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四章 母妃息怒
    母亲虽然已经扎根在异国他乡,可心里,必定是十分惦记自己的母国。

    想必当初母亲,为了不暴露身份,怕也是费尽了心思。

    若是母亲在天有灵,看到她能跟表哥他们相认,想必,也会十分欣慰吧。

    “对了,我不在的时候,雅轩那边,没闹出什么事情来吧?”

    如今,林梦雅对这个假冒的德妃,已经是一点顾忌都没有了。

    何况以龙天昱的心智,他未必,没有察觉到其中的疑点。

    雅轩的一群乌合之众,不过是龙天昱用来,迷惑幕后主使的手段而已。

    眼下,宫内的局势不稳,真正的德妃,还在皇后的手中,有些事情,不得不防。

    “她们哪里敢,在闹出什么事情来呢?不过说来也奇怪,之前雅轩的人,还三天两头的,来咱们院子里打探消息。可后来,宫里传出旨意,让德妃娘娘进宫面圣。没想到,不知怎的,竟然惹得龙颜大怒。皇上下了旨,叫德妃娘娘静思已过,不得出门了。”

    白芷脆生生的回答着林梦雅的问题,一双水灵大眼,带着几分幸灾乐祸。

    林梦雅细想想也能明白,皇上是何许人也。即便是在昏迷中,生死未卜,也依旧能让太子跟皇后投鼠忌器。

    况且,他跟德妃夫妻多年,有些事情,自然,是能够一眼就看穿的。

    此时,把德妃禁足在雅轩,想必,也是多了几分监视的意味吧。

    假冒德妃,不过是皇后他们计划里的其中一步,倒不是很重要的角色。

    如今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云州的瘟疫之事上,有谁,又会记得昱亲王府的假德妃呢?

    “小姐,不如,您还是去看看德妃娘娘。她毕竟是您的婆婆,这样,于理不合。”

    田妈妈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关窍。

    反倒是因为,她们二人之间,只是寻常的婆媳矛盾呢。

    作为过来人,也是林梦雅的长辈,她,必定是要劝和几句的。

    “看她做什么?当初,那个姜如沁,我想起来就生气呢!”

    白芷气呼呼的阻止,一张小脸蛋,鼓鼓胀胀的。

    谁敢欺负她主子,她第一个就不会放过!

    田氏也并非是不心疼自己的乳儿,只不过,为了林梦雅的名誉着想,有些过场,不得不做就是了。

    “好了,你们说的都有道理。白芷,我知道你心疼我。其实田妈妈,跟你也是一样的。只是,这个德妃,以后可能会关系到一件大事。如今,咱们只是过去看看,你也不用忍气吞声,该怎样就怎样,咱们以后,都不必受她的气了。”

    林梦雅笑得极为和婉,语气平和得让白芷跟田氏,都有些疑惑不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收拾妥当,林梦雅换了一身石榴红色的衣裙。

    裙摆之上,大朵大朵的并蒂牡丹,金线跟银线的交织,显得鲜活而灵动。

    柔软的长发,用了一套碧玺的头面固定在脑后,高贵优雅的发髻,即便是在夜色中,也依旧显得大方得体。

    白芨跟白芷挑着两只鎏金的宫灯走在前面,一路行来,熟悉的一切,让林梦雅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候的情景。

    到底是时光如梭,一年的光景,就这么如同指尖的流水,一去,不再复返了。

    虽然打扮得光线照人,可却并未用太多的人,跟在身边。

    名义上她还是这个假德妃的儿媳妇,盛装可以,若是人人簇拥,反而,会被人家形容是盛气临人了。

    所以,跟在她身边的人,只有她的三个心腹丫头。

    王府内,尤其是雅轩的大门外面,一队队巡逻的侍卫们,却是时刻戒备。

    怪不得这段日子里,雅轩没有掀起风浪来,想必是皇上早就预料到皇后那边的人,都是什么德行,所以,才下令,把人软禁在雅轩内的吧。

    这样也好,省得再有人来传递消息,免得多生事端。

    “快开门,是王妃来拜见德妃娘娘了。”

    刚到了门口,白芷就小跑到了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后,才冲着里面的人,略大声的吩咐着。

    里面传来的悉悉索索的声音,间或,还有几声惊呼。

    想来,也是没有预料到,这位才刚刚回府的昱王妃,竟然,会选在这个时间,来拜见德妃娘娘吧。

    “吱——”的一声,雅轩的月门,被一个身强力壮的婆子打了开来。

    一身青灰色的粗布衣裳,到是显得极为的干净利落。

    看到林梦雅后,忙不迭的弯下了身子,给她行了一个恭恭敬敬的礼。

    “给王妃请安,都这个时候了,怎么劳动您的大驾过来了。”

    声音虽然低沉,却带着几分讨好。

    如今府中谁都知道,流心院里的这一位,才是王府真正的女主人。

    即便是德妃之尊,也只不过是个住客而已。

    但凡是机灵点的,都定了心思,必须,要讨好这位主母才行了。

    “我过来给娘娘请安,娘娘可睡下了?”

    经过了临天国的一切,林梦雅的性格,好像是变得更加的柔婉。

    对待这些下人,也都鲜少会疾言厉色。

    柔和的嗓音温润如水,一时间,那看门的婆子,都觉得自己,有些受宠若惊了似的。

    “没睡呢,没睡呢,老奴刚刚还听到屋子里,传来一阵摔打的声音。如今娘娘得罪了皇上,王爷又跟娘娘赌气,所以,除了娘娘身边的那位净月姑姑,没有人敢进去触娘娘的霉头了。”

    婆子恭维的说道,林梦雅自然是心中有数。

    若是今天这里,住的是真德妃的话,那必定是一副母慈子孝的祥和画面。

    可现在,一个假冒他人,另有所图的阴谋家,不管是皇上还是她,都不会有人,再给她好脸色的。

    失去了皇上的维护,跟儿子的照拂,府中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还一如之前,对她那么的恭恭敬敬。

    见风使舵这种事情,从来,都是现实得令人发指。

    “嗯,多谢你了,我去瞧瞧。”

    略略一笑,那一张玉容上,只是噙着几分平和而已。

    婆子识趣的退回了门房,四个人径自,往雅轩的正房走去。

    四月芳菲,府中的各处花草,抽绿挂红,别有一番春日景色。

    唯有这里,满地的枯枝,还依旧,如同严冬一般。

    此情此景,却也相合。

    “外面是谁!本宫的院子,也是你们能随意喧哗的么!还不快快,给本宫退下!”

    还未等近前,一道充满了怒意的呵斥声,就从厚重的门帘里钻了出来。

    白芨跟白芍停住了脚步,静静的看着林梦雅。

    后者却是眼神一闪,单膝弯曲,行了个福礼。

    “儿媳林氏,前来给母妃请安。前几日因跟着王爷出门,不能前来照料,还请母妃恕罪。”

    院子里的仆妇们,早就被德妃的动静吵得睡不着。

    所以,林梦雅行礼的这一幕,倒是让不少人看到了。

    谁也不曾想到,已经有半个月未曾过房门的德妃,林梦雅竟然也如此的尊重,难道,德妃娘娘禁足,王妃并不知情么?

    “哼,原来是你。本宫的好儿媳,你还有脸来见本宫!你拐走了本宫的孩儿,还让皇上,厌弃本宫。如今,又来做什么!”

    原来,竟然是把这一切,都加注在了自己的头上。

    林梦雅心头嘲笑,可语气,依旧是四平八稳,不急不缓。

    “母妃容禀,儿媳跟王爷只是因为有皇命在身,事出突然,来不及向母妃禀报。至于父皇厌弃母妃,儿媳觉得,母妃在父皇身边伺候多年,对父皇的性子,自然是了如指掌的。儿媳觉得,父皇大概是因为,怕过了病气给母妃。并非是,厌弃母妃。”

    林梦雅的语气底气十足,但是丝毫不见急躁。

    回答得又滴水不漏,德妃即便是想要发难,也找不到任何的错处。

    不过此时,想必心头,一定是气得狠了。

    只不过,沉默了片刻后,才松口,阴测测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进来吧,免得被别人说,本宫,是有意为难你。”

    这样的阴阳怪气,林梦雅禁不住在心头冷笑。

    怪不得,会被皇上一眼识破。

    真正的德妃娘娘出身高贵,并非是空有美貌的绣花枕头。

    皇后手段恶毒,又有外戚撑腰,还跟烛龙会有所勾结。

    可这么多年来,德妃娘娘非但可以明哲保身,还能平安护佑自己的孩子长大。

    这份心机城府,绝对,不是一个山寨货能比拟的。

    心思转动间,步履移动,四个人,已经进道了内室里。

    屋子里燃着极重的香料,且都是一些名贵的香饵,圆润的珠帘垂下,把屋子里,隔绝成了两个空间。

    林梦雅并未抬头,而是进门,就带着自己的三个侍女行礼。

    “给母妃请安,母妃万安。”

    盈盈叩拜,鬓间的珠玉想碰,发出极为清脆细腻的声音来。

    内室里那惨白的光线,落在林梦雅石榴红色的衣裙上,却被渲染着,多了几分贵气与人间烟火。

    这一身的富贵荣华,只叫里面的人,气得红了一双眼睛。

    “起来吧,从外面回来这一趟,你倒是长了规矩。”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