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四章 戏弄眼线
    可是,林梦雅却一点都不怪龙天昱。

    这种小点有偏心的维护,她,自然是要招盘全收。

    “岳父当然会放心,梦雅,我来接你了。”

    龙天昱的声音突然间响起,林梦雅略有些惊讶的看了龙天昱一眼,这家伙,怎么神出鬼没的。

    萧奕?有些尴尬的看着龙天昱,他能感觉到,这个男人,对自己有些敌意。

    也难怪,毕竟当初他只是差一点,就成了林梦雅的夫君。

    只是现在,他早就没有了那个意思。只是这黑锅,他却是不得不背了。

    “昱王爷,告辞。”

    彬彬有礼的告别,萧奕?自然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不受欢迎的人。

    林梦雅看着他的背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其实,萧哥哥也蛮惨的了。谢谢你哦,给我出了一口气。”

    转过头来,林梦雅给了龙天昱一个调皮的笑容。

    她知道龙天昱从来不是个小心眼的人,何况,这节骨眼上,龙天昱,也不过是个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

    看着她可爱的样子,龙天昱的嘴角,不由得上扬了几分。

    世上,没有人能嫌弃她。

    有了老师的帮助,事情也进展得十分的顺利。

    云州的疫情刻不容缓,而且京中局势动荡,今天早上从宫里传来的消息,贤妃已经公开跟皇后决裂。

    先是因为生育皇子有功,被皇上尊为贤贵妃,在册封的旨意宣布后,皇后当然不会同意。

    本来,册封的事情,必须要筹备几天才能进行。

    没想到,皇上竟然早就有所准备。

    圣旨跟册封礼,在这一天,全部都赶完了。

    等到皇后赶到的时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皇后一时气愤,竟然在册封礼上,跟皇上公然顶撞了起来。

    最后,还指责贤贵妃狐媚惑主。

    没想到,贤贵妃据理力争,当场就跟皇后杠了起来。

    皇上拂袖而去,皇后暴跳如雷。可不管怎么样,看样子,最终获胜的人,却是贤贵妃无疑了。

    这么快,林梦雅在用早膳的时候,就听到了这个消息,刚开始还是有些惊讶的。

    不过惊讶之后,更多的,却是一阵阵的紧迫。

    皇上,这是要为她跟龙天昱争取时间,让皇后焦头烂额之际,不能来找他们的麻烦。

    “怪不得了,白芍,我交代给你的事情,你可别忘了照办。”

    白芍立刻点了点头,这是主子想出来的法子,只有这样,十皇子,才能平平安安的,等待主子跟王爷回来。

    “启禀王妃,东西都已经准备妥当了,随时能够启程。”

    侍卫进来回禀,白芨给林梦雅穿上一件水红色的斗篷,细细的把领口系紧。

    所有院子里的人,都出来给她和龙天昱送行。

    虽然知道,这都是不得已的事情,但是一听到王妃即将要去疫区,各个,都担心得不得了。

    偏偏,他们都知道,这一次十分凶险,他们如果跟去了,也不过是给王妃跟王爷添乱而已。

    龙天昱亲自扶着林梦雅上了马车,白芷苦着一张小脸,不舍的看着自家小姐。

    “主子,您可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来!”

    林梦雅点了点头,门帘落下,车夫扬起长鞭,‘啪’的一声,马儿缓缓的抬起四个蹄子,朝着远方去了。

    “放心吧,主子一定会回来的。哪一次,主子不是都做到了。倒是咱们,主子交代的事情,咱们,一样都不能疏忽了。”

    白芨作为大姐,自然是要安慰俩个妹妹的。

    自然,她的心中也是不好受,也是同样的担心林梦雅。

    但是担心归担心,该做的事情,他们还是都要做到的。

    白芍跟白芷,掩住了自己心头的担忧,凝重的点了点头。

    主子说过,她能不能早点回来的关键,可就在她们三个的身上了。

    “都回去吧,大家各司其职,主子很快就会回来了。这几天,大家都警醒着点,千万,别让有心人钻了空子,知道了么?”

    白芍很快就变成了之前,那个府中小管家的形象。

    各处的管事婆子,也都晓得轻重。

    “是。”

    人群散去,三个姑娘也府中分了手,她们,自然有她们的用处。

    马车晃动,直到走出很远了,林梦雅才偷偷的,撩起布帘往后看去。

    院子门口,那一堆人渐渐的消失不见了。

    她就知道,把家里交给她们几个,自然,是处处妥当的。

    “她们三个,可是越来越像你了。”

    难得,坐在身边的龙天昱,夸赞了别人一句。

    林梦雅得意的扬起了嘴角,眼神里,满是骄傲。

    “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教的。咱们出城以后,老师跟萧奕?,会在三天后,跟我们在启元镇汇合。至于能不能让眼线发现,那就要看你的了,昱王爷。”

    林梦雅俏生生的看着他,一双大眼睛里,隐隐的带着几丝灵动俏皮的期待。

    龙天昱挑起了眉毛,看来,这丫头,是有意要考验他呢。

    好,他又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王妃失望呢。

    “来人。”

    醇厚的声音,难得的带了几分轻快。

    林梦雅笑嘻嘻的看着他,到底会有什么手段。

    看他跟手下低语了几句,这个狡猾的家伙,居然用的是唇语!

    林梦雅忍不住气结,她听力本就异于常人,但是龙天昱是故意背着她说的。

    所以,那下属连连点头,可她,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探听到。

    最后,下属离开,龙天昱却是一脸的高深莫测。

    林梦雅看着他,心头,就像是有只小猫在抓。

    “你刚刚跟他说什么了?”

    最终,林梦雅还是没有抑制住,开口味道。

    龙天昱却是笑着摇了摇头,随后,用极为神秘的语气说道: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什么嘛!林梦雅白了他一眼,就知道跟她卖关子。

    不过,她真是为后面的眼线们默哀,想要追踪这位大爷,还真不件简单的事情。

    而且,这个结论,在之后的三天内,她,充分的体会到了。

    眼线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打探消息,或者是在路途上,给他们制造点麻烦而已。

    至于动手,林梦雅觉得,他们倒是不会。

    毕竟,现在皇上已经康复,而且,又对太子大加申斥。

    与此同时,皇上却又倚重三皇子龙天昱。所以,如果龙天昱此时遇到了麻烦,那皇后跟太子,就是第一个被怀疑的人。

    还未登基,就背上弑弟的名声,这对于一个,想要急速树立起,几乎已经被消磨殆尽的威信的太子而言,可是个致命的打击。

    毕竟,除了三皇子以外,还有七皇子,再不济,还有个十皇子呢。

    他总不能,一个个都杀掉吧。如果他敢动手,那他这个太子,也算是做到头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龙天昱,染上瘟疫死掉。

    毕竟是在疫区,人的身体情况,是没办法控制的,不是么?

    所以,有了这层顾虑在,眼线们做事,反而束手束脚了。

    但是龙天昱不一样,这位爷可是怎么开心怎么来。才短短一天时间,就搞得暗中的眼线们,精疲力尽的。

    “后面有探子跟上来了,你抓紧了。”

    一匹枣红色的骏马上,林梦雅心情大好的坐在龙天昱的怀中,手紧紧的抓着他胸前的衣服,脸上却带着调皮的笑容。

    与其说龙天昱是往疫区走的,倒不如说,他像是来郊游的。

    这一次,一共来了两辆小马车。而且驾车的,跟随从,全部都是他的心腹。

    这些人武功高强,又跟龙天昱心意想通。

    只要他一个命令,立刻,就能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比如说——

    “咦?人呢?刚刚明明是看到他们进了这个林子的,怎么会,连车辙都没有了呢?”

    眼线一,惊讶的瞪着林子之中的那一个羊肠小道。

    他的手下,明明看到了的。但是为什么,现在连个影子都看不到了?

    “会不会你眼花了?”

    眼线二也跟着眼线一一起查看,不过嘛,却是一点收获都没有。

    这大白天的,难不成见了鬼?

    俩个人在地上找来找去的,那些隐藏在暗中的同道中人,也跟着他们一起找。

    不过,不管是草地还是灌木丛中,都丝毫没有昱亲王他们留下的痕迹。

    他们可是一个眼珠都不错的看着,这人,怎么能凭空消失呢?

    “会不会是,选择了别的路?”

    眼线三怀疑的说道,甚至还揉了揉眼睛,奇了怪了,他也是亲眼看到了车子拐到这里来了。

    不可能啊,这是因为什么?

    暗探越聚越多,倒最后,不大的一片小林子,既然钻进去了二三十个暗线。

    他们地毯式的搜索,把林中歇息的野兔一家,都差一点逼疯了。

    即便是如此,可还是不见龙天昱跟林梦雅的身影。

    这大白天的,见了鬼了!

    “看,他们在那里!”

    终于,就在眼线一已经几近绝望,开始怀疑人生的时候,那一队人,终于在林子外面出现了。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可是,新的疑问,又再次升起。

    这人,到底是藏在哪里了?

    林梦雅从龙天昱的马上翻身下来,一双莹莹美目,突然冲着小树林,轻轻的眨了眨眼。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