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九章 皇子来府
    一大早的,就折腾到了皇宫中。等到轿子停在府门口的时候,正好,赶上了午饭。

    林梦雅早就已经饿得饥肠辘辘了,忙不迭的在白芨跟白芍的服侍下,脱了外衣,坐在桌子边上,大朵快颐。

    看到主子这样,丫头们除了捂着小嘴笑,就只剩下心疼了。

    这京都的富家小姐们,虽然都崇尚以苗条纤细为美。尤其是他们家的主子啊,也算是整个京都内,体态最为风流妖娆的了。

    尤其是那一把不盈一握的寸腰,更成了不少氏族小姐们的追求了。

    只是她们却不知道,自家主子,可是一心一意的想要让自己长胖些。可惜,却总是事与愿违。

    吃饱了喝足了,林梦雅才腆着小肚子,恋恋不舍的从饭桌上撤下来。

    这豪迈的吃相,也让同桌吃饭的龙天昱,大为惊奇。

    好像自从打临天国回来以后,林梦雅就有了些微的变化。

    但是,具体是什么改变,龙天昱也说不出来,只是觉得,这丫头,好像是比以前,更放得开些了。

    在丫头们的帮助下,林梦雅换了一身常服出来,那一头差一点把她头发都要拽下来的头饰,也终于脱离了她的青丝。

    现在,林梦雅只觉得自己,如同重生了一般。

    坐在流心院的正厅里,林梦雅略歪了歪头,眨巴着眼睛,看着那个,拿着茶杯,还对自己浅笑的男子。

    “怎么?我有哪里不妥么?”

    左右看了看,还好啊,依旧是每天那个样子。脸上她也刚刚照过镜子了,没沾到什么米粒菜汤什么的。

    龙天昱忽然间笑了,笑纹里,透着对她可爱的欣赏,与连他,都没有注意到的宠溺。

    “没有,只是觉得,我的王妃——当真是不同寻常。”

    听着他似是玩笑的话语,林梦雅却撅起了嘴。

    看来,是她刚刚的吃相,让这个生活在贵族中的昱亲王,惊到了吧。

    可是,她真的是饿坏了嘛。

    “没办法,小女子出身乡野,自然教养也是粗鲁了些,不如京都里的其他小姐们,风度翩翩,文弱有礼。”

    她挪揄的话,他又怎么会听不出来。

    龙天昱就是喜欢死了她这样爱娇的样子,尤其是耍起小小的任性在,在他的眼里,也只有俏皮可爱的感觉了。

    “无妨,本王还受得住。”

    故意做出了大度的样子来,尤其是那俩天眉毛,做作的皱起,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林梦雅瞥了他一眼后,小小的哼了一声,但是人,却并未生气。

    好不容易跟他玩笑了两句,气氛,也稍微缓和了些。

    林梦雅偷偷的看了龙天昱一眼后,也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她是最了解龙天昱的人,知道他不管有什么事情,都会憋在自己的心里。

    可是,人要是老这么憋下去的话,早晚,会憋出病来的。

    她不能替他完全分担,至少,能缓和一些,也是好事。

    “你不用担心,我没事。今天,只是因为太子在朝中,公然反对我去云州赈灾。我与他争辩了几句之后,太子便说我以下犯上,拿住了我的错处,想要让我给他道歉。父皇虽然有心帮我,但是,我毕竟是心急了一些。不过是一句道歉而已,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

    这话,到现在,龙天昱只当做平常之事,平淡的说了出来。

    但是,唯有林梦雅知道,他是何等的骄傲,在大庭广众之下,竟然要给那个草包道歉,他的心头,该有多少的屈辱跟不甘?

    可就连皇上,都不得不暂时的忍耐,所以,龙天昱自然,也是一样的心性了。

    “太子——也是逼急了。从他的表现来看,云州瘟疫的事情,跟他定然是有沾染的。不然的话,他也不会那么心急,找不到你的错处,就用他的身份来压制你。不过,这样一来,如果父皇想要再派你去云州治理瘟疫的话,他倒是也无话可说了。”

    林梦雅分析得的确是很准确,就在龙天昱道歉以后,皇上就顺势恩准了他去主理疫区事物的请求。

    这一下子,太子反而不好阻拦了。

    怕是现在,皇后想要杀了这个蠢货的念头都有了。

    只是,他们奉了皇命去疫区,可以说是一把双刃剑。怕是有些人,肯定会顺势,想要把他们全部都留在那里了。

    也好,对上烛龙会的连番失败,已经让她的心头,积聚了不少的怒火。

    她也迫切的希望,有一场胜利,来洗刷自己心头的抑郁了。

    “嗯,这一点,我自然是知道。对了,以后应华养在咱们府中,你这个做嫂子的,还是要多费点心思了。”

    龙天昱的眼睛里,带着几分感激。

    像是对龙应华的事情,颇为在意。

    林梦雅在宫中的时候,就十分的疑惑。按说,未成年的皇子,很少会养在别处的。

    可龙天昱完全没有任何意外的样子,皇上又未曾加以阻拦,看来,倒像是早就商量好了似的。

    龙天昱忽然间垂下了眸子,神色,有些犹豫。

    “我既然答应了贤妃,那定然会做到的,你不用担心。咱们府中虽然比不得皇宫,但是至少十皇子会平安长大。”

    深宫之中,其实不知道藏了多少的秘密。

    就连亲生父子,与夫妻之间,也都有自己的难言。

    有些事情,她不会问。该她知道的事情,她早晚会知道。不该知道的,龙天昱定然也是为了她好。

    “贤妃她...这也是我应该做的。”

    龙天昱的话吞吞吐吐,林梦雅只明白了一个大概。

    外面,白芷突然间跑了进来,一双眼睛忽闪闪的,盛满了惊喜。

    “启禀王爷王妃,十皇子到了。乳母跟教引嬷嬷都在外面,等着您呢!”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林梦雅笑了笑,起身跟在白芷的身后,往院子外面走去。

    才刚到外院,就看到了不少的侍卫跟宫人。

    一张怯生生的小脸,正茫然的站在中间,期待的往里院张望。

    待得看到了龙天昱跟林梦雅以后,小脸才缓和了下来,眉宇间带着几分放松,怯懦的喊了他们一句。

    “三哥,三嫂。”

    小家伙穿着一身朱红色的袍子,头上梳了个圆髻,雪白的小脸,精致的五官,十分的玉雪可爱。

    站在那里,就像是个小糯米团子似的。别说她院子里的几个姑娘了,就连家里的婆子丫头们,都站在远处,一脸欢喜的看着这个小皇子。

    那些热切的目光,却让龙应华那孩子,越发的有些不适应了。

    皇宫中,那些下人们,见到他不是恭敬谦卑,就是冷漠针对。

    一时间,这样丝毫没有恶念,只是单纯的好奇跟喜爱的目光,却让他有些,手足无措了。

    如今看到了最熟悉的三哥跟三嫂,自然,属于小孩子的天性,也让他赶紧,去到三哥三嫂的身边。

    小脸上的笑容,也灿烂了起来。

    伸开双手,林梦雅把这个可爱的小家伙抱在怀中。

    危险的日子过久了,唯有这样纯真的孩童,才能触碰到她内心,最柔软的一部分。

    “别怕,他们都是你三哥府里的人。以后,你就跟着我一起,好不好?”

    龙应华看了看周围的人,随后,对着林梦雅乖乖的点了点头。

    “都散了吧,这位是十皇子,从今天起,十皇子会在咱们府中常住。你们如何对待王爷跟我的,就要如何对待十皇子。任何人,都不得怠慢,明白了么?”

    林梦雅眸子里暗含着三分的凌厉,一众下人们立刻连声称是。

    龙应华还小,不久后,她就要跟着龙天昱一起去疫区了,所以,有些话,必须要提前说下,才能免除她的后顾之忧。

    “是。”

    有田氏在,有三个姑娘在,怕是也没有人,敢欺负龙应华了。

    抱了小家伙回到了流心院,喜欢孩子的田氏,早就已经收拾好了一间偏房。

    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安排妥当,就连应华带来的宫人们,都已经安排妥当。

    龙应华看着自己的新房间,小脸上,却没有什么惊喜,反而,到好像是有了什么心事似的。

    “怎么了?你不喜欢这里么?”

    小小的人儿,却有了点小心思,林梦雅柔声问道。

    那孩子突然间,一双小小的肉手,抱住了林梦雅的脖子。把小脸埋在了她的怀中,闷闷的说道:

    “不是,三嫂,我想母妃了。”

    声音,仿佛下一刻,就要哭起来一样。

    林梦雅心头忽然间叹了一口气,他还这么小,就跟生母分离,自然,一时适应不来的。

    抱着小家伙,坐在了偏房的椅子上,除了田氏跟白芨留在身边,其他人,都自动的退了出去。

    “三嫂都知道,可是,贤妃娘娘也只是让你来这里暂住一段日子。也许,是她这阵子忙,一时间顾不上你呢。过段时间,三嫂就把你送回去,好不好?”

    小家伙苦着一张小脸蛋,终于从林梦雅的怀中,抬起了头来。

    水汪汪的大眼睛,含住了晶莹的泪水,可小家伙,就是不肯,让眼泪滑落。

    这样故作坚强的样子,让人看了,忍不住的心疼。

    “母妃说,母后跟太子哥哥想要对付我们母子。只有在三嫂这里,我才能平安,母妃,才能没有后顾之忧。所以三嫂,我一定会在你的府中,乖乖听你的话。”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