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章 意外陡生
    没想到,这话,居然是一个孩子说出来的。

    林梦雅更加的心疼这个孩子,忍不住把他抱在了怀中,却什么哄骗他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也许,这样对他来说,现在是有些残忍。

    但是皇家的孩子,有哪个不是经历三灾八难的。早早的面对这些,才能在残酷的斗争中,平安长大吧。

    “好,我们一起等着贤妃娘娘来接你的那一天。来,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一位你叫她田妈妈,她是我的乳娘。以后,你在府中,一切由她来照顾,好不好?”

    田妈妈早就按捺不住,对这个小家伙的喜爱之情了。

    一张脸上,笑得极为慈祥。

    “田妈妈好。”

    甜甜的叫了一声,这小家伙倒是极为机灵。

    想必是贤妃娘娘叮嘱过,一定要听林梦雅的话,所以,他对田妈妈倒是全然的信任。

    “我这个老婆子,哪里当得起呢。十皇子以后,就跟着老婆子我吧。”

    从林梦雅的怀中,接过这个圆滚滚的小家伙来。

    田氏本就待人亲厚,再加上是林梦雅的乳母,所以龙应华,格外的亲近些。

    也不怕生,当场就搂着田妈妈的脖子,撒起娇来。

    这下子,可是让盼了多年孙子的田妈妈笑了个眉眼弯弯。

    她本想给小姐带孩子的,现在有了十皇子,倒也是暂时填补了遗憾。

    “十皇子真是可爱,以后要是养在咱们的院子里,主子您,也能安心了。”

    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白芨给林梦雅端上了一杯奶茶,笑着说道。

    白芷孩子心性,再加上她从小就跟林梦雅一起长大,家里也没有什么小孩子,能让她体验一把大孩子的感觉。

    所以,不用林梦雅吩咐,就追着田氏,去照顾十皇子了。

    “嗯,田妈妈虽然老道,但是她毕竟年岁已高,所以有些事情,还得麻烦你跟白芍。记着,十皇子的衣食住行,你跟白芍都要格外的精心。特别是十皇子的衣服跟饮食,不能让任何人插手。”

    林梦雅面色凝重,贤妃把十皇子送到她这里,也是把别人的目光,转移了一部分到她这里来。

    万一,十皇子在她府中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到时候,怕是要有负贤妃所托。

    要是弄砸了龙天昱他们大事,那她,就更加的难辞其咎了。

    “主子放心,我跟白芍会小心的。咱们院子里,任何毒物都进不来。”

    白芨目光坚定,早就没有了当初进府的时候,那副乡下女孩的胆怯了。

    现在的林梦雅,已经完全可以,把自己的背后,交给自己的丫头来主理了。

    又嘱咐了白芨几句,就有人进来,禀告晚膳已经准备好了。

    这是龙应华第一次在府中用餐,林梦雅特意吩咐厨房,给小家伙弄一些精巧又有营养的菜色。

    就连萝卜跟黄瓜,都让人用刀子,刻成了小兔子的形状。

    龙应华很少看到这么可爱的吃食,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目光。

    “三哥,谢谢你跟三嫂,让我在府中居住。”

    小家伙脆生生的感激着他们,不过,这话说得有些扭扭捏捏的。像是,提前背好的一样。

    “嗯,你我兄弟,不必客气。”

    一边的龙天昱,又板起脸来,一本正经的回答。

    这一大一小,可真是让人绝倒。

    “好了好了,大家吃饭。”

    林梦雅赶紧出来打圆场,要是再让他们这样下去的话,她非得胃疼不可。

    作为皇子,龙天昱跟龙应华的用餐礼仪,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

    除了筷子跟盘子碗相交的清脆声音外,根本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龙应华十分喜欢吃她让人做的糖醋虾球,酸酸甜甜得十分开胃,虾肉又好消化。

    林梦雅看他喜欢,也十分的开心。

    可刚吃到一半,龙应华渐渐的,脸色却有些难看了起来。

    ‘咣当’一声,他忽然间打翻了饭碗,人也瞬间,摔倒在了地上。

    “应华!”

    林梦雅惊呼一声,赶紧放下碗筷,冲过去查看。

    只见小家伙脸色涨的通红,眼睛瞪得溜圆,小手不断的抓挠着脖子。

    林梦雅立刻意识到,是有东西堵住了他的咽喉,所以,才会有这样窒息的征兆!

    “来人,拿我的银针来!”

    把小家伙翻转过身子,林梦雅立刻掀开了龙应华的衣裳。

    雪白的背部,此刻,已经布满了红色的疹子。

    糟糕,十有**,是过敏反应!

    红疹越来越多,很快,四肢上也是红红的一片了。

    因为过敏,嗓子红肿而窒息的龙应华,此刻,已经休克了过去。

    林梦雅立刻抱着孩子进了自己的药房,手法利落的,飞起了几根银针,让他不会因为喉咙的水肿,有窒息致死的危险。

    然后快速的熬制了一锅药,然后,在白芨的帮忙下,给龙应华内服加外用。

    折腾了整整俩个多小时,龙应华的呼吸才彻底的顺畅。脸色,也好多了。

    只是龙应华也耗尽了所有的力气,被田氏好好的抱在画中,沉沉的睡着。

    “主子,都是我们办事不利,所以,十皇子才会这样的。”

    白芨跟白芍,跪在了林梦雅的面前,她们也是急出了一身的冷汗来。

    主子才刚嘱咐,一定要保护十皇子的安全,她们,就出了这样的纰漏。

    现在想来,还是一阵阵的后怕。

    若不是主子反应迅速的话,怕是现在——

    “这不怪你们,应华不是中毒了,而是过敏。可是,我记得应华应该没有什么东西过敏的。你们给我仔细的查,看看到底是哪里,被人做了手脚。”

    小孩子体质弱,如果真的是有人用心了,那一定会查出蛛丝马迹的。

    白芨跟白芍立刻出去严查,林梦雅的心头,却浮上了一丝丝的冷意。

    应华才刚来,就有人急不可耐的动了手。

    看来,是想要给她,也给贤妃娘娘一个警告。

    这种的行事的风格,比之前,可是毒辣嚣张了数倍不止!

    外面一切都有龙天昱处理,很快,就传来消息,说是一个厨娘莫名失踪了。

    即使龙天昱已经派人去查找了,但是林梦雅敢肯定,此人,定然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白芨跟白芍,也带着一脸的恼怒与不甘回来的。

    不过,她们倒是带回来了一包,从那个厨娘的屋子里,翻出来的药粉。

    林梦雅辨认过,原来,是一种能让人体迅速过敏的药草。

    只是,这个东西,成人吃了,只不要不是那种特别严重的过敏体质,顶多,就是起一些荨麻疹而已。

    但是,应华还小。小孩子抵抗力本来就弱,要不是她发现的及时,这孩子,就会死于过敏所引发的窒息了!

    “岂有此理!他们怎么如此的狠毒!十皇子还是孩子啊,这些人,怎么就忍心动手呢!”

    白芷气呼呼的嚷嚷道,不过,白芨跟白芍,也是眉头紧紧的皱着。

    没想到,她们苦心经营了这么久,还是被人给蒙混了进来。

    看来,她们以后,还是要倍加小心才是。

    “这件事,你们也别太自责了。我想,之所以是选择在这个时机动手。怕是因为,今天应华第一天来,咱们事情多,所以才会稍稍的疏于防范。只要,以后你们小心就可以了。人心叵测,不得不防。”

    白芨跟白芍互相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都读出了相同的意思来。

    主子说的没错,人心是最难把握的。

    现在府中的下人们,看来对主子是忠心耿耿的。

    但是有更大的诱惑出现的话,难保,他们不会动心。

    “妈妈,应华就拜托你了。”

    田氏点了点头,幽幽的叹了口气。恐怕,是想起了她跟哥哥小时候,田氏,是如何护着他们的事情了吧。

    看着田妈妈跟白芨,抱着应华回到了他的屋子里。

    对着那包药粉,林梦雅却陷入了深思之中。

    下手的人,不用查林梦雅也知道。但是,贤妃到底做了什么事情,竟然,能让太子跟皇后,不顾一切的来加害应华呢?

    阴沉着脸色,龙天昱终于从外面步入了屋子里。

    那群人,竟然敢在她的眼皮底下动手,还真是嚣张到了极点。

    大晋国,岂能容忍这些人,在光天化日之下,为非作歹!

    “加害应华的人,怕是已经被抹除了。即便是我们找到了证据,也只能这么算了。”

    林梦雅自然知晓龙天昱的心思,纤细的五指,慢慢的掰开了龙天昱攥紧的拳头。

    把他轻轻的推到了椅子上,温柔的替他,揉着被攥得通红的掌心。

    “她也是应华的嫡母!他也是应华的大哥!即便是贤妃娘娘,想要代替我母妃,在宫中与她抗衡。可她,也不该手段如此的明显!”

    盛怒之下,龙天昱的语气森冷。

    黝黑深邃的眸子中,盛满了冷冽的酷寒。

    看到自己的弟弟被人差一点残害致死,比他自己深受其害,还让龙天昱觉得愤怒无比。

    原来,竟然是这样。

    林梦雅心下了然,怪不得,龙天昱对于龙应华想要来府中,竟然是一点也不意外。

    还吩咐她,一定要找好龙应华。

    这一切,竟然是因为贤妃娘娘,为了配合他们父子的计划,合谋,演出的一场好戏。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