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五章 步摇试探
    酸里酸气的音调,哪里还有半分,皇家妃子的气度?

    林梦雅抬起头,嘴角微微勾起,态度不卑不亢。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十分尊重德妃。

    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是林梦雅,丝毫,不把德妃放在眼里的意思。

    “母妃耳提面命,儿媳时时刻刻都不敢忘记。只是这一次,儿媳虽然身在外,但是内心,无时无刻,都在惦记着母妃。这是儿媳,从外面给母妃带来的礼物,还请母妃珍重身体。”

    说完,林梦雅从白芷的手中,接过一只细长的锦盒来。

    盒身紫金色的花纹,处处透出不凡来。

    “嗯,有心了。”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林梦雅表面功夫做到家了,德妃挑不出错处来,自然,也就没法子发作。

    一直服侍着德妃的净月姑姑,掀开了珠帘,缓步走到林梦雅的面前,双手接走了她手中的锦盒。

    看着净月送了进去,林梦雅适时的低下了头,藏住了嘴角,那一抹冷意。

    “啪”的一声,才刚刚打开的盒子,立刻被人用力的扣了起来。

    珠帘挡住了林梦雅的身影,却挡不住德妃那双眸子中,透露出来的惊骇。

    甚至于,一时间,她差一点就叫出了声音。

    不过林梦雅这边始终低着头,没有任何动作,这倒是,让她暂时,安定了下来。

    只是再开口的时候,语气里,已经不经意间,夹杂了几分颤抖。

    “这枚步摇,你是从何处寻来的?”

    林梦雅抬起头,装出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

    “回母妃的话,这是王爷亲自寻来的。听说,这凤穿芍药的步摇,是母妃最爱。只是,前阵子听说母妃遗矢了这支步摇,心疼不已。王爷,这才特意寻了一支一模一样的来。只是,这支远不如母妃的那一支精致便是了。”

    听得林梦雅这样说,德妃那锐利的眼神,倒是缓和了不少。

    不过,她也不是傻子。

    将信将疑的看着珠帘外面的那道身影,只瞧见对方,没有丝毫的破绽后,才不得不信了。

    “本宫知道了,天色已晚,你退下吧。”

    林梦雅也不多做纠缠,行了礼后,就带着三个姑娘,退出了雅轩的正屋。

    待得出了雅轩的大门,确定雅轩里的人,再也听不到她们说话以后,白芨,才小心翼翼的问道。

    “主子其实大可不必来这一趟,不过是一枚步摇而已,差人送来便是了。德妃娘娘自从您跟王爷出去以后,可是对您有颇多怨怼。我都悬了一颗心,生怕,德妃娘娘为难您呢。”

    四下无人,想来昱王府中,也不再有人,敢肆意窥探她们了。

    “这一趟,非得我来才行。不过以后,你们三个记得,德妃娘娘的要求,你们大可不必理会。还有,记住了,不管她以任何理由叫你们去。没有我的首肯,谁都不许去,知道了么?”

    三位姑娘同时点了点头,在她们的眼中,自然是只有林梦雅这一个主子的。

    回头,看了一眼,隐藏在黑暗中的雅轩。

    假的,就是假的,永远,也成不了真的。

    ‘哗啦’的一声巨响,整套的官窑珐琅彩的茶杯,从红木的桌子上,被人扫了下来。

    瞬间,四分五裂,片片,都带着锋利的棱角。

    “你说!是不是你故意露出的破绽!贱人,居然敢在背后,给本宫放暗箭!”

    狰狞至极的面容,带着不可抑制的愤怒。

    染着凤仙花色的尖锐指甲,用力的划过了净月姑姑,那张平淡无波的脸颊。

    “啪”的一声脆响,净月的脸,却像是被打破了平静的水纹,褶皱丛生。到最后,竟然像是挂不住了一样,从被打的左脸颊,剥落开来。

    净月伸出手,揭下了脸上,那让她厌恶不已,却又不得不带上的人/皮/面具。

    瞬间,已经传闻暴毙而亡的锦月姑姑,则是立刻,出现在了德妃的面前。

    此时,憔悴不已的左侧脸颊,已经被刚刚的一巴掌,打得红肿了。

    可是那双眼睛里,却带着倔强,一声不吭的看着那个发疯的女人。

    “哼,别以为这样,你就能救出那个贱人!本宫告诉你,龙天昱知道的越多,那个贱人就死的越快!”

    锦月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个已经歇斯底里的女人。

    半晌后,才缓缓开口。

    “净月,你我自幼一同服侍大小姐。大小姐,也只信任咱们俩个。可是,我没想到,为了富贵荣华,你居然出卖大小姐,还妄图,抢夺大小姐的位置。且不说,我被你日日夜夜困在身边,毫无机会。即便是有,我也不会枉顾小姐的性命。”

    高高的流云髻,可此因为激动,已经有了些散乱松动的迹象。

    珠玉满头,但是却依旧,衬托不出净月那张,已经气疯了的脸,有任何的美感。

    五官拧在了一处,尤其是那双眼睛,闪着慑人的阴毒。

    即便是一身的绫罗绸缎,她也依旧,比不上德妃娘娘的凤仪万千。

    “哼,好一个忠仆。我就知道,留下你是对的。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若是没没有你在一旁指点,我,如何能瞒天过海。我劝你最好乖乖听话,反正现在,所有人都认定我就是真正的德妃娘娘。即便是你说出了实情,别人,也都不会相信你的胡言乱语。”

    净月此时,不过是色厉内荏,强装镇定罢了。

    视线,回到了桌子上,还完好无损的那支步摇。

    一瞬间,妒恨闪过了那双眸子。伸出手,把步摇握在了手中,冰冷的钗子,似乎能平淡她心头的恐惧。

    她刚刚是太过激动了,如今细细的看来,这步摇,的确是比之前,更加精致。

    而且,也比之前的,簇新了不少。

    也是,以龙天昱的性子,若是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受到了别人的暗害。自然,是不可能这么平静的。

    锦月又被她被看得牢牢的,通风报信的可能性不大。

    想通了这一层,净月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许多。

    坐在梳妆镜的前面,把那枚簇新的步摇,戴在了自己的发间。

    拿着云木的梳子,精心的把自己的发型,整理妥当。

    镜子里,那个珠翠盘累的自己,看来,甚是让净月满意。

    “也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位置,本应该就是我的,昱儿,也本应该是我的孩子。一切,都是那个贱人抢了我的。现在,我不过是才讨回来万一而已。你把这里都收拾妥当了,夜已深,本宫也该休息了。”

    一瞬间,那暴烈的疯癫女子,又成了假模假式的贵妇。

    锦月的心头,强烈的恨意翻腾。

    但是,为了小姐,也为了昱王爷。她,却不得不暂时低头,虚以委蛇。

    低下头,伸出手,一枚一枚,把地上的碎片捡了起来。

    心头的担忧更甚,皇上想必是已经看出了净月的破绽,只是希望王爷跟王妃,能够早日,明白皇上的苦心罢了。

    流心院里,几个姑娘也已经劳累了一天,早早的,被林梦雅赶去了屋子里睡觉去了。

    此刻,只剩下了田妈妈,在外头的小床上值夜。

    林梦雅换了罗衫,散了秀发,坐在床上,看着手中的医书。

    疫区,她跟龙天昱必定是要去的。

    但是毒药还是瘟疫,她到现在还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

    到底,有些准备,是不得不做的。

    “这么晚了,仔细眼睛疼。”

    一朵鲜红欲滴的牡丹花,突然间出现在她的眼前。

    娇嫩的花瓣,代替了书本上,那密密麻麻的字体。

    一股子幽香袭来,让人忍不住,觉得心头一喜。

    “现在还不是牡丹花开的时候,你从哪里弄到的?”

    放下了书本,双手捧住了如同碗口大的牡丹花。林梦雅笑着放在了鼻间,轻轻的嗅了一口。

    “宫里的花匠偶尔间培育出来的,父皇不肯割爱,所以,我就只好,只拿一朵出来,送与你了。”

    即便是眉宇间,有掩盖不住的疲惫。

    可龙天昱还是尽量,用轻松的语气,逗林梦雅开心。

    “那我就只能谢谢你了,累了吧,有没有吃过晚饭?”

    看到林梦雅要下床,龙天昱立刻按住了她。

    利手利脚的脱下了外衣,又在火盆前面,烤热了自己的衣裳,然后,才上了床,把林梦雅隔着被子,抱在了怀中。

    “嗯,在宫里用过了。我已经把临天国的事情,禀明了父皇。父皇龙颜大悦,说能跟临天国联姻是千载难逢的好事,让我好生对你。”

    林梦雅自然是知道,她本就是忠臣之后,爹爹跟哥哥,都跟皇上是一条心。在加上她临天国安乐郡主的身份,对忠臣的褒奖,也就成了跟外国的联姻。

    而且,她又是在晋国出生的。空有一个临天国郡主的身份,但是联系却并不多。

    这样,又免了以后外戚窃国的烦恼。

    如此一来,自然是百利而无一害的。皇上不傻,想必顾虑到的,只比她多,不会比她还要少。

    “那以后,你可得乖乖听话了。父皇有旨,你不敢不从。”

    林梦雅笑着跟龙天昱玩笑了几句,龙天昱对她怎么样,她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