,五个人,都恨不得让林梦雅,仔细的检查一下自己才放心。

    林梦雅示意了一下阿秀,这丫头的鼻子对须弥子很敏感。

    只要她仔细的辨认,一定可以找出,那个身上沾染了须弥子的人。

    不过,可能是因为时间过长的原因,阿秀最后,只锁定了俩个人。

    看到阿秀摇摆不定,努力分辨的样子,林梦雅也只得耐下性子等待。

    倒是那两个人,额头却冒出了些许的冷汗。

    心头,怕是在祈祷着,千万,不要让自己中招吧。

    “没错了,就是他。”

    阿秀经过努力的分辨后,小手一指,锁定了其中的一个人。

    俩个人的表情立刻有了天差地别,没被选中的那一个,自然是喜笑颜开,觉得虚惊一场。

    另外一个,则是如丧考妣,就差没当场哭出来了。

    “王妃,请您,救救小的吧。”

    脸色煞白的侍从,还以为自己中了招。

    可没想到,龙天昱却挥了挥手,让其他的四个人都退了下去。

    林梦雅看着面前的这个侍从,虽然胆小了一些,但是在生死之间,谁又能恬然淡定呢。

    而且,又是那样遭罪的死法。他们害怕,只能说明,这毒实在是霸道诡异了些。

    “你别急,其实也不是说你就没救了。而且,你也没有感染瘟疫。把你留下来,是想要问你几句话。”

    林梦雅的语气温和,听到那侍从的耳朵里,颇有一番能安定人心的作用。

    此刻他已经是三魂不附体了,当然是林梦雅说什么,他应什么便是了。

    “你在疫区的时候,可曾碰到过什么奇怪的人没有?除了咱们派去的人以外,你还跟谁,有过比较近距离的接触么?”

    这一点很重要,毕竟是龙天昱派过去传消息的人。

    所以,一般人他应该接触不到。

    而且,那些负责救援的官兵,都是在疫情发生以后,才被调转过去的。

    按照她的推测,那个放毒的人,应该是扮成流民,才最好下手。

    侍从用力的回想,半晌,才犹犹豫豫的说道。

    “小的是负责传令的,一般接触的,都是咱们军营里的人。哦,我想起来了。来之前,我曾经帮过那个大夫一次。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外人了。”

    “大夫?哪个大夫?”

    林梦雅追问道,那人也完全的想了起来,立刻回应。

    “就是那位古大夫,多亏了他,那些病情较轻的病人,才能康复。咱们都敬佩古大夫的为人,所以,但凡是他需要帮忙的话,咱们军营里的人,都不会干看着的。”

    竟然,是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古大夫。

    林梦雅倒是没有想到,最有可能驱使铁甲蛊的人,竟然是这个大夫。

    “那这个古大夫,平时为人如何?”

    侍从好像是对古大夫十分的推崇,连连说出了许多,古大夫的好处。

    “古大夫可是个好人呐,当初,随军的大夫们,谁也不愿意深入疫区。还是古大夫主动请命,一个人去里面搬运伤员的。这古大夫的医术当真是奇妙,咱们这些帮忙的人,因为都用了古大夫的药囊,所以瘟疫是一点都没有染上。只是那东西金贵的很,用完了以后,古大夫就都给收回去了。”

    侍从刚刚说完,林梦雅跟阿秀对视了一眼,心头已经有了定论。

    “好了,多谢你。既然有古大夫的药囊,那你必定是不会染上瘟疫的了。”

    林梦雅感谢了几句后,也带着阿秀,重新回到了马车里。

    不多一会儿,龙天昱也跟着坐了上来。

    “你觉得如何?”

    龙天昱征询的看向了林梦雅,后者,也露出了跟他一样的神色。

    “看来,是错不了的了。只是,这个人现在影响很深,要是简单的抓起来,怕会引起众怒。”

    龙天昱自然是有他自己的考量,这一点上,林梦雅倒是跟他是同一个态度。

    “药囊,不畏瘟疫,还跟那个人接触过。看来,古大夫确定,是会驱使铁甲蛊的了。只是他这样,到底有什么目的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