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一章 回到京都
    神仙路上,虽然依旧是狂风阵阵,可林梦雅却未曾感觉到,曾经那种步步惊心的感觉。

    坚定的被龙天昱护在了身后,安全的到达了对面。

    “主子!”

    才刚刚踏实的走到对岸,白芍惊喜的声音,瞬间就让林梦雅的心头,涌上了几分惊喜。

    “白芍,这...你怎么来了?”

    不远处,白芍一身素色的衣裳,虽然纤瘦了不少,但是脸色,还是十分的红润健康。

    此时,正激动不已的,从人群里冲了过来。

    俏丽的脸上,一双莹莹美目里,泪珠儿,划过了白皙的脸颊,落在了衣襟上。

    俩个人虽说表面上是主仆,可感情上,却早就已经情同姐妹了。

    白芍紧走了几步,扑到了林梦雅的面前,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紧张的确定自家主子,丝毫没有任何损伤后,就死死的拉住林梦雅的手,说什么也不肯松开了。

    “我实在是太惦记主子了,看到您没事,我就心安了。都是我没用,才让主子,受了那么多的苦。”

    白芍说着,又忍不住嘤嘤的哭了起来。

    林梦雅虽然是她的主子,可年纪却比她还小,自然,在白芍的心中,也是拿林梦雅当自己的亲妹子看待的。

    她本就是个护短的人,如今,听说了林梦雅遭受的重重磨难,便是更加难受了。

    “你看,我不是没事么?要是让我知道,谁在你面前嚼的舌头,我一定会重重责罚他的!好了,这边风大,咱们要叙旧,也且等以后。”

    林梦雅无奈的摇了摇头,她院子里的几个丫头,一个个的,不管有多柔弱,都喜欢把自己挡在身后。

    可她的身体里,终究装了一个二十多数,成熟女人的灵魂。

    老是被人家护着,照顾着,她的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违和感的。

    四方镇,依旧如同之前一样的繁华。

    所有的事情,仿佛都是从这里开始。阿秀,朱云,红玉,还有素梅。一切的人和事,虽然才过去不久,但是,在林梦雅的心头,却有些恍如隔世之感。

    在第一次到四方镇的时候,如果说,她还是一个,自觉已经运筹帷幄的井底之蛙。那么,现在的她,则是一个处处谨慎的初生牛犊了吧。

    “主子一定没好好吃饭吧?也不知道邱大人他们,是怎么照顾主子的!”

    白芍,一边小小声的愤愤嘟囔着。一边,利手利脚的,从鸡翅木的食盒里,拿出一碟酥皮果子来。

    此时,林梦雅面前的红木方桌上,早就摆开了四碟精致的糕点。

    或是橙黄,或是淡紫,颜色煞是漂亮。

    尤其是在骨瓷的纯白的衬托下,与其说是吃食,倒不如,觉得像是艺术品了。

    可这还远远不够,白芍生怕自家主子会饿到,光是食盒,就准备了不下五个。此刻,有了龙天昱的默许,林梦雅又过上了这种,被人圈养的日子。

    看到白芍义愤填膺的样子,林梦雅倒是觉得有些窝心。

    她的身形本就偏瘦,之前在府里的时候,白芍跟白芨,就成天的凑在了一起,商量着如何把她养胖的大计。

    可她偏偏就是不争气,胖了一点,就肯定会有什么事情,让自己再迅速的消瘦下去。

    如今,她这个样子回京,怕是白芍跟白芨,更是断然不肯放过自己的了。

    “好了好了,我的好白芍,再多,我也吃不下去了。”

    伸出纤细的玉手,林梦雅不得已,按住了白芍继续往外拿东西的动作。

    这一会子的功夫,自己的面前,就摆了各色的糕点六样,时兴的水果,洗的干干净净的,放在她触手可及的棕色果篮内。

    往日里,爱喝的清茶,也换成了未加糖的牛乳茶。盛在玉色的瓷杯子里,温温热热的,正好入口。

    她只不过才刚拿起书看了几页,白芍就唠唠叨叨的,非得让她吃些东西,然后闭目养神。

    若不是她有神农系统,闭眼睛也可以看书,怕是这一路上,半点辛苦,也不回费了。

    “主子身体不好,一定要多吃些东西才行。要不然的话,回到京都里,她们俩个,定然是要拿我问罪了。”

    垮下了两条秀眉,一双精明的眼睛,如今却是伪装得楚楚可怜。

    林梦雅当然清楚,这是白芍这丫头的缓兵之计。

    可她,却不得不遵从。

    认命的放下了手中的书,捏了一枚蝴蝶酥,轻轻的置入了樱唇内。

    瞬间,香浓的奶香味,充斥着口腔里的每一颗味蕾。

    即便是为了白芍的好心,她,也得多吃些才行了。

    “主子,我看您带了红玉回来。难道,是要把她也带到咱们府里么?”

    看到林梦雅肯吃,白芍瞬间也就眉开眼笑了起来。

    但是,对于红玉,她还是有些介怀的。

    毕竟,当初在慎郡王府的时候,那姐妹两个,可是想要妄图觊觎王爷侧妃之位来的。

    主子的敌人,那便是她白芍的第一号敌人。

    所以,时时刻刻,白芍,都得警醒着。以防,有任何人,敢让她的主子伤心。

    “嗯,我是这样打算的。但是,她能不能留下,还得看你跟白芨的安排。只是,素梅已经没了,她也帮了我不少。若是你们不喜欢,给她些银子,总不亏待了她就是。”

    林梦雅咽下了口中的点心,又押了一口牛乳茶,才缓缓说道。

    红玉虽说也算是跟她同生共死了,但是,白芍跟白芨她们,才是真正能为了自己,连死都不怕的人。

    所以,如果她们不能接受红玉的话,她自然,也不会勉强要求的。

    “死了?那红玉,倒是十分的可怜了。这事,我一个人也做不了主。等回到了府里,我跟白芨姐姐商量一下。既然她救了主子,我们也不能,不知恩图报。”

    白芍倒是一贯的恩怨分明,听得素梅已死,她对红玉,少了几分敌视,也多了几分怜悯。

    看着白芍软化的态度,林梦雅不免在心头偷笑。

    她院子里的这三个姑娘,表面看起来,十分的能干。可实际上,却是一个比一个心肠软。

    她其实也是有心,想要把红玉留下来。

    白芍跟白芨虽然能干,但是人情世故的方面,哪里有红玉道行深呢?

    难得红玉处在浊世之中,还能保持一颗赤子之心。

    这样的人来教导三个姑娘,她也能放心。

    况且,这四个人,以后,自己可是有大用处的。

    只当一个区区的侍女,未免,有些太过屈才了。

    吃喝完毕,白芍拿出了一盏小小的紫金香炉。

    燃了些专门用来凝神的香料,没多会儿的功夫,整个马车里,都被这甜美清淡的气息,熏得有些暖意了。

    林梦雅躺在锦被之中,看着不断摇晃的深紫色车顶,一阵阵倦意,却是不断袭来。

    到了四方镇,一行人也换了马车。

    但是并没有张扬,对外,也只是假称是一家子出来游玩的。

    林梦雅乘坐的,自然是其中最为豪华舒适的。

    这几天,她也不想耗费什么精神。

    一味的养精蓄锐,怕是到了京都,还有的是麻烦,等着她呢!

    安稳的被喂养了一阵子后,林梦雅终于结束了在马车上,当猪被圈养的生活。

    不远处,京都巍峨的城墙,一步步变得无比的清晰。

    林梦雅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收起心头复杂的情绪,该来的,还是会来。

    从过了四方镇开始,龙天昱就很少来见她了。

    每每,不过是在她临睡之前,过来跟自己说上几句话,看着自己入睡以后,便又匆匆的赶了出去。

    她自然知道,到了大晋,龙天昱就必须,要扛起他身为皇子的责任了。

    “主子,咱们快要到家了!”

    离开这么久,白芍的脸上,掩藏不住,回家的兴奋。

    取了件海棠红色的俏丽春装,用珊瑚头面,妆点得林梦雅娇艳无比。

    她的纤细身段,更是添了几分袅娜的风流姿态。

    林梦雅自然是知道白芍的心思,这丫头,断然,不肯让自己,屈居任何人之下的。

    “嗯,快要到了。咱们收拾一下,一会儿就该进城了。”

    落下了窗帘,林梦雅跟白芍,一起收拾起马车内的东西来。

    刚跨入城门,车队,便被人逼停了下来。

    林梦雅只听到外面,有什么人说细作之类的事情,并未多心。

    可话音刚落,她的马车门,便被人从外面挑开了。

    随后,一张严肃到丝毫不近人情的国字脸,就出现在她马车的外面。

    “好大的胆子!昱王妃的马车,也是你们能轻易靠近的么!还不退下!”

    白芍早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处处拘谨的乡下姑娘了。

    跟在林梦雅身边那么久了,人,自然也有了些与众不同的气派。

    杏眼道竖,立刻挡在了林梦雅的面前,叱责之声,一点不因为对方是军士,而有任何的俱意。

    “昱王妃?”

    国字脸愣了片刻,却也知道,不管是不是昱王妃,这种私自闯入女眷的马车的行为,极为的不妥。

    迟疑了片刻后,立刻退了出去。

    片刻后,外面,响起了一道沉稳的男声。

    “末将唐突,还请昱王妃降罪。”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