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二章 家人相见
    听这人的语气,倒不像是故意的。

    白芍并未回话,而是转头,看向了自家主子。应该,是等着林梦雅示下。

    略沉吟了片刻后,林梦雅轻轻的摇了摇头。

    既然人家是无心的,她也不好再这样纠缠下去。

    “那便罢了,我家王妃赶时间,就不过多,打扰大人了。”

    一切,自然有白芍打理。

    林梦雅坐在车中,可耳朵,却是细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是,王妃请。”

    出乎林梦雅的预料,那个国字脸的汉子,并未与她有过多的为难。

    轻轻松松的放了他们一行人进得了城门,倒是白芍,一直都机警的,守在了马车门口。

    “这人真是粗鲁,咱们的马车,也是他能随便砸的么!”

    皱起了秀眉,白芍愤愤不平的说道。

    按理来说,这人的行为,绝对是无礼的。

    就连林梦雅,也绷紧了身子,只要那人一发难,她,必定会先发制人。

    却不知道为什么,那人到好像是无心的。没说几句话,就让他们顺顺利利的进了城。

    “算了吧,现在时局不好,大概他们也是例行公事而已。对了,王爷已经进宫去了吧?”

    听到林梦雅这样说,白芍自然也不好再纠缠下去。

    只是眉目之间,还是有些不甘心的样子。

    林梦雅浅浅一笑,素手轻轻的掀开了马车的车帘,外面,京都繁华如旧,一切,跟她离开以前,倒是没什么俩样。

    “先去买些东西,咱们这次回来,得好好的犒劳一下留在家里的人。”

    白芍眉开眼笑的应了一声,虽然有了这么一个小小的插曲,可毕竟,惦记了那么久的家人,马上就要见到了,喜悦,自然是冲淡了心头的不悦。

    昱亲王府外,几乎所有的奴仆,杂役们,全部都翘首企盼。

    尤其是为首的两个姑娘,一个穿着湖绿色的贴身小袄,鹅蛋脸,清秀的五官,组成了一张极为温柔的模样。

    发间只带了只素银的簪子,虽不名贵,但是却精致细腻。

    另外一个颇为激动的姑娘,则是着了一件鹅黄色的俏皮衣裳。

    圆圆的脸蛋,水灵大眼,一看,就让人觉得打心眼里疼爱。

    俩人正是林梦雅的贴身丫环,白芨跟白芷。

    一大早,便是有人传了消息过来,说是主子回来了。

    这下子,王府就乱成了一锅粥。

    若不是有田妈妈跟着镇着阵脚,恐怕,这府里,早就忙得团团转了。

    “来了!来了!王妃的车,已经到了街口了!”

    兴奋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一个早就被白芨派出去查探情况的小厮,叫叫嚷嚷的跑到了王府。

    瞬间,王府里,早就已经等得心焦不已的众人,脸上都大大的裂开了一个个灿烂的笑容。

    等了这么些日子,王妃,总算是回来了。

    棕红色的骏马,迈着健壮的蹄子不紧不慢的在青石板的路上行走。

    可白芨跟白芷,显然已经是等不及了。

    还没等车停在面前,就眼巴巴的,提着裙子跑了过去。

    “主子!”

    惊喜的巴在了马车面前,俩张小脸上,却是一样的惊喜难耐。

    马车立刻停了马,熟练的放下了一张小凳,那扇雕了花的马车门,就被人,轻轻的推开。

    随后,白芍俏丽的笑脸,从马车里抢先钻了出来。

    “主子,是白芨跟白芷。”

    往后通报了一声,白芍就干净利落的,跳下了马车。

    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热切的集中在了马车的门内。

    片刻后,一张清丽绝伦的小脸蛋,笑意盈盈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林梦雅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左右的哼哈二将。

    也不知道她们是如何看出来的,这才刚进了王府,就抱着林梦雅的手臂,也不知道是哭是笑的,嘴里,竟是念叨着林梦雅受罪了之类的话。

    她刚想跟白芍求助,可那个鬼丫头,生怕惹祸上身,借口要拿礼物,早就钻出人群,不见踪影了。

    倒是苦了她,还要细心的安慰着这两个人。

    “主子,以后若是你再出去,说什么也要带着我了。这辈子,我可不想再跟你分开了。”

    白芷是从小,就跟着她长大的丫头,情分,自然也比旁人不同。

    含着一包眼泪,可怜兮兮的看着她,一句话就软了她的心肠。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歉意的看着关心自己的人,这一年的相处里,王府上下,但凡是品行端良的,无不念着她的好。

    这样的主母,即便是在京中,怕是也不多见。

    所以,大家都盼着林梦雅,能够早些回来。

    好不容易,在大家的簇拥下,回到了自己的流心院。

    林梦雅温和的屏退众人,只跟着白芨跟白芷,往院子里去了。

    “呜嗷——”

    “吼——”

    刚进门,两道已经初具气势的大吼,吓了林梦雅一跳。

    回过神来,就看到两个雪白的声音,忙不迭的,从屋子里跳了出来。

    “小白,小虎!你们俩个小家伙有心了,总算是没有忘了我!”

    才几个月没见而已,俩个小家户长势喜人。

    小白英姿飒爽,狼王的气势,已经渐渐的露出了端倪。

    小虎威风凛凛,再也不像是那个可怜兮兮的大猫了。

    但是,这两个小家伙实在是机灵得很,都说是野性难驯,但是在林梦雅的面前,却是依旧是一副温柔可爱的样子。

    两只比人都会撒娇,到了林梦雅的脚下,竟然跟商量好似的,一齐翻出了柔软雪白的肚皮,非得让林梦雅摸了摸,才满意的退下。

    “哼,这俩个没良心的家伙。主子不在的时候,还不是我跟白芨姐姐喂它们。可它们呢,总是冲着我们凶来凶去的!”

    白芷真是看不下眼去了,叉着腰,跟林梦雅报告这俩只的‘罪行’。

    倒是惹得一院子的人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够了,林梦雅看了看有些拘谨的红玉,跟看着小白小虎,眼睛放光的阿秀。

    最后,视线落在了那个始终冷着一张脸的朱炎。

    “大家都进屋吧,我有几个新朋友,想要引荐给你们认识。”

    时隔几个月,再次回到流心院里,林梦雅只觉得,哪里,都不如自己的家好。

    环绕一周,那三个姑娘,自然是要站在她的身边的。

    田妈妈也是一脸慈爱的看着她,还亲手给她端来了一杯牛乳茶,想必是今晚,她的院子里,非得是热闹不已了。

    “这一位,是要暂住在这里的东方秀姑娘。因为王爷跟她的叔叔是旧相识,所以,这几天要跟着我一起,在咱们府里住上一段时日。”

    最先介绍阿秀,是因为阿秀的身份简单,而且这丫头活泼可爱,最是招人喜欢的。

    果然,阿秀立刻甜笑着,出了给大家见了个礼。

    “大家叫我阿秀就行了,这一路上,王妃姐姐没少照顾我。我在这里,怕是给大家添麻烦了。”

    这样俏丽甜美的女孩子,自然是招的众人的喜欢。

    “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一位,是我的奶娘田氏。奶娘最是慈爱温柔,你以后,唤她一声田妈妈就可以了。这位,是我身边最得力的人,你叫她一声白芨姐姐就好。至于这个丫头,你只叫她白芷就行了。她是我的陪嫁,也是从小,跟我一块长大的。”

    阿秀虽然单纯,但是人情世故倒是一点都不笨。

    当下田妈妈白芨姐姐一通的叫着,甜美干脆的声音,倒是引得了一众人的喜欢。

    林梦雅眼神看向了红玉,明显感觉到对方,脸色有些凝重。

    略微一思索,才缓缓的说道:

    “至于这一位,算是我的救命恩人。红玉,你就先住在这里吧。”

    红玉优雅的起身见礼,但是众人的态度,却有些微妙。

    田妈妈最为老成,她打眼一看,便知道这位红玉姑娘的不简单。

    但是因为是小姐的救命恩人,自然,是不能怠慢的。

    “红玉姑娘,不如我带你去客房看看。您是王妃的客人,也是我们全府上下的客人。”

    田妈妈打了圆场,红玉有些感激的看着田氏,而后告罪了一声,就跟着田妈妈一起出去了。

    林梦雅看着红玉的背影,忍不住瞪了白芍一眼。

    唉,她早就预料到了,白芍定然是托人,传回了消息。

    除了她的行踪以外,想必是把红玉的底细,也都托盘而出了。

    “主子,您不是,生我们的气了吧?”

    白芨最是擅长察言观色,看到林梦雅的眼神里,多出了那么一抹的无奈来,不由得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有,你们都是为了我好。这我自然知道,但是,红玉其实也个苦命的人。若是你们不喜欢她,改日你替她安顿好了,送她出府就是了。”

    她们都是因为跟她站在一条战线上,所以,才对红玉如此敌视的。

    所以,是非曲折,林梦雅自然是分的清清楚楚。

    看到林梦雅并未生气,三个丫头也放下了一颗心。

    眼尖的白芷,突然间看到了那个,站在门口,戳得跟根木头一样的少年人。

    “主子,那个人是谁呢?”

    林梦雅抬起头,视线,跟朱炎恶狠狠的视线,撞在了一处。

    她,怎么把他给忘了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