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一章 探望老师
    “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但是,我想他们今后,也不敢轻易动手了。况且,应华才刚来,他们就动了手,可见,是想要趁着咱们安排在应华身边的人手,还未适应的情况下,仓促动的手。怕的,就是咱们一旦反应过来,他们就再也没有下手的机会了。”

    林梦雅细心的宽解着龙天昱,温柔的嗓音,细致的分析,渐渐的,抚平了龙天昱心头的燥郁。

    她总是这样细心周全,像是自己的一朵解语花。

    哪怕是细微的心思,总也逃不过,她那双温柔可人的眼睛。

    “多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恐怕今天应华会——”

    林梦雅不知道龙天昱经历过什么,可当看到应华倒下的那一瞬,龙天昱的眼中,所迸发出来的寒意,却不仅仅是,担心自己的弟弟,那么的简单。

    恐怕,贤妃能这样破釜沉舟,为的,也不单单只是自己一身的荣辱。

    更重要的,是想要庇护,自己的儿子,能长大成人吧。

    应华尚且如此,当初能够跟皇后分庭抗争的德妃,又该是如何呢?

    林梦雅直只觉得心里,泛出一抹心疼来。

    小手紧紧的握着龙天昱的大手,似乎是希望自己,能够传递给他一些力量一样。

    纷乱的心思,渐渐的被她的温柔安慰妥当。

    龙天昱揽过了她的身子,他不想让林梦雅过于担心。

    把她的小脑袋,按在了自己的怀中。清俊的脸上,已经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平静。

    “抱歉,让你担心了。你说的对,他们也是狗急跳墙,才会如此的不择手段。皇后一定着急了,她眼看着,没有办法阻拦我去云州。贤妃又在宫里与她公开为敌,暗中,又有父皇的支持。两相夹击,她一定不好过。”

    听到龙天昱如是说,林梦雅才放下了一颗心来。

    嘴角浅浅弯起,龙天昱,总算是恢复成之前的样子了。

    伸手,再次捉住了他的手腕,安静的探得了一会儿,他的脉息后,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如何?”

    龙天昱只是问了一句,并未催促。

    精气凝神的等待着林梦雅的回答,眉宇间,不见任何的焦急。

    有些事情,急也是急不得的。

    虽然从临天国到晋国的这段日子,他也是一直坚持服药,再配合左丘辰跟林梦雅共同制定的恢复方案,身体的状况,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但是神仙散的余毒未清,终究,是悬在他心头的一把剑。

    “状况已经比我想象的好很多了,争取,在我们到达云州以前,我帮你彻底的调理好。对了,老师的情况,可恢复了几成?”

    扬起小脸,林梦雅正襟危坐在龙天昱的怀中,视线,与他相平。

    林梦雅现在,还是没有太大的把握。

    想要让龙天昱完全恢复,就必须要找一位高手行针。她的右手情况良好,现在,只要不是一些精细的动作,倒是已经完全无碍了。

    只是行针,出不得一点的差错。龙天昱的情况,再拖下去,反而不好。

    看来,她只能另想办法。

    百里睿么?龙天昱眉头微微蹙起,旋即说道:

    “他老人家的状况已经好了很多了,你要去看看他么?”

    林梦雅立刻点了点头,不管老师怎么样了,但是对于她而言,永远是值得敬重的长辈。

    想当初,虽然是老师死乞白赖的,非得要她当学生的。

    但是,老师对她,也是真心的爱护。

    所以,即便是在临天国,她也不曾忘记老师。

    在百草阁的时候,她可是特意搜罗了不少对老师有用的药材,只等着回来,给老师一个惊喜呢。

    地牢还是那个地牢,几名护卫提着灯笼走在前面。

    这里的每一间石室,都是封闭的。里面的人不管有多大的动静,外面也都静悄悄的,听不见分毫。

    林梦雅跟在龙天昱的身后,一双眼睛,顺次落在那些石室地牢的石门上。

    她一直没有问过龙天昱,这里,究竟是用来关押什么人的。

    只是,这样隐秘的地牢,这样浩大的工程,怕不仅仅是关押犯人,那么的简单吧?

    不过,她也知道,龙天昱不说,自然有他的理由。所以,便压下了自己的好奇心,一个字,都没有问出来。

    老师住的石室,就在眼前。

    护卫们默契的站在了门口,一字排开,给身后的昱亲王夫妇,让出了地方。

    林梦雅紧走了几步,轻轻的推开了石室的大门。

    原本充满了药香的石室,此刻,却是一片整洁。

    一道挺直的身影,正坐在灯下,手捧着一本书,聚精会神的看着。

    林梦雅悄悄的走了门,师父的侧脸,看起来瘦了,但是,却精神了不少。

    原本乱糟糟如同枯草一般的头发,如今,也整齐的在脑后,梳成了一个发髻。

    衣裳干净而整齐,一看,就知道是细心浆洗过的。

    林梦雅不由得在心底里暗笑,看来,自己很快,就要改口,叫云竹师娘了吧?

    “老师。”

    试探的唤了一声,可坐在灯下的那个身影,却是浑身一颤。

    而后,像是难以置信般,转过了头。

    眼睛里,涌上了几分丝毫不掩饰的激动。手中的书,‘啪’的一声,掉落在了桌子上。

    “梦雅?真的,是你回来了么?”

    林梦雅,鲜少,会看到老师如此激动的样子。

    赶紧走了几步,到了老师的面前,拉住了老师的手。

    “是学生回来了,老师,您最近怎么样?”

    还好还好,老师还认得她。

    当初,看到老师那疯魔的样子,林梦雅不知道有多心痛。

    即便是拥有之前的记忆,但是百里睿,却是实实在在,对她千般好的长辈。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所以,在林梦雅的心头,百里睿,其实跟林牧之一样,都是她的长辈亲人。

    “好,好。唉,都是为师没用,才着了道。听说,你去了临天国,还去了百草阁。怎么样?那些混账东西,有没有为难我的学生?”

    激动归激动,老师之前不着调的性格,又忍不住冒了出来。

    林梦雅只觉得眼圈一红,不过,还是,忍住了落泪的冲动,努力的笑着,回答老师的话。

    “他们哪里敢呢,一听说我是毒医圣手百里睿的弟子,还不吓得魂都散了?要是敢为难我,您还不活剥了他们的皮!”

    像是一个寻常的晚辈,林梦雅捧着师父说话。俏皮的样子,果真是没有半点,挨了欺负的委屈。

    百里睿这才放下了一颗心,看着学生,眼睛里带着几许的愧疚。

    “都是老师不好,才让你自己去冒险。百草阁里的那群混账,不过是仗着自己的名声大,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早些年,我也跟他们打过交道。一群沽名钓誉,不学无术的草包而已。要是他们敢动我的学生,我就杀上门去,毒他们一个人仰马翻!”

    这老头,林梦雅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的师父。

    当初那副眼高于顶的高人模样,似乎随着时间,也都被融化掉了。

    渐渐显露在她面前的,则是一个十分护短,又臭屁的可爱小老头。

    不过,护着她的这一点,倒是一点都没变过。

    “昱王爷,你在这里杵着做什么?没看到,我正在跟我的学生叙旧么?”

    当然,看不上龙天昱的这一点,当真还是一点,都没有改变呢。

    “先生误会了,晚辈,不过是帮雅儿,拿一些东西给您。您是雅儿的老师,自然,也是我的长辈,既然先生不喜欢我在这,那我出去便是了。”

    意料之外,龙天昱没有发火,反而是带着谦和的笑容,把手中捧着的锦盒,放在了百里睿的面前。

    回头,深情的看了林梦雅一眼后,轻柔的嘱咐道。

    “我在外面等着你,别聊太晚。”

    林梦雅点了点头,对龙天昱甜甜一笑。

    后者冲着百里睿点头致意后,缓步走出了石室的大门,把空间,留给了这师生二人。

    “哼,这小子,真是越来越得意了。梦雅,你怎么就看上了他了?”

    转过头来,林梦雅无奈的看着气呼呼的百里睿。

    好像自从开始,老师就不怎么喜欢百里睿。现在,因为她的关系,反而,变得好像是更差了。

    难道,这就是人家常说的,岳父看女婿,越看越讨厌?

    不会吧,爹爹也见过龙天昱,还大夸他是将帅之才呢。大概,是因为之前,他们早就已经积怨深深了吧?

    “老师,反正我都已经跟他成亲了,您反对也没有用了。倒是老师您,我看您容光焕发的样子,是不是,要梅开二度,喜结良缘啦?”

    林梦雅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再次,把百里睿好不容易,才积攒起来的长辈威严,抛到了一边。

    果然,百里睿老脸一红,竟然躲开了林梦雅挪揄的目光。

    假咳了一声后,才重新板起脸,试图,蒙混过关。

    “咳咳,这是为师的私事。你这丫头,少打听!”

    哎呦,还敢唬她了。

    林梦雅心头笑意大动,脸上却做出了十分不满的样子。

    “不管怎么说,我也算是你跟师娘的半个媒人呢。哪有媳妇娶进门,媒人就扔一边的道理,师父,你也太势力了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