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九章 独一无二
    百里睿说到这里,不自觉的,脸上露出了几分骄傲来。

    那是深植于骨血之中的自豪感,绝不会因为暂时的落魄,而有一丝一毫的损毁。

    只是林梦雅的眉头,却渐渐的蹙起。

    为什么,又是烈云国?

    之前的神仙散也是,这一时间,好像所有跟烛龙会有关的毒物,都跟烈云国扯上了关系。

    在心中暗暗的叹了一口气,看来,她跟烈云国,怕是有扯不断的缘分了。

    “只不过,后来,百里家的家主,也就是我的父亲,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举家迁移到了晋国。不过,即便是这样,我们百里家的毒术,也是天下无双。辛家的人,当初为了百里家的家传,可是动用了不少的关系。但是,辛家也是毒术世家,如果是这世上,还有谁能改我的方子,怕是,唯有辛家了。”

    辛家?林梦雅的眉头越来越紧,辛黎之前的狠辣手段,她还是历历在目。

    当初辛黎也曾经威胁过她,让她好看小玉,不准回到烈云国。

    小玉的身份,看来没有她原先想的那么简单。

    “其实,辛家的人,我无意中接触过一次。”

    林梦雅才刚说出口,百里睿就十分紧张的,抓起了她的手腕。

    沉思探查过一番后,才缓缓的舒了一口气。

    “老师,您干嘛这么紧张,吓了我一跳。”

    林梦雅收回了手腕,哭笑不得的看着面前,一脸凝重的老师。

    天,要是辛黎给她下毒的话,那她早就一命呜呼了好吧!

    “以后,辛家的人你一定要少沾染。他们都是一群疯子,在我父亲那一代,有个辛家的人,为了研究出驻颜之术,竟然残害了上千少女。辛家的人,毒如蛇蝎。”

    百里睿看来是对辛家的人深恶痛绝,但是语气里,也有深深的忌惮。

    林梦雅忽然像是想起了些什么,惊讶之余,却也有些恍然大悟。

    “老师,您说的这个驻颜之术,可是用少女的血,来催化一些催情养颜的药材,来达到目的的?”

    百里睿愣了片刻,看着自己的学生,这种诡异血腥的法子,她,又是从何得知?

    “原来,竟然是这样。难道,真是烈云国有关。”

    震惊之余,林梦雅禁不住喃喃自语。

    百里睿看着学生变成了这个样子,虽然心头焦急,却并未催促。

    看来,辛家的罪恶,依旧在暗地里,无声的蔓延。

    “老师,我之前收养了一个弟弟,他就是烈云国的人。而且,辛家有个叫辛黎的妖孽,曾经来警告过我,不许让我弟弟会烈云国。只是后来,我弟弟的家人找了来,这才回去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弟弟,会不会有危险?”

    一切,都是在林梦雅的意料之外。

    如果事情真的像是她预测的这般,那小玉的处境,可就极为不妙了。

    别说他一个在外国长大的孩子,就算是龙天昱,从小隐忍不发,暗中受到父皇的庇护。

    可在烛龙会的面前,依旧是不堪一击。

    她...真的好糊涂!

    当初,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不应该让小玉,跟那群人走的!

    “辛黎?这我倒是没听说,只是,如果他是辛家的继承人的话,你大可不必担心。你可知道,辛家为何那么灭绝人性么?”

    林梦雅摇了摇头,辛黎的手段残忍而诡异,即便是她,现在想起来,也不免觉得有些后怕。

    “那是因为,辛家的血脉有毒。辛家所有的成年男性,一律会在三十五岁这一年暴毙而亡。女人虽然不会死,可一旦过了三十五岁,就会极速衰老。所以,他们才会想出驻颜之术来,不过,据我所知,即便是用尽了全族的方法,也没有人,能活过四十岁。听说云烈国的皇宫内,有一位辛家的贵妃,十分的得宠。不过,只要过了三十五岁,天大的恩宠,也会烟消云散。所以,辛家的人,才会这样的暴躁无常。而且,这种血脉之中的毒素,只有在辛家的主家才会发生。跟外人联姻剩下的孩子,则会平安长大。所以,辛家才会这样疯狂。”

    老师的话,虽然没能宽慰林梦雅,可却让她了解到,为何辛家,会如此的灭绝人性。

    只是,他们即便是有可怜之处,但是,用别人的性命,来延长自己的生命,也是极为阴损的。

    小玉已经很久没有传过来消息了,那孩子,千万不要有什么事才好。

    “可我还是不放心,算了,这事我再想办法。辛苦老师了,只是,这一次的事情了结,老师,还要住在地牢中么?您跟云竹,已经蹉跎了那么久,我想,不如赶紧把我这师娘,给娶进门吧?”

    心头的沉重隐去,林梦雅故意挑起了轻松俏皮的话题。

    百里睿的稳重,到了学生这里,反而成了老古板一般。

    但是,他是个负责任的男人,学生的话,也正好符合他心中所想。

    “唉,我倒是想娶,只是你这属下,怎么也不肯嫁。”

    原来是这样,林梦雅捂着小嘴笑了笑,压低了声音,贼兮兮的说道。

    “只要老师一句话,学生出马,保证,让您抱得美人归。”

    百里睿瞥了自己的学生一眼,忽然间,从怀中,掏出了一大锭黄金来,面上虽然是一片云淡风轻,可话,却让林梦雅,差点笑得肚子疼。

    “这是媒人钱,成交。”

    噗,这个老师,还真是一贯的迅速。

    林梦雅掂量着手中的金元宝,足足有十两重。

    笑眯眯的收到了自己的钱袋里,给老师递了个眼神。

    “一切,包在我身上。”

    林梦雅揣着沉甸甸的金子,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

    龙天昱已经跟萧奕?说完了话,这会子,正坐在小木桌后面,静静的看着兵书。

    听得动静,立刻抬起头来,看了看林梦雅,起身轻拉了她的手臂,到自己的身边。

    用羊毛的毯子捂住了她的腿,天还凉,这丫头的身子单薄,不能受冷。

    “芋头,我好像做错了一件事。”

    没有了在老师身边的机敏娇俏,在龙天昱的面前,林梦雅可以肆意的,让自己心头的担忧,尽数显露出来。

    心疼的看着她,把她拥入怀中。那纤细的身体,到底盛了多少的心事?

    “不管你做错任何事情,在我看来都是对的。”

    被他的话,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林梦雅叹了口气,才把自己心头的担忧,和盘托出。

    “我好担心小玉,如果当初我没有放他走就好了。你知道么?就是在那个囚禁我的院子里,素梅她们,竟然用女孩子的血来催化药剂。老师说,那些都是烈云辛家的手笔。当初,辛黎来警告过我,我以为...我以为他不过口头说说而已,现在看来,是我一手,把小玉推入了火坑。”

    小手,不自觉的抓紧了龙天昱的衣襟。

    眉头,是解不开的担忧与自责。

    龙天昱牢牢的把她护在了怀中,有时候,他倒是宁可希望,她笨一些,傻一些,也许,就能少一些烦恼。

    可他,偏偏就是喜欢她的冰雪聪明,只是,聪明的人,大多,开心会少一些。

    “你也不必太过担心,别说是你了,就连我跟父皇的情报里,都没有这些。其实,当初你把小玉送回去是对的。他不属于这里,你要是把他强留下来,反而是害了他。”

    这些事情,林梦雅都懂。

    只不过,她把小玉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弟弟,所以,才会这样担心。

    想了想,林梦雅忽然间,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

    “如果,我们把国内,烛龙会的势力给牵制住了。那么,他们也许,就腾不出手,来对付小玉了吧?烛龙会虽然庞大,但是有时这样盘根错节的组织,他们的横向部署,就越是薄弱。何况,这么多年过去了,各国也有所察觉。他们能用的人,未必有我们多!临天国已经是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别国的势力,一时间又难以侵入晋国。芋头,你说,我分析的对不对?”

    林梦雅的眼睛突然放光,期待的看着龙天昱。

    修长的食指,点了点挺翘的鼻头。

    在龙天昱宠溺的目光里,林梦雅知道,她这一次,没有错。

    “我的王妃,为什么会这么聪明?”

    心中,满满的都是对自家丫头的骄傲。

    他的王妃,不仅人长的漂亮,出生又高贵,最最重要的是,还聪明得比狐狸还狡猾。

    怕是整个大晋,不,这个世上,在没有比他的王妃,还要让他满意跟喜欢的女人了。

    “可是,我还是担心他。对了,阿秀说,想邀请我去烈云国玩。如果以后有时间了,我们就一起去吧。老师说了,烈云国是每一个毒医的圣地。我真的想去看看,那些毒虫,毒花,毒草,到底是怎么和平共处的。”

    这话...

    龙天昱的笑容,有些小小的勉强。

    看吧,他家的王妃果然不凡。

    连兴趣爱好,都彪悍得不像是常人。

    “嗯,以后有机会的再说。”

    敷衍着附和了过去,可龙天昱的心头,却暗暗发誓。

    这辈子,一定要对林梦雅的这个奇特的念头,严防死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