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八章 玉牌之祸
    的确,唯有在林梦雅的身边,龙天昱才会放心。

    而且,她身边的能人不少,教导龙应华的任务,也应该能安排妥当。

    “一会儿,父皇可能会问你瘟疫的详情,你只药照实说就是了。”

    龙天昱又嘱咐了林梦雅几句,不过,父皇对林梦雅的态度,其实是十分欣赏的。

    想必,也不会为难她。

    “皇上驾到——”

    殿外,内侍监的声音响起,林梦雅跟龙天昱对视了一眼后,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口迎接。

    私下里,晋安帝换了一身常服,脸上的笑容也多了些。跟早上的威严至极相比,却是多了几分慈爱。

    “都起来吧,一家人,不用太过拘束。”

    偏殿里,如今只有龙天昱他们三个,皇上坐在上位,也命他们夫妻二人坐下。

    如今,林梦雅才是第一次,仔细的端详着这位晋安帝。

    父亲在家的时候,对这位明主,可是十分的推崇跟敬佩的。

    现在看来,即便是因为岁月,而有了一丝丝的衰老,但是,那张坚毅的面孔中,却还是能够看得处,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年轻帝王的影子。

    只是,比起当初昏迷的时候,人也消瘦了不少,可那双盛满了精明睿智的双眼,依旧迸发出,让人难以匹敌的霸气来。

    龙天昱跟他父皇比起来,倒像是一匹,刚刚成熟的小狼罢了。

    这人,才是真正的狠角色。

    “当初,你与昱儿的事情,朕在病中,也只能由得那些人胡来。不过,到底是昱儿的运气好,却也是成就了一段良缘。朕,自会补偿你们林家。”

    刚开口,林梦雅就没有了任何的脾气。

    身为君主,皇上本不应该跟她解释这么多的。但是,他如此说,反倒是让自己跟林家,都没办法再对皇上,有任何的怨怼之心。

    “父皇言重了,儿媳,承担不起。”

    林梦雅甚是乖巧,晋安帝看着这个懂事的儿媳,点了点头。

    不错,到底是出身林家,与寻常的女子,多有不同。

    当下,心头也就做了决断。

    “朕听昱儿说,你对瘟疫之事,颇有见解。今天召你来,朕是想知道,那瘟疫,真的是人为么?”

    林梦雅抬头,看了一眼皇上。

    见到他似乎已经心中有数,林梦雅斟酌了片刻,才小心翼翼的回答:

    “儿媳心中,虽已经有了猜想,但是,未到实地勘察验证,却也是心中,存了几分的疑虑。瘟疫之事,历朝历代,也都有过先例,实际情况,也都各有不同。所以,儿媳不敢妄下结论。”

    晋安帝看到林梦雅如此说,便已经知晓她的心意。

    只是,即便是男子,对瘟疫之事,也都是谈虎色变。

    她一个女孩家,贸贸然的去了,不是去送死么。

    眼睛,落在了龙天昱的身上,有些意外的,看到了这个向来冷漠的儿子,眼中掠过的一丝温柔。

    唉,为何他们龙家的男子,总是逃脱不掉一个情字呢?

    “既然如此,如果朕派你们去云州,你们真的,能够查出事情的真相么?云州乃是世家的祖籍之地,其中的利害,你们可清楚。”

    语气,倏然间转变得严肃了起来。

    林梦雅起身,跪在了地上。

    “回父皇,儿媳虽然年轻不懂事,只能在治病解毒这些小事上出力。但是,昱亲王必定已是思虑周全,儿媳,只是略尽绵薄之力而已。”

    听到林梦雅如此说,晋安帝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自古女子不得参政,他生怕自己儿子,会再娶一个野心勃勃的女人。

    这样的话,后宫,怕是永无宁日了。况且,林家手握兵权,若是林梦雅野心太盛,怕晋国,又会陷入内乱之中了。

    所以,他不由得,想要试探敲打林梦雅几句。

    “嗯,你如此说,那朕,便安心了。不过,这一次你们去云州,朕,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们俩个去做。”

    还有事情?林梦雅疑问的看向了龙天昱,不过,对方也是一脸茫然的样子,看来,连他,也不知情了。

    “父皇请说。”

    晋安帝凝重的看了他们二人一眼,然后,从宽大的袖口里,取出了一枚玉牌。

    玉牌约莫有手掌大小,晶莹剔透的白色,一看,就是上好的羊脂白玉。

    晋安帝把玉牌放在了桌子上,示意俩个人,一同上来观看。

    待得林梦雅走上前去,她才看清楚,这个玉牌之上,竟然,有一条条纷乱的红色痕迹。红色痕迹当中,还有几个小小的黑点。

    乍一看,却是毫无头绪。

    但是林梦雅仔细的辨认过后,却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东西,像是一张微缩的地图!

    下意识的用神农系统扫描了进来,只是一时间,林梦雅也搞不清楚,这玉牌上的纹路,到底是什么意思。

    “父皇,这不是——这不是皇祖父从来不离身的那块玉牌么?为何,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龙天昱有些错愕,这东西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最为清楚的了。

    当初,因为母妃的母家,跟皇祖父颇有渊源,所以皇祖父,对他也算是另眼相看。

    他竟然会被皇祖父留在寝宫之中,所以,才会有机会得见一两次,这种贴身之物。

    但是,这玉牌皇祖父都是贴身收着的,从不轻易的示人。

    如今,父皇拿出来,他倒是不知道有何意了。

    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晋安帝舒缓的脸上的表情,看向玉牌的神情,却多了一丝丝的苦涩。

    大手,轻轻的摩挲着温润的玉牌表面。随后,郑重的把玉牌,推到了龙天昱的面前。

    “这块玉牌,曾经带领龙氏,征兵天下,建立一方霸业。所以,历代先皇,都会被它当做信物,从不离身。但是,朕在昏迷以前,曾经推敲出几分,属于这玉牌的秘密。如今,云州招祸,焉知不是对朕的一个警告。朕,虽然不会屈服。但是,天下的百姓,何其无辜。如今,这玉牌怕是已经成了众矢之的。你们二人,是朕最信任之人,所以这玉牌,朕希望今后,能由你们来保管。龙家的秘密,就由朕,彻底断送吧。”

    雄浑的语气里,有不甘,有失落,但是,却没有一丝丝的后悔。

    林梦雅看着晋安帝脸上,那副云淡风轻的表情,她便是明白,为何,父亲跟那些氏族们,为何,会选择支持晋安帝了。

    每个人都有野心,都有**。

    身为帝王,站的更远,自然,所求也就更多。

    但不是每个人,都会为了黎民百姓,而选择约束自己的**。

    能够放下开疆拓土的宏愿,甘愿为了平民,暂时的忍耐,这样的皇帝,不能不让人敬佩。

    “是,儿臣遵旨。”

    龙天昱跪下行礼,双手,郑重其事的,把玉牌接了过来。

    晋安帝看着自己的儿子,眉宇间,露出了几许欣慰。

    “好了,你们在京中休整几天,就即刻启程,去云州吧。还有,今日在朝堂上,你做得很对。朕知道你的心思,必定,会查出你母妃的下落。你,就放心的去吧。”

    听到晋安帝又提起了朝堂上的事情,林梦雅的眉头微微蹙起。

    心头,不由得泛起了丝丝的疑惑。

    到底,在朝堂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连皇上,也是一副,能忍则忍无可奈何的样子。

    说了这么会子的话,晋安帝的脸上,渐渐的布满了疲惫。

    当初虽然左丘羽极力保住了皇上的根本,可到底皇上已经有了些年岁。再加上自从醒来以后,就劳心劳神,身体,已经是大不如前了。

    吩咐内侍监亲自送他们夫妻二人出宫后,人,也众多仆役的簇拥中,往自己的寝宫去了。

    林梦雅看着龙天昱,看到他眼中的担忧,轻轻的伸出手,握住了他粗糙的大手。

    “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轻柔的嗓音,似乎带着神奇的魔力。

    龙天昱反手,紧紧的握住了那只柔软的小手。

    没错,还有她在。

    “走吧,我们出宫回府。”

    正在殿外,惴惴不安的等待着自家主子的白芨,十分高兴的看到了主子跟王爷的身影。

    不过,很快,她就压下了自己的笑容,不苟言笑的,跟在林梦雅的身后。

    这个皇宫——似乎,变得跟之前不同了。

    其实,她也说不上是哪里不对,但是,总觉得,比之前来的时候,多了几分沉闷。

    而且,负责看着他们的太监,宫女什么的,各个如临大敌。

    就连那些巡逻的侍卫们,都会板着脸,多往他们这里看上几眼。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进了牢笼的小鸟,处处,都要受到别人的监视。

    如今,马上就能出宫了,可不就跟小鸟,从笼子里被放走了一样。

    轿子,平稳的从皇城,回到了昱亲王府。

    出宫以前,龙天昱已经派人,去通知贤妃娘娘了。

    据宫女们偷偷的来回禀,贤妃娘娘,到傍晚就会派人,把十皇子送到昱亲王府来。

    龙天昱倒是十分的重视,所以,林梦雅也必须考虑周全才行。

    没想到,宫中的情势也是这般的不明朗。看来,皇后跟太子,真的是要狗急跳墙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