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七章 贤妃所托
    入了宫门,早就有一队内侍侍卫伺候左右。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了皇城,此时,正是大臣们上朝的时间。

    从朝房里走出来的各色文武百官,都对昱亲王夫妇,垂首行礼。

    此等荣耀,即便是在当朝,也尚属首例。

    林梦雅昂首挺胸,稍稍比龙天昱错后了半步。眼神坚定,丝毫没有露出任何的怯懦。

    寂静声中,跟在龙天昱的身后,林梦雅第一次,步入了皇上会见朝臣的金銮宝殿。

    “上朝——”

    内侍监总管的唱喝声,响彻整个乾坤殿,文武百官并列整齐,静默着进入殿内,瞬间,林梦雅就感觉到了几道,并不那么友善的目光。

    不用回头看,她也知道,那视线的主人,到底是谁。

    想来,她早就已经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皇上驾到——”

    明黄色的龙袍加身,别有一派天家威仪。

    林梦雅立刻低头,不敢在皇上的面前造次。

    待得皇上在龙椅上坐定,底下的朝臣们,才跪倒在地,山呼万岁。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林梦雅也跟着龙天昱一起拜倒,礼仪周全,这一年来的训练成果,也有了最好的体现。

    那些抱持着想要看她出丑观点的人,如今,也不得不收起了自己的轻视。

    直到现在,林梦雅这个曾经让整个大晋的人,都当做笑柄的痴小姐,才算是彻彻底底的,正了一回名。

    “众卿平身,昱儿跟雅儿,到朕的身边来。”

    威严浑厚的声音响起,林梦雅优雅起身。

    跟在龙天昱的身后,一步步的,走向了大晋的皇帝。

    “儿媳,见过父皇,父皇万岁金安。”

    这还是第一次,林梦雅这个儿媳妇,面见自己的公公。

    “平身。”

    威严的声音里,此刻却增添了几分慈爱。

    林梦雅紧张的心情,竟然莫名的淡定了下来。

    起身,站在了龙天昱的身侧,一抬头,就看到了晋安帝脸上,那不失严肃的慈爱笑容。

    “好,林爱卿教女有方,该赏。”

    看起来,倒是龙心大悦。

    林梦雅作为女子,本不应该参与朝政。所以,请过了安以后,便由内侍监引着,出了乾坤殿。

    小小的送了一口气,朝堂之上,她只来得及看到了身着朝服的哥哥。

    可却是连说句话的功夫都没有,就匆匆的走了出去。

    听龙天昱说,哥哥现在已经是是戍卫京畿的确的骠骑将军。想来,以后见面的功夫,怕是不少了。

    “请王妃在偏殿等候,奴才就在外面伺候。”

    内侍监极为谦卑的说道,林梦雅略点了点头,坐在偏殿的椅子上。

    偌大的偏殿,只剩下了林梦雅一个人。

    虽然龙天昱说,晋安帝是因为身体刚好,所以想要亲自看看自己这个儿媳妇。

    但是,为何会选在朝堂之上,还让她一个女子,在朝臣的面前抛头露面,此事,就很值得玩味了。

    大凡是贵族女子,不管是郡主,还是贵妻。乾坤殿,都是不允许踏足的地方。

    可皇上如此做,怕是除了宣誓对她,以及对自己夫君的宠爱之外,怕是,也有别的意思。

    只是,皇帝的心思大多深沉,如今,她倒是一时间,摸不准了。

    “贤妃娘娘到——十皇子到——”

    心思流转间,外面内侍监的声音,却打算了她的思绪。

    站起身来,整理自己身上的衣衫,本就不存在的褶皱,脸上带了几分恰到好处的温和笑容。

    “贵人来访,本宫有失远迎了。”

    柔美的声音响起,在众多宫人的簇拥下,一位衣装华丽的美人,莲步轻移,往偏殿走来。

    还没等俩个人寒暄,一个穿着红色衣衫的小家伙,就从贤妃的身后跑了出来,直直的,扑到了林梦雅的怀中。

    “三嫂,应华好久都没有看到你了。”

    奶声奶气的声音,让林梦雅嘴角的笑容止不住的上扬。

    抱住怀中,这个跟龙天昱极为相像的孩子,看着他奶白色的小脸蛋扬起,嘴角眉梢都带着笑意,林梦雅心头的阴郁,似乎都一扫而空了。

    “贤妃娘娘万福金安,前阵子事情多,没能进宫来探望娘娘跟十皇子,近来一切,可安好?”

    林梦雅跟贤妃也算是故交,尤其是因为龙应华十分喜欢林梦雅的原因,所以,贤妃对她,也多了几分亲近。

    “你们都下去吧,本宫跟昱王妃说会儿话。”

    宫人们全部都静静的退了出去,贤妃这才拉了林梦雅的手,一同坐在了偏殿的椅子上。

    “本宫知道,若不是昱王妃亲自去临天国求药,皇上,也不会康复得如此之快。你是我们母女的大恩人,这份情,我定然永世不忘。”

    贤妃说得动情,一双美眸里,倒也带着几分真挚。

    林梦雅略微摇了摇头,把一直赖在她身边的龙应华的抱在了腿上。

    看着他圆乎乎玉雪可爱的小脸蛋,忍不住亲了他一口。

    “娘娘见外了,我救皇上,也是为了救我自己。只是十皇子还年幼,贤妃娘娘,还是早作打算的好。”

    这些话,林梦雅并非是一定要说的。

    只是龙应华实在是太过可爱,与她也颇为投缘。

    她不想再看到这孩子,再受到什么伤害了。

    “唉,本宫又如何不知道呢。”

    贤妃娘娘叹息了一声,美丽的脸上,却布满了愁容。

    “其实,本宫这次来,是有一个不情之请。如今,皇上虽然病愈,但是宫中情况,已经是十分的危急。不瞒你说,就在半个月前,若非是十皇子的乳母机警,恐怕,我的孩子,已经无辜枉死了。皇上虽说还能护得我的周全,却苦了我的孩子。”

    贤妃的脸上,早就已经是一片触目惊心的凉薄。

    突然间,她跪在了地上,一张如花美颜之上,却已经是泪痕纵横了。

    “贤妃娘娘,您快点起来,这,使不得啊!”

    林梦雅立刻去搀扶,可贤妃,却坚定的,挽住了她的手,脸上,有着再坚决不过的神色。

    “你听我说完,自我入宫以来,皇上待我十分的好,我既然嫁入了皇家,那这一生一世,也注定是为了皇上而奉献我的一切。如今,宫内宫外,风波四起。可恨我身在后宫,没办法为皇上分忧解难。所以,我甘愿赌上一生的荣辱,希望,能帮助皇上度过此关。我死不足惜,可我的皇儿是无辜的。所以,昱王妃,我希望,从今天开始,应华,能让你帮我抚养!若是我们母子之间还有些缘分,那日后,还会有相见的这一天。若是...若是我不幸身死,只有你,也唯有你,才能护得他的周全了!”

    这番话,字字泣血,让林梦雅听得心头极为的难受。

    哪一个娘亲,会愿意把自己的孩子,推给别人来抚养呢?

    只是,一入皇家深似海,自身的零落,都是身不由已。怕是唯有这个孩子,才是贤妃娘娘唯一的牵挂了。

    但是,这事不是什么小事。怕是牵连不少,她也不能,轻易的就给龙天昱惹上麻烦。

    而且听贤妃娘娘的意思,似乎,她要去做一件特别危险的事情。

    眉头紧锁,林梦雅却是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允一个母亲的乞求了。

    “娘娘,您先起来。不是我不帮你,这事,我还是要跟王爷商量一番。这样吧,您先带着十皇子回去,我尽量帮你说服王爷。王爷,他向来看重手足亲情,必定,不会不管十皇子的。”

    贤妃黯然的点了点头,不过,她也知道,林梦雅说的是实情。

    整理了一番仪容后,还是领着情绪有些低落的龙应华,先行回去了自己的宫中。

    看着她的身影,林梦雅不由得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连外面的人,羡慕无比的贤妃娘娘跟皇子,都是这般的光景,那那些平民百姓,又当是如何?

    又过了没多久,龙天昱终究是先出现在了偏殿中。

    林梦雅迎了上去,只看到他深刻的五官,此刻,却隐隐的有了一丝丝的怒意。

    想来,怕是在朝堂中,跟人家起了争执了吧。

    “怎么了?”

    看到林梦雅,龙天昱却是深吸了一口气,才慢慢的,平复自己的心绪。

    “一会儿再说,父皇去更衣了,一会儿,他就会过来。”

    点了点头,这件事,必定是极为重要,不然的话,龙天昱也不会这样动怒。

    想了想,林梦雅还是,把刚刚贤妃娘娘过来,托付自己的事情,细细的跟龙天昱说了。

    没想到,龙天昱倒是没有露出丝毫的意外表情来,而是点了点头,答应了贤妃娘娘的要求。

    这倒是让林梦雅暗中送了一口气,她还以为,自己要颇费一番唇舌呢。

    “应华本就无辜,贤妃——他养在咱们府中,自然是应该的。回头,我就叫人,把他接到咱们府中来。只是,他养在你的院子里,会不会,打扰你休息?”

    林梦雅赶紧摇了摇头,笑意盈盈的说道:

    “才不会呢,田妈妈养育了我们三个孩子,白芨跟白芍,在家里都看过弟弟妹妹。再说了,只有放在我的身边,你才放心不是?”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