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章 当年旧事
    夜已深,所有人难得在野外宿营一次。

    这也是为了甩掉眼线,有人的地方,消息传递的就越快。

    所以,不得不尽量选择人少的地方行走。

    虽然已经是暮春了,可夜晚,温度还是有些冷。

    营地里燃起了火堆,林梦雅身上披着龙天昱的斗篷,莹白色的小脸,但温暖的火光照应下,也透着别样的柔美。

    “别贪凉了,回去睡吧。”

    龙天昱把炉子上的热水,倒了一杯放在了林梦雅的手中。

    这一次他们预备得很周全,即使是在野外,倒也都方便。

    “没事,我睡了一天了,早就不困了。倒是阿秀那丫头,这样摇晃的马车她总是不习惯。怕是这会,早就睡熟了。”

    老师跟阿秀都是睡在马车里,其他人都是在旁边,支起了简易的帐篷。

    林子里很安静,林梦雅也不用担心周围会有人来偷袭。

    已经许久,没有这种安宁的心境了。

    “嗯,辛苦你了。不过,到了云州,那里的条件,要比这里还要困难一些。不得不,委屈你了。”

    轻轻的拥她入怀,龙天昱的语气里,充满了歉意。

    “没关系,反正我又不是来享福的。对了,到了云州,有些地方,我去得,你去不得。别担心我,之前师父在我身上耗费了不少的心思,所以,这种毒药,对我构不成什么危害。我总觉得,他们会对你不利。”

    这话,百里睿的确是说过。

    但是他只是说林梦雅的身体很特殊,一般的毒物,在她的身体里,都不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可唯有她自己清楚,当初她穿越过来的时候,身体里那部分根深蒂固的毒药,在她误打误撞的情况下,已经发生了变异的反应。

    要是放在寻常人的身上,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可偏偏,她还活蹦乱跳的,这其中的原理,连她自己都不清楚。

    所以,那些没有它毒的药,自然就拿她没办法了。

    可是,这样以毒攻毒的法子,不知道,她的身体,还能撑过多久。

    “不成,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险。对了,不知道百里先生,把解药研究出来没有。”

    龙天昱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打转。

    林梦雅表面看起来温柔可人,但是内里,却是比任何人都要坚持柔韧的。

    他一味的反对,反而,会激起林梦雅的逆反。

    这么长时间,龙天昱也逐渐的摸透了她的性子。

    林梦雅心头暗叹了一声,可是心头,也是打定了主意。

    “这件事,其实倒是跟老师有些渊源的。只是,老师还需要一点时间。我想,等到咱们到了地方以后,先去跟老师,看看那些被治好的病人。老师也觉得,那个大夫,怕是不简单。”

    这倒是跟龙天昱的想法,不谋而合了。

    点了点头,俩个人又说了几句话后,林梦雅才起身,往马车走去。

    “梦雅...谢谢你。”

    昏暗中,萧奕?的脸上,带着真挚的感谢。

    林梦雅微微一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那个正在火堆边上,吩咐众人的龙天昱一眼。

    这家伙,又跟萧奕?,说了自己什么好了?

    “不客气,无论如何,你跟我哥哥,也是从小到大的情分。况且,萧家也值得。”

    又是这样的直白,萧奕?不由得在心头苦笑。

    林家的人向来如此,从未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掩饰自己的真实目的。

    可林梦雅越是如此的直白,他,却是觉得,自惭形秽。

    终究,是他配不上她的。

    “这些...我都知道。只是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转过头来,林梦雅疑惑的看向了萧奕?。

    后者严肃的看着她,到底,会是什么事?

    “其实,当初林伯母的去世,是有隐情的。他们都说伯母是耗尽了力气,气血两空,所以才去的。但是,当初我母亲跟伯母是十分要好的姐妹。伯母在生产之前,曾经对我母亲说过,有人,想要对她不利。”

    挑了挑眉头,林梦雅看着萧奕?。

    这事,她可从未听说过。

    “可是,既然萧伯母知道,那为何,从未听她,跟我父亲提起过呢?”

    说道这里,萧奕?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无奈来。

    “你还记得,当初林伯母才过世几个月,皇后,就逼着林伯父娶了现在的夫人吧。但是,在林伯父成婚的前一夜,我母亲曾经被皇后,昭入了宫中。自此以后,我母亲对这件事情,只字未提。”

    原来,竟是如此!

    林梦雅站在原地,脑袋里,却在梳理着有用的信息。

    “既然是这样,那你又是如何得知的?”

    “当初,我跟南笙都是小孩子,所以,总是在一处玩耍。那一次,林伯母正在跟我母亲说话,我恰好躲在屋子里,才听到了这些话。从前,我也以为,是我听错了。但是,我在王府寄住的这段日子,曾经有林府的人,来给你送东西。我无意中看了一眼,却认出来,那个人,正是当初照顾林伯母的婆子。而且,我看到伯母,偷偷的倒掉了她所送来的安胎药。后来,我着意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此人,现在是林夫人的近侍。”

    什么?母亲的死,竟然跟上官晴有关系!

    林梦雅愣住了片刻,无数的信息,在脑海中汇聚。

    “谢谢你,我要先想一想,还有,这件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

    萧奕?自然是知道,点了点头后,也走回了自己的马车。

    脑袋里有些混乱的林梦雅,爬到了马车上,属于自己的位置。

    如果,按照萧奕?说的,那么,母亲的死,就是皇后跟上官晴一手主导的。

    可是,以当时母亲的医术跟为人,她,又怎么可能,会被这种手段给害死。

    唯一的解释就是,当初,母亲是有什么顾忌,所以,才不能反击的。

    她又跟自己的好朋友,萧奕?的母亲提起过这件事,那,又是为了什么呢?

    即便是皇后想要害死母亲,达到让自己的妹妹,嫁给林家的心思。

    母亲,也断然不会死的。

    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心头,渐渐的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测。不,希望,不会是这样!

    胡思乱想了一夜,林梦雅最后,还是压下了自己的心思。

    萧奕?应该是想要提醒她而已,毕竟当初的事情,他并非是亲历者,其中有些曲折,他也未必全然知道。

    倒是处理完事情,回到京都以后,她,应该去拜访一下萧伯母了。

    如果真的是皇后她们下的手,她,也必定会让皇后,血债血偿!

    萧奕?是个信守承诺之人,这件事,她暂时,不想让龙天昱知道。

    瘟疫的事情,已经让他焦头烂额了,若是此时她提出来,势必会让他雪上加霜。

    不过,这事,她倒是可以让云竹她们,暗中调查。

    休整了一夜,阿秀也恢复了精神。

    一大早上,就窝在林梦雅的身边,给她讲着各式各样的笑话。

    这丫头倒是乖的很,知道她心情不好,就变着法子的,逗她开心。

    “好了,你不用再搜肠刮肚的给我讲笑话了。我只是因为不习惯赶路而已,倒是你,这么危险的事情,你可要听我的话,知不知道?”

    一张小脸忙不迭的点头,不过,下一刻,阿秀又神秘兮兮的,贴在了林梦雅的耳朵边上,悄声说道。

    “梦雅姐姐,我总觉得,咱们的队伍里,好像是有人身上沾了须弥子的味道。这种东西,只有烈云南面的那群养蛊人身上才有。”

    林梦雅惊讶的看着一脸嫌弃的阿秀,这丫头,怎么鼻子比她的还要灵敏。

    “须弥子,这东西是干什么的?有毒没毒?”

    阿秀摇了摇头,继续跟林梦雅咬耳朵。

    “没有毒,这东西是用来驱使蛊虫的。但是,须弥子能驱使的都是一些十分凶狠的蛊虫,别的地方的人如果去办事的话,身上都要带这东西以防万一的。这个地方,连我叔叔都很少去的。听说啊,他们那个部族的人,最喜欢生吃小孩子的肉了!他们那个族里的人,全部都是坏人呢!”

    阿秀这么一说,林梦雅也明白了过来。

    难道,队伍里混进来了敌方的奸细?

    不对啊,这一次,可是龙天昱亲自挑选的人选,都是绝对忠心耿耿的人。

    他们要是还有问题的话,那龙天昱也未免太识人不明了吧。

    “你会不会弄错了?还有,这股味道,是你们出发的时候,就有的么?”

    阿秀摇了摇头,沉思想了想。

    最后,才若有所悟的,回答道:

    “那倒不是,这股味道,好像是...好像是咱们汇合了以后,我才闻到的。须弥子的味道很淡,普通人是察觉不到的。但是因为我们东方家的人,鼻子都是经过药水浸泡的,所以,才会对这种味道特别的敏感。”

    原来是这样,那就是说,问题,是出在他们汇合以后。

    可他们汇合的时候,人也没有什么变化,只不过是换了马匹跟车辆。

    难道说,奸细,是在他们之前,所带的人中么?

    “我去问问龙天昱,对了,你说,这东西,可以驱使蛊虫。那有一种叫铁甲蛊的蛊虫,须弥子,也能驱使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