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七章 恋爱经验
    睡着了?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这几天也许真的累坏了,就连什么时候睡着的,她都忘记了。

    “你笑什么?”

    林梦雅喝了一口茶,疑惑的眼神,看着对面,笑得贼兮兮的阿秀。

    “没什么啦,只是,觉得昱亲王对姐姐真好。要是我以后,也能有个这样的夫君就好了。”

    阿秀无比羡慕的说道,不过,一提起这件事情来,那张笑得灿烂的小脸蛋,不知为何,却突然间垮了下来。

    “怎么?你也有喜欢的人了?是谁?说出来听听。”

    难得的挪揄了阿秀这小丫头一句,那丫头也没太害羞,反而是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可是,他一点也不喜欢我。姐姐,要不,你教一教我好不好?如果,我变成你的话,他一定会细化的。你不知道,我叔叔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三番几次的想要把我嫁出去。要不是我躲得及时,现在,肯定被我叔叔抓着去成亲了呢!”

    这丫头,还真是一点都不害臊。

    不过,烈云的人大概都是她这样的敢爱敢恨。

    比起那些扭扭捏捏的大家闺秀来,林梦雅当然更喜欢阿秀这种直爽的性子了。

    “我有什么好的,阿秀,你记得,不管你喜欢谁,那个人喜不喜欢你。你就是你,不用成为任何人的影子。他若是喜欢你,不管你什么样都会喜欢。他若是不喜欢,你变成什么样他都不会喜欢。”

    阿秀似懂非懂的看着林梦雅,还是点了点头。

    她年纪还小,这些话,她未必都懂。

    其实,林梦雅也没什么恋爱的经验。以前忙着学习,现在忙着国家大事。

    她跟龙天昱,别说是谈情说爱了。就连正常情侣们做的那些事情,好像,她们还真的没做几样呢。

    呃...她还真是不合格的爱情导师。

    “我听姐姐的,反正只要他不娶别人,我就还有机会!”

    这小丫头,也不知道是不是会错了意。

    突然间这么生机勃勃的,倒是让林梦雅,有些哭笑不得了。

    “好,女孩子勇敢主动是好事。但是要把握分寸哦,一味的贴上去,反而会让别人看轻你的。”

    林梦雅忍不住嘱咐了阿秀几句,这丫头心思单纯的很。有时候,她还真怕,阿秀会被人占了便宜。

    “当然不会了,东方家的女儿,必须要有自己的骄傲。姐姐,等到晋国的事情了结了,你跟我一起去烈云玩好不好?我们那里啊,有好多好玩的地方,还有好多好吃的。我一定,会带你把整个烈云玩个遍!”

    看着阿秀兴高采烈的样子,林梦雅倒是不好拒绝了。

    提起烈云,林梦雅就忍不住会响起小玉来。

    前阵子,这家伙还会托人送信回来。不过总是说他过的很好,让自己不必担心。

    后来,她去了临天国,书信的往来,竟然就这么断了。

    她也托了不少的人去打听,可各个,都是无功而返。

    也不知道这么长时间没见了,那小子变成什么样子,有没有想家。

    “嗯,好,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去。”

    阿秀的眼睛一亮,立刻从手腕上,把她常带的一个手链,拿了下来。

    手链是用皮绳编织的,上面还缀了即刻粉莹莹的宝石,十分的透彻好看。

    阿秀拉过了林梦雅的手,轻轻的,系在了她的皓腕之上。

    “这是我们东方家的信物,如果你到了烈云国,一定要来东方家找我哦!”

    林梦雅收回了手,看着手腕上的手链。

    虽然不那么精致,却是十分的自然漂亮。

    “信物都给我了,我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只是,你叔叔那么疼你,一定不会逼你嫁给不喜欢的人了。咱们这次处理完事情,你也玩够了,去见一见你叔叔,他很担心你。”

    东方烈真是十分的宠爱这个侄女,之前在临天的时候,阿秀说去哪里玩,他这个当叔叔的,就立刻照办。

    所以,所谓的逼她嫁人,怕其实也是给她找了个合适的人家吧。

    这几天,东方烈因为有事,不得不提前回到烈云去了。

    临走之前,他还托郭爷,给自己送来了一份心,跟几张大面额的银票。

    这样一个粗犷的男人,对待侄女这样的温情呵护,即便是林梦雅,也觉得有难得了。

    “嗯,我晓得了。离家这么久了,我也想堂哥,跟婶婶他们了。我爹去世得早,我娘又怎么管我,从小,我就是叔叔婶婶抚养长大的。这一次回去,我一定要给他们带些好东西。姐姐,你说,我带什么好呢?”

    阿秀永远是这样心思单纯,刚刚才丛生的烦恼,转眼间,就被他抛在脑后了。

    这样一个可爱的丫头,但愿她永远,都能这样欢笑下去。

    一行人走了一夜的路,那些被迷惑的眼线,已经被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不过,即使他们追上来,也不会发现,龙天昱跟林梦雅,已经顺利的跟百里睿他们会师了。

    老师就住在另外的一辆马车里,让林梦雅没想到的是,萧奕?居然也跟来了。

    本来,只是带着阿秀跟老师来打个招呼的林梦雅,在看到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的萧奕?后,还是微微一愣。

    “梦...昱王妃安好。”

    从前亲昵的小名才刚脱口而出,萧奕?就意识到,现在的身份跟场合,已经有些不合适了。

    转而,变成了最符合规矩的样子。

    看着那张已经恢复成之前温润如玉的俊朗面孔,林梦雅还是笑着点了点头。

    其实,萧奕?当初那么做也是无可厚非。

    只不过,他却是没有顾忌到别人的感受。

    有些事情,一念之差,便是永恒的错过了。

    “老师,这几天赶路,累了吧。这是学生我孝敬您的酒菜,路上颠簸,辛苦老师了。”

    只是跟萧奕?打了个照面后,林梦雅就提着一个红木的食盒,笑眯眯的跟百里睿说笑。

    “唉,你这丫头...算了吧,我这把老骨头倒是还禁用。倒是你,为师看你气色不太好,过来,我给你把把脉。”

    百里睿皱着眉头,看着一脸苍白的小徒弟。

    因为有云竹的照顾,百里睿早就已经不是之前的憔悴了。

    反而面色红润,渐渐的恢复了当初的风采。

    所以,对于这个撮合了俩个人的小丫头,百里睿更加是百般疼爱。

    他跟云竹,已经不太可能有自己的孩子了。

    百里无尘那个不成器的东西,他也早就不准备认下了。

    所以,这个小丫头,算是世上,他唯一的后辈子侄了。

    对她,百里睿总是多了几分,像是对自己女儿一样的疼爱。

    “不用了吧,我的身体,我很清楚,只是这几天赶路没睡好觉而已。对了老师,奕?哥的病,怎么好的这么快?”

    这几天在京中,林梦雅虽然在王府里忙活着,但是王府外的事情,她也是打听了个一清二楚。

    自从萧奕?失踪了以后,萧家上上下下,全部都变成了一滩散沙。

    萧世伯病倒了,几个萧家的庶出跟外支的子弟,叫嚷得很欢。

    在这样下去的话,萧家这个清贵世家,也就很可能毁掉这些人的手中了。

    爹爹跟萧世伯是挚友,自然是不忍心看到萧家沦落至此的。

    以前多番跟哥哥提起过,她也不是没听到过。

    而且,她帮助萧家,自然,也是有着自己的打算。

    “他的毒本来就不深,而且底子很好。再有个十天半个月的,就能变成小白脸的样子了。”

    老师还是对萧奕?有偏见,估计,没有一个父亲,会喜欢一个嫌弃自家女儿的男子吧。

    所以,这几天也算是下了狠手。

    看到萧奕?眼中的忌惮,就知道他一定受了不少的苦头。

    林梦雅真是哭笑不得,不管是自家的父兄,还是面前的老师,以及外面那个装作若无其事的夫君。

    这些人的护短,还真是让她,无可奈何呢。

    “奕?哥哥,你有时间么?我有些话,想要跟你单独谈一谈。”

    用酒菜贿赂了老师,林梦雅转过头来,冲着萧奕?盈盈一笑。

    精致的眉眼,惊艳了萧奕?的黑眸。

    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看着林梦雅的背影,萧奕?的心头,依旧是满满的苦涩。

    不过,他向来是个光明磊落的人,当初是他做错了事情,所以,现在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清晨的空气很清新,龙天昱带着手下人,就在不远处探查着周围的环境。

    林梦雅下意识的,寻找到了那个人,歪着头,冲着他甜笑了一下后。

    才转过头来,跟跟在后面的萧奕?,开口说话。

    “奕?哥哥,你别怪我老师跟王爷。他们都是极好的人,只不过,对你有些小小的误会而已。他们对你没有恶意,只是,想要为我出一口气而已。”

    这话,倒是让萧奕?无话可说了。

    憔悴的脸上,露出了点点笑容。

    他现在对梦雅,只有愧疚。

    当初,于情于理,他也不该那样的伤害这个妹妹一样的女孩子。

    现在种种,不过是他的任性,所种下的苦果。

    “别误会,我对你没有怪罪,也没有怨恨。而且,我治好你,也是有事,想要你去做。大家,不过是各取所需。而且,咱们毕竟是世交的情分,于情于理,我都会这么做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