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章 疫病之祸
    尽管是在马车之上,可因为有了龙天昱的吩咐,一封封封了火漆的信件,还是依旧风雨无阻的,送到了林梦雅的手上。

    每每,林梦雅展开微黄色的信纸之时,眉头,都会蹙到了一起。

    娇美容貌,却始终,笼罩在千愁万绪之下。

    龙天昱虽然心疼,可却是知道,林梦雅这样做,也是因为此事,颇有蹊跷。

    “累了吧,休息一会儿。”

    从黑夜到白天,林梦雅除了吃饭跟睡觉的时间外,都是在仔细的研究着疫区的一切情况。

    越是了解,她就越是觉得,这一次的瘟疫,有些地方,十分的蹊跷。

    瘟疫的特征,一般都是传染性极强,患病率极高。但是,感染的几率,也是因人而异的。

    比如说天花,即便是当其横行之际,也有不少的幸运儿,因为体质的原因,躲过这一劫。

    但是,这一次的却是不同。

    龙天昱的人传过来的信上说,这瘟疫一旦扩散开来,所到之处无一幸免。

    上至八十岁的老人,下至刚出生的婴孩,全部都会感染。也因此,死亡率应该是极高才对的。

    可事实,并非如此。

    除了云州最先爆发的地点以外,其他的几个州,虽然感染者不少,可死亡率却低了许多。

    按说,瘟疫病毒不应该呈现这种扩散势减弱的现象。

    除非,真是像是她所猜测的那样,这瘟疫,不是病,而是毒!

    这样的话,也就能解释,为什么除了云州之外,其他接连的几个州,发病率跟死亡率大大降低的现象了。

    怕是另外的几个州府,不过是被殃及的池鱼而已。

    “龙天昱,云州,可有什么特产?最好是附近几个州府,几乎没有,或者是,质量上不如云州的。每每,都是去云州进货的?”

    林梦雅歪着头,眼里带着几分疑问,看向了龙天昱。

    后者,略一思索,便找到了答案。

    “云州算是水米之乡,其他的几个州府,产出的稻米,远比不上云州的稻米香甜可口,而且,云州被称作大晋的粮仓。几乎,大晋境内,所有的粮店,都有云州出产的稻米。”

    林梦雅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她终于找到了事情的答案。

    只是,这份答案,更是让她的心里,变得沉甸甸的。

    “我想,我知道这些人的目的了。他们是想要摧毁云州粮仓的位置。这样的话,粮食短缺,就会造成国民的恐慌。”

    伸出修长纤细的食指,林梦雅轻轻的揉了揉自己的额角。

    这事,实在是太过阴毒了。

    即便是想要斩断云州的粮食供给与产出,也断然,不该用这样的法子。

    云州的百姓何其无辜,因为这暗中的权谋,几乎,要被迫害得妻离子散。

    思来想去,也唯有太子跟皇后,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烛龙会再如何的厉害,如果不是有太子跟皇后这一群家贼在,烛龙会这个外鬼,又怎么可能会如此的猖狂?

    况且,这场瘟疫,早不发生,晚不发生,偏偏,是要在皇上刚刚痊愈,龙天昱又不在国内的时候肆虐。

    而且,当初皇上病重,太子监国。

    若不是那些出身云州的世家们,对太子严加防范,怕是现在,朝廷早就改换了天地。

    如果她是太子跟皇后的话,怕也会迁怒于这些氏族。

    现在,云州算是毁了。百姓不安,那些氏族们,必定也是被动摇了根基。

    风雨飘摇,可不是太子他们,要兴风作浪的最好时机了?

    何况,如今皇上虽然身体康复了,可到底,身边可用之人极为有限。

    那些可以依靠的世家,如今被人端了老窝,正疼得跳脚。此事一来,皇上身边可用的人,可就是捉襟见肘了。

    如此,瘟疫得不到行之有效的遏制,百姓必定会对朝廷怨怼。

    太子看准了时机,再做出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来。到时候,反倒是有些不好收拾了。

    好一招一石三鸟,明明是身化厉鬼,却又装出一副慈眉善目菩萨模样。

    看来,太子为了皇位,已然是不择手段了。

    “我也早就有此猜想,他也是晋国之人,为了皇位,竟然已到了如此不择手段的地步!”

    声音里,掺杂着让人心颤的怒火。

    他很少会这样动怒,对待太子,龙天昱始终,还是存了一分兄弟之间的亲情。

    如今,这一抹亲情,也随着太子手段的日益毒辣,而消失殆尽了。

    “不只是太子,难道,你不觉得,这手段,跟控制你的神仙散,有些相似么?”

    林梦雅如今,几乎可以肯定。

    这样的手笔,一定是出自烛龙会了。

    只有那个神秘而庞大的组织,才会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百姓的命,在他们的眼中,如同草芥一般。

    “这事,我当然也有所察觉。也唯有他们,才会做出这些害人的东西。大晋,在劫难逃了。”

    龙天昱的心头,无端端的生出了一丝的无力感来。

    可随后,那一股子无力感,却愣是让他深藏在心中,从来不肯轻易认输的坚毅,强行驱散了。

    烛龙会盘根错节又能如何?他可以耐下心思来,一点点的,挖出其溃烂的根基。

    然后,再一点点的,让其失去养分,失去可以作恶的乐土。

    任由它再如何的厉害,还不是要一样,慢慢的枯萎,最后,成为枯枝败叶。

    唯有如此,方能去其根基,斩其羽翼,让其永无再有死灰复燃的可能!

    林梦雅歪着头,有些担心的,看着面前,神色变换的龙天昱。

    这家伙表面虽然看起来,总是不动如山,但是,却有着过人的责任感。

    其实,这也算是一个男人的优点。可有时候,对于男人来说,更像是一方大石。

    挺住了,便能顶天立地。压垮了,也很难东山再起。

    不过,看到龙天昱的表情趋于和缓,林梦雅也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

    他,总算是没有钻牛角尖。唯有如此,方能成就大事。

    “在劫难逃也好,插翅难飞也罢。他们迟早会动手的,何况,咱们赶回去的也算是及时。临天国如今乱成了一团,咱们回去的消息,想必,也是在这乱阵之中,被封锁住了。咱们走的这么急,那些暗中的眼睛,怕是都没有预料到。”

    林梦雅心思细腻敏捷的一面,就连龙天昱,也不得不叹服。

    看着那丫头脸上,露出了她算计别人的时候,总是掩藏不住的小小得意。

    龙天昱心中沉甸甸的忧虑,此刻,也仿佛了轻松了许多。

    “没错。”

    伸出一双大手,把她拥在了怀中。

    即便是太子跟烛龙会勾结,又能如何?

    这有这只小狐狸在侧,即便是天下,他尚可一搏。

    何况,是太子那个草包,跟皇后,那个毒妇呢?

    马车在临天国的国土上飞驰,虽然到处,都是临天新帝左丘辰,以雷霆之势,清剿守旧势力的消息,可百姓的生活,其实并未受到多大的影响。

    只不过,总是听说以前曾经威风八面的某某亲贵,如今,被抄家下狱流放,倒是让这些百姓们,找到了茶余饭后的谈资。

    而他们却没有料到,搅动了临天国的这池深水的安乐郡主林梦雅,如今,则是坐在了一辆不起眼的马车里,丝毫,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的,往晋国的方向奔去。

    马车不曾停歇,倒是车夫跟奔驰的马匹,换了一茬又一茬。

    在左丘辰有意的关照下,林梦雅这一行人,则是没有受到任何阻碍,顺顺利利的,到达了两国的边境。

    一路风尘仆仆,如今又再次回到了,差一点就让她断送性命的仙人路,马车停在了仙人路的这一端,林梦雅心头,难免有些唏嘘不已,恍如隔世之感。

    “白芍已经在四方镇等着我们了,你放心,她没事。”

    龙天昱站在她的身后,大手,撑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在她的耳后,温柔细语。

    这几天疾行狂奔,这丫头都没有休息好。

    眼看着脸色都憔悴了许多,但是精神却是不错。还能跟他说说笑笑,但是更多的时候,都是窝在他的怀中,或是浅眠,或是详细的与他讨论瘟疫的事情。

    看着她一天比一天消瘦的小脸蛋,龙天昱自然是看在眼里,疼在了心中。

    “嗯,我也想她了。听说,萧奕?去京都了?希望一路平安无事,若是有了他帮忙,我相信,对瘟疫的事情,一定会有帮助的。”

    只是往前走了几步,从悬崖下面,打着旋上来的罡风,就差一点,吹的她的身子一歪。

    苦笑着摇了摇头,似乎从穿越到这里开始,她,总是处于这种弱不禁风的状态。

    此时,她倒是有些怀念,之前在现代的时候,即便是吃了不少的苦头,可身体却强健得没话说。

    更别提她的身体内,那变异的余毒未清,总是在心头,蒙着一层阴影。

    看来,忙完大事以后,为自己研制药物,也必须要提上日程才行了。

    “呼——”

    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林梦雅在龙天昱的搀扶下,一脚踏上了神仙路,那一条窄窄的天险。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