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九章 病有蹊跷
    从上到下的翻看,除了一些信里描写的病症以外,就是几张疫区的大夫们,临时开出来的方子。

    药方虽说不见得会有用,但是,从大夫们所用的药材里,她却是能够猜测出一二来。

    方子的前几味药材,俱都是些清热解毒的药材。

    可紧接着,后面,加了一味名为换骨花的药物。

    这药青筝谱里所有记载,平常用的不多,倒是一副用来舒筋活络的方子,名为洗髓散的药物,却是常用的。

    明明是来治疗瘟疫的,为何,会用舒筋活络的药物呢?

    除了换骨花以外,后面还有好几种药材,是只有在骨头受伤以后,用来促进伤口愈合的。

    按照这信中所记载的消息来看,疫病来势汹汹,死亡率极高。

    难道说,这病,会让伤了人的骨头么?

    这,却是有些太奇怪了!

    龙天昱看着林梦雅,陷入了深思当中,心知,她必然看出了什么端详。

    也不吵她,只是默默的坐在她的身边,静静的等候。

    良久,林梦雅才吐出了一口气,把信跟方子,整理好以后,还给了龙天昱。

    “可看出什么来了?”

    龙天昱接过信,又翻了翻。他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自然,是帮不上林梦雅什么忙了。

    “这病,来得十分奇怪。你看这方子,前面倒是没什么特殊的,可后面的这几味药,却是奇怪的很。我有件事,想要请教你。”

    林梦雅从龙天昱的怀中坐了起来,十分严肃的看着他,说道。

    点了点头,看着她这样正经,龙天昱,也知道,事情,似乎比他想象的,还要棘手些。

    “如果是你们习武之人,想要打断一个人全身的骨头,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这话,却是让龙天昱,有些摸不到头脑了。

    但是林梦雅既然发问了,他也只好认真的想了一会儿,才开口回答道:

    “我听闻有种武功,名为大力金刚掌,如果是练至大成只需要一掌,就能让人全身的筋骨寸断。但是,我也从未见过。如果是我的话,至少,也要一刻钟。”

    既然是龙天昱说的话,林梦雅自然是相信。

    龙天昱的武功之高,虽然林梦雅并不懂这些,可清狐却说过,若是他认真的跟龙天昱对打,也不过,在龙天昱的手下,能走出十招左右。

    可清狐是谁,那可是曾经在天下人闻风丧胆的桃花坞坞主。这样的高手,早就已经超越了普通人的极限。

    这样的人,折断一个人全身的骨头,尚且要一刻钟。如果是普通人的,折断一根骨头,怕是需要更长的时间,

    可是,刚刚信里面所有,几乎所有的病人,在发病以后,都会以一种十分诡异的状态下死去。

    全身所有的部位,似乎在同一时间内,朝着相反的方向折去。

    甚至于嘴里,还会吐出脏器的碎片。

    要知道,人的五脏六腑,平时,都是有强大的胸腔骨骼,跟厚实的肌肉层层包裹保护的。

    现在看来,之所以他们会吐出脏器的碎片,很有可能是胸腔内的骨头,发生了位移。

    这样的话,原本保护脏器功能的骨头跟肌肉,反而成了压迫脏器的元凶。

    而且,那方子里显示,换骨花之类的药材,放了十足的分量。

    所以,整个方子看起来,与其说像是治疗瘟疫的,倒像是用来治疗骨折之类的药。

    难道说,在病人发病的初期,其实,就已经产生了这种,可怕的状况了么?

    捋顺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后,林梦雅下意识的把碎发掖在了耳后,才低声跟龙天昱,解释自己心头的怀疑。

    “按照信上描述,跟大夫们用的药,我怀疑,这一次的瘟疫,应该是针对人体的骨骼的。但是因为人体的骨骼十分的坚硬,所以,初期应该不会发现什么。一般人都会有腰酸背痛的时候,可能,大家根本就没有想到,这是疫病,感染的前兆。”

    林梦雅想了许多,所以,跟龙天昱,也先只能捡一些,自己能够确定的东西来说。

    “可是,在后期发病的时候,因为疫病没有得到有效的防治,所以,当病人意识到的时候,病毒早就已经潜伏到了人的骨头里,在短短几天内,病人的骨头,就会出现不同程度的逆转。以至于到了最后,病人会出现信里所描写的那种,全身蜷缩成一团,可四肢却呈相反方向的怪异姿态。初步,我是这样分析的,但是到了疫区,我想亲自,解剖一下尸体,看个究竟。”

    龙天昱墨黑的眉头紧皱,林梦雅只是从信中和药方里,就分析出了这么多,他之前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的事情。

    若是到了疫区的话,想必是大有裨益。

    但是,解剖的话——

    “还是让别人来,你在旁边看着就是。云州数十万子民,现在所剩者无几。你的安全,自然是第一位的。”

    林梦雅自然知道,这是龙天昱的好心。毕竟,尸体也是极为有效的传播途径。

    但是,古代仵作的手法,终究跟她所学的现代解剖学有悖。

    小手覆上了龙天昱略有些紧张的大手,柔声安慰着这个总是,会很紧张她的男人。

    “我没事,你也知道,我娘当初是百草阁大长老的唯一亲传弟子。所以,在我出生之时,就喂给了我特别的药物。一般的瘟疫,我身体里会有抗体。也就是说,我不会被感染的。这一点上,怕是你们皇族,都没有这样待遇。”

    林梦雅说的,也不算是瞎话。

    现代人从出生开始,就要接受疫苗注射。

    这样的方法,也让天花这样,横行一时的疫病,得到了有效的防治。

    但是,这次的瘟疫,林梦雅总觉得有些蹊跷。

    她也算是博览群书,又是医科毕业。这种能让人在短短的几天内,就全身骨头位移的诡异病毒,她,也是第一次见。

    冥冥中,林梦雅总是觉得,这瘟疫倒不简单。骨骼逆转的这种情况,似乎,怎么觉得有些熟悉呢?

    脑袋里,开始了剧烈的回想。

    终于,林梦雅灵光一闪,眼睛都亮了起来。

    激动不已的抓住了龙天昱的手,说道:

    “萧奕?!萧奕?!龙天昱,你还记得他么?”

    看到林梦雅这幅激动的样子,龙天昱不由得有些奇怪。

    萧奕?,就是他们曾经在客栈中,看到的那个驼背的丑八怪么?

    当时,他心里还有些介怀来的。如此,倒也是记得清清楚楚了。

    “嗯,我还记得。怎么?你觉得,他跟这一次的瘟疫,有什么关联?”

    平复了心头的激动,林梦雅用力的点了点头。

    “他曾经说过,他是因为重了毒,所以才变成这个样子。当初,我曾经为他把过脉,是因为药物逆转了他浑身的肌肉,所以才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那是之前的事情,如果,经过这么长时间,这药,已经被完善了呢!”

    龙天昱自然是聪明人,林梦雅这么一点拨,当下,心中一亮。

    按照梦雅的意思来猜想,也许,这一次的瘟疫,不是天灾,而是**!

    “而且,瘟疫多发在人口密集的地方。你也说了,这一次,最先发现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我想,如果你去派人调查的话,小镇瘟疫爆发以前,一定有陌生人来过。或者,这种病毒,很有可能,是在那里作为试验点的。只是,我们现在,都只是猜想,苦于,没有确凿的证据。”

    刚刚的惊喜,也渐渐的转变成了无奈的失败。

    如今瘟疫横行,别说是那个小镇了,恐怕最严重的云州,都快要变成一座座死城了。

    林梦雅心里觉得有些堵得慌,平民何其无辜,要卷到这一场,权力的争夺之中来,还要,搭上一家老小的性命。

    “会有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还是先要回到京城。要是真的有意而为之,我怕父皇那里,会遇到棘手的问题。”

    林梦雅分析的不少,龙天昱想的更多。

    云州乃是龙家发迹之处,即便是到了现在,也有不少的世家,源自云州。

    如果真的像是林梦雅所说的那样,这场瘟疫,始于**。怕是,不仅仅要云州,跟周围的子民恐慌不已。

    一些权势世家,怕是要被连根拔起了。

    如此一来,恐怕,大晋将会迎来一场动荡。

    所以,他一定要把这些事情,禀告给父皇,以防江山不稳。

    “也好,对了,不知道白芍的伤势如何。咱们,一定要接她一起回去。还有,回程的时候,咱们,再顺便去看一下萧奕?吧。如果他还在那里,我们也带他一起走。如果真的像是我猜想的那样,萧奕?,怕是解开这场浩劫的关键。”

    林梦雅的水眸中,含着几分忧虑。

    玉手下意识的揪着锦被的被面,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不断摇晃的马车车厢里,俩个人各有心思,眉头一般模样的紧皱着,眼睛里,带着不同的复杂。

    车外,夜色如墨,一轮新月,不知何时,竟然被层层的乌云所掩盖。

    黑暗,笼罩着这一方世界。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