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六章 进宫朝见
    “晚上我去把那支步摇送到了雅轩,听婆子回话说,雅轩的那位,可是发了好大的一顿脾气。”

    这支步摇,的确是龙天昱亲自挑选,而且,跟之前德妃娘娘带上的那支,足有九成相像。

    能认得出步摇,又大为动怒,那假冒德妃之人,也必定是德妃身边的人。

    此人不仅熟悉德妃的衣食住行,就连一些小事,都能注意到。

    那么此人的身份,已经昭然若揭了。

    “嗯,我心中有数。”

    龙天昱抱着林梦雅闭目养神,但是心里,却是如同明镜一般。

    他才刚回到京都,就急着进了宫。宫内虽然是暗流涌动,但是表面上还依旧维持着和谐。

    父皇的气色不错,轻寒又戎装日夜守卫着父皇,看来安全无需担心。

    倒是皇后,他今天例行去请安,皇后称病不见,太子也并未露面。

    怕是,对他已经是十分的戒备。

    如今京都是这样的态势,那云州跟其他的几个州府,又该是如何?

    龙天昱只觉得心里沉甸甸的,似是被一块大石,压住了心房。

    “明日,父皇想要宣召你一同如同。若是你身体不适,我可以跟父皇言明。”

    身后的龙天昱,突然间温柔的询问道。

    林梦雅心思一动,虽说当初,她也曾经偷偷的溜入皇上的寝宫,看了那人一眼。

    但是,这样正式的场合,她也是还是第一次见。

    辰表哥不比大晋皇上,容不得她这样的任性。眸中流转出了几分的迟疑,不过,最后,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好,明天,我们一同去给你父皇请安。”

    夜色正浓,两个人相依相偎,即便是明日是龙潭虎穴,如今,也多了一个人携手相伴。

    天色微亮,林梦雅就起身。

    进宫朝见是大事,而且皇上有意让朝中的亲贵,与她做个正事的见面,轻易,马虎不得。

    一大早上,三个侍女,并一个田妈妈,外加上编外人员红玉,就开始给林梦雅梳妆打扮了起来。

    她虽然是亲王妃,但是因为年纪不大,所以在衣饰上,比寻常的命妇,要多了积分清纯俏皮。

    长发挽成了时下贵妇之间流行的流云髻,发间一枚丹凤朝阳的金簪,无比的华丽精致。

    鬓间,硕大的东珠制成的金钗,共有九枚。依次在金凤的尾部排列好,霎时间,一只翩翩欲飞的金凤,衬托得她的妆容,华丽大气。

    耳朵上,两枚红宝石的坠子,更显得她肤若凝脂。

    一张清艳绝丽的脸蛋之上,细心描绘的眉眼之中,那鲜红色的花钿,平添了一份高贵的妩媚。

    林梦雅不爱化妆,所以极少会看到她盛装的样子。

    在胭脂水粉的包裹之下,平常总是一副温和清丽样子的她,倒是成了一位,千娇百媚,却又让人只得远观,不得已亲近的霸道美人。

    只是此刻,那双诱人的红唇,却是有些无奈的弯起。

    看着身后屋子里的几个人,忙忙碌碌的样子,林梦雅真是有苦,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了。

    “主子,您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觉得这妆容,不好看么?”

    白芷最先看到了主子苦兮兮的表情,瞪大了眼睛,有些疑惑的问道。

    林梦雅看了看她,趁着其他的几个人没注意,悄悄的扯了扯白芷的袖子。

    “你去给我拿几块糖饼好不好?这一早上的,都给我折腾饿了。”

    其实这也不怪大家没给她吃饭,亲王妃的复式本就十分的复杂。

    光是把衣服穿上,少说,也得要一个小时。

    在加上化妆,梳头发,大家也都是忙活了有小俩个小时了。

    所以,林梦雅才不好意思说。

    如今,她的独子已经是咕咕作响了。照这样下去,她怕自己,会不会晕倒在金銮殿上。

    “哎呀,我怎么给忘了。主子,你等着!”

    白芷拍了拍脑袋,她昨晚就想着这事来的,也给主子准备好了吃食。

    只是今天一忙,竟然给忘到了脑后。

    趁着几个人没注意,一路小跑,跑回了自己的屋子。

    而后,就拿着一个巴掌大的盒子,到了林梦雅的身边。

    “这个是之前主子送给我的零食盒子,我昨晚特意找了不少的零食,你看看,还不会花了你的妆呢!”

    白芷献宝似的打开了盒子,里面,被缩小成了一口就能吃掉的核桃酥什么的,简直就是林梦雅此刻心中最爱。

    捏起一个,放在嘴里慢慢的咀嚼。那香甜的口感,差一点,就让林梦雅感动得哭出了声音来。

    “我的好白芷,还是你最懂我的心思了。”

    俩个人偷偷摸摸的相视一笑,林梦雅也再也不怕被人折腾得晕过去了。

    反正在轿子里,她就可以偷偷的填饱自己的五脏庙了。

    倒是屋子里的其他人,在看到本来苦兮兮的主子,突然间笑得幸福甜蜜,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这主子,变得可真快。

    穿戴好了亲王府的朝服,林梦雅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这些衣服,比她想象的还要繁琐一些。

    明黄色跟正红色相间的朝服,唯有皇上看重的亲王妃才能穿戴。

    宽大的裙摆至上,一只凤凰,展翅欲飞。

    虽然不如皇后裙袍上,完全用金线绣成。但是,整个大晋,能比得上她的规制的,却也再也找不出第二人了。

    林梦雅对着镜子转了一圈,却也不得不相信,镜子之中,那个庄重优雅的贵族女子,就是自己了。

    “王妃,王爷过来了。”

    院子外面的婆子来回禀,林梦雅略微颔首,由白芷跟白芨托着裙摆,踩着一双鸾凤珠玉锦缎鞋,走到了龙天昱的面前。

    看到自己的盛装的王妃,龙天昱却是眼前一亮。

    他早就知道,自己的王妃与众不同。可没想到,这厚重的礼服,在她的身上,竟然,也显得这般的顾盼生姿。

    “王爷。”

    林梦雅脸皮微红,给龙天昱行了个礼。

    被这样热切而惊艳的目光盯着,饶是她脸皮再厚,也是觉得有些害羞的。

    何况今日,龙天昱竟然也穿上了正式的朝服。

    四爪金龙,在精白色的基底上,格外的威武霸气。

    辅以明黄色祥云饕餮纹样,尊贵自然不是一般。

    龙天昱本就俊美英朗,如今,在头顶上那只白玉如意冠的衬托上,更显庄重。

    只要往那一站,他便是全天下,最英武不凡的男子。

    此时此刻,那双黝黑深邃的眸子,却用迷恋不已的目光,看着自己。

    即便是全天下的女人,怕是也没有一个,能经受住他的温柔爱怜。

    “很美。”

    伸出手,龙天昱扶住了林梦雅的手臂。

    几乎是如同迷醉一般,由衷得赞赏着林梦雅。

    林梦雅闻言,却是垂下了一双眸子。小脸止不住的发烫,嗔怪的瞥了一眼这家伙。

    好像自从他们两个心意相通以来,从前只会冷着一张脸的龙天昱,就无师自通的,学会了各种甜言蜜语。

    “大家都看着呢。”

    周围,凡是听到这句话的人,全部都笑得极为的明显。

    林梦雅只能当做自己没看到,可是心头,却是止不住有些羞涩的甜蜜。

    世上,哪里有比自己爱人的赞美,更让人陶醉不已的呢。

    可龙天昱,偏偏就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仿佛刚才的那句话,只不过最寻常不过的而已。

    “看着又如何,你是我的王妃,理应是这天下,最美丽的女子!”

    林梦雅有些无语,早就知道,龙天昱从来都是这样的性子。

    繁文缛节,于他而言,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

    索性,也就住了口,生怕这家伙,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惹得别人笑话,她也觉得脸红。

    轿子已经在府门口备下了,金顶子的八人抬轿子,处处显示着皇家的威严来。

    轿夫已经压下了轿子,只等着正主儿上轿,即刻,就可以启程了。

    这一次,林梦雅只带了白芨一个人去。

    白芨稳重,而且又被锦月姑姑悉心*过,必定是在宫内,不会出什么差错的。

    其他的人,也知道这一次事关重大,也都默默的服从了林梦雅的安排。

    “恭送王爷,王妃。”

    田氏带头,跪送夫妇二人入宫。

    林梦雅看着远处,那只看到影子的皇宫。心头,却是悄悄的,抓紧了一口气。

    “起轿——”

    才刚坐稳,轿夫便稳稳的,把轿子抬了起来。

    白芨随性在侧,一行人,往宫门走去。

    林梦雅的眉心,此刻却是轻轻的蹙起。

    不知道为何,她总是觉得心头有些慌乱。也许是因为,这一次回来,她跟龙天昱,就彻底的,要跟太子皇后一党,撕破脸面了吧。

    虽然早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

    可如今,她却不免有些紧张。这一场狂风暴雨,怕是必须要以对方的溃败而完全告终。

    既然深陷在漩涡中心,那她,也是再也心软不得了。

    轿子渐行渐近,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宫门,转眼间,便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落轿——”

    轿子轻轻落下,随后,白芨一张略有些严肃紧张的脸,就出现在了林梦雅的面前。“主子,咱们到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