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三章 母爱深沉
    一路上,这小家伙虽然不给她面子,但是也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倒是林梦雅,已经摸透了这小家伙的性子。

    虽然行事嚣张乖僻,可是打小就养在那种地方,难免,会有些怪脾气。

    所以,林梦雅只把当做一个爱闹别扭的小孩子。

    只是朱云曾经叮嘱过她,一定要好好的教化朱炎。这孩子倒是也十分的聪明,行事果断,与常人不同。

    看着朱炎,不知道为何,林梦雅却总是想起林中玉来。

    那孩子之前,也坚硬如冰,最后,倒是学的温润如玉,也学会了隐忍。

    跟朱炎,一静一动,一冷一热,只是心里,都是一顶一的桀骜不驯。

    这样的孩子,生来注定是不平凡的。同时,却也是必须要悉心教导才成的。

    “我可不是你府里的下人!”

    朱炎阴冷的眼神,却掩不住他内心深处的紧张。

    虽然生长在回春坊那种地方,但是,他从来都是跟在坊主的身边,狐假虎威惯了的。

    如今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他一个才十几岁的少年,怎会不有些忐忑不安。

    不过,林梦雅院子里的人,虽然不少,可各个,对他都没什么敌意。

    只是露出了淡淡好奇的神色,这样温柔平稳的环境,反而,让朱炎,有些不知所措了。

    林梦雅只觉得朱炎,像是一只正在虚张声势的小猫。

    掩住了眼中的笑意,怕激怒了这小子,也会让他生出些许逆反的心思来。

    “你也自然是我的客人,可是,你家大人说了,来我这里,就要听我的吩咐。这样吧,我院子里都是一些文弱的女子。不如,你就帮我,照顾照顾我家的两只宠物,你看,可还行?”

    朱炎神色微微一动,视线,偷偷摸摸的落在了林梦雅脚下,那俩只正趴在地上卖萌的家伙。

    小白跟小虎虽然是人工饲养的,可却不失野性。

    兽目中流转着几丝不肯屈居于人下的桀骜,朱炎一下子来了兴致。

    往前走了几步,可还没等靠近这俩个家伙的身边,小白就站起身来,狼王就是狼王,威势永远是那样的高不可攀。

    轻蔑的瞥了朱炎一眼后,竟然,就带着小虎,高昂着脑袋,走了出去。

    路过朱炎身边之时,连半个眼神都没留给他。

    仿佛,刚刚乖巧趴在林梦雅脚边的,不是它们似的。

    朱炎愣愣的看着一狼一虎,满脸的错愕。

    “噗嗤——”

    阿秀最先忍不住,笑出了声音来。

    她跟朱炎算是同龄人,但是俩个人却是势若水火,谁也不服谁。

    见面,总是要吵得没完没了。

    即便是有林梦雅的吩咐,也总是抓紧机会,狠狠的嘲弄一番朱炎的。

    “你——哼,我总会让它们乖乖听我的话!”

    自信心太强的朱炎,哪里受得了老冤家的嘲笑。

    小脸气得红扑扑的,狠狠的瞪了阿秀一眼后,就追着两只小兽出了门。

    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林梦雅才端起了杯子,掩住了自己唇边的笑意。

    看样子,昱亲王府,以后怕是消停不了了。

    从回到王府开始,流心院里的人,就忙活个不停。

    林梦雅从临天国带回来的东西,外加上辰表哥跟羽表哥,生怕她在府中受委屈,所以,特地封了不少的好东西给她。

    这下子,她府中本就充盈的小库房,可是被塞了个盆满钵满。

    不过,林梦雅向来大方。府中上下,不管是哪一房哪一院的下人们,都得到了十分丰厚的赏赐。

    这一切都有白芨跟白芍打理,林梦雅只需要在大事上拿些主意便是了。

    “小姐去了那么久,可遇到夫人的旧人了么?”

    奢华的内室里,换了一件水蓝色宝相花软昵常服的林梦雅,慵懒的坐在榻上看书。

    室内余香袅袅,香甜凝神的气息,让人的心头宁静祥和,即便是有再多的事情,也不会觉得厌烦了。

    笑眯眯的弯着一双眼睛的白芷,正坐在她的身边,捏着小拳头,给她捶腿。

    一旁的田氏慈爱的笑着,一边剥了一只金州蜜桔,放在了林梦雅的面前,一边跟林梦雅闲话家常。

    “遇是遇到了不少,我这外祖家,也着实是让我大开了眼界。妈妈,你跟随我娘亲那么久,当真,娘亲没有透露出分毫么?”

    暂时放下了手中的书,林梦雅一双疑惑的水眸,看向了田氏。

    虽然林梦雅早就猜测出来,外祖家世不凡,却未曾想到,竟然是临天国的皇室。

    而且,又经历过诸多匪夷所思之事,在她的心头,母亲的形象,又丰满了些似的。

    但是,却又多了不少的光环与神秘,母亲,该有何等的聪慧,才会在烛龙会的布控下,生生的,成为一枚乱局之子?

    田氏的笑容里,有了几分坏念的味道。

    看着林梦雅那张巧笑倩兮的小脸蛋,记忆,也似乎回到了二十几年前。

    “当初,我进府的时候,夫人也才刚被大人迎回家中。我从来没有看见过,比夫人还要漂亮和顺的女子。大人待她当真是亲厚,不管朝政如何繁忙,晚上,必定会跟夫人一起用膳。后来,公子出生,大人跟夫人,十分的欢心。怕是那个时候,在京城里,无人,能堪比夫人的绝代风华了。”

    这些,其实林梦雅,在别人的嘴里,也得到了佐证。

    母亲身为临天国最得宠的长公主,样貌与气质,自然是寻常的女子难以比拟的。

    即便是过了那么久,临天国的故人们,也都把母亲的样子,记得清清楚楚的。

    都说,她的容貌,跟母亲长得极像。

    怪不得,那些人一见到她,便能肯定,她一定是左淑晴的女儿了。

    “夫人不仅生的貌美,更重要的是,心思纯净,冰雪聪明。而且医术,更是天下无双。当初,曾经有位夫人,因为难产差一点死掉。人都被封进棺材里了,可夫人愣是说她有法子,能救活哪位夫人。后来,夫人只用了一副药,就当真吊住了那夫人的一条命。然后,还让她顺利的产下了孩子。最后,母子平安。只是,夫人这样积德行善的好人,最后却——唉,大概是人家常说的,医者,难以自医吧。”

    田氏叹了一口气,一双粗糙的大手,却是轻轻的覆盖在了,神色复杂的林梦雅的手上。

    “孩子,你莫要自责。你母亲去的时候,她曾经握着我的手,要我等你长大了,一定要告诉你。这辈子,她最爱的人就是你,公子,还有大人。她从来不曾后悔过,生下你。只要你能平安降生,她愿意,用一切的代价来换。”

    林梦雅只觉得心头,有些暗暗的发堵。

    慈母之心,哪怕是她从未有过一天的承欢膝下的快乐,可心头,却都明了。

    当初,母亲定然是拼了性命,剩下了这个婴孩。

    也许,之所以当初,她从另外一个时空,穿越到这里。也是因为老天爷,不忍让一个女人,用生命换来的另外一个生命,就这样凭空断送吧。

    她并不悲伤,因为母亲的一切,还时时刻刻的环绕在她的身边。

    即便是母亲不在了,可她早就已经为自己的孩子,做尽了一生的打算。

    心头,那稍稍泛滥的情感收敛了些,林梦雅,却忽然间,想到了田氏话中的一个细节。

    “田妈妈,你说,我母亲曾经,救过一个因为难产,而差一点死掉的产妇?我母亲有没有对你说过,她是怎么救了那个女子的?还有,他们都说我母亲是因为诞下我而去世的,那么细节,你还记得多少?”

    看着突然精明起来的林梦雅,田妈妈心头觉得安慰不少。

    她之所以不提以前的事情,是怕勾起小姐的伤心往事。

    如今小姐真的是长大成人了,所以有些事情,她自然,是可以放下了心来了。

    听得林梦雅如此问,田氏细想了又想,才缓缓的说道:

    “那位夫人听说是因为胎位不正,所以,孩子长久的没有生下来,夫人说,是因为母体已经耗尽了力气,所以,才会如此的。后来,夫人开了一剂药,那产妇喝了以后,就恢复了不少的力气,这才,把孩子平安生产了下来。夫人当初生产的时候,也是喝了这种汤药的,只是后来,因为血崩,全城的大夫们都束手无措。这才,生下你三天后,就撒手人寰了。”

    田妈妈的一番话,此刻,却让林梦雅的心头,有了些许的怀疑。

    只是,女人生孩子,别人看起来十分的简单,但是对于产妇而言,其实是险之又险的事情。

    如同,在鬼门关里走了一圈。

    各人的体质不同,也许,是她真的多心了吧。

    揉了揉太阳穴,自打她从临天国回来以后,心,也变得多疑多思了起来。

    嘴角扯起了一抹无奈的笑容,怕是以后,她看谁,都觉得像是阴谋家似的了。

    “过几日就是母亲的生忌了,我想去给母亲上香。这件事,就劳烦田妈妈,帮我打理妥当了。”

    田氏自然没有不应允的,有田妈妈打理一切,必定,不会有任何错漏之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